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午夜惊魂免费章节阅读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0:42:04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午夜惊魂免费章节阅读_惊悚小说我惊悚的看着门口什么人都没有,他搂的人是谁_小说精彩章节

 午夜惊魂小说完整版是由呼呼文学提供!有个男人偷拍了我一张照片,却引发了两起命案,幕后主使居然是我男朋友! 可我男朋友,早就在三年前死了…… 而且,还多了个软、萌、甜的宝宝,叫我妈妈……

《午夜惊魂》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这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娃娃有充气、硅胶、高仿真人三种,市面上常卖的是前两者,充气的既便宜还能解决问题,讲究点的都买硅胶,比充气的贵点,但真实感要强很多。

高仿真人的,价格最低也要六七千,高的上万,平时根本没人买,更别说男娃娃了。

开张以来,他还是第一个要买男版高仿真人的!

因为这东西平时没人买,所以我连存货都没有,我赶紧说,“我昨天刚进了一个,白天给人买走了。要不,我再给你定一个?”

这时,我还不敢确定他要买,只是试探一下。

男人冲我笑了笑,疙瘩挤成了一团,“美女,我要是买高仿真人的,你能不能送我件小礼物?”

他特意咬重了小字。

他的语气和表情让我心里一慌,又想到他连女朋友都没有,却要花大价钱买个男娃娃,我已经认定这男人不是弯的就是变态了。

但好歹我也卖了这么长时间的东西,这点应变能力还是有的,赶紧堆笑说,“那这样,你要是买高仿的,我就再赠你一个飞机杯。哥,我们小本生意不容易……”

男人打断了我的话,直勾勾看着我,“我不是要赠品。我要的东西,不用你破费,也绝对不会太过分!”

不用掏钱还绝对不过分的礼物,那是什么?

我还疑惑呢,男人已经将一沓钱放在了柜台上,“那我就当你答应了,这是定金,我周日晚上来取!”

我扫了一眼,那一沓钱至少有一万,知道这男人确实是来买娃娃的,心里一松,赶紧点头,“好,我这就定货,应该三四天到货,你不用等那么久。”

男人笑了笑,只叮嘱我记得送他的礼物,也不多说别的,转身就朝店门口走去,走到店门口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搂人的动作,声音轻快,“我们走吧!”

我眼睛都看直了!

门口什么人都没有,他搂的人是谁?

直勾勾目送男人越走越远,直到他身影消失,我才低头赶紧数了数,那一沓钱不多不少,正好够买一个高仿真人娃娃!

当时我虽然惊奇,但也没多想,以为男人来之前肯定在网上查了价格,所以才会给的这么精准。

再说了,这男人神神道道的,买了个男娃娃不说,走出门时的行为也有些诡异,所以我只想着赶紧进货,赶紧卖给他算了。

我很快在网上订了货,娃娃四天后就到货了。

男人一直没有来取,直到周日晚上十二点,他才像上次那样悄无声息出现了。

“哥,你要的货到了,我还寻思给你送过去呢!”看到他,我赶紧堆满了笑容,将货放在了柜台上。

“没事,我这不是自己来取了嘛。”男人笑了笑,疙瘩挤了一堆。

我赶紧把货推给他,还特意拿了一盒套给他,“哥,娃娃没赚你的钱,所以也就不打折了,这套是我免费送的,算是给哥的小礼物,你拿着。”

男人没有拿套,反而看向我,“我要的小礼物不是这个。”

我有些不高兴了,这娃娃我本来就没有赚他的钱,免费搭一盒套就是想赶紧打发他走,他居然还不乐意了。

但现在深更半夜的,我也不敢得罪他,只好苦笑道:“哥,我这是小本生意……”

男人打断了我的话,直截了当说,“我只是想要你一张照片。”

要我照片?

我脑海中立刻涌现出很多龌龊的镜头,立刻拒绝,“我男朋友还在呢,被他看到了不好。”

我话还没说完呢,他已经举起手机对准了我,我下意识用手去挡,可已经晚了,闪光灯一闪,他已经把照片拍完了。

我有些生气,刚要说什么,他已经抱着货往外走了,还扔给我一句多谢。

我不敢当面骂他,只能直勾勾盯着他的背影骂了句变态,却见他走到门口后,又伸出胳膊冲旁边搂了一下,还低声说了句,“你生气了?这照片是老大让我要的……”

他满脸讨好,语气低三下四的。

可他旁边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看的后背发寒,直接冲到了店门口,猛然碰上了门!

接下来的几天,我每次在晚上十点准时关门,再也不敢等到十二点左右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关门早的缘故,后来几天都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我也就将这件事渐渐淡忘了。

四天后是闺蜜王莉的生日,我就叫上她一起搓了一顿,搓完之后就晚上十点左右了,我照例赶回了我住的地方。

我没想到,门口居然有两个警察在等着我。

我刚走到店门口,高高帅帅的男警察问我,“你是卓然?”

第一次近距离跟警察接触,我有些慌,赶紧点头,“我是,有什么事?”

高帅警察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才说,“我们怀疑你涉嫌李志高死亡一案,所以找你来问点事。”

死亡两个字让我抖了抖,紧接着我就好奇而迷茫问,“李志高是谁?”

两个警察交换了一下眼神,示意我进店里去谈。

我忐忑不安打开了店门,他们跟着走了进来,看了看我店里的环境和东西,又问了我些寻常的问题。

不过一直都是那个高高帅帅的警察在问话,那个年龄稍长的警察只是四处看,一直没有说话。

我忍着焦急一一回答了所有问题,又着急问,“警察叔叔,我都不知道李志高是谁,他的死怎么可能跟我有关系?”

那高帅警察眼里溢出一丝笑意,又板着脸训我,“别贫,他前几天在你这里买了点东西。”

买了点东西?

买我东西的人不少,我也不可能一一问人家叫什么名字啊。

好在高帅警察很快就打开了手机,指着一张照片问我,“这就是李志高,他从你这里买过一个娃娃,对不对?”

说娃娃的时候,高帅警察脸竟然还红了红。

我顾不上调侃他,赶紧看了看照片,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照片上的男人满脸疙瘩,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不是那个变态男是谁?

才不过四天而已,他怎么就死了?

“警察叔叔,他是来我这里买过娃娃不假,可,可我不知道他怎么死的啊!”我忧心忡忡,这事人命关天,扯上我可是要坐牢的!

高帅警察很有耐心看了我一眼,又翻开了第二张照片。

第二张照片照的是一间出租屋,跟我住的格式差不多,都是大标间。

让我惊奇的是,标间里到处贴了红对联,大喜字,还有一对大红烛,分明是办喜事的样子。而且,屋子左侧的床上,竟然并排躺着两个人!

我看了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李志高跟情人殉情了,床上的是他们的尸体!

不过我见到李志高的时候他就神神道道的,不会早就想好要殉情了吧?

不等我接着浮想联翩,高帅警察就把床上躺着的两个人照片翻出来了。

我一看,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哪里是什么尸体,分明是一男一女两个充气娃娃!

那个男娃娃是从我店里买的!

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男女娃娃脸上都贴了一张跟脸庞大小差不多的照片!

就在我好奇警察是怎么知道这男娃娃是从我这里买的时,警察把女娃娃脸上的照片放大,然后让我看。

等我看清楚女娃娃脸上的照片时,我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女娃娃脸上的照片,是我的!

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这照片应该是李志高强行拍下的那张!

他居然是用来做这个的!

满屋子的大红喜字和对联,配上床上的两个高仿真人娃娃,气氛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我看的心慌意乱,汗毛倒竖,结结巴巴问,“那,男娃娃脸上贴的,是李志高的照片?”

警察可能是为了照到全景,所以劝比较远,男娃娃脸上男人照片太过于模糊,我看不清楚是谁,不过潜意识认定应该是李志高。

难道李志高买娃娃不是为了解决生理问题,而是要跟娃娃一起殉情?

这种心理,怎一个变态可以概括!

可高帅警察说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男人的照片是放大了无数倍照的,看不清楚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李志高!”

我瞬间想到,李志高一脸大疙瘩,很好辨认,这男人确实不是李志高。

我立刻追问,“标间内没有李志高,他去哪儿了?”

高帅警察也一脸难以理解,“我们去的时候,他就躺在标间门外的楼道上,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兜里还有个红包,就像是要参加婚宴一样。”

我完全糊涂了。

李志高像模像样给两个娃娃办了婚礼,还嫌不够逼真,自己还装成了宾客,揣了红包来祝贺他们?

高帅警察又问照片怎么到李志高手里的,我就把经过跟他说了一遍,然后问,“男娃娃上的照片,不会也这么来的吧?”

警察没有回答我,又询问了一些事情,我本来想把李志高的异常告诉警察的,但我又觉得他的行为太过于诡异,我要是说出来警察不信的话,会不会以为我是在给自己洗清嫌疑?

警察问了一些问题,可能觉得我根本没有什么作案动机,临走的时候叮嘱我,这几天不要出远门,手机要二十四小时开机,有什么需要我得尽量配合。

我自然连连答应,将他们送出门的时候,那个一直没有吭声,年龄稍长一些的警察问了一个很让我意外的问题,“姑娘,你是不是七月十五生日?”

他正脸看向我,我才发现,这警察一身古铜色肌肤,五官端正英俊,一双眉毛浓密修长,眼睛黑白分明,反而带了一种跟年龄不相称的灵气。

我本来觉得高帅警察就够帅了,这么一对比之下,这警察反而比他多了一种耐人品尝的味道。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问我这个问题,点点头说,“是,怎么了?”

那警察也跟着点了点头,“七月十五生的人阴气较重,你最好注意些。”

这什么跟什么啊,警察也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追问他要注意些什么,那警察却没有再搭理我,跟着高帅警察一起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傻愣愣站在原地,想破脑袋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警察走后,我很快就关了店门,又查看了几遍,生怕有人会对我不利,出了这档子事,我也没什么心情营业,直接回床上躺着睡了。

躺倒床上后,我又觉得自己一个人不稳妥,给王莉打了个电话,将事情经过跟她说了一遍。

王莉也很吃惊,骂了李志高几句变态,非要过来陪我,但她住的地方离我住的地方很远,我怕她一个人过来出事,就跟她约定隔一个小时给她发一条短信,如果困了,就会告诉她我要睡觉,她就不用担心了。

聊了一会儿,我就觉得有了困意,挂了电话后又强撑了一会儿,给王莉发短信说我要睡了,让她不用担心。

然后我居然很快就睡着了。

睡梦中,有一双手轻轻把我的被子掀开了,天气已经转秋,我猛然打了一个寒战,刚要再把被子拖过来盖上,就感觉有个人压在了我身上!

我猛然一惊,下意识就要翻身坐起,可浑身却丝毫动弹不得,更没力气推开身上压着的人!

那人的手开始动,在我身上四处游走。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想要拒绝,那人却丝毫都没有要停下手的意思。

一只大掌,终于来到了最羞人的地方……

一阵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我猛然被惊醒,接着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看了看时间,是早上六点了,电话是王莉打来的,她担心我出事,所以早早给我打电话问问情况。

我心里一阵感动,“莉莉,我没事,昨晚太困,睡着了!”

王莉大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我一晚上都不敢睡,生怕你出事。”

听她这么一说,我更内疚了,很后悔打那个电话,扰的王莉一晚上没睡,我反倒是睡着了。

说了很多抱歉的话,我才挂断了电话,时间还早,我还能再睡一会儿。

就在我拢了拢被子打算接着睡觉的时候,我的脚忽然碰到了一样东西,微微带了温热,很像是我平时卖的……

我急忙坐起身掀开被子,找到了我的脚刚才碰到的东西。

看到这东西时,我立刻不淡定了,竟然真的是一根假丁丁!

忽然就想到了那个香艳无下限的梦,手里的东西忽然就变的烫手了,我赶紧扔到了垃圾桶里,难不成我单身太久,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

可垃圾桶里这东西怎么回事?

平时卖的东西都在外面,中间隔了道门,我向来都不把货物拿到睡觉的地方,这东西是怎么出现在我床上的?

想了想,或许是我一时手迷,把这东西拿到床上了也说不定。

可在起床的时候,我赫然发现,床单上竟然有一小片血,正好在我躺着的地方!

我第一反应就是大姨妈来了,赶紧去卫生间打算换上姨妈巾。

可到了卫生间之后,发现内裤上也略微有些血迹,但大姨妈却没有来!

这床单上的血,不是大姨妈!

奶奶个腿儿咧,那这血是什么?

我当时还没多想,只是觉得走路的时候有些微微不舒服,也没在意。

谁曾想,第二天晚上,我又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春梦,梦里我拼命想要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却觉得他的脸始终模模糊糊的,怎么都看不清。

这梦虽然羞人,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反正做春梦又不犯法,而且可能我真的需要找一个男朋友了。

可次天早上醒来,我又在床上发现了一支假丁丁!

我终于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把前后事情联系到一起,我忽然想到,女人第一次的时候都要出血,那我第一天在床单上看的血,不会就是……

我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着了,立刻打开了电脑,在度娘上查:怎么验证自己还有没有处女膜?

查了大半天,除了些猥琐无比的信息之外,都是些相关介绍,根本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我第一反应就是问问王莉,她跟男朋友同居了,或许能帮到我。

转念想了想,这种事我怎么问的出口,哪怕我一夜情也好啊,起码是跟一个男人,可现在我怎么说,我说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代给假丁丁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对,我只好在睡觉的时候将货架锁死,然后睡觉。

但根本无济于事。

那个男人还是照样到我梦里来,每天早上还是会在床上发现假丁丁。

更重要的是,我现在脸色越来越苍白,走一小段路都要喘半天气,像是大病了一样。

我开始害怕了。

害怕到极点后,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睡觉前,我把手机摄像机打开,对准我的床,看看我晚上到底做了什么。

这样,或许能帮我找到原因。

我想到做到,睡觉前将手机充满了电,然后打开摄像头,对准我的床,接着上床睡觉。

晚上照例做了那个春梦,早上照例在床上看到了假丁丁。

我反倒有些庆幸,本来还害怕我用这办法的时候,忽然没有了不做春梦了,那我岂不是只能干瞪眼了?

顾不上理会被我揉的一团糟的床,我颤抖着手拿过了手机,才发现手机早就没电了。

颤抖着手冲上了电,手机终于被打开了。

在相册中,果然有段视频,看看时间,正是昨晚录下来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视频。

视频录制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前几分钟都是我在床上睡觉,期间除了我翻了一个身之外,没有任何动作,图像单调的让我几乎快没有了耐心。

但事关重大,我还是耐着性子看了下去。

好在视频显示到了第五分钟的时候,我终于有了“反应”。

我立刻精神一振,挺直了后背,死死盯着视频,想看看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见视频中的我猛然翻身坐起,然后飞快下了床,脸上带了甜蜜的笑意朝门口奔去——手机录制的角度拍不到我去了哪里,但我清楚屋子的格局,知道我跑出去的方位只可能是门口。

视频空白了大概有一分钟的样子,紧接着我就出现了。

让我意外的是,不仅我又回到了视频中,而且手里竟然还牵着一个男人!

但因为录制角度的问题,我始终只能看到男人的后背。

就见他跟我拥吻了一阵之后,就把我压在了床上,紧接着就是一番云雨……

这段视频,让我看的面红耳赤,尤其是看到在床上迎合男人时,我面色潮红,眼神迷离,我就更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

可随之而来的就是迷惑不解,我根本没有谈过男朋友,而且生活中接触的男人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我跟他们关系泛泛不说,而且看这男人身材修长,根本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

难不成,我单身太久,身体太过于饥渴,居然依照本能,梦游出去吊了个男人回来?

我紧紧盯着手机屏幕,等待那个男人翻过身来,只要看到男人的脸,应该就会找到办法查到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接下来的十分钟左右,那个男人始终压在我身上,始终都没有扭过头来。

眼看着录制的时间已经只剩下一分钟了,我恨恨跺了跺脚,知道这次恐怕看不到男人的脸了。

可事情竟然有了转机,就在视频剩下还有几秒钟的时候,不知道视频中我对那男人说了什么,就见那男人竟然缓缓转过了身来,他转的很慢,跟放慢镜头似的,半天才转过了半个脸来!

可屏幕忽然就转到了第一个镜头,视频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候没了!

我颤抖着手又将视频倒了回去,定格在男人转过来的半张脸上!

男人只转过来小半边脸,我只能看到他刀刻一般的线条和飞扬的眉毛,眼睛虽然看的不太真切,但形状绝对是最好看的那种眼睛。

只半边脸我就可以确定,这个男人是我见过的长的最好看的男人。

奇怪的是,看到他的侧脸,我竟然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可我盯着看了半天,却偏偏想不起来他是谁!

又从头看了一遍视频,我忽然反应了过来,从头到尾,视频居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可视频中我们明明说话了,手机为什么没有录上?我到底对男人说了什么,他为什么忽然在半中间转身?

又摆弄了半天手机,除了男人的半张侧脸外,我始终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我感到无比挫败和震撼,尤其想到居然是我开门让男人进来的,我就更胆战心惊和害怕,视频中我明明是清醒状态,可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

还有那根假丁丁,视频从头到尾也没有录上,它到底是怎么到我床上的?

这也是最让我奇怪的地方,既然是这个男人跟我云雨的,那应该不需要假丁丁吧,难道那男人怕担负责任,所以临走的时候偷偷将假丁丁放在我床上,打算到时候推个干干净净……

我想的脑袋都快炸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又盯着男人的半边侧脸看了许久,也没认出来到底是谁,但那种熟悉感让我直觉,这个男人我绝对认识,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一个人呆坐了很久,我拨通了王莉的电话,打算向她求助。

王莉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刚要说什么,我就急匆匆说了句让她在家等着我,立刻挂了电话朝她租的房子奔去。

到她租住的屋子后,她男朋友王海亮已经出去了,应该是她故意把他打发走的,我也轻松了不少,本来还担心王海亮要是在家,我根本没法张口说我的事呢,他不在家就方便多了。

开门之后,我还什么都没说呢,王莉一般就把我拉了进去,着急问我,“然然,昨晚接电话的那男人是谁?”

“接电话的男人,我一个人住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会有男人?”我被王莉问的莫名其妙的,皱着眉反问。

“我担心你出事,昨晚快十二点给你打了电话,是个男人接的电话。”王莉看着我的眼睛,一脸严肃说道:“然然,我不反对你婚前同居,但你好歹也多接触接触,别被骗了!”

昨晚将近十二点给我打了电话,那不就是我录制视频的时间?

蓦然想到视频中两人正亲热的时候男人忽然转身,我本来以为是我告诉男人我放了手机在录像,他觉得难为情才转身去关手机的。

没想到是我的电话响了,他转身过来接电话的!

我瞪大眼睛,一把拽住了王莉,急急问道:“那他说了什么?我当时在干什么,我说什么了没有?”

我一连串问了这么多问题,王莉也被我问的紧张了,仔细回想了一下才回答了我,“他说你们正在忙,让我等会儿再打,你没说话,但我听到你笑了。我当时觉得奇怪,但我是过来人,知道你们肯定在……我就把电话挂了。”

王莉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一屁股跌坐在了座椅上!

真的有个男人半夜去我住的地方跟我亲热!

我应该已经跟他发生关系了,可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见我神情有异,王莉小心翼翼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碰到什么麻烦事了。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索性就把手机拿了出来,打开视频让她看。

王莉是捂着嘴看完的,显然她的震惊程度也不亚于我。

在看到视频最后几秒钟,男人转过半张脸时,王莉立刻定住了视频,打量了男人很久,喃喃说道:“然然,我怎么觉得这男人很像是高岩?”

高岩,我从高中就开始暗恋的那个男神?

我一把抢过手机,盯着那半张脸,努力想要找到高岩的影子。

我跟高岩只有高一是同学,高中毕业后就一直没有见过了,人的相貌也会变,加上这角度不太好,所以我也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高岩。

“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你什么时候跟他联系上的?”王莉显然还以为我是瞒着她,“好就好上了呗,有什么可隐瞒的,难道不想让我替你高兴?”

我急的就差赌咒发誓了,“莉莉,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跟高岩都七八年没有见过了,要是联系上,我不得第一个告诉你,更别说我们还……”

想到我们在床上做的事,我脸一红,不好意思说下去。

见我不是在开玩笑,王莉也开始替我发愁了,“你说这叫什么事,你们都七八年没见了,他大半夜的去你家跟你亲热是怎么回事?还有啊,我打电话时你分明就是清醒的,难不成这小子让你吃了什么药,你醒来之后就会全忘掉?”

我啐了她一口,没好气说道:“王莉,你有个正形好不好,我都快愁死了。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他却已经跟我……”

王莉直接打断了我的话,“这好办,我现在就找人打听高岩的下落,看看这男人到底是不是他。要是真的是他,姐妹儿我替你问问他什么个意思,要是他负责就算了,要是不负责,咱就打断他两条腿,不,三条腿!”

我想了又想,只能点头同意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就是找到高岩,看看这视频中的男人到底是不是他。

《午夜惊魂》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418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惊悚小说我惊悚的看着门口什么人都没有,他搂的人是谁?》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