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独家宠婚:首席掠妻成瘾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09:58:11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独家宠婚:首席掠妻成瘾免费章节阅读_主角凤月医&傅宫凌《独家宠婚:首席掠妻成瘾》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小说精彩章节

 独家宠婚:首席掠妻成瘾小说完整版是由乎乎文学阅读提供!他们的婚姻源于养父之命、媒妁之言,2年来相敬如宾,各不相干。 2年之际,他开始撒下温柔网,霸情的宠着她,当她深陷其中时,他却冷漠的要求离婚。 “傅宫凌,你对我的好,只为了从我手中夺走这些资产?”骄傲如她,却美眸含泪。 “难道你以为,是爱?”男人峻脸幽冷,眼含嘲讽。 世界闻名的女财阀,一夜之间一无所有;显赫国际的傅军长踏足商界,一番改革,杀伐果决。 然而,得知她即将嫁给别人,他丢弃尊严,扯下她的头纱。 “凤月医,这辈子,你只能嫁我一人!”

《 独家宠婚:首席掠妻成瘾》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夜幕降下来,雨势小了些,江边那抹纯黑的身影才离开。

桑哲却一脸愁绪,小姐到现在都不给军长一个电话,估计是把生日一事忘干净了,最近军长经常提起小姐,这会儿脸色阴沉,大概是生气了。

凤月医从墓园上车离开,好一会儿,眼圈还红着。

“傅宫凌出差回来了吗?”看着车窗外的瓢泼大雨,她忽然问了一句。

洛禛正要跟她说这事,也就点了点头说:“桑哲说,今天一早回来的,也开了好久的会,不知道这会儿在哪庆祝生日。”

“生日?”凤月医心底一紧,水红的眼底动了动,满是焦急:“你怎么不早说?快绕路去商厦。”

他既然回来了,她怎么也得备一份生日礼物,可是时间太仓促,不知道能买什么。

她一下子少了稳重,让洛禛愣了愣,依言照办。

凤月医去了商厦,皱眉逛了会儿,却不知道能买什么给他。

娥眉轻蹙,一挑目,看到了整排的领带,她才松了口气。

她最终挑了一条暗琉紫金的领带,迂婉大气的牡丹埋底,不细看便看不出来,就如他们之间的关系吧?表面上佳偶天成,实则有名无实……

“小姐,先生刚刚去过会所,这会儿回家了。”洛禛开着车说。

凤月医点了点头,紧了紧手里的领带,希望他会喜欢。

车子停了,凤月医才知道,洛禛说的傅宫凌回家,是他自己的别墅,倒也没多想,下了车往里走,顾不上鞋子湿了大半。

到了门口,她示意洛禛先把礼物收起来,这才敲了门。

好一会儿,却没人开门,凤月医耐心的等着,低眉想控控鞋里的水,门却‘咔擦’一声开了。

她随即抬头,少有的迁出一丝明媚笑意,见到开门的人时,笑意慢慢变冷,直到变成专属商场凤月医的冷艳勾笑。

“戴小姐。”她率先开口,稳持的声音,却透着毫不掩饰的凌然,笑意不达眼底:“来做客?”

戴梦溪生的艳丽动人,明眸皓齿,一身性感裙装夺人眼球,不愧为时下最热的影后。

她上下看了凤月医潮湿的衣服,略显狼狈,却也抹不去她身上令人嫉妒的高贵,压下心底的不适,戴梦溪才淡笑开口:“凤小姐,宫凌喝多了需要我照顾,你要是没事,还希望别打搅他,让他好好休息。”

需要她照顾?别打搅?凤月医脸上的笑意立时冷了,到底谁才是这里的女主人?

傅宫凌一回来,就给她送这么大的礼,让影视红星在她面前作威作福?

缓了缓气息,她勾起冷笑看着戴梦溪:“戴小姐,你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久,竟然不懂遇见什么人,该说什么话么?你以什么立场跟我这么说话?”

立场?戴梦溪被她这一句,美丽的脸僵了僵,宫凌心里没她的位置,她清楚。

凤月医果然如传闻那样的骄傲冷艳、不留情面,而她有这样为人的资本。至于,可她还是撑着气势看着凤月医。

在她即将开口之际,凤月医又道:“戴氏岌岌可危,戴董对我还毕恭毕敬,我劝你,跟我说话,想清楚再开口……还是你以为,你我之间,傅宫凌会护着你?”

凤月医说完转身,错过戴梦溪往里走,她知道傅宫凌不爱她,可她是他的妻子,这点威凌,是她不能丢弃的底线。

戴梦溪紧握手,没追过去,因为知道,宫凌不爱她,不会护着她,而即便他不爱凤月医,却从未在外说过凤月医半个不字。

走到客厅的凤月医,一眼就看到了醉眼深邃的男人,漫不经心的系着睡袍衣带,与她对视良久,却是抿唇不语。

凤月医一直以为,傅宫凌出身高贵,如今也身份显赫,却和那些花前月下的贵公子始终是不一样的,可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却莫名的心酸。

他们明明一起长大,却是他在军中,她在公司,结婚2年里,见过几次面,双手都数得过来吧?以往,他对着她,冷漠却绅士,他们之间相敬如宾,今天呢?她转眼看了散落在沙发边的外套,自嘲的笑了一下。

傅宫凌一眼便看到了她泛红的眼眶,几不可闻的蹙了眉,系着衣带的手顿了顿,动作比脑子快,弯腰就将地上的外套捡了起来,不希望她误会似的。

“对不起,今天有点忙,没来得及参加你的生日宴。”凤月医对着他,比对外人柔和很多,最终是走了过去,离他近了,闻到刺鼻的酒味才停下。

傅宫凌听了,终于扯起嘴角,幽暗的眸子看了她,见她衣衫潮湿,发尖儿湿黏在一起,眉间动了动,她极少这样匆促。

可出口还是习惯针锋相对的冷笑:“叱咤商界的凤月医,竟连借口都不会找?”

他说着,继续系好睡袍,淡漠一句:“还有人忘记自己的生日么?”

她低了眉,是啊,她四岁被爸收留,不知生日而干脆定了跟傅宫凌同一天,可是除了五岁那年外,他从不回家。爸生病后,她再也没过生日,又怎么会记得?

“如果没事,我要休息了,你随意。”傅宫凌淡漠的声音传来。

军人的那份凌然之下,听着倒更像命令她离开。

曾经,她笑他的声音像低音炮,后来却喜欢这样的低沉磁性,现在听来,却让人堵得慌。

抿了抿唇,她看了他,拦下了即将走上前的洛禛,不让他把礼物拿出来。

转头对着傅宫凌,没了表情,却是任性一句:“我不喜欢你带外人来家里。”

她说的‘外人’,自然是戴梦溪。

傅宫凌即将转身的动作顿住,定睛看着她,这是在商界强势惯了,还是对他的在乎?

随即,他自顾的笑意瞬间收起,没起伏的一句:“这是我的私人别墅,你也干涉?”

凤月医怔愣一下,猛然才反应过来,这里是他的私人别墅,不是他们的凌月居庄园。

朱唇抿得紧了点,她终于没看他,而是蓦然转身。结婚时,他就说过,娶她是因为爸的意思,她嫁给他,也是爸的心愿,他们之间互不干涉。

脚步快到门口,她又一次看了戴梦溪,立住脚步侧了身:“洛禛。”

“小姐。”洛禛上前一步,等着吩咐。

凤月医才低婉的一句:“先生喝多了,手脚没轻重,免得‘伤了’戴小姐,你留下照顾先生。”

洛禛略微愕然,虽然他曾经是傅军长部下,但现在只认一个主人,这让他点头还是摇头?想着打量穿着性感的戴梦溪,才顿时会意:“是,小姐。”不过心里想,军长并非那种风流性子的男人。

凤月医这才径直出了门,刚到了门外,见到前院的垃圾桶,她又停住喊了一句:“洛禛。”

洛禛快步跟了出去,只听她淡然一句:“礼物可以扔了。”然后转身走远。

洛禛皱了皱眉,低眉看了手里价值不菲的领带,又为难了,妖孽的眼角挑着,军长不要,给我也是可以的呀!

客厅里的傅宫凌看着她离开,一线薄唇紧了紧,戴梦溪担心他站不稳,刚要过去扶,他却冷然而立,只低沉的一句:“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雨天路滑,开车慢点。”

他把话都说到了这个点上,戴梦溪自然懂,深情的眼淡淡的低落,却是努力的一笑,娇柔一句:“好,晚安。”

等她转身走了两步,傅宫凌却又忽然开口:“梦溪。”

戴梦溪以为他忽然想挽留,笑意牵起,却是听他说:“月医总归是我妻子,以后说话,注意分寸。”

戴梦溪笑意僵了僵,心底酸楚,却又努力笑着点头:“我知道。”她知道的,他不爱她,可是她却心甘情愿依附他左右,外人眼里,他宠她无比,可是她最清楚,在他这里,她没有任何特权,可是她依旧爱他。

洛禛从门外回来时,正好碰到往外走的戴梦溪,不解的挑眉,然后才进门,立时对上了军长那双深不可测的眼。

“拿的什么?”傅宫凌冷声问,低眉盯着洛禛手里的东西。

洛禛犹豫了一下,干脆把东西递了过去。

拆开来,傅宫凌剑挑的眉蹙起,指腹轻轻摩挲着领带,冷不丁的一句:“她自己开车回去?”

洛禛低首点头。

男人的眉头又紧了点,将领带放回去,动作略微小心,嘴里不疾不徐的说着:“你跟她少说有八年了,我让你护她周全,这么晚,你敢让她独自上路?”

一听他声音阴沉,洛禛条件反射的紧张,一如当年在军中的样子,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回:“先生,小姐让我留下照顾你,她的话,洛禛也不能违抗。”

傅宫凌嘴角一扯:“你倒是忠心!”

洛禛不敢反驳,只能笑。只听他肃穆的交代了一句:“从今天起,你必须和她寸步不离,北云漠若是动了她一根毫毛,我拿你是问!”

北、北云漠?洛禛惊愣一下,紧张起来,他怎么会忽然盯上小姐?来不及多想,他这就要匆匆离开。

傅宫凌却低低的一句:“站住……我跟你一起。”

凤月医上了车径直离开,一向不喜欢拖泥带水的她抄近道回凌月居别墅庄园,上路不久,却看着后边的车子若有所思。

她是商人,但也与作为军人的傅宫凌耳濡目染,对一些事情很敏感,新政才刚发布,不知又是什么人狗急跳墙,想劫持她还是怎么的?

嘴角翘了一分,勾起自信,一打方向盘她忽然转进逼仄的小道,要跟住她?驾车技术能超过她的,估计没几个人。

到家时成功甩掉尾巴,却略显疲惫,车速太快就难受,这个毛病依旧。

随手放下公文包,开启安控系统,她才捏着眉、安心上楼。

二十分钟后。

夜色里,一辆车驶入凌月居,安控系统并未拦截。

凤月医刚从浴室出来,站在梳妆台前,看了看略微红肿的眼,忽然想起的却是戴梦溪那张娇媚的脸,和傅宫凌深沉冷漠的样子,闭了闭眼,努力消去不舒服。

片刻后,还是忍不住想给洛禛打电话问问情况。

手机刚拿起来,卧室的门却忽然被人推门。

“咔擦”一声,她一时惊得没握住手机,倏尔警觉,安控系统她打开了,怎么还有人跟来?

快速转头,却是傅宫凌颀长的身影,英伦大衣都没脱,可见焦急。

她松了口气,却又皱了皱眉,他怎么跟着回来了?

傅宫凌看了她穿着浴袍,头发潮湿,倒是动作挺快,比他早到至少二十分钟吧?

“有事?”不过几秒,凤月医镇定下来,率先开口,也弯腰捡起了手机,看了看,没大碍。

“时隔二十年在同一个城市过生日,你就不打算送个礼物给我?”他的声音忽然在头顶响起,淡雅的酒味扑而来,却掩盖不过他身上独有的檀香。

她一抬头,才发现他一转眼就离自己这么近了,远看他英脸棱角分明,近看却是气魄压人。

她想往旁边躲一躲,动了动,作罢了,叱咤商界,怎么能在一个军长面前蔫了?

她忽然自言自语:“原来我都二十五了。”

而他三十五了。他们相差十岁,她被领养时,他已经是该青涩初恋的时节。

“你这算什么回答?”男人低沉的声音,低眉锁着她素来冷艳的脸,这会儿铺满懵懂。记得,她刚来家里时,就不爱笑,一双眼却晶莹剔透。

他其实不讨厌她,尤其那双眼,明亮纯粹,生在别人身上大概会是楚楚动人,在她这里,却透着落静疏离,依旧迷人。

“礼物,我明天再给你补上。”她终于开口,淡淡的说了一句。

傅宫凌一挑眉,冷然吐了一句:“从垃圾桶里翻出来重新给我?”说着,他将领带放在了梳妆台上。

凤月医愣了愣,让洛禛扔了,倒是扔给了傅宫凌?

片刻后,她调节了一下表情,淡然一句:“既然你拿到了,就好。”

她这过分淡然的反应让傅宫凌皱了眉,她性子淡,他是知道的,不过以前对着他,却不会这么冷。

见她就要转身,他才移了一步挡住路,在她抬头之际,低沉的一句:“收了你的礼物,我总该给个回礼。”

作为国际联军总军长,总统都要笑脸相迎的人,高傲如他,明明是早就给她准备了礼物,非要说是回礼。

凤月医也不说话,等着他说的礼物,却在看到他拿出一枚戒指时缩了手。

“我知道你在怪我,婚礼仓促,连个戒指都没给你戴,这个算是补上的,以后没我允许,不准随意摘下来。”傅宫凌无视她因为惊愕而略微的反抗,大掌轻松握着她的手,给她戴上。

戒指的尺寸精准,这一点,让凤月医心里暖了一下。

之后两人安静许久,她一手摩挲着戒指,目光却看着手镯,眼底是欣喜,她身上,有了两件他给的礼物了。

抬头看着他脱了大衣,扯下领带,转手便解着衬衣扣子,仅一个动作,却说不出的迷人,她的目光才闪了闪,打破令人不舒服的安静,问:“这一次,什么时候走?”

他在瑛国和华国两头跑,婚后多数时间在瑛国,所以她才会这么问。

傅宫凌穿好睡衣,走到她面前才说:“不走了。”

《 独家宠婚:首席掠妻成瘾》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749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主角凤月医&傅宫凌《独家宠婚:首席掠妻成瘾》小说在线阅读全文》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