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火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0:52:09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火爆热文法医江瞳最新小说无删减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法医江瞳》小说免费完整版由七七文学提供!然而江瞳却一直保守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一直在追查一件尘封已久的案件,随着她的坚持,层层破谜,真相终于浮出水面……全文已出,喜欢就点击《法医江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吧!

《法医江瞳》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我休假呢,真没听着,不知道你要找我回来。”单轶抱歉,转而又问:“不过你这么着急找我干嘛?这次应该没啥用得着我的地方吧?”

“他给鬼吓破了胆,急着找你回来给他收尸呢,结果你没来,所以没死成。”江瞳插嘴打岔,不等单轶和杜宇任何一方开口接话,就把话题拉回了正轨,说:“别跑题了,杜子,你不是说有最新消息吗?赶紧说吧。”

杜宇给江瞳两句话堵得没招,即便被单轶窃笑得窘迫难当,也只好把牢骚咽回肚子里,说正题道:“刚才我跟着侦查员去了医院,把监控录像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孟秩选的手术是在凌晨4点完成的,4点10分,人被推进加护病房,送他的是他的责任护士、护工和孟文隆,4点13分的时候责任护士和护工一起离开病房,孟文隆留在里面陪床。期间责任护士每隔十分钟会去病房里进行例行检查,孟文隆在4点38分的时候,离开病房大约6分钟,孟文隆不在期间,责任护士进了加护病房,时间是4点43分。4点44分,孟文隆回来,跟责任护士在走廊碰面,随后他进了病房,4点51分,责任护士被呼入病房,孟秩选被发现病危,随即医生和医务人员赶来施救。按照时间计算,责任护士最后一次与孟秩选接触后,孟秩选发生病危症状。

按照时间推算,这名护士离开加护病房到发现孟秩选病危,刚好是8分钟,符合空气栓塞反应时长,所以综上所述,这名护士嫌疑极大!所以我觉得,凶手就是她!”

杜宇下结论的时候,双眼放光,神色笃定,就好像案发当时他就在现场一样。

然而江瞳听完却好似并不同意,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是么?要照你这么断案,恐怕全中国几十亿人口都不够冤。”

“难道不是吗?在可能的作案时间段里,作案现惩只有她和孟文隆两个人有单独接触病人的机会了啊,总不能说是孟文隆谋杀了自己的亲爹吧。”杜宇解释。

“那也不能就凭这点单一凭证,就说人家是杀人凶手。万一只是巧合呢?另外你推论护士就是凶手,那你说说她的作案动机是什么呢?”单轶对杜宇的推理发出疑问。

“呃……或许真是一起医疗事故呢?”杜宇回答,觉得心里又没底,所以转脸又问江瞳:“师父,您说呢?”

江瞳被问,思忖,说:“我说啊,凭什么孟文峦完全没有嫌疑呢?”

“不合常理啊。”杜宇回答。

“为什么不合常理呢?既然你通过时间和单独接触病人,这两个因素锁定了责任护士的嫌疑,那同样这两点孟文隆也符合啊,而且他和孟秩选独处的时间岂不更长,作案时间岂不更多。”江瞳反驳。

“可那是他亲爹啊。”杜宇不认可。

“对啊,我也觉得,儿子杀亲爹,普通百姓身上,不太可能发生吧。”单轶也支持杜宇的观点。

“推理与道德无关,断案别牵涉情感。而且我觉得孟秩选的死因好像没那么简单,恐怕要下联合死因。”江瞳说。

“师父,有什么新发现?”杜宇两眼放光。

江瞳丢给杜宇一个尸检记录表格。

“大脑重量1475克,咦,这长东西了吧,正常人脑应该在1400克左右,这比指标重量起码超出50克啊。这是……孟秩选的脑子?”杜宇说完这话的时候,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不然你以为呢?”江瞳别了一下头,示意杜宇去看旁边桌上容器里的大脑。

“杜宇,原来你胆儿这么小啊,那你干嘛当法医啊?”这个时候单轶幸灾乐祸,乐呵地去搭杜宇的肩,差点儿没叫杜宇吓得跳起来。

“别闹,你不明白。”杜宇一抖肩,抖掉单轶吓他一跳的破手。

两个男人开始斗嘴,江瞳钻空把几个证物袋交到单轶的手上,说:“既然回来了,就别闲着,帮我送去实验室做病理检验。”完毕,提起包往外走。

“师父你去哪儿啊?”杜宇追上两步,问。

“我去看房子。你把尸体送去冷冻,然后再去队里溜达一趟吧,有什么进展给我电话。”江瞳交代完,出了解剖室。

江瞳出门,单轶还在笑杜宇的胆小,同时又问:“她要搬家啊?”

“是啊,好像之前的房东要把房子收回去。”杜宇说完,忍不住感到背后阴风飕飕,也顾不得单轶的嘲笑了,拉着他就想往外走。

“不先把尸体冷冻起来吗?”单轶叫住杜宇。

杜宇听话,做了片刻心理建设,终于在单轶的陪伴下把孟秩选的尸体送去了冷冻室。期间他疑神疑鬼,左顾右盼的样子,叫单轶笑得都快岔了气。

《法医江瞳》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74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公道自在人心”的网络爆料迅速在网上发酵,带来了极坏的影响,不明真相的围观网民们愤愤不平,舆论整体一边倒,每个人都将自身对于医疗系统的不忿和偏见借题发挥,瞬间民间声讨如井喷式宣泄而出,形成一片对医疗机构和执法部门的墨诛笔伐,这些声音甚至超出了对孟秩选一家遭遇的同情。

时已入夜,第二次专案碰头会举行。

这次会议,每一名参会人的脸上都是乌云压顶,因为孟秩选的案件已经转化为社会矛盾的导火索,所以很快引起了上级单位的高度重视。

“上面下了死命令,咱们必须两天内结案。”作为专案会主持,辉哥在会议开头宣布。

“我觉得上级领导们有点紧张过头了,从现在掌握的各项调查结果来看,已经可以基本锁定嫌疑人是孟秩选的责任护士,明天她就会来做口供,到时候好好审问一下,估计就能真相大白了。”余关接话,首先发表意见。

“对,我同意。”杜宇点头附和,这时,坐他身旁的单轶低声提醒他:“结论别下这么草率,待会你师父来又得说你。”

“要真是医院护士才麻烦呢,医患关系已经这样了,再出这事儿,恐怕就不止是那家医院受不受负面影响的问题了吧,恐怕上级领导们最怕的是,这事儿一旦做实责任在院方,带来的公众对医疗体系不信任的恶劣影响会更麻烦。”叶俞冷不丁发表评论,观点一针见血。

辉哥听完神色凝重,整理了一下思路,又重新把会议流程拉上正轨:“这些问题不是咱们能操心了。还是先把今天的调查结果汇总一下吧,先从余关开始,说说医院调查组的结果吧。”

辉哥讲话期间,江瞳从外面推门进来,小心翼翼地到单轶和杜宇的附近,找了个位置坐下,同时单轶把从实验室里取来的报告交给了她。

“废话不多说,我捡重点吧。根据法医组的建议,我跟百里去医院确认了一下病人手上的扎针数量,经确认,从手术到抢救期间,医护人员一共给孟秩选扎了11针,1针是留置针,两者合起来一共12针。针眼的分布是,5针在左手窝,3针左手背,4针在右手窝。而尸检确认下来24小时以内拆除的针眼一共13个,在左手肘窝是6针,与医院记录的数量多出1针,其他地方数量一致。所以基本可以断定死者在被注射次数上,确实有问题,同时验证了法医组指出的注射痕迹疑点成立。另外从监控录像看来,在最可疑的时间段里,与孟秩选有接触的人有两个:一个是陪床的孟文隆,另一个就是他的责任护士,叫张玲。”余关介绍。

“不过这个张玲不是实习护士,她是名老护士。”百里补充。

“嗯,所以我们根据事故发生时间在凌晨进行初步判断,很有可能是因为护士夜班疲劳降低了下针准确度。”余关肯定,接着介绍:“对了,我们也调出了最近几天治疗室的出入录像,进出的都是医务人员,没有什么异常,而且我们也询问了一下那几天的值班护士,没有丢失注射器的记录。所以也可以从侧面加深了张玲的嫌疑,能够无声无息的取用和处理注射器,她的身份无疑是最为便捷的。”

“可是,张玲跟死者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向他体内注射空气呢?”会议室里响起质疑声,所有与会人的目光都转移向了会议桌尾端的方向,一个样貌清秀,唇红齿白,名叫问甜甜的女侦察员说:“我跟叶俞今天去了孟秩选的家,根据邻里的反应,孟家人是一年前搬到现在的住处,一家人深居简出,为人和气,平日里没什么朋友交往,更别提跟人结怨了。”

“甜甜,你太片面了,这只是孟家现在住处的调查,可孟秩选两年以前就被调来这里了。他跟现在的邻里没过节,不代表他不跟以前的邻居或者共事的同事发生矛盾啊。”余关提出异议。

“所以为了保证信息完整无遗漏,我们联系了孟秩选的单位,找到了他之前的住处和他办公的地方,都做了调查,可以说,孟秩选总体而言,与人和善、没有树敌。不过唯一有点不寻常的地方就是,孟秩选一年前,也就是他妻子和儿子搬过来跟他同住以后,他们一家人就从原来的两居搬到了现在平房改建的隔断间,然而孟秩选在单位的职位是工程项目经理,从收入水平来看,不致于这么拮据,而且他们单位对于这种长期驻外的员工,会提供一定比例的租房补贴。”问甜甜说。

“我补充一下,按照最早调查出来的孟秩选查出癌症,开始保守治疗到手术这段期间来进行核算,费用差不多30万左右,再加上他儿子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和全家日常开销差不多一年支出10万,再参考孟秩选单位提供的他职位每年各项薪酬的合计年收入40万来做参考,孟家收入耗费应该基本持平。需要说明的是,孟秩选在两年以前就已经升职到项目经理的职位,工资水平也是在两年以前提高到现在的程度,他们单位效益很好,没有拖欠工资的情况,另外他是一个中年人,一般到这样岁数的人都会多少存有一些积蓄。那么,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孟家会出现经济紧张的情况,但在一年前就拮据到,需要大幅度降低住宿标准来节湿支的地步,实在不致于。而且,我们也了解到,孟秩选的妻子,何淑惠过来以后也迅速找了一份工作,也就是一家人有两份收入,一年内就想着会迅速拮据的可能性也不大。”叶俞补充。

“呃,业余,你这些核算依据都是打哪儿弄来的,怎么听着跟你是孟家管家一样。”叶俞的一通计算,叫余关听得乍舌,他说。

“这很关键,孟家的财政状况和反应出来的实际情况差距如此之大,就不觉得奇怪吗?”问甜甜说。

“那你们的意思是,孟秩选他们家还有什么会造成大量开销的隐情?”余关思忖,对自己的预判似乎有点动摇。

单轶听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交给江瞳的报告内容,于是忍不住插嘴:“我有一种假设,有可能孟秩选在很早以前就得了癌症,并且耗费大量积蓄进行治疗了。”说着他下意识扭头去看身边的江瞳。

“这里是刚刚从实验室取回的检验报告,孟秩选的血液和器官组织确实存在癌变细胞,换句话,也就是说孟体内癌细胞扩散情况非常严重,并且他体内的许多器官都已经癌变。不过这并不是孟秩选早在一年以前就罹患癌症的有力证明。下午我又做了第二次尸体检查,我发现孟秩选的大脑存在一定程度的出血症状,具体出血位置还需要等脑组织固定,解剖以后才可以确定,不过从目前已经掌握的情况来看,不排除孟秩选脑部也存在大面积癌变。

一旦孟的大脑存在病变,那么,就不排除,空气栓塞发生时,脑压增强造成脑出血而死亡,也就是需要下联合死因,如果这么估算下来,孟秩选被注射空气到死亡的时间还会缩短。”听了半天,江瞳终于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其实就尸检到目前为止的发现,有两点可以基本确认,那就是:

第一,孟秩选体内的空气是人为注射,而非意外;第二,向孟秩选体内注射空气的人,至少具备一定的医学知识。确认以上两点以后,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疑点就是:不论张玲还是孟文隆,到底是谁用什么样的注射器,

《法医江瞳》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74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火爆热文法医江瞳最新小说无删减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