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0:46:56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小说免费章节阅读_《神级黄金瞳》小说完结版章节免费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神级黄金瞳》小说免费完整版由七七文学提供!不小心获得了透视能力!我的春天到了吗?屌丝如何快速逆袭?在线等。全文已出,喜欢就点击《神级黄金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吧!

《神级黄金瞳》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卧槽!真么点背!”

想到自己这一天的倒霉,靳云飞高声骂了一句。先是上课被老师批,下午又被辅导员催缴报到时没交上的学费,自己家里没钱,低声下气求了好一阵,收到各种冷嘲热讽,辅导员下面的学生会同学一句“交不上学费,当初还要死要活地要念大学?”让他的心被生生刺了一下。晚上带着坏心情去餐馆打工,又被老板骂,满腹委屈变成一腔怒火。

“哎呀!”

脑袋走神的靳云飞,稀里糊涂地又撞上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

雨中看不清那人,那人却也没应声。靳云飞心想,别是把人撞傻了。

“对不起——你没事儿吧?”

还是没有应答。

忽然一道闪电亮起,光如白昼!那人却是身着黑袍,一只枯手忽地向着靳云飞的脸抓去!

“我的妈呀!”

只感到右眼一凉,那人的手指竟生生插了进了进来!

“啊H命啊!”

文成大学的操场上,数不尽的新生正在接受教官的训练。此时都在惊讶地围观着靳云飞。

“你小子!站军姿也能睡着?!”

教官走过来厉声喝道:“去!围操场跑两圈!”

“哈哈哈哈哈——”

新生轰然大笑。靳云飞还在刚才的噩梦里,心扑通扑通地跳。教官踢了他一脚:“怎么着?还没睡醒?绕操场跑五圈l去!”

“噗哈哈哈,这哥们儿脑子慢啊!”

“真的,站着也睡着了?NB啊!”

“肯定新生风云人物上榜了。”

……

“行了!谁再多嘴跟他一起跑!”教官一声呵斥,年轻的躁动立刻静音。

中午靳云飞浑身酸疼,根本吃不下饭。那个黑袍人噩梦就像一根刺一样,而且他怎么都觉得太真实了,仿佛不像一个梦。

不过,自己的学费啊,真是个头疼的问题。家里收成不好,母亲还有病,自己可能是这个家唯一的希望了。文成大学是国内名校,自己使尽了力气终于考上来了,家里缺是喜忧参半。忧愁的正是学费。

唉,算了,还是勤打工吧,话说自己申请的助学贷款怎么还没批下来呢。

一身疲惫,自己还是先回宿舍睡一觉,晚上还得忙到后半夜呢,白天抓紧休息,还能省一顿饭钱,忍到晚上去饭馆吃一口,一天省两顿。

下午是射击练习,靳云飞因为跑圈疲劳,获准见习。而他没有看着同学打靶,而是跟往常一样,坐在人群外围,痴痴地看着负责自己班的美女辅导员尹浣溪。尹浣溪是文成师大刚毕业的硕士,二十五岁,标准的古典美人。人群中的她,总是那么醒目,就像一道明亮而又柔和的光芒,给人光明却不刺眼。她的五官精致迷人,一头乌瀑一般的长发,反射着太阳光,微风吹起,仿佛飘来发上若有若无的香味。

即使身着作训服,那双不曾露在外的大长腿,让人目光久久不能离开。

尹老师刚来的第一天,就让大一的新男生都迷不已,靳云飞本来决定一心学习,毕业找到好工作,大学绝不谈恋爱,可是在看到尹浣溪的一瞬间,立下的志愿登时崩塌了。

而自己寝室的富二代龙泽,在寝室每天都用淫词浪语意淫尹浣溪。靳云飞好几次都出言批评他。本来就看不上穷人的龙泽反而污蔑靳云飞装纯,说他一个乡下来的赤贫鬼少在那装好人。两人关系僵到了极点。

此时,准备射击的龙泽,把靳云飞对尹浣溪痴人一样的目光早就看在眼里。

“哼,赤贫狗,我让你好看!”

这样想着,龙泽坏主意便计生心头:“报告教官,靳云飞同学不但不参加射击训练,就连见习也心不在焉!我申请让他给射击的同学报靶!”

果不其然,靳云飞连辩驳都无法证明自己。结果拖着一身酸痛的肌肉踉跄跑到靶场头。

等跑到靶标的计靶坑处,靳云飞就哭丧着脸自道:“我的妈呀,这一会儿飞过来的全是子弹啊!”

龙泽鄙夷一笑,估摸着靳云飞已经吓尿了。我让你个赤贫狗再嚣张!

果然,随着教官射击的一声令下,咻咻的子弹乒乒乓乓在靳云飞的头上响起。靳云飞一开始还挺担心,每有子弹响起,直吓得嗷嗷直叫,可把同学们笑坏了,龙泽的心理更是欢欣无比。后来靳云飞发现计靶坑实在太安全了,反而觉得无聊起来。发现许久没有传出靳云飞的叫声,龙泽明白,这小子看来是习惯了。不行,还得想一招儿。他回头看了看室友呆头呆脑的曲丽坤,嘴角一弯。

“报靶员报靶!”教官在对讲机里对靳云飞发出指令。

靳云飞懒洋洋地走出计靶坑,开始数各个靶上的分值,这时,仍在保持射击姿势的曲丽坤忽然朝靶的方向又开了一枪!

子弹带着呼啸的破空之声直直飞向了靳云飞!

“啊!!!!我的眼睛!”

一声凄厉的呼喊,从教官到同学全都变了脸色,不好了!靳云飞受伤了!

“你在干什么!”

教官冲着惊慌失措的曲丽坤怒斥了一句,迅速跑向标靶场。

而曲丽坤则回头窘迫地看着龙泽。而龙泽甩给他一个诡异的笑。

与教官同时跑去的,还有美女导员尹浣溪和学生会的几个学生干部。此时的尹浣溪,心中的焦急和恐惧已经炸开,不想自己刚刚工作就赶上这么大的事件,受到批评事小,自己的学生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她一生都会有阴影!

教官第一时间赶到靳云飞面前,并联系了医护科。教官把靳云飞捂着眼睛的手拿开,发现他的右眼正在流血,教官判断应该是子弹击中标靶的时候,标靶上溅起的碎屑正好崩在靳云飞的眼睛上,擦伤了虹膜导致出血,因为子弹已经穿过靶心,教官的心才放下。饶是如此,眼睛的外伤也是很重,靳云飞喊了几声便只剩下惊恐,他心中只有一个声音,我要瞎了。

不敢掉以轻心,教官马上将靳云飞放平,等待救护车到来,他回头看了一眼靶子,不由苦笑,曲丽坤这小子竟然打出了一个完美的十环!

看着脸色煞白的尹浣溪,教官解释了一下靳云飞的伤情,却发现这位美女导员一言不发,脸色越来越差,只是痛苦地看着靳云飞,仿佛身体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忽然,尹浣溪两眼一黑,整个人倒了下去,她的头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靳云飞的脸上,一声凄厉的叫喊再次传了出来。

教官的脸这次真的变色了,如果靳云飞的眼睛受到二次伤害,那才真的要面临失明的威胁!他和周围的同学移开尹老师,这时再一看靳云飞,教官的心中惊雷炸开!完了,尹老师的下巴砸中了本来受伤的眼睛,现在鲜血正从靳云飞的指缝往外流!

救护车一溜烟来到靶场,几人把靳云飞和尹老师送上车。学生们炸开了。军训临时停止。人人都在说这件事。越传越邪乎,后来竟然有人说靳云飞被一枪爆头了,血浆溅了一地,当场把尹老师吓晕过去了。

校长办公室。

“我们是高校,不是慈善机构!不能对这件事负责!”

“校长,你还犹豫什么,如果这件事传出去,我们文成大学名声将一落千丈,更别说今年还要参评世界名校工程!”

校长沉思不语,身为一校之长,学生信任学校、选择了学校,结果现在董事会一致要求撇清关系,自己压力很大。更不想对学生不公正。

这时,一直沉默的副书记说话了:

“依我看,这次意外事故和学校没有关系,首先是在军训时学生受伤,首要责任在于学校聘任的部队教官们,我们把学生交给他们,他们没有看管好。其次直接导致学生受伤的,是另一名学生。于情于理都不应有学校承担责任。”

语毕,整个董事会全都对副书记薛兆吉投来赞许的目光。

校长摇摇头,良久说到:“我遵从董事会的决定。”说罢起身离席。

“哎,这会开没开完,张校长怎么走了?”

“哼,他自视甚高,总以为自己是圣人,想以儒治校,是个老派古董。”

“我看小薛的资历可可以了,头脑灵活……”

……

“小雯,这个男生么搞的呀?”

“听说是大一新生,军训时伤到眼睛了。”

“我的天,要紧吗?”

“听王医生说右眼很可能要失明了……”

靳云飞自小耳朵就灵敏,此时心中已经万念俱灰。

“凭什么?!为什么是我!”

“瞎了,瞎了我就完了,怎么和爸妈交代……”

靳云飞无声地哭泣着,想到自己将来的生活,想到卧病多年的母亲和操劳的父亲,他悲愤的闸门一开,任凭泪水宣泄。恨也恨了,哭也哭了,疲倦爬上靳云飞的双眼。

忽然一道闪电划过!

又是那个雷雨夜!

他的右眼好了!

黑袍人!

伸向他的手!

忽然黑袍人说话了:“这只眼,现在借给你,将来你再加倍奉还我吧!哈哈哈!”说着忽然用枯瘦的手指飞快刺入靳云飞的右眼!

……

房间门被人敲响,没有应答,尹老师轻轻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些花花绿绿的似乎是营养品的东西。

“靳云飞,你怎么样?”

尹浣溪轻轻问了声,发现靳云飞已经睡着了。额头全是汗。尹浣溪拿出手帕刚要给靳云飞擦一下,靳云飞却猛然大喊一声坐了起来。把尹浣溪吓得坐在地上。

看着尹浣溪,靳云飞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

他发现,自己的右眼不但不疼了,而且隔着厚厚的纱布,竟然看见美丽无双的尹老师,身上不着片丝,一副完美比例的胴体此刻正毫无遮拦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神级黄金瞳》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可是那不重要了,自己的右眼又是怎么回事?不但疼痛消失了,而且还能透过障碍物看见东西……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

尹浣溪也吓了一跳,看见靳云飞坐起来,痴呆呆地看着自己,以为自己把他吓坏了。本来因为右眼的事,她对靳云飞就心存愧疚,这一下,她的心情真是跌到了谷底。

可是她哪里知道,靳云飞的痴呆是看到了自己光溜溜的身体!

见尹老师来看自己,想到自己现在头缠纱布的颓相,靳云飞心头难以抑制地想躲起来,而且自己现在血气上涌,呼吸急促,就像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一般。尹浣溪连忙起身抱着靳云飞把他平放在床上,而在靳云飞的视野中,那一对白嫩就在他的眼前……忽然他感到一丝咸腥,原来是鼻血流淌到了嘴边。

尹浣溪心中哪知道这些,小心翼翼地放平靳云飞之后,忽然看到他脸上的血,此时更加惊慌了,“靳云飞,你怎么样?是不是老师刚才把你弄伤了?我这就去叫护士来!别害怕啊!”

靳云飞也不知该说什么,其实对于眼睛的事,他不怪尹浣溪,甚至害怕自己这个样子在她心中留下不好的形象。可是自己又不能一直装着受重伤的样子,虽然不知怎么回事,但自己的眼睛毕竟是好了啊。思来想去,看着尹老师的背影即将跨出病房门口时,他下定了决心。

“我没事……”就在尹浣溪准备去叫医生的时候,靳云飞扭捏的声音幽幽传了出来。

这三个字听进尹浣溪的耳朵,仿佛最好听的音乐一般,自己心中沉重的负担一下子消失了。她连忙跑回来,坐在靳云飞的身边。

“云飞,告诉老师,右眼疼吗?”

尹浣溪的声音像山涧的泉水一样,而且老师竟然叫自己云飞啊。

靳云飞连忙用手去轻轻触摸右眼,竟然没有疼痛感!发现除了包裹着纱布,右眼反而比左眼还要舒服,总有一种微微的清凉之感在眼睛中流动。

“老师,我不疼……”

“别不好意思,老师知道自己对你要负主要责任,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医生治好你的。”

尹浣溪家里在文成市可是名门,她的外公曾任东北守备区司令,她的父亲张致尧曾经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但是脑子灵活,又有魄力,和她母亲恋爱后,老爷子也看中了他的人品和能力,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唯独一个条件,就是张致尧必须入赘尹家,后代孩儿也要跟母姓。张致尧说不管姓张还是姓尹,都是他们的孩子,又有什么区别。于是尹中玉老爷子一路锻炼他,现在50岁出头,张致尧就做到文成市委宣传部部长兼任文成市党委副书记,下一步的路早已经水到渠成。

所以尹浣溪刚才的话一点也不夸张。当初尹浣溪毕业来到文成大学,是自己父亲安排锻炼的,校董事会只知道尹浣溪背后有人安排,但却不知道她本人正是红三代。

靳云飞越听越着急,支支吾吾地说:“老师,我真的没事儿,右眼没有什么感觉……”

尹浣溪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子,完了,右眼失去知觉的话,那不就真的没救了吗?尹浣溪也是玲珑之心,善良的很,听到靳云飞说有眼没感觉,当场眼泪就下来了。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子抱住靳云飞,高声哭起来:“云飞,你别逞强了,都是老师害了你……”

靳云飞再次被尹浣溪搂得紧紧的,此刻幸福感完全取代了窘迫和难为情,他的脸紧贴着两团柔软,心里也开始有了异样的感觉。

“要是……要是能看看就好了……”作为一个正常的年轻人,面对尹浣溪这样惊为天人的美女,靳云飞不由自主的动了歪心思。

忽然,让他喷鼻血的一幕又出现了。

只见尹浣溪突然之间像是没穿衣服,虽然不像真的没穿衣服一样抱着自己,但也能看到那白皙的肌肤和不可言说的美妙之物!

“啊!老师,你……我……”靳云飞长大了嘴巴,此刻心中完全惊异得失去思维,口上结巴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眼睛,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了?”尹浣溪松开了靳云飞的,见他左眼的目光痴痴地在自己身上定住,更加不理解此刻他的病情了。

“没,没什么!”靳云飞就像是第一次做了一件不可告人的坏事一样,双颊通红,他知道尹浣溪毫不知情,可是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浑身舒爽。

尹浣溪说着起身出门去找医生了。

靳云飞再扭头看向这个病房,所有医疗设施都化为一组组3D结构组件一般,他甚至看到了电线中电流闪动的金黄色!

难道我的眼睛因祸得福了吗?

想到这,靳云飞起身上了厕所,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右眼上的纱布拆掉。

靳云飞凑近镜子,慢慢地把纱布拆去,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右眼,发现竟然没有一点受伤迹象!而且右眼复明如初,甚至原来的近视毛病也完全消失了!

靳云飞一愣,猛地转过头,忽然看到自己脚下便是公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室内的墙只有一个透明的框架,外界的一切都清晰地映入自己的眼界之中!

天啊,竟然能够隔墙而视!

靳云飞半响才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转头一看,发现尹浣溪带着一名护士正踏着透明的地板回到病房来,远看去,就像仙女腾云驾雾一般奇妙。他迅速把纱布又缠回去,然后快步回去坐在床上。他也闹不清为什么,就是不希望别人发现他的眼睛的异变。

“天呀,这纱布怎么缠的?”护士进来就看见靳云飞那胡乱缠上的纱布。“你不会是自己拆过来吧,还没开始手术呢!感染了怎么办啊?”

“我……我……就是想试试我的右眼还能不能看得见……”

“你呀,没有医生的交代,自己是不能动的知道吗?自己全拆下来了?”护士担忧地说到。

“我没拆开呢……就是刚把头上缠的部分拆下来了,勒得头皮发痒……”

靳云飞随口扯了个谎。

“哦,要是不舒服你和我说啊……看来我得给你稍微松些,来,你先别动啊,一会儿就好……”

看来这个护士还是很负责的。让靳云飞心头一暖。

“谢谢你……”靳云飞真诚地向护士道谢。

“那你也要听话,眼睛是最敏感的器官,不能出差错,如果有什么不舒服可以找我,我叫叶雯,你到护士站直接喊小雯就行。”护士细细交代了一番,才离开病房。

尹浣溪刚才去找护士的时候,顺便问了一下靳云飞的病情,病历上初步检查结果不太乐观,虹膜二级外伤,眼球充血,有前期混合炎症,玻璃体外伤浑浊,这几项加在一起,实在是比较严重的,不过失明的几率很小。这倒让尹浣溪心中稍稍慰藉。她还拜托一个护士想给靳云飞转病房,但是高级病房已经满了,没办法,还得等几天。

此时看到靳云飞精神好了许多,心中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经过多次验证,靳云飞终于明白了,自己非但没瞎,而且机缘巧合地,自己的眼睛产生了某种异变!

不对,那个噩梦!

噩梦中的黑袍人说眼睛借我用?

想到这,靳云飞刚刚飞翔云端的心情轰然跌落。难道梦是真的?那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会再次失去这只眼睛,又变回一个普普通通的瞎子?

看到靳云飞半天没说话,尹浣溪试探地轻声问到:

“靳云飞,你真的没事吗?”尹浣溪见靳云飞一会定定看着自己,一会失神地想着什么,奇怪的举动让她心头的担忧越来越重。

靳云飞好容易从激动和担忧中醒来,看见尹浣溪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才知道自己这一系列举动确实失态了,于是定了定神。

“我没事,老师!我忽然觉得轻松多了。真的。”想到这只右眼能够给他带来的未来的变化,靳云飞就觉得心情大好,也许真的能够借助这只因祸得福的眼睛解决自己眉前一系列的困顿之事。想到这,不由得心中燃起了希望。也许自己能够赚到足够的钱交上自己的学费,也许还能帮助家里改善一下现在的处境。总之,有很多原来不敢想的事,现在都可以试一试了!靳云飞的眼中闪出坚毅的光芒。

尹浣溪见靳云飞这副模样,也诧异了一下,她也感到靳云飞似乎一下子气色好了许多,充满了生气:“云飞,正好你也醒了一会儿了,不如我们找医生再检查一下,看看下一步如何治疗。”

尹浣溪说完就起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看来是要去找护士了。

靳云飞看见那道靓丽的背影,忽然心中泛起了蠢蠢欲动的小心思,他心念一动,忽然,尹浣溪的衣服就不见了,可是靳云飞这次却没有激动,反而心中一动,眉头紧锁。

尹浣溪后背靠左的位置,有一块经络气血不畅,而且向外散发着淡淡的黑气!

《神级黄金瞳》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对啊!我可以验证一下!这里不是医院吗?找几个病人看一看就可以验证了。

靳云飞穿上拖鞋,就出去找病人了。虽然在病房里也能透视穿墙,但是毕竟远了也不够真切。而且如果多看几种病人,也许能有更全面的收获。果然,这么想着,就看到隔着两间病房有一个小男孩儿,正在静脉注射,孩子的眼睛也缠了一层纱布。他用右眼一看,孩子双眼周围有淡淡的红色,不知道是不是严重。想到这,他走了进去,看见旁边一个少妇,应该是孩子的妈妈。

“姐,你好,孩子眼睛怎么了啊?”

少妇回头看了一眼靳云飞,接着就叹了口气:“这孩子,就是我给宠坏了,淘气死了,不让他去游泳池玩就吵闹,看吧,那泳池就不干净,结果感染了。好在不严重。”

“啊,那消炎就没事了吧?”

“可不,回头我得去那个游泳馆找负责人——哎,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就是——啊!”

靳云飞右眼扫到少妇的时候,竟然发现少妇的衣服不见了,两团雪白很是旖旎,顿时就慌了神。

“怎么了?”

“没……没事,就是刚才疼了一下。”

“看起来好像伤得不轻啊,脸都疼红了,没事儿吧,我帮你叫下护士吧。”

“不用不用,谢谢姐。”

靳云飞狼狈不堪,逃也似的离开了小男孩儿的病房。

定了定神,他又走到了骨科。还没进病房,就听见一个男人疼痛的呻吟,似乎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虽然呻吟的声音不是很大,可是听起来却是痛苦万分。靳云飞右眼一看,好家伙!原来这个男人左小腿截肢了,裤管空荡荡的,而断肢处散发着浓烈的黑气,边缘还有一些暖黄色的光。从来没真实地见过断肢残臂,靳云飞倒吸了一口冷气。再一看,左腿的血液和经络到断肢处附近的地方,全部阻滞了,还散发出猩红的血色。男子在床上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这时护士来了,手上带着注射器和药瓶。只听得护士说:“李哥,你这是何苦呢,术后麻药已经过效了,要省钱也不能干遭罪啊,你看你都疼成什么样了?这不是忍一忍就能过去的。你看你这是第二次换药了,新的肌肉组织已经开始生长了,这是最痛的时候……”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断肢黑气边缘的暖黄色光应该就是生机的颜色,是人体恢复的表现!

如此说来,尹老师的病并不是很严重,但是也不容忽视,必须想个办法告诉她才行!

想到这,靳云飞快步走回病房,此时尹老师应该已经回来了,如果找不到自己会很担心吧。

果然,他还没走到病房时,就听见尹老师在和一个护士问看没看见自己,他连忙上前去。

“尹老师!我在这!”

尹浣溪一脸焦急的神色一滞,看到靳云飞,就像放下了沉重的石头一般。

“云飞,一转身的功夫你就不见了,吓我一跳……你去哪了?有事情喊老师啊。”

“老师……我……我刚才感到有点憋闷,就在走廊转了转……”

“没事儿就好。”

“老师,我真的没事儿,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

“云飞,咱们不能轻视眼睛的伤,如果不严重自然好,我刚才找医生问过了,医生说下午要做个系统检查,然后确定要不要手术。你放心,手术的钱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不要有负担。”

“啊?手术?老师我真的不用手术,我的眼睛……应该没有问题的。”

靳云飞想说自己的眼睛完全没事了,可是又怕过于惊世骇俗,而且他也怕医生会检查出自己的眼睛有异,那自己的秘密就暴露了。

“云飞,你不要紧张,等下午做个检查就知道了。老师也希望你没事,而且我认为也会没事儿的。”

靳云飞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尹老师真的太善良了。处处为自己着想不说,还陪着自己鼓励自己。不行,必须要告诉她她身上的病情。

“尹老师,是这样,我在村子里也和赤脚医生学过一些中医诊断的知识,我一直没和你说,怕你不相信我,也怕你有负担。我觉得你的心脏似乎有问题,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希望你也能去检查一下心脏……”

“啊……我吗?我的心脏?”

“嗯,真的,我是认真的,如果您方便的话……”

“云飞,你竟然……”

“老师,您别生气,也许是我学艺不精……”

“云飞,你真的太厉害了,我去年确实患了慢性心肌炎,保守治疗了几个月,就痊愈了,近几天心脏确实感到有些不舒服,这样你都能诊断得出来?”

“老师,我……我……”

“那这样,老师下午和你一起检查一下,你看怎么样?有我陪着你,你不用害怕。”

靳云飞没想到尹老师真的是心脏有毛病,还好她也准备下午检查了,这就不用担心了。

“你在这好好休息一下,准备下午的检查,老师现在回家一下,带些东西来,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带过来。”

“老师,不用客气,我自己去医院食堂吃饭就好了。”

“那不行,你得吃些对眼睛有益处的东西,你别管了,交给老师吧。我走了啊,中午我就回来,你听护士的话,不要乱跑啊。”

尹浣溪走后,靳云飞就换上了自己的鞋和衣服,他想好好运用一下自己的眼睛,眷发现眼睛的秘密。也许将来能够开发出更多的能力也说不定。

当然,头上的纱布也摘掉了。现在的他就是一名普通的学生,谁也看不出,一小时前,他还是眼睛受重伤的病人。

靳云飞出了病房就朝医院大门走去,突然他远远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可能!”他连忙加快脚步,心中焦急万分,那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二叔。二叔怎么来医院了?!

确定是二叔来了,靳云飞快速走上前:“二叔,你怎么来医大二院了?出什么事情了?”

“云飞!”靳宝丰看到靳云飞就像看见救命稻草一般,然后又迅速看了看周围,然后拉着靳云飞快步往没人的地方走去,俩人蹲在一个花坛边,似乎二叔想刻意躲避谁。

“云飞,不好了,你爹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情了?”靳云飞见二叔焦急又痛心的样子,心头一滞,父亲出事,此刻二叔又来到医院,难道……

“对了,你怎么在医院?”二叔忽然意识到靳云飞怎么也来医院了。

靳云飞自然不能说自己眼睛出事了,他随便扯了个谎道:“我同学军训受伤了,老师让我我来医院看望他,正准备回学校呢,二叔,我爹到底出什么事了?”

“唉……”二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云飞,你爸让村长叫来的人打坏了,这不受了伤才来住院的,如果不是在这遇到你,我真不能和你说啊,你才刚上学……”

“什么!”靳云飞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我爹伤得重不重?住哪个病房?”

“昨天来的,外伤都是小事儿,可是昨天检查,肾脏受了内伤,你爹尿尿都带血!那帮畜生!仗着村长撑腰,真是下手黑啊……”

靳云飞看见二叔的颧骨和裸露的手臂上也有淤青,想必是当时救父亲挨的冤打,怕是也受了一定程度的伤,可是二叔竟然对自己的伤只字未提。

二叔越想越气,双唇气得直发抖,后来都说不成整句的话了,好歹靳云飞从中听出来一个大概。

原来父亲靳宝东家里的包的红松林场刚刚开始盈利,这年头城里有钱人家喜欢用好木材做的家具,靳宝东林场里大部分都是红松木,还有一片林子是水曲柳,能够用作木材粗细的树虽然只占一小部分,却实实在在挣了一笔钱,村长兴子吴山红了眼,想和靳宝东商量给一笔钱,让靳宝东让给他。靳宝东看到木材的商机,自然是不肯答应。明的不行,就来暗的,吴山先是去镇上状告靳宝东林场防火设施不齐全,后来竟然找人偷偷去林厂里放了一把火,好在是初秋,树木的水分还算足,也就没烧起来,很快就灭掉了,但是事情传到了县里,连市里的电视台记者都来了,村长接受采访时又抹了黑,这林惩被封了。靳宝东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儿,就去找村长理论,结果村长早就等着他来,以恶意闹事为名,找了几个混混把靳宝东打了一顿。承包林场是靳宝东找亲戚四处借款,又在农商行贷款四十多万才干起来的,现在因为火灾罚了三十多万,靳宝东把林场的承包合同抵押了出去,算是勉强交了罚款,不过还是欠了亲戚一屁股债,结果自己又被人打伤住进医院。

靳云飞听得压根直痒,妈的,欺人太甚!

靳云飞现在有了一颗不寻常的右眼,自然和原来懦弱、自卑的他不同了,他心中升起来一股巨大的火焰,村长、吴山这些杂碎,我一定要你们好看!

《神级黄金瞳》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470 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神级黄金瞳》小说完结版章节免费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