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男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1:13:25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男频小说《护美兵王》全本在线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护美兵王》小说免费完整版由七七文学提供!他曾经是特种部队的兵王。退伍后,发现已是物是人非,整个人都颓废,在接到以前保护对象的请求保护他的总裁女儿后,龙入大海,各式各样的美女接踵而来.全文已出,喜欢就点击《护美兵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吧!

《护美兵王》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精致的五官与高高挽起的长发,显现出她的精干利落,即使穿着宽松的白大褂,也可以看出她的身材非常的标准,嗯,内衣模特的标准。

不要怪萧平注意的地方不对,身为一个战场医护兵,经常呆在后方的他,最擅长的就是后方狙击,目测对方身材是基本功。

“你叫萧平?”

“对。”

“我父亲派你来的?”

“是。”

简单的四句话说完,办公室内再度陷入了沉默。萧平感觉到沈夏薇在以一种,类似于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似乎要将他看穿一般,心中有些忐忑。

他知道自己今天虽然收拾干净,换了一身衣服,可对方肯定会认出来的——毕竟那一晚的事情,难以忘记!

果然,只是一会儿,沈夏薇的眼神便冷了下去。

她已然认出了萧平,双眸中暴涨的火花极为明显的说明了一切。办公室内的温度陡然降低,萧平捏了把汗,准备接受狂风暴雨的洗礼。

“是你?”

沈夏薇直勾勾的盯着萧平,假若目光能杀人,萧平此刻怕不得死了千次万次。

无奈的叹了口气,萧平无声的点了点头。

谁叫他揍了人家不能揍的部位呢?

令人窒息的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萧平准备鼓起勇气,说一句“反正摸已经摸了,要打要杀随你便”时,沈夏薇忽然说道:“萧平,那晚的事,我不许你再提!”

“那晚……呃,好!”萧平一怔。但当他对上了女人的目光时,瞬间便明白了。

自己摸了对方,甚至打对方屁股的举动,人家自然是在乎的。可这位沈家大小姐还是讲理的,至少还明白那晚是自己救了她。

萧平猜测,自己恐怕是“功过相抵”了——救人也算白救,摸也算是白摸了!

不过,早知道摸了白摸,那晚就应该狠狠的再摸几下。

眼见最难应对的一幕已经过去,萧平心中竟然又有了些腻歪的小心思。

沈夏微却没有注意到萧平的表情变化,再度开口:“我知道,我父亲派你来是好意。我理解,但是——我——不——接——受!”

萧平微微一怔:不接受?

这时只见沈夏微昂了昂脑袋:“我很反感有人跟着我,而且还是一个大男人!我更反感的是,你竟然还顶着一个医生的名头!”

“真是搞笑,你能当的了医生吗?”

沈夏薇的语气充满了不屑和质疑。

一个民工而已,哪怕他现在变成了保镖,那也是一个民工,谁给他的勇气跑到医院里来假扮医生的?

对于她来说,自己醉心的医学是世界上最为美妙的学科,是门极其严谨的学问,容不得半点马虎。可眼前这臭男人,竟然利用身份亵渎这门学科,简直难以忍受。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她之前对萧平产生的歉疚感烟消云散!若不是父亲出于好意如此安排,她早就将这个人赶走了。

萧平默不作声,但却忍不住在心里面嘀咕:我顶着着一个医生的名头?我当不了医生?老子当年在战场一个月救的人,比你一年救的人还多好吗!

不过,他也没有必要跟一个女人这样计较,索性也就闭上了嘴。

一来,他的任务只是保护沈夏微,二来,沈夏微对他的反感其实也是一种“好现象”。

他萧平见了这种如冰山一般的女人,浑身都觉得不舒服,能保持一定的距离是最好的。

略微沉默了一半,萧平以为沈夏微说完了,便继续开始整理东西。岂料对方再度发声:“萧平,我警告你,你是保镖的身份,绝对不能让医院里的人知道。”

“明白!”

“还有,在医院和我保持距离。不准借着保镖的身份,插手我的事情,打扰我的工作。”

“另外,你自己有几斤几两应该心里清楚,所以……”

说到这沈夏薇顿了顿,眼中满是警告:“不该做的事情,你不要去做。毕竟这是医院,出了问题那可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还有,那晚的事,绝对,绝对不可以有下次!”

一听到“那晚”两个字,萧平心就是一跳。

不过他还是淡淡一笑:“明白,不该做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去做。”言下之意,该他动手的地方,他不会迟疑。

“嗯?”沈夏薇眉头一皱,可转眼瞧见对方那一脸正色的模样。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草菅人命的家伙,这才没再说什么,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经历了这么一番事情,萧平和沈夏微的关系,自然是比较奇怪了。而在医院里边,大家伙瞧见冰山美人对萧平如此厌恶,便也不自觉的跟着冷漠了起来。

萧平却是毫不在意。

对他来说,他的任务只是保护好沈夏微而已,其他事情,跟他无关。

不过,因为是托沈振峰的关系进来的,大家不想搭理他的同时,也没有为难他,最多也就是将他的病人抢了过去,让他无事可做。

所以他进医院这么久,除了给人开了一些跌打损伤的药,或是叫护士清创包扎外,几乎是没看过任何病人。

一连几天平安无事。

这天早上起来,萧平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本来医院安排他休假的,但是出于预感,他早早的就开着车,跟在沈夏微车后面去医院。

待快到了宜城市医院的时候,沈夏薇和萧平这才各自下车,往医院走去。

对于沈大小姐在这种情况下,还如此任性的要求保镖不能贴身保护,萧平也是相当无奈。如果不是答应了沈振峰,或许他早就甩手不干了:“算了,就当是在执行一项任务吧!”

当初身为狼牙时,也没少执行过让人不愉快的任务,这一次,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于是沈夏薇挎包走在前面,萧平保持着三米远的距离,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外人根本看不出这两人是一起的。

这时,一阵马达轰鸣声响起。

萧平习惯性的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只见一辆满载着钢筋脚手架的轻卡,正在疾驰而来。

不知为什么,他总感觉那开车司机,似乎在朝着某个方向一直看,车头似乎也有些歪斜。

顺着车头的方向看了一眼,萧平猛地心生警觉:像这样的轻卡,是不能随便载着那么多脚手架乱跑的。

反常必有妖!

“沈夏薇!”

萧平猛地朝着沈夏薇的背影喊了一句,几个大跨步,伸手便朝着她肩膀上抓去。

变故陡生!

那辆轻卡忽然间加速冲了过来。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后,满满一车的钢筋脚手架瞬间滑落,就这样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

眼看着,脚手架就要砸到他们身上。这要是被砸中的话,两人可就真的吃啥都不香了。

瞥见此景的沈夏薇花容失色,眼中满是惊骇之色,整个人呆怔着不知躲闪。

“小心!”

电光火石之间,萧平冲过去拦腰抱起了沈夏薇,将她紧紧的护在怀里。一个跳跃加侧滚,落地时,已经在两米开外,也因此成功的躲开了扑面而来的脚手架。

沈夏薇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抱起,紧接着靠在了一个宽阔有力的胸口上。一阵天地旋转之后,自己似乎打了几个滚,然后转动的世界才停了下来,只有耳边留下那些脚手架撞击的声音。

又一声油门轰响,那辆轻卡急驰而去,片刻之间便失去了踪影。

记住了轻卡的车牌和特征后,萧平低头一看,只见沈夏薇此刻浑身都在瑟瑟发抖。她原本就白皙的面庞,此刻惨白至没有一丝血色。

也是,遇上这种事,普通人都会被吓蒙吧。

无奈的叹了口气,萧平松开了怀里的人,轻声安慰道:“好了,没事了!”

“啊!”

沈夏薇身子一抖,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萧平怀里。她心中依旧是一阵恍惚:就在刚才,自己竟然和死亡擦肩而过。

若不是眼前这个人,恐怕自己现在早就命丧黄泉了?

萧平轻轻的将沈夏薇扶了起来,他习惯的将女人挡在自己身后观察了一下四周,以便及时发现还有什么危及情况。

岂料余光扫见身后一个路人被这场风波秧及,已经重伤倒在地上哀嚎着,这时鲜血已经浸湿了他的浅色长裤。

“沈夏微,快,叫救护车!”萧平猛地转头看了一眼沈夏薇大喝道。

得了萧平的提醒,沈夏薇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纵然她现在依旧浑身哆嗦,可还是强撑着摸出手机。给医院打了个电话,请求救护车支援。

其实此地已经距离医院不远了,只是这名伤者瞧着太过严重,沈夏薇怕如果没有采取急救措施就随便移动伤者,会使伤势恶化,造成失血过多而死亡。

《护美兵王》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出乎意料的是,萧平低沉而略平缓的声音让患者慢慢安静了下来:“医生,我疼!”

“我们已经叫救护车了!沈夏薇,救护车怎么样了?”

沈夏薇面容惨白,也跟着蹲了下来,强作镇定的点头:“电话已经打通了!”

她说这话时,不由得顿了顿,脸上浮现出些许的担忧。

萧平怔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医院救护车出动是需要个过程的,等到他们按程序走下来,这位伤者只怕就危险了。

同样知道这个情况的沈夏薇皱了皱眉,当即挽了挽袖子准备行动,却又忽然怔住了:“没有急救工具,怎么办?”

如果在医院里,或是手头有止血带之类的还好办。可是这里是事故现场,除了满地狼藉的钢筋,和几根断裂的木边条外,什么都没有。

电影中那种撕块布条就能止血的情形,在现实中根本不管用。这名伤者虽然不知道有被有被伤到动脉,可是这样的流血量,只怕……

正在这时萧平已经挽起了自己的衣袖:“我来吧。”

看他这模样,沈夏薇不由得一愣:你?你行吗?

岂料说话间对方已经动了起来,抬手便按住了伤者被钢筋戳穿的腿部,飞快问道:“你的腿还有知觉吗?”

“疼,疼……”

伤者被萧平这么一按,立刻哀嚎了起来,声音凄惨的吓人。沈夏薇眼神一变,急了:“萧平,你干什么?你放开他的伤口,这样按着会让伤口出血加快的。快放开!”

“我要是不按,体内外压强不同,失血才会加快。”萧平头也不抬,继续检查着伤口,又问了几个问题后才松了一口气:“你运气好,钢筋并没有伤到你的神经和动脉。”

“可是很疼!”

萧平瞥了一眼,解释了一句:“疼是好事,至少证明你的感觉神经还在起作用。沈医生,给我一缕你的头发。”

“啊?”沈夏薇呆住了,头发,什么意思?

“快,给我一缕你的头发,我要止血!”萧平眉头一簇,当即喝了一声,不知从哪个兜里摸出一柄小刀递了过去。

沈夏薇吓了一跳,在前者这声威慑之下,只得是轻轻的削了一缕头发。可她心里面却是奇怪极了:头发还能止血?

萧平接过头发放在刀面上,单手摸出一只打火机就是一点。“嗤嗤”几声之后,那缕头发飞快的烧成了灰烬,挥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

紧接着只见他举起小刀,对准伤者出血部位,将那堆头发灰烬狠狠的按了下。

说来也奇怪,原本鲜血汩汩而出的伤口,在覆盖了薄薄一层头发灰烬之后,出血的速度竟明显缓慢了许多。

不等沈夏薇问什么,萧平已经飞快的从衬衫上扯下几块布条:“把那几根木边条拿过来。”

“不用紧张!我已经暂时控制住了伤势,但是钢筋暂时还不能拔出来,这样会导致大出血。”

一边说着,萧平趁着对方闪神之际,猛的把已经折断错开的腿骨一拉一拽,动作快得就像是一闪而过。

伤者忍不住啊的一声惨叫,惊得沈夏薇又瞪向了萧平:“你干什么?”

“他的腿断了。我帮他固定断骨!”萧平将对上骨头的断腿轻轻放下,取过沈夏薇手中的木边条,把它当成夹板固定在断腿两侧,熟稔的将碎布条绑了上去。

这伤者疼过那一阵后,倒是感觉腿上不再像刚才那样痛得没办法忍受了:“医生……我还有救吗?”

将手放在伤者的颈动脉处摸了一会儿,萧平这才点头:“保持平稳呼吸H护车马上就到!”

此刻,他的态度就像是跟人在讨论今天早上吃了什么一样的平常。也正是因为他这样的态度,让伤者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期间沈夏薇一直在瞪大眼珠子看着。

她倒是也想帮帮忙,可瞧着萧平飞快的把伤势处理好,她脸上的诧异之情已然是到了极致。

头发灰烬,竟然都能止血!不起眼的几块木边条,再加几条碎布条,竟然就能固定住了断腿!而且是在没有任何检测仪器的帮助下接骨!这种水平,就算是科室里的主任,也不一定能做到啊!

老天,如果这一切不是亲眼所见,她沈夏薇一定会说不可能。可萧平这家伙就在她面前,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处理好了这个伤者。

这与她在医院里,一切伤势都要细心处理完全不同。哪怕是急诊外科,也没有人敢这样粗暴的动手。

满心诧异之下,沈夏薇终于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萧平,你,你怎么会这些?”

在她印象中,萧平此人唯一的标签就是保镖。但一个保镖竟然比医生还要专业,临危不乱的处理好了伤情,这就有些不简单了。

萧平却是淡淡一笑:“我也是医生。”

是啊,他也是医生,曾经一边据枪观察四周,还要在枪林弹雨中为战友们处理各种伤势,被战友们戏称为“杀人神医”。

而现在,他只是一个保镖而已。

沈夏薇愕然。

你是医生没错,可问题是,你不是我父亲安排进医院的吗?她真想再问一句,可这时萧平却已经起身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况,以防再有危险发生。

这时他给人的感觉,俨然就是一头孤狼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任何威胁敢闯入他的地盘,就会被他撕得粉碎。

这样孤傲而寂寞的身影,让沈夏薇的心中莫名的泛起了一丝丝的涟漪。

救护车终于是来了,不过此时距离事故发生已经过了足足二十分钟。

这其间要不是有萧平一直安慰着患者,只怕后者早就失去求生的意志了。

看到同事跳下车,沈夏薇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抱怨道:“就这几百米的距离,花了这么久的时间!要不是我和萧平在,人早没了。”

救护车司机也是一脸委屈:“沈医生,这救护车出动得上面调度啊!他们不安排,我也没有权力私自出车啊?而且还要等那群医生护士上了车,我才能开车过来啊!”

好在沈夏薇也是一时气急。对于医院的流程她也清楚,知道这件事她只能抱怨两句,没办法改变什么。

这时几个随车的护士已经将伤者抬上了移动担架。病人送上车后,做为现场治疗的沈夏薇和萧平也赶紧的上了车,几人当即便驱车赶往医院。

待送到手术室门口时,已经是十分钟之后的事了。

原本按照这种紧急情况,到了医院就该立即安排手术,毕竟伤情不等人,事急从权。

岂料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岔子了:竟然没有一个医生愿意接手这伤者!

“怎么回事?”沈夏薇急了。

伤者虽然止住了血,可那截钢筋还在身体里,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再度出血。当下最要紧的就是动手术,将这截钢筋取出。

可为什么没人愿意接手?

这时还是一个小护士偷偷的告诉沈夏薇:“沈医生,大夫们都觉得这伤者伤的太重,又耽搁了这么久。万一上了手术台下不来,那……”

话没说完,但其中的意思却是表露无遗:医生们都怕担责任。

“怎么都这样!”沈夏薇气急,牙齿都咬的咯咯响。

自己的这些同事也太过份了。难道因为怕担责任,就可以置伤者于不顾吗?若非她只是一个外科大夫,不会做这种复杂手术,她自己早就接手过来了。

不多会,手术室门口除了几个小护士伤者,就剩下她和萧平两人了。其他医生们都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似乎害怕这种事会摊到自己身上似的。

一时之间,沈夏薇也没法子了。

伤者的情况已经不允许转院了,万一在路上一耽搁又大出血,那可真是性命有危。

可留在宜城市医院,却又没有医生愿意接手。此时就算是从其他医院调医生过来,也都来不及了。

怎么办?

“我试试吧!”

一直沉默不语的萧平忽然出声。

沈夏薇呆呆的看了过去:“你?你行吗?”

虽然之前见识了萧平的那些手段,可潜意识里面,她觉得萧平会的那些估计都是“江湖手法”,上不得台面的。

真要规规矩矩的动手术,恐怕还得正规医生来做。纵使此时没有医生接手,那也不能让萧平随便试吧?万一出了岔子怎么办?

似乎是瞧出了沈夏薇的犹豫,萧平淡淡的看着她:“沈医生,你现在还有其他办法吗?”

“我……没有。”

“再耽搁下去伤者还能支撑的住吗?”

“不能。”

萧平陡然提声,状似训斥:“那你还犹豫什么?难道非得看着伤者死在你面前吗?”

“我……”沈夏薇不说话了。

这时,移动担架上的伤者忽然指了指萧平,有气无力的说了句:“就让这个大夫给我做手术吧,我信得过他……咳咳……”

伤者这声微弱的说腔,恐怕真的是打动沈夏薇了

。一狠心,她终于下定决心:“好吧,萧平,你试试吧。但你记住,千万不要逞强,万一……”

“没有万一。”萧平摇了摇头,忽然指了指她:“还有,你要给我当副手,其他人我信不过。”

“可以!”

沈夏薇径自点了点头。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萧平并非是信不过其他人,而是不放心她的安全。

鬼知道今天袭击的那波人还会不会再来一次。若是他进了手术室,而把沈夏薇留在外面,万一沈夏薇遇到危险该怎么办?

所以最保险的办法,就是让沈夏薇也进入手术室。

决定了这件事后,沈夏薇便急急的换了无菌衣,与手术室的护士们一起推着移动担架,将伤者送进了手术室。

《护美兵王》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手术室里的这一切,他再熟悉不过。呆在这里,他似乎又找到了久违的那种熟悉感。

当年在战场上,就是凭着一把手术刀,他将一个又一个的战友从生死边缘救回。也正是凭着这一手出色的医术,才会被战友们戏称“杀人神医”。

一手杀人,一手救人!

随着监控身体指数的仪器被启动,萧平淡淡的吸了口气,便从思绪中抽离出来。

瞥了一眼已经被抬到手术台上的伤者,他心中估量几分,转身便开始在脑中思考要怎么进行手术。

说起来,抛开伤者的出血量和受伤时间太长这两点的话,这其实只是一次简单的小手术,风险程度对于萧平来说,几乎为零。

当然前提是其他人能配合得当的话!

“氧气瓶,麻醉剂。”萧平丝毫没有停顿,直接对护士下了指令,一如在狼牙部队时简单直接。

岂料等了一会,周遭几人竟然全无动静。他略带怒意的转头望去,只见沈夏薇还有两个小护士,正一脸呆相的望着他。

而她们的脸上似乎都布满了诧异,尤其是沈夏薇,几乎都能用惊讶来形容了。

“你,做过手术?”沈夏薇问了一句。萧平只是淡淡的点了下头,并没有解释,只是用更严厉的口气对着护士吩咐道:“准备氧气瓶,麻醉剂,立刻!”

“好!”

这下两个小护士终于是动起来了。

从萧平身上,让她们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那是一种平素医院里只有寥寥数人才有的气息,而这种气息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她们习惯性的进入了术前准备工作。

随着麻醉剂缓缓注射,手术终于正式开始了。

萧平手指翻动如飞,几乎是一分钟不到就将外渗的鲜血彻底止住。下一步,就该是取出那一截钢筋了。

“那个……大夫,需要锯条吗?”一个比较老练的护士忽然问了一句。

一般这种处理伤口的手术,都是需要用锯条来截断外入物体,然后再取出去的。

这段钢筋在钻入伤者腿部之后,因为受力已经变了形,除非用锯条截断,否则难以取出。

“不需要。”

岂料萧平头都没抬一下。抬手指了指伤口,他麻利的说道:“我来处理这截钢筋,你们听我口令,我数到三,你们立即止血。”

“呃?……大夫,你怎么处理?”这护士不太清楚萧平的姓氏,含糊的称呼了一声,语气中满是疑惑。

“一!”

“大夫,这就开始了?”两个护士一楞。

“二!”萧平的双手已经分别握住了足有两公分粗的钢筋。他准备直接将这截钢筋扳直了,取出来就是了。

只是这种做法对于普通人来说太骇人,所以他绝不会事前说明。但他的这种姿势,明显引发了护士的某种猜测,两女都嘴巴微张,眼带惊奇。

“三!”

“哧哧……”

钢筋因为受力变形而发出的声音,登时让手术室内的其他三人惊呆了。尤其是沈夏薇,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她就像是看到了这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两个护士的表情更加丰富。其中一人手指着萧平取出的钢筋,虚张着嘴巴,可就是发不出一个音节,眼中满是震骇。

萧平皱了皱眉头:“止血。”

一声断喝之下,护士终是反应了过来,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让两人手忙脚乱。好在这也不是什么复杂操作,最终没出什么岔子。

外物取出了,接下来的环节就简单了很多。萧平动作飞快,哪怕是在手术室里做过多年的老护士都快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

而萧平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因为速度受到影响。伤口在他的动作下,飞快的被处理,闭合:“包扎!”

两名护士眼中,此刻已然是充满了崇拜之意。恐怕医院里最优秀的医生,进行手术的熟练程度也不过如此。

就连沈夏薇的眼神中,也多了些许异样的味道。

她只当新配来的这个萧平不过是个保镖,可眼下看来绝非如此。

一个普通的保镖怎么可能有如此优秀的外科手术水平?

沈夏薇的表情变化落在萧平眼中,却被他误会了,还以为她此刻还没从之前那场突发事故中恢复过来。

偏了偏头,萧平朝着一旁空着的椅子示意道:“沈大夫,你先去那边休息会吧?”

“啊?”

沈夏薇微怔的表情瞬间被打破。

略为怔了一下后,她才反应过来:“没事,我不累,我们继续!”钢筋虽然取出来了,但是伤者身上还有一些伤势要处理。

说话间,她继续配合着萧平的动作。

不得不说,沈夏薇的医学底子确实不错。

萧平的熟练,加上沈夏薇的细致,这一场手术终于是进行到了尾声。

期间萧平不时扫一眼沈夏薇,观察着她的状况。在看到她专注的表情后,心中多了几分敬佩。

他看的出来,刚才沈夏薇是本着一个医生最基本的责任,以及救死扶伤的原则,用最大的努力配合自己做手术。

而正是有了她这种负责任的态度,这名伤者的手术才会进行的如此完美。

手术终于是结束了,萧平坐到了一边空椅上。朝着身边的沈夏薇由衷的说道:“沈大夫,你很不错。”

此刻,后者的额头上也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子。这一场手术下来,沈夏薇付出的辛苦不比他萧平少。

原本萧平以为,沈振峰这种大老板养出来的女儿,不说是刁蛮古怪,至少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却不料沈夏薇不但如此有责任心,还有着深厚的医学底子,而且还硬撑着跟上了他的手术节奏。

要知道,他的手术节奏是从战场上练出来的,一般的医生护士根本不可能跟得上。

但沈夏薇却做到了,不但做到了,甚至还做得非常出色。

看来这沈振峰在教育子女方面倒是颇有所长。

这时沈夏薇却是摇了摇头:“萧平,你很厉害,真的。今天的这台手术多亏有你。我为之前说过的话,道歉!”

“呃?”

萧平一愣,但很快他反应了过来。

眼看自己将一台手术波澜不惊的做了下来,甚至还做的如此完美,沈夏薇必定是觉得,之前说过的不许他碰病人的话有些失礼了。

不过没想到她竟然会当面道歉。

这一行为,顿时让萧平高看了她几分。随意摆摆手,他笑了笑:“没关系。手术完了,你去休息一下吧。”

他是特种兵出身,做一场手术只是小意思而已。可沈夏薇却哪有这种体质,一场手术下来早已经累的够呛,再加上之前的事故,应该去休息休息了。

沈夏薇点点头,她确实是累了。

遭遇这么一起事故,萧平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由他主导的安保计划之中,保护沈夏薇的人分为明暗两组。

用手机发出通讯讯号之后,不多会,萧平的副手便出现在了医院办公室。

指了指沈夏薇的办公室,萧平认真道:“沈小姐正在休息,我需要出去一趟,你负责在医院保护好她,明白了吗?”

“明白!”副手重重点头。

今天发生那场事故时,其实副手也在现场不远。

只不过之前萧平就交代过,除非是遭遇了重大打击无法抵抗,副手才需要出现。因此这个副手今天一直都隐在暗中,负责外围警戒。

安排好了沈夏薇的保卫工作,本来在今天休假的萧平离开了医院。

今天的这场事故,在萧平看来嫌疑很大。

宜城市这些年路政管理很严格,开放式的轻卡一般是不允许进市区的。可今天那辆轻卡竟然堂而皇之的行驶在了宜城医院附近,甚至还是严重超载。

整个事故之中痕迹太过于明显。当年在狼牙时,萧平也执行过类似的意外任务。

他感觉得出,这像是刻意设计出来的一个事故。

好在,他在电光火石之间,记下了那辆轻卡的型号和车牌。只要能找到这辆轻卡,那么抽丝剥茧就能摸出很多事情了。

想了一下,萧平还是将电话打给了沈振峰:“沈总,我是萧平。今天发生的事,王林已经跟你报告了吗?”

沈振峰点了点头:“嗯,事情我知道了,还好今天有你在,不然小薇她……”

“沈总,我想你帮我查一个车牌。”说完,萧平已经报出了车牌号。

以沈振峰在宜市的实力,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出这个车牌并不是什么难事,至少,比他自己去查要快许多。

过了五分钟,沈振峰重新将电话打了过来:“没有这辆车的纪录,估计这个车牌是假的,或是套了个牌。”

萧平眉头一皱:“果然是黑车。”

事故车辆是黑车,那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事故的设计者想要抹去某些痕迹。而事实上,他们确实比较成功的掩饰住了那辆轻卡的信息。

现在就算是让交警系统来排查这辆轻卡,估计都搜寻不到。

但这不代表着他萧平没办法找到!

眯了眯眼睛,他嘴角浮上了一丝笑意:“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捣鬼!”

说着,他将自己的目光落到了手中那条,还沾着鲜血的木边条上。这是他之前在现场,用来帮伤者固定断腿用过的。而这块木边条,正来自于那辆车上!

《护美兵王》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71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男频小说《护美兵王》全本在线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