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离人落浓妆免费章节阅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10:29:01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离人落浓妆免费章节阅读_精品小说《离人落浓妆》APP内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未删节无弹窗小说精彩章节

 精品小说《离人落浓妆》APP内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未删节无弹窗完整版由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离人落浓妆》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林归晚翻了个白眼,狠狠地瞪了旁边谄媚的掌柜。

“来人,请王妃回去。”封喻川大手一挥,身后的两个丫鬟,顿时出来搀住她。

坐在马车里,气氛冷凝起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封喻川捏捏眉头,一大早就看到人没了,他真是写了这个女人,也是,她不傻了。

林归晚吐了口浊气:“不想干什么,咱们相安无事就好,你来不来我院里我不关心,这个王妃我也不愿意当,我可以陪你做好假象,也请你不要找我事。”

“如果是这样,你当初为什么非要当这个王妃?”封喻川嗤笑一声,欲擒故纵。

“我说了不是我干的,我是被陷害的!”林归晚按下心里的火气,尽量不提林风眠:“咱们就这样各过各的,那个偏院挺好,我就不回去了,王爷你要是想以后没那么多黑点,最好考虑考虑我的话。”

“你是在威胁本王?”封喻川扭过头看她不像开玩笑样子:“本王可以同意,你要想好,绝不能再给本王惹事端。”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林归晚心里终于有了一丝欣喜,这是她这些日子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到了王府,封喻川就让下人把养心阁收拾了一下。给她腾出一个地方。

过了几天,封喻川见林归晚再也没出现过,安分守纪的在自己院里。倒让他惊讶了几分,安分点也好,知道他讨厌别往上凑最聪明。

这样他也能对老皇帝有交代,外面的人也不会老盯着他府里的事起哄了。

偏远的养心阁离围墙很近,林归晚在院里开垦了一虚地,趁着没人偷偷跑出去,买一些药草种子,种在地里。

又在自己的辣鸡空间里种上相同的种子。

空间里的种子很快发芽了,涨势喜人。

等这些药草长起来了,她可以卖掉,继而赚一些钱…

她可以租个小铺子,装修成现代药房那样,找个掌柜帮她卖。这样定时收收钱送送药就好了。

说干就干,林归晚又一次偷跑出去,打听着各个铺子的租金。发现京城的物价真是高,她手里的贴己钱还是当初从太尉府扣下来的,根本没多少。

“求各位救救我…他不是我爹…”街上一阵骚动,原来是有人在卖女儿,那女孩看起来不满二十,模样周正,不断向旁边人求助。

“多少钱?”林归晚开口问,这女孩看样子像个安分的,或许可以为她所用。

摸了摸怀中的银两,希望能拢住。

今日她穿的是男子的衣袍,脸上也做了修饰,在外看来她就是个十七八的少年,不怕再有人认出来。

女孩看到有人听到她的呼救,眼里迸出希望的光,望着林归晚,泪在她眼里打着转,枯黄的脸上有了一些笑容:“公子,救救我…我愿为奴为婢,求求你

《离人落浓妆》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十两。”

“行。”黄牙老汉咬咬牙,将那女子推给她:“这人以后就是你主子了。”

“多谢公子。”女子向她行了个礼。

“不用。”林归晚看着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奴家本叫翠莲,”翠莲见林归晚皱了皱眉,生怕她不喜欢:“奴家请主子赐名。”

“那就叫流萤吧。”轻罗小扇扑流萤。

“谢主子赐名。”流萤连忙跪下,磕了几个响头。

主仆二人在铺子前犹豫好久,终于选了一家小铺子,付过租金后,林归晚把剩下的银子给她:“这些你拿着置办些东西,把自己安顿好,以后你就守着这铺子,我会不定时来。”

“是。”流萤清脆应下来。

交给流萤怎么弄之后,林归晚又去了药堂买了些药种,回了王府自己的养心阁。

封喻川对于这一切毫无所查,只要林归晚不作妖,他才不管在小院子做什么,鼓捣药材也好,剪衣服也好,不弄出什么乱子来,他才懒得管。

最近朝堂的事很多,他的二哥封慎最近活跃的紧,老是给他使些绊子,他头痛的紧,哪里有时间管林归晚如何。

不知为何,一想起林归晚脑海就浮现了那双微红又带着讽刺的双眼。像是看穿了他的一切,让人无端生出些怒气。

“主子,百花楼来信了,说是过些日子二王爷和一些大臣在那聚。”一身黑色衣服的男人,半跪在封喻川前,露出的一双眼锐利似剑。

“没有具体时间吗?”封喻川眉头蹙了起来。聚在一起有什么事,这可就说不准了,封慎啊封慎,让弟弟瞧瞧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百花楼那边没说——”黑衣人犹豫了一瞬,还是老实回答。

封喻川食指轻叩桌面发出哒哒的响声,均匀的声音让黑衣人沁出一些细汗。

“多加注意,有事赶紧来报。”

“属下得令。”眨眼间,黑衣人已经从开着的窗跳了出去,像猫儿一样没有声息。

待到房间空无一人,封喻川不知怎么想到了林归晚,他忽然有一种冲动,想看看那个倔强的女人过得怎么样。

说实在,她与之前的林归晚大有不同,那个总色眯眯盯着他看还喜欢追着他跑的林归晚变了,现在她虽然看起来横冲直撞,但做事有想法有目的,甚至…有些吸引他…

若不是他不信鬼神,他都认为这个林归晚是被孤魂野鬼上身了…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踱到了养心阁。现在是晚上,深夜的月光打在养心阁的院里,映出一个个芽儿,不知林归晚在搞什么鬼,竟然翻出一块地。

按着他的吩咐,养心阁并没有一个丫鬟也没人守夜,偌大的院子里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只有偏房里还亮着光。

封喻川好奇这女人竟然晚上还不睡,悄悄的跃到房顶。掀开一块瓦片,往里瞧着。

正在自己房里剪衣服的林归晚毫无察觉,她的衣橱全都是些繁复的襦裙,一走一摇虽十分美丽,但是夏天要来了,这实在不实用。不如做个简易版的阔腿裤来的凉快。

“终于做好了!”林归晚褪下亵裤,准备套上试一试。

房顶偷看的王爷看她拿着一条两条长袖一样的直筒衣抖了两抖,猝不及防的看她脱了亵裤,连忙把瓦片盖上。

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廉耻!估计还是个脑残的!封喻川跳下去急匆匆赶回自己房间,丝毫忘了是他来偷窥的别人。

《离人落浓妆》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林归晚兴冲冲的跃进店里,木质格子一排排,井然有序,晃得她眼睛一花,等她赚钱了,把店装修的比这个还好看。

她将一捆三七拍在桌面上:“掌柜的,这些三七能卖多少钱?”

掌柜鄙夷的捏起一株三七,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十文一斤。”

“不可能吧,这些三七草多新鲜,不可能就那么便宜!”林归晚皱着眉讨价还价:“你再看看。”

况且这些三七草是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寻常的三七草根本没那么好,也长不出那么大。

“这三七又不是晒干炮制好的…算了算了——”掌柜一副给你恩赐的表情:“以后你的三七草全包了,一两算定金,怎么样?”

“我不卖了。”林归晚拿起三七草就要走,虽然她不懂这价钱,但是这掌柜的表情实在恼人。

“哎,小兄弟,且慢。”掌柜看她要走,拉住林归晚的袖子,一副施舍的口气:“十文都是高价了,你也可以打听打听,我们这是京城第一的药材店,你在这都卖不掉,谁还敢要你的药材?”

“卖不了我自己回家煲汤喝。”林归晚甩开他油腻的手,冷冷的回答。这天字一号看来掺了不少水分,就这种待客之道也能称得上京城头家,真是荒谬。

掌柜见她不同意,也冷哼一声,不冷不热的讽刺:“那你就回家好好珍藏吧,别喝坏肚子咯。”

林归晚抱起来三七草就往外走,在街上寻找着其他的药材店。

“掌柜的,您老看一下这三七草能值多少钱?”林归晚走进一家不大不小的善行堂,把三七草放在桌子上,稍稍提高了些声音问着正在算账的老者。

那老者摸摸山羊胡子,细细的捻了一支闻了闻,又看了看色泽。似乎非常满意:“这些三七草的确不错,小兄弟是从哪寻来的?”

“掌柜夸奖了,这些是我无意间从山里寻来的,不知能卖多少银两?”林归晚笑了笑,客气的询问。

“这些三七我全要了,先称称多重吧。”掌柜招呼伙计把一捆三七往后院抱。

这些三七草的确少见,况且又那么多,就算晒干碾成粉也够很长一段时间用。

后院的伙计更多了,还有些学徒,让林归晚羡慕不已,以后她也要办个学徒班。

“这三七草好的差不多十五文一斤,但是小兄弟你拿来的不同于其他的,这种成色我几乎没见过,就破例给你二十文吧?”

林归晚其实也不懂价钱,只是这位老者看起来的确不像坑人的,她欣然应允。

“以后小兄弟还有那么好的,首先考虑我们家,这是价格单子,如果草药上成还会多多加价的。”老者摸了摸胡子,一伸手就有人递上来单子。

“多谢掌柜,不过这银钱我不接了,只想用这些来换一些其他的药材。”林归晚双手接住,大致扫了一眼,价格看起来都很公允。

“哦?行啊,”老者诧异的看了一眼林归晚,也没多问。

林归晚顺道拐到小铺,看了看小铺的装修,看起来流萤弄得不错。

一个柜台,几个旧货架,没啥钱先将就着,等有钱了再装修好些。

想着医馆没个名字好似不太正规,让流萤去买个幌子让路边的秀才题个字——德善坊。

日头渐渐往南走,林归晚抬头一看,慌了神。可要在午时前赶回王府,不然发现她出来可就完了!给流萤吩咐好事宜,林归晚赶紧往回跑。

《离人落浓妆》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00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精品小说《离人落浓妆》APP内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未删节无弹窗》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