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主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1:35:19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主角曾保田《养尸秘录》小说章节无删减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养尸秘录》小说免费完整版由七七文学提供!爷爷年轻时不正经,害死了村花,结果中元前夜,有个穿红衣裳的女人站在我家门口,生生敲了一晚上门……全文已出,喜欢就点击《养尸秘录》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吧!

《养尸秘录》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茅老道见爷爷心不在焉,以为他害怕湿尸去而复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那东西既然有思想,今晚领教了驴蹄子的厉害,一时半会儿不会再来。”

爷爷面色阴沉看向茅老道,冷冷地道:“你其实一早就晓得是这东西,对不对?你还有莫子事瞒到我?为啥子当初你要拦到我,不让我拆庙?”

茅老道一愣,似乎没想到爷爷会突然发难,面有怫色,旋即转为悲凉,看着紧锁的大门道:“天行有常,道法自然。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曾老弟为何会惹上这等事,全因命中有此机遇。老道先前阻你拆庙而不得,现今看来,却也是逆天行事,终不得成的了。”

爷爷只当他在打马虎眼,心里不悦,但毕竟目下有求于人,也就不便发作。

茅老道感慨完了,起身收起黄纸道:“曾老弟要是还信得过我,只需照我说的去做,总能保你无恙。”见爷爷无动于衷,他笑了笑,接着道:“眼下有件要紧事儿,需要曾老弟着力去办。此事若不成,老道就有济天的本事也无能为力。”

爷爷问他是什么事。茅老道说,丁家夫妇既然指引他们去墓地,那墓地之下定有蹊跷,需要开棺验证。但他身份尴尬,不便单独与他在墓地现身;而仅以爷爷一人之力,又不可能完成,所以需要爷爷去跟组织沟通一下,借调几个青壮力过来。

爷爷一时也犯了难:且不说平白无故掘人坟墓是遭天谴的下作行为,就算他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不信这一套,这种事,估计也很难说动村支书派人给他。

茅老道没有注意爷爷脸上的表情,也不来理会他,只叮嘱了他几句,给了他几道灵符,让他贴在大门和房梁上,就告辞回去了。

又是一夜没合眼。第二天一早,爷爷就忧心忡忡地去找村支书。

到了村支书家,却没见着人。村支书媳妇说他病了,在屋里躺着呢。

爷爷进了屋,把昨晚的事情照实跟他说了,只是没说茅老道帮忙的事儿。

村支书面色蜡黄,拉住爷爷的手说:“保田啊,这事儿不简单啊。你要人,尽管说就是,我让松年帮你调配。只是这事儿啊,咱自己晓得就好喽。”

爷爷没料到村支书这么好说话,见他脸色有异,觉得他肯定有事,不过也不敢多问,只千恩万谢地去了。当晚村长陈松年就领了三个年轻庄稼汉过来。爷爷起身以酒相待,说这种粗活就不劳村长亲自动手了,连哄带骗给他劝了回去。

农村入夜很快。等村里人都吹灯入眠了,爷爷领着三个庄稼汉,扛了短锹和撬杆,点了几个明晃晃的火把,朝山腰墓地进发。

爷爷只跟那三人说要移棺,没说缘由,更没说要开棺,怕他们一开始就打退堂鼓,所以一路上三个庄稼汉还有说有笑的,只有爷爷心事重重。

穿过一片疏林,渐渐地望见山冈上林立的墓碑了,爷爷的心也一下绷了起来。

当时农村不比城里,还保留着旧时代的很多风气。有钱人家的坟墓修得庄严气派,俨然一座小型宫殿;穷人家则草草找个土包落葬,连墓碑都没有。加上常年无人打理,坟头杂草丛生,不仔细分辨根本看不出来。我爷爷几个一脚高一脚低的,免不得在前人头上撒野。

丁卫国夫妇在村里没亲戚,所以下葬时,大家只是找了副便宜棺材,让夫妇二人合棺,也没有立碑。爷爷只能凭着记忆在上百座无碑坟上寻找。好在下葬时间过了不到一个月,爷爷虽大字不识几个,记性倒也真好,用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到底还是找着了。

三个庄稼汉问爷爷几时破土。爷爷示意他们先放下家伙事儿,踮脚冲来路望了望,没见着茅老道的身影,只好撒谎说:“再等等,破土是件晦气事儿,得按时辰来。”

三人将信将疑,接了爷爷的烟卷蹲在地上抽起来。

等了有一会儿,茅老道才不紧不慢地出现。三个庄稼汉似乎有些避讳,都离他远远的。茅老道也不在意,从随身背篼里拿出只小香炉点上香,给地下的丁家夫妇纳鬼香。

香烟袅袅,看来还算顺利。茅老道又画了几道符,在坟前烧了,跟着撒了一把纸元宝,然后分给爷爷他们每人一根铜钱,让他们夹在手缝里,说是等下开棺要是遇到凶险,就把铜钱扔进墓穴。墓主收了财礼,即使生人不请自来,大抵也不会怪罪下来。

三个庄稼汉犯了难。姓刘的汉子吐掉烟,起身冲爷爷小声道:“保田哥,你这不厚道啊。说是来破土,可没喊我们开棺噶。”

爷爷的蛮野性子这时候显露了出来。他冷脸道:“你个哈崽,没得老子,你全家还在大街上打秋风。现在你保田哥落难了,你个哈卵倒想先跑路咯?”

爷爷这话连骂带吓,几个庄稼汉到底还得在他眼皮子底下混饭吃,心中虽郁闷,倒也不敢造次,撸起袖子开始刨土。刨了得有三四个小时的样子,几个人累得神经都麻木了,别说是鬼,天皇老子来了也没跑的心思了,丁家夫妇的松木棺材这才显露了出来。

爷爷眼见时间紧迫,拨掉棺盖上的青砖,就想拿撬杆去开棺。茅老道推开他,说棺材板都用黄蜡封住了,这么硬着来,万一里头有啥蹊跷他们就集体去阎王那儿吃大锅饭了。

他让我爷爷几个先用火把把封棺的黄蜡溶了,然后再找条能够插进铁锹边儿的缝。

更换的火把只剩最后四根了,天边业已泛起鱼肚白,爷爷有些心急,依言拿着火把,去烧棺盖和棺身的合缝处,发现溢出的黄蜡并不多,寻思应该是往里渗了,当时也没太在意,和其他三人烧了一遍,就觉得棺盖有些松动。

爷爷扔了火把,吐了口唾沫在手上,把短锹插进缝里,正准备摸黑往下压铁锹,却又被茅老道拦住。爷爷有些不解,又急又气,问他这是做什么。

茅老道眉头紧皱,捡起墓穴里留着火星子的火把,照在棺盖上,对爷爷和身后缩到一块儿的三个庄稼汉说:“先别忙活了,这棺材给人动过手脚。你们看。”

茅老道的火把在棺盖上一晃而过。爷爷起初没太理解,等茅老道叹了口气,伸出手指,嘴上“一……二……三……”地数起数来时,爷爷突然就明白过来——

这棺盖上的棺材钉,不知为何少了一根。

《养尸秘录》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爷爷心口一阵刺痛,险些站立不稳。陈家兄妹估计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况,吓得够呛,让人赶紧封棺盖土。坟地上乱成一锅粥,不安、疑虑、恐惧,各种负面情绪在每个人心中升起。几个村干部强行驱散了围观村众,表示明天会在广播里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

大家踩着泥泞的山道,心事重重往回走。爷爷进了屋,刚要关门休息,村长陈松年拦住门把,闪身冲了进来。爷爷见他举止反常,心里有数,掩上门,悄声问他出什么事了。

陈松年往屋外望了一眼,确定没被人察觉,这才沉声问道:“你晓得杨老哥是囔个得病的不?”见爷爷茫然摇头,他叹了口气,接着道:“他呀,前晚上见着李家妹子啦!”

《养尸秘录》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67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爷爷听村长这么一说,这两天脑子里的乱麻似乎理顺了些:村支书何以突然染风寒,何以如此干脆地调配人手给他,何以让他保密……心念急转间,他也开始怀疑,怀疑村支书跟丁家夫妇、李云彩三人的坟墓被盗有关——甚至有可能,陈家兄妹也难逃其责。

陈松年或许并不知道爷爷昨晚去墓地做什么,但他应该能猜到爷爷为什么去。

从与村长的交谈中,爷爷得知,村支书“撞见”李云彩的时间,刚好是那晚他和茅老道出门追丁家夫妇鬼魂前后,那么有没有可能,茅老道口中说的湿尸,就是李云彩?

李云彩变成湿尸,为什么要辗转去找他和村支书?是复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陈松年既已知道村支书见“鬼”,那他极有可能是村支书喊去的,而他去墓地的动机,是否只是为了验证李云彩已不在棺内?如果是这样,那陈家兄妹在墓地上的表现,其实就是在演戏,甚至有可能是在试探爷爷。可这样一来,他们似乎又跟盗尸扯不上关系……

线索越多,疑团越大,爷爷只觉得脑子都要炸裂了,但又不能不去试着顺藤摸瓜,因为他总觉得,这件事背后,隐藏了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而这些秘密的最终矛头,似乎都指向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爷爷感觉就要找到解开所有谜题的钥匙了,可惜却被村长打断了。

村长见爷爷愣神,问他怎么了,爷爷编了个困倦的借口搪塞过去。村长见爷爷精神确实不太好,也就没多问,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注意休息,就推门回去了。

爷爷等村长走了,本想重新整理下思绪,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怪事最初的源头在哪里,结果却发现怎么也静不下心来,只得叹了口气,关门进屋躺尸去了。

接连两天,村里风平浪静,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爷爷抽了个下午去看望村支书,见他病情非但没有好转,脸色反而更加苍白,浑身瑟瑟发抖,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两日李云彩又登门造访。从村支书家出来,爷爷突然想起跟茅老道还有约,看看四下无人,就快步往山顶茅屋赶去。

走到半路,刚好看到茅老道背着背篼,躲躲闪闪从山顶上下来。两人简单打了个照面,爷爷见他背篼里放着那天他送过去的老母鸡,问茅老道这是做什么。茅老道没搭理他,埋怨他不记日子,只说“等会儿你就知道了”,便领着爷爷去丁卫国夫妇的旧宅。

丁家夫妇无端死后,这土屋就一直荒着,也没人敢再住进来。爷爷跟着茅老道从后门进屋。内堂大梁上,挂满了灰白色的蛛网,屋里所有的物件都铺着厚厚的尘土。

爷爷注意到,所有门梁上都贴着黄底红字的灵符,应该是上次茅老道过来时贴的。

茅老道没在内堂做停留,径直去了丁家夫妇的卧房。爷爷也跟了进去,见茅老道俯身在抬夫妇俩的床脚,上前去帮忙。两人刚把床移开,爷爷突然就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恶臭味,不知道从哪儿飘出来。茅老道指了指靠墙的位置说:“你看这儿。”

爷爷顺势望去,没见有什么异样。茅老道猫腰过去,用手指在地上摸索,跟着两指捏起一条灰白色的尼龙细绳。茅老道往外拉,尼龙绳似乎卡住了,细绳另一端嵌在了墙里。

爷爷问这是什么。茅老道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不过有可能是地下暗格的开关。两人又试着使劲往外扯了扯,就听得地下传出咯的一声,似乎是石板摩擦发出的声音。

爷爷循声望去,果然有个窗户大小的方形窟窿,出现在离脚边两尺不到的位置。

当时湘西农村不比东北,有挖地窖或地下室储物的习惯,大队粮食和物资都统一存放在粮仓,由专人看管。寻常人家就算有私藏,也只会在泥墙上或者橱柜里开暗格,很少往地下埋,因为地下潮湿,东西容易腐蚀,而且容易被老鼠啃咬。

所以丁家夫妇的卧房地下突然出现这么大个窟窿,爷爷他俩都感到有些奇怪。

两人俯身望去,见这方形窟窿几可容一人自由进出。洞口森森,有微弱的冷风从底下吹上来,那股奇怪的恶臭味更浓了。两人慌忙捂宗鼻,向后退了一步。

茅老道提议下去看看,见爷爷犹豫不决,脸立马就挂下来了,说道这可能是唯一解开谜团的机会,去不去全凭爷爷自己定夺。

爷爷被他说动,心一横,在卧房找了支红烛点上,就准备去照窟窿的深浅。

茅老道却突然拂袖扑灭了火烛。爷爷问他这是做什么。茅老道沉着脸说:“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要万一积了沼气,你不是找死么?”爷爷听他说得在理,点头问那怎么办。

茅老道不慌不忙从背篼里拿出老母鸡,用红绳把鸡脚寄上,从窟窿口把它一点一点地往下放。红绳放了约有四五尺长的样子,母鸡这才落了地。我爷爷二人不由纳罕。

当时农村盖房,因多为单层,且是土屋,地基打得都不深,即使是三层以下的豪宅,最深也不过三尺;加之天然土层坚实,无需加固,建筑工对地基改建都不是很上心。

丁家夫妇盖房时,我爷爷是帮工。因为是在土庙原址上重建,不存在地基建设的问题,所以当时他们只是简单翻了下表层土,重新压平,谁也不清楚这地下是什么情况。

以土庙的格局来看,如果这窟窿之下是凿空的地基,那未免显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怀疑归怀疑,事情还得做。两人等了约摸半个钟头,把母鸡拉回地面,母鸡晃了一会儿神,又扑棱起来。茅老道确认地底安全,俯身跳了下去,然后在底下喊爷爷。

爷爷先把背篼扔给他,跟着跳下,那股恶臭直冲鼻端,熏得他差点没吐出来。

∵窿下是道两人肩膀宽的狭长暗道。我爷爷二人一前一后,弓着身子,掩着口鼻,用手来回摸着两侧湿冷的墙面,在逼仄的暗道里穿行,渐渐地能适应地下的黑暗了。

不断有微风挟着恶臭扑面而来,越往前走,风力越大,视线倒也越加明朗。茅老道猜想前头应该有出风口,只是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示意爷爷快些跟上。

爷爷正说着话,掌心突然碰到一团毛茸茸滑腻腻的玩意儿,似乎是人的头发,本能地缩回手,有几根发丝被他带出,在手指间缠绕,只觉得胃里一阵收缩,忍不住干呕起来。

茅老道问他怎么了。爷爷哪有心思回答他,抓着他的手往那团毛发似的玩意儿上放。茅老道触电似的缩回手,强压着就快涌出喉咙口的苦水,沉声说这地儿邪性,得赶快出去。

两人加快脚步往前赶。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一道刺眼的白光,似乎到了暗道的出口。爷爷有些不太适应,忙用手去遮光。透过手指缝,他突然发现右前方两米不到的墙面上,站着一个一动不动的人影。茅老道也发现了,拦着爷爷向后退了两步,大声喝问是谁。

茅老道的喝问在暗道中传得很远,人影始终僵立不动。白光如同从投影仪中射出一般,将那人影投射在平滑的墙面上,如同无声的恐怖电影。爷爷悄悄从地上抠了团泥块,用力朝人影激射过去。人影晃了晃,突然嗖地一下,朝着他俩正前方跑去,瞬间就没了影儿。

知道逃跑,就很可能是人,而且这人肯定透着心虚。我爷爷他俩心里有了底,胆子也肥了,发了声喊,拔腿就追了上去。

《养尸秘录》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67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主角曾保田《养尸秘录》小说章节无删减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