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画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1:48:25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画诡韩冬小说无删减阅读,画诡韩冬全文在线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画诡》小说免费完整版由七七文学提供!“我”因为一个恶作剧卷入了很大的麻烦之中,“恐怖”的血色瞳孔……诡异的永生人,午夜梦游症状…… 当我解决一切事情之后,才发现,真正的麻烦,就是我自己。全文已出,喜欢就点击《画诡》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吧!

《画诡》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一只红色的眼睛,还有猩红的血慢慢的滴下来,空气中甚至都带上了一点腥味。

小爱忽然惨叫一声,直接就晕了过去。

我赶忙一把搂住她,再向上看去,却发现刚才在那里的一只眼睛已经消失了。

本来对于小爱的话我就没怎么信,但当自己也看到了这只眼睛之后,我终于相信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产生的,也不知道和我数位板上当时画出来的图有什么关系,但我知道,有些诡异的事情正在发生。

外面又是咔嚓的一声,有闪电划过!我吓了一哆嗦,差点没晕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电梯终于开了。

在电梯开门的那一刻,我的精神高度集中,生怕这一开门,门前出现一个恐怖的东西。

但好在……这电梯门开了之后,我的想法没有成真。

反倒是有着两名保安一脸纳闷的看着我。

说真的,现在看到这两名保安都能把我吓上一跳。

我往外一走,两名保安就叫住了我:“诶,你等一下。”

我一怔,现在我最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如果这两个人不叫住我的话,我估计都要跑出去了。

此时他们看我有些慌慌张张的样子,还搂着一个美女,估计也是将我当成什么坏人了。

“刚刚电梯里发生什么事了?”

“没发生什么事啊,怎么了?”

被保安那么一问,我也是愣了一下。

“哦……”那保安看上去也很疑惑,一边进电梯看着摄像头,一边露出疑惑的表情。

“刚刚我在监控里,看到这女孩指了一下摄像头,然后我就看到屏幕上全是血红色,你们没扔什么东西砸这个摄像头?”保安进电梯里看了半天,这才对我问了一句。

我听到保安的话忍不住一愣,当下便十分激动的说:“什么?”

这声音太大,两名保安听到,立刻被吓了一跳。

一名保安看了我一眼,说:“你反应这么大干嘛?难道你们真的动这摄像头了?”

“怎么可能,我对摄像头没兴趣,你们刚刚说屏幕变红了?”我立刻问了一句。

“是啊,刚才正看着监控呢,正好看到你俩进来,然后那小妞往摄像头这里一指,整个屏幕就红了。”保安还真的跟我说了一遍。

我听了后,赶忙说:“保安大哥,是一指之后变红的还是指了之前?”

“这我也忘了,老刘,你有印象么?”

“这我哪有什么印象,还是你和我说我才注意到的。”

我还是不死心:“那在想想呢?”

但这两名保安根本没有和我磨叽的意思,估计也以为我神经病,竟然纠结这个。

∩我真的不是神经病,这一指是很重要的。

如果是小爱指之前变红的,我自然不会说啥,但是如果是指了之后才变红的,那说不定是在小爱指了之后眼睛才出来的,所以我才看到的那个猩红的眼睛……

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头有点大,此时也不在言语,这地方我是不敢待了,直接抱着小爱走了出去。

那两名保安还一脸的羡慕,他们看到小爱昏睡,我又抱走,说不定以为我们是要干什么去了,小爱长得十分漂亮,身材也极为不错,这保安以为我和她要做什么事,自然是羡慕不已。

我却根本没有和他们继续说话的勇气,直接上车。

在我将车刚开走的时候,我在倒车镜里看到小爱家的那栋楼闪了闪,似乎电路有了故障,随后便一片漆黑。

一整栋楼都没有了一丝光亮。

停电了……

还是……

也不知道是怎么将车开回家的。

小爱虽然某个部位很大,但实际上这妮子轻的很。

我将她放在床上,忍不住长舒口气,这一天累的实在不行。

本想继续拿着数位板做做工作,但想到一切都是因为这块数位板而起的,我竟然也没有碰这东西的勇气。

等我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已经是凌晨两三点的事情了。

实在是无法入睡……忍不转始想发生的事情……

我画了一个血红的眼睛,小爱看到了血红的眼睛,之后我收到了两条短信。

一条是小爱发的,另外一条不知道是谁发的。

当我去小爱家时,她说短信是她发的,但是她不记得了……

现在我想弄清的有三件事。

第一件事自然就是那只恐怖的眼睛,那只眼睛让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入眠。

不过我现在又觉得是当时出了幻觉,因为这事实在不合常理,我可是个无神论者啊……

第二个,就是当时发给我说谢谢的那条短信。

我的朋友比较少,客户的联系方式,也都存在另外一个手机里,我拿的手机是里面存的都是生活中的联系人。

一个陌生的人给我发了谢谢。

并且那个电话号码还停机了……

第三个,其实是我有点想不通的,并且让我觉得十分恐怖的一件事情。

⊥是小爱的那条救救我的短信。

短信不是小爱发的,但却是小爱的手机号发送到了我手机的一条短信……

这条短息不是小爱发的,那会是谁发的?她家的那只大白猫么?我可没听过白猫又什么传奇故事的,要说黑猫的话我说不定还新。

这三点,让我实在想不明白,也无法入睡。

⊥这么熬到了三点多,我本来像是一团浆糊的大脑,却忽然划过一道灵光!

是关于第三点的,小爱的短信!

如果不是小爱有意识给我发的,那是不是……是她无意识的时候给我发出来的呢?

无意识……就是小爱睡着了的时候,给我发的短信M比如……梦游。

她在睡梦中将短信发给我的!!

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就仿佛在一团迷雾中抓到了一点点东西……但是小爱现在就是在熟睡,根本没有什么梦游的征兆啊。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听到了一道声音。

小爱在睡梦中低语着什么。

我没听懂,那好像是某个地方的方言,我仔细的凑过去听了一下,因为开着灯,我也不觉得有多么可怕。

努力的伸着脖子,将自己的耳朵凑到小爱的嘴边。

小爱又重复了一边,仿佛是在将故事一样,但说的是我有些听不懂的方言。

但后来我明白了,小爱说的是山东话,好像是山东临沂那边的方言,语调有点怪,像我这样经常听普通话的家伙,想弄懂这些意思,废了好大的劲。

小爱继续呢喃,本来是偶然说出一两个字,而现在已经是在说整句了。

“就往这边走,就去这边……他们说不让我去,但我偏要去。”

“那屋子里到底有什么秘密?我非要进去”

“这是,怎么可能,哈哈哈”

“爷爷,我……”

“不要……我……”

“啊……”

“我在哪,好黑,为什么我出不去,我的脚为什么会在那里?我的眼睛……为什么会在下面?我……”

“不要再到那里去!那里有魔鬼!”

小爱在说着这些话时,语气让我十分的陌生,小爱原来说话都是嗲嗲的,可爱的很,说的也是普通话,而现在说的是方言,方言这个倒是没什么关系,但她的声音和语调都有了变化,就让我觉得十分可怕了,我只觉得有一股寒意从脚底升到了头发丝。

《画诡》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李老道?看起来不像是老道的样啊。”小爱在一旁立刻出声。

中年大叔赶忙挥了挥手,示意小爱别乱说。

“这李老道可厉害的紧,听过咱们市的鬼敲门么?”

鬼敲门……我重复了一句。

我算是一个孤陋寡闻的人,对这种事也漠不关心,但是鬼敲门的这个事情我是知道的,当时这事还传的很邪乎。

大概是两年前,有一个老板,是做餐饮行业的,据说每天晚上他都会敲门的声音,这事一开始听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就是敲个门么?

但两年前那个老板是住的一个平房,外面是个大院子,有栋铁大门。

要是有人来的话,肯定是要先敲大门,然后老板从房子里头出来,走过院子,去把铁大门打开。

但是这老板听到的敲门声却不是敲铁门的声音,而是敲他里屋的木门!

餐饮老板第一次听到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直接把门打开了,这打开之后,却发现门口有个黑影,不是在地上的黑影,餐饮老板怎么看都看不清那黑影的脸!

等残影老板回过神来,那黑影也没了。

餐饮老板回到屋子里,这一拍脑子才知道不对!

他家院子外面的大门锁着呢!那是谁能进来敲他屋子的门?

这老板家的围墙上面全是钉子和玻璃碴子,谁也不可能翻进来,大小是个老板,还是很考虑安全问题的。

那这就奇怪了……

进大门,进来大门之后要走十米到老板住的屋子敲门……

餐饮老板当时就去查看了一下铁大门是不是锁着的,这一查看,果然是锁着的!

那人是怎么进来敲他里屋的门的?餐饮老板想了一晚上都没有想明白。

之后过了几天,餐饮老板也将那事忘了,也没对自己的老婆孩子说。

但后来,却又发现了那样的事,依旧是敲他们的房门。

木质门和铁大门的声音可是一点都不一样的。

木质的门敲起来会发出咚咚的声音,而铁大门则是哐哐的声音!

这次餐饮老板可不敢去开了,赶忙打电话报了警,这人也挺迷信的,再说,人的越是往那方面想,越是容易吓到自己,餐饮老板当时真的不敢去。

后来警察来了,结果连个影子都没有发现,说是风的声音。

∩餐饮老板自然是不相信的,怎么可能是风的声音?

之后,餐饮老板每天都会在门前待上一会,就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结果有一天还真的让他碰到了!

当时这老板在门口等了半天,已经是昏昏欲睡了,但他听到有动静,这一抬头,顿时看见了一个黑影。

这黑影好像是凭空出来的!锁着的铁大门,周围的围墙,有这些阻碍还是能进来,餐饮老板立刻感觉到了不妙,这次他想仔细看清黑影的脸……之后餐饮老板就晕了过去。

后面不管谁问餐饮老板看到了什么,餐饮老板都不会说。

这餐饮老板第二天就去找了个道士,这道士似乎也是个高人,就和他说,他这有不干净的东西,让他往地里面挖,挖两尺半,挖到了什么先别动。

餐饮老板照做。

不管他没敢一个人挖,是让几个员工一块,那几个员工自然了不得的帮老板做点事,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这地下有什么,只觉得这老板是神经病了。

但没想到,这挖下去还真的挖到了东西!

一句身体被挖了出来,身上的血液早已干枯,不知道死了多久了,餐饮老板一看那尸体的脸就晕了过去。

这事情中的尸体最后是怎么解决的,我还真的不太清楚,毕竟我也是道听途说,不过有很多人都说那餐饮老板再也没有遇到这事,而且生意也越做越大了。

这事当初在本市里还闹的风风雨雨,当然也有人觉得这就是个骗小孩的故事。

我也不知道真假,此时我看向这中年大叔,忍不住问:“难道,这个戴眼镜的就是那个鬼敲门事件中的道士?”

“嗯,这当然就是了,老刘疯了的事好像没那么简单,好好的人一下就疯了,这事谁信啊!老刘也没什么家人,我们这里有几个人请了刘老道,就想看看是怎么回事的,生怕这电梯里有什么东西。”

我听了之后,立刻专注了起来。

毕竟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不敢确定,但是我觉得,老刘之所以会疯,和我和小爱昨天看到的那一只血红的眼睛肯定有关联。

小爱抱着我的胳膊,她倒是不怎么害怕了。

知道在电梯里那个李老道,估计谁都会有那么点安全感。

李老道看了半天,手中还拿着一张黄色的东西,仿佛是符咒一般,在空中那么一挥。

说来也奇怪,这符往天上一扔竟然是燃烧了起来,我像是看魔术一样看到了这个嘲。

随后我就看到李老道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并且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啊……”

“道长,这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大师,这电梯里,不会有那种东西吧?”一名女子此时也对着李老道问道,她的声音中都带着几丝哭腔,生怕这电梯有什么东西。

李老道看见有女人要哭,便立刻道:“没事,大白天的,你怕什么?谁知道疯了的那个保安在哪里?”

“就在人民医院,具体在哪就不清楚了。”

“谁带我去?”李老道问道。

本来不少人都在议论,但是听到李老道这一句问话之后,却都怂了下来。

众人面面相觑,竟然没有一个人搭腔。

我顿时有些好奇,而那热心大叔则对我说:“这事谁敢去啊,你是没看见,老刘疯了的时候那可怕的样子,谁也不想多管闲事,唉,我年纪大了,这辈子都不想看到那么恐怖的场面了。”

“恐怖?”我疑惑的问了一句。

说真的,我也没见过什么疯子,但是我没觉得疯了的人有多么恐怖,有人曾经说过一句这样的话。

不要鄙视疯子,他只是和你世界观不太一样罢了。

李老道见没有人和他去,也不说话。

众人稍微往后退了退。

他们这么一退,倒是将我和小爱露了出来。

我和小爱眨巴着眼睛看着那李老道,却没想到这李老道眼睛一亮,直接大步走了过来。

我和小爱都是一愣,小爱下意识的紧紧的挽住了我。

“就你们陪我去吧。”李老道的声音还算悦耳。

我和小爱都是一愣,我说:“为什么是我们?”

“呵呵。”李老道一笑,这笑容也让人如沐春风,他仔细的端倪了一下我和小爱的脸,便道:“你们肯定看到了什么东西,不和我们走一趟,我怕你们后后悔。”

我和小爱顿时露出吃惊的表情。

这李老道竟然知道这事?

顿时这家伙在我心中的形象就高大了起来。

我和小爱对视一眼,小爱对我点了点头,那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

去!

《画诡》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还有,小爱的梦话……我旁敲侧击的问过,小爱说她没说过梦话,原来她和父母一块住的,真要说梦话的话,她父母肯定也会和她说。

而且说真的,原来我和小爱野营过,当时虽然没有睡在一个帐篷里,但是大家都拉开帐篷一边说话一边进入梦乡。

那次野营大约是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也没听到小爱说什么梦话,反倒是我自己总打呼噜。

那梦话让我恐惧,真的很恐惧,甚至比我看到的那个血红的眼睛更加恐怖。

那种不是小爱的语气说出来的话,还有那方言,我这辈子都不太像听到了。

和李老道一块出去,我开这车,李老道坐在副驾驶上。

“老师……”我称呼了一下。

李老道却看了我一眼:“别叫我老师,不敢当,叫我大师就可以了。”

小爱在后方噗嗤一笑,我则面色的尴尬的叫了一声大师。

“李大师,那个,你在电梯里扔了一张黄色的东西,那东西就烧起来了是怎么回事?”我干笑着问道。

李老道听后,便说道:“你真想知道?”

“当然。”

“这其实是个把戏,我在电梯里什么都没有发现,扔出符咒让他燃烧只是想让那些人别进电梯,那电梯里面虽然白天没有东西,但是晚上说不定会出来东西,我不想别人也出事。”李老道认真的说着。

他倒是没有掩饰,直接明说了,那扔符的手段就是忽悠,不想让人接近,就像是施工之前放块此路段施工请绕行一样。

“那我想问一下,您……是怎么知道我和小爱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的?”这次我的语气十分诚恳。

我是真的好奇。

这李老道怎么看也都没有什么仙根,但人家却能一眼看出来我和小爱的不对劲。

“人的脸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怎么说呢……就是你们常听到的那句,印堂发黑,你们的脸也有点发黑。”李老道从怀中掏出来一个酒壶,一边喝着一边对我说。

他喝了一口之后,还将酒壶递了过来问我要不要喝。

我立刻哭笑不得的说:“李大师,我在开车……”

这李大师虽然看上去有那么点本事,但是做事却很无厘头。

“也对。”李大师喝了口酒,不再继续和我说话,我专心开车。

小爱则在后面睡着了。

我开了很久,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

人民医院那我是知道的,距离小爱的家并不算远,二十分钟就能到了,可我现在足足开了四十分钟,前面依旧是笔直的大路,到现在都没有开到地方!

路看上去很熟悉,但按理来说早就应该到了。

这一条大路上一辆车都没有,我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真的感觉不对。

“怎么了?”李老道眼睛中都带上了几分醉意,对着我问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不对……人民医院没有那么远,我到现在都没有开到地方,是不是走错路了?”我皱着眉头说,感觉外面还有着雾气,起初我还以为是雾霾,毕竟本市的空气不算太好,但现在这雾气是越来越大,好在道路上一辆车都没有,不然的话,说不定会出车祸呢。

李老道听完我说的话,面色一变,他那醉眼中忽然升起几丝光亮!随后喝了那么一声,又将一个东西直接塞进了我的嘴巴中。

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一阵清凉从嘴中进入到胸腹之中,刚想问李老道这是做什么,但没想到向前看去,却发现那大路已经消失,周围的雾气也渐渐消失,特别的神奇。

我看清前面的路,这才发现我早就到了医院,只不过刚才一直在医院门前绕圈,保安看向我的目光就像是看待一个傻逼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我顿时有些茫然,感觉原来没有见过的怪事最近这几天都见了个遍……

“没什么事,下车吧。”李老道晃晃悠悠的下车。

我则交了停车费,又叫醒了小爱,这才跟了上去。

小爱迷迷糊糊的跟着,而李老道则看了我们一眼,对着我和小爱意味深长的道:“医院这种地方,没什么事的话别过来。”

我其实原来就听人家说过,医院阴气很重,没事的话最好别去。

此时我和小爱跟在李老道的身边,我一边跟着,一边和小爱讲刚刚的事。

小爱明显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她有些讶异,又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我自然也没有解释。

在人民医院后面是一栋高楼。

在外面就听到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鬼哭狼嚎的。

这地方竟然被人称为红心医院,也是精神病院,没有和人民医院一起,但也算是人民医院的附院。

在这门口,有几个老人在散步,有些目光呆滞,有的老人则坐在一张凳子上手在空中比划。

小爱这人好奇心重的很,立刻跑了过去,对着一个老人说:“大爷,你们两个这是在做什么啊!”

“嘘,我们在下棋。”老人抬头看了小爱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这两个老人是比划了半天,就一直在椅子上空比划,哪里有棋子啊!

偏偏两个老人下的聚精会神的,那认真的模样,简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其中一个老人又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对着另外的一个老人说道:“死棋!”

“这才不是死棋,你看。”另外一名老人也那么一比划,接下来我就看到先前的那老人面色变了……

我看着有点害怕,这两个老人对着空气比划半天,一会认真,一会笑一会哭的,实在有点骇人,赶忙一拉小爱:“还有正事呢。”

“诶呀,人家就是好奇么,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这都是精神病人……你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首先你也得变成精神病。”我在小爱的脑子上敲了一下。

小爱嘟囔着嘴,看上去有些委屈。

李老道仔细的看了小爱一眼,他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这妮子的好奇心还真大,你可得看好她,有些好奇心是不能有的。”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李老道看我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带着我和小爱走了进去。

我们按照小区人说的信息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些邻居说的病房,但却发现那病房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我去叫来了医生,将情况一说。

那医生扶了扶眼镜,听到我的问话,他的面色有些古怪:“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是邻居,来看看他的。”我立刻说。

医生嗯了一声:“他现在没在病房,是在隔离室。”

“隔离室?”我一愣。

我还真不知道精神病院里有隔离室的,在印象中,只是那些得了传染病的人需要隔离。

“嗯,那人的攻击性太强了,没有办法将别人和他放在一个房间里,我们诊断的结果为突发性精神病,大部分精神病人都没有器质性病变,我叫了他的家人,发现没有遗传性的精神问题,是突然发病,最让人觉得奇怪的是,没有病理,他的脑电图很正常。”医生一本正经的回道。

攻击性很强……

我问了路,本来这医生不想让我们去看,但小爱却打了个电话,这医生便允许了,我心中暗叹小爱的背景强大。

那医生似乎也有些忌惮,没有带我们过去,而是和我说了地方。

我和李老道等人立刻向那里走去……这里并不安静,甚至我听到了很多的惨叫声,但却并没有人虐待他们,这很奇怪。

来到这个充满着疯子的地方,我都感觉自己有点不正常了……

《画诡》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64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画诡韩冬小说无删减阅读,画诡韩冬全文在线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