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陌路不相识免费章节阅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09:56:25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陌路不相识免费章节阅读_《陌路不相识 》安年莫无言绽放激情四射的青春!小说精彩章节

 《陌路不相识 》安年莫无言绽放激情四射的青春,由木子小说 或者 倾情阅读 免费 提供!一张雕刻般的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还有那对如暗渊般深邃的眼眸,危险迷人。加之那颀长挺拔的身姿,配上一身高订的西装,浑身散发着高不可攀的气息。如此完美的男人,只是站在这儿,就能让所有人的存在都变成虚无……喜欢就点击阅读吧!

《陌路不相识》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你站住!”

安年甚至来不及回头看一眼,只能一个劲的往前跑,在她看来,这是唯一的机会!

三年了,这是唯一一次,成功的逃出了医院,如果今天被他们抓回去了,等待自己的,将是无尽的折磨。

三年了,她已经受够了!

三年前,同样是下着磅礴大雨的夜晚,安年的母亲心脏病突发,仓促离世。

母亲刚死,父亲安晟天就迫不及待的将王玉兰母女接回了家中,不仅如此,他还要把所有与母亲有关的东西,都扔掉!

也是在那一晚,刚满十八岁的安年亲眼看到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与亲妹妹赤裸相对,躺在自己的婚床上!

安年已经失去了未婚夫,失去了母亲,只想保全母亲生前的东西,留一点点念想。

于是,她死死攥着母亲的骨灰盒和遗物,与安晟天对抗。

只因为那个蛇蝎心肠的继母说她拿着死人的东西晦气,安晟天居然把安年赶出了家!而她,在那天夜里被一辆面包车连人带行李载到了市郊区的精神病院。

狭窄昏暗的病房,安年怀抱着母亲的骨灰盒,虚弱的身子蜷缩成一团,两只大眼睛丝毫不见平日里的灵气,竟是饱含着怨恨与风霜。

安年恨恨的盯着跟前装扮妩媚的女人,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不久前还与她未婚夫躺在原本该是自己婚床上的妹妹,安雅!

她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俨然胜利者的姿态。,

安年小心的放好母亲的骨灰盒,缓缓起身,只见高挑的身段展露无遗,苍白如霜的脸颊上,没有一丝表情。

“啪!”

安年猝不及防的给了安雅一个巴掌。

“说!你为什么这么做!”

愤怒至极的安雅,单手扶着火辣辣的脸颊,冲着安年露出了狰狞的笑。

“为什么?我妈妈等了二十年才被扶正,我等了二十年才等来这一天,现在安家小姐轮到我来当了!你问我为什么?你知道你妈妈是怎么死的吗!告诉你!你妈是被我活活气死的,我不过和她说,你爸爸和她结婚只是为了你家外公的家产而已,要怪就怪她自己身体不好,就这么两句话,就被气死了呢。而你……”她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接着说道。

“想知道十三年前救你的人是谁吗?不是你那未婚夫哦。可惜了,你永远不会知道了!等明天,所有的报纸头条都会是这样一条消息,安家大小姐因为母亲去世抑郁成疾,精神出现了问题,被送到了精神病医院治疗,你手中的财产,全部归我了……”

还没来得及愤怒,下一秒,安年就被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给摁在了地上,并且被强行注射了镇定剂。

合上双眼前的那一瞬间,安年看见自己辛苦保存下来的遗物,被安雅浇上了酒精,一把火烧成了灰。

⊥连母亲的骨灰盒,也被安雅从窗户扔了下去!

母亲的骨灰……就这样散在了雨里,随着雨水淌成河。

回忆如同漫天潮水席卷而来,安年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是雨,还是泪。

这三年里,安年不停的跟医生解释说自己没有病,奈何医生除了拐着弯的折磨自己外,并不会听自己的只言片语。

安年明白了,这些人,不过是安雅安排的人而已。

安年只有找机会逃跑,可惜最后都被人给抓了回去。

逃跑的后果,是成倍剂量的各种各样的精神病药,或者被关进重度精神病患者的病房,与他们共处一室。

“轰隆!”

一声惊雷划破夜空。

安年不由得一个战栗,短暂的踌躇间,几个穿白大褂的强壮男人,已经冲到了跟前。

“跟我们回去!”

安年抿紧下唇,瞥见身旁马路,有一辆跑车正朝自己急速驶来。

顾不上深思,安年咬了咬牙,冲到了马路中央,视死如归的看着那辆跑车。

雨中,车灯照在安年身上,有些晃眼。

“操!不要命了!”

其中一个男人啐了一口唾沫,骂了一声。

“嘟嘟……”

车子在距离安年十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紧急刹车拉长了汽笛,夹杂着哗啦啦的雨声。

安年缓缓的扬起唇角,拉扯出一丝诡异的笑来。披散着的头发湿哒哒的贴在胸前,整张脸死了一般的苍白。

驾驶座上的男人,右手随意的搭在方向盘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无趣的跃动着。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如同天工雕刻一般,狭长的眼眸眯起,讳莫如深。

这个女人引人注意的方式,真是很别致啊!

几个白大褂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安年迅速的闪身到了车旁边,拼命的拍打着车窗。

车里的男人勾了勾唇,一丝戏谑闪过,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想要耍什么花样。

“他们要强~奸我,求求你,救救我!”

安年一边用力拍着车窗,一边用尽全力冲着车里的男人喊道,被雨声淹没的求救,在男人听起来是那般的不真实。

?医生?对病人?

这个理由也是别出心裁的新颖!

男人下意识的转头,细细的打量着车外的女人。

只是一眼,男人的心却是禁不住一颤。

车窗外被雨打湿的小脸,与记忆里的重叠。

」然是她……安家的大小姐!三年前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女人!

男人浓眉微皱,面上闪过一丝犹豫,最终还是开了门。

安年拉开车门的一瞬间,只觉得如释重负一般,终于可以摆脱这些人了,终于可以摆脱他们了……

雨还在继续下着,几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怔怔的杵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黑色跑车消失在了暗黑的夜里。

“老大,怎么办?追吗?”

“追什么追啊,你知道那辆车里坐的是谁吗?”

领头的男人愤愤的扯开身上的白大褂,露出褂下的黑色西装来,满脸的不悦。

“不就是一辆迈巴赫吗?车倒是挺拉风的!”

“那上面坐着的是莫无言!连老板都惹不起的莫无言!”

领头怒不可遏的喝了一声,想着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谁能想到,不过是出去买了一包烟的功夫,安年那个臭女人就从五楼的窗户一路沿着下水管道就爬下去了呢!

明天就是老板的订婚宴了,但愿不会出什么事才好!

雨,似乎小了。

迈巴赫渐渐地驶进了繁华地段,都市的夜,四处可见闪烁的霓虹。

莫无言不时的瞥向后视镜,只见镜子中的女人蜷缩着身子,湿漉漉的头发紧紧贴在如纸一般苍白的脸上,可谓狼狈不堪。

安年始终都没有说话,两眼死死的盯着街边的广告牌。

寒冽的眸光中,透着一股彻骨的恨意。

她在看安雅和沈泽!

安家千金与沈家少爷的新婚照,登上了北海城繁华路段的广告牌,而订婚宴将在A市最豪华的盛世皇城酒店举行。

照片里,帅气的沈泽温婉如玉,漂亮的安雅笑靥如花,确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车子最终停在了盛世皇城的门口,而安年始终一声不吭。

莫无言顿了顿,冷冷的道,“下车吧!”

“去开房么?”殊不知安年倏然转头,漠然对着莫无言。

《陌路不相识》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安年不卑不亢,眉眼间闪过一丝玩味。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很好看。

“你……太平!”

莫无言饶有兴致的打量了安年一眼,目光扫过其胸前,不可避免的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来。

安年闻言,不仅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毫不避讳的当着莫无言的面,扒掉了自己身上的病服。

雪白的肌肤裸露出来,颈间锁骨清晰而性感。

“我的胸虽然小了点,可是不代表没有!”

言语间带着些赌气的味道,再看安年,竟是刻意的挺了挺胸,像是要对莫无言证明,自己其实是有的。

莫无言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安年,心里忽的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在爬一般,痒痒的。

“怎么样?”

安年笃定,眼前的男人,必定受不了自己如此的诱惑。

哪怕是在精神病院里呆了三年,安年对自己的魅力仍是丝毫都不怀疑。

果真,莫无言深邃的眸子里顷刻间闪出了异样的光来,唇角依旧上扬,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狡黠而邪魅。

接着,安年便见莫无言一点点的凑过来,眼里柔情似水。

眼见莫无言的左手就要触碰到自己的脸颊,眼见他那如巧匠雕琢般的脸在一点点的放大,唇瓣甚至就要碰到自己的嘴唇……刹那间,安年的心跳急剧加速。

谁料“咔”的一声轻响,车门打开,随即一阵冷风袭来,安年不禁一个战栗。

他这是要做什么?

莫无言唇边的弧度更甚,温润的唇紧贴着安年的右耳,“我对你……没兴趣,哪怕是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

言语低沉,充斥着男性特有的荷尔蒙气息,撩拨的安年心生荡漾。

安年正想伸出玉璧攀住莫无言的脖子,只是还没来得及伸出手,整个身子就被莫无言一把推了出去。

夜凉如水,安年赤裸上身,偏偏盛世皇城外,多的是深夜进出寻欢的人。

此番无一不朝着安年投来异样的目光,也有指指点点骂安年不检点的,为了勾搭男人,简直连廉耻都丢了。

一时间,安年窘迫的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双手抱胸,也顾不得他人的议论。

“你……”

“如果你今天拦下的是别人的车,或许你现在已经得偿所愿,可惜,你遇见的是我。”

莫无言的话,生冷若冰霜。

“砰!”车门被关上。

“你给我衣服!”安年又气又恼,却无可奈何,看来,自己是低估了这个男人的定力。

莫无言摇下车窗,将安年的病服从车里扔了出来。

安年赶忙接过衣服穿上,而黑色跑车却已扬长而去,溅起的水花尽数浇在安年的身上,污泥满身。

安年泄气的看了一眼脏兮兮的自己,原本想要借着这个男人的力量回安家,现下看来,似乎不行了。

哼,来日方长,总会有再见的时候。

迷人的夜色中,安年轻轻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来,而她手中,正握着从莫无言口袋里偷来的请柬。

翌日清晨。

一夜的雨之后,北海城好似洗尽铅华一般,连空气都变得清新了不少。正值盛夏木棉花开,血红色的花瓣,被夜间的雨打落满地。

盛世皇城,豪华的大厅里,正举行着一炒似温馨浪漫的订婚典礼。

安雅一身白色及地婚纱,曼妙的身姿婀娜可人,精致如洋娃娃一般的面庞上,洋溢着幸福。而她身旁的男人,正是今日的新郎沈泽,他穿着黑色燕尾服,颈间别着红色领结,俊秀干净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

二人在招待着到场的宾客,却时不时地往四周张望着,好似在等什么很重要的人一般。

终于,安雅有些不耐烦了,小心的附在沈泽耳边低声问道:“沈泽,莫少今天真的会来吗?”

莫无言,北海城的第一帝少,无人不知的天之骄子。

无奈他平日里为人低调,鲜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更别说是如此盛大的订婚宴了。

管此前安沈两家都对莫无言发出了盛情的邀请,希望他能够来参加安雅和沈泽的订婚宴,但是没有人能够保证,他一定会来。

“我们再等等,说不定会来呢!再怎么说,我们家也与莫家是远亲。”

沈泽笑着,一如既往温和而美好,而安雅的焦躁不安,都很快的化在了沈泽的这种美好里。

∑店外。

花团锦簇,一路都是贺喜的花篮顺着红毯延伸到了几米之外,好不喜庆!

安年仍是昨夜的那一身病服,灼灼的目光,落在了花篮的贺词上。

恭祝沈氏少爷沈泽与安家千金安雅订婚之喜。

十三岁那年,安年被绑架。在差点失去清白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个男孩的声音,他告诉她说,他会救她出去!

而他真的如约将她从绑匪的魔爪中救了出来。

待到她醒来,便见了沈泽那张如阳光般温暖的脸庞,那么干净,那么温婉,那么美好。

管彼时的安年,身着褴褛,单薄的衣服被撕扯成片,满身是伤。

谁能知道,这场绑架的安排者,竟然是自己的亲妹妹,安雅!

而沈泽,为了自己手中的继承权,贪恋安家的权势,才和自己在一起,成了安年的未婚夫。

从那以后,沈泽就常伴安年左右,直到订婚前夜与安雅滚上床。

好一对璧人!

好一对贱人!

沈泽,安雅,相信我的到来,会是给你们最好的订婚礼!

安年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只是不时地回头在车水马龙的人潮中找寻着,可惜,并没有看见昨夜的那辆迈巴赫。已经在这门口等了一早上,始终都没有见着他人来,莫不是……他找不到婚宴的请柬,就不来了?

那得多没劲啊!

心思及此,安年缓缓的拿出了那张请柬来,镶金边的卡片,在阳光的照射下,金灿灿的格外亮眼。

也是在此时,安年耳边响起了一阵低沉富有磁性的男声。

“我只当你不要脸,原来你连人格都不要,偷人家东西?”

不用抬头,安年也知道说话的是谁了!心下立时一阵窃喜。

“我一神经病,还管什么是人格?”

安年倏地转头,她从来不介意跟人透露自己的精神病史,反正如今的自己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个有过精神病史的病人罢了。

莫无言未曾料到安年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语塞,气势却不减半分,“可以把东西还给我么?”

安年故作沉思状,顿了片刻之后,对着莫无言道,“当然可以,但是……”

“嗯哼?”

“我能不能等从里边出来了之后再还给你?或者你跟我一起进去?”

在两个选择中,安年自然是倾向于后者的,尽管选择权不在自己手上。

这个男人的眼神,讳莫如深,宛若雕刻一般的脸庞,时常看不出半点表情。也是因为如此,昨夜在男人靠近自己的时候,安年本想着能不能从他的口袋中找出些钱来,不想没摸着钱包,只找出来一张请柬。

」然是安雅和沈泽的请柬!这很好!非常好!

“怎么样?我知道身份高贵如你,定然不会在意这么一张楔片的,你说是不是?”

没等莫无言开口说话,安年便迫不及待的追问,一脸的谄媚,颇有一种耍赖皮的架势。

莫无言浅浅一笑,随即迅速地钳住了安年的手腕,稍一用力,安年吃痛不已,不得不松开了捏着请柬的手。

很快,莫无言用另一只手接住了请柬,以安年未曾反应的速度。

“你……你是不是个男人?”

安年急了,要知道,没了请柬,可怎么进入婚宴场?

“我是不是个男人?你想试试吗?”

《陌路不相识》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哼,看谁扭得过谁!

“你随意!”莫无言无谓的耸耸肩,即便如此,也还是放开了安年。

殊不知,莫无言刚松开,就被安年反手抓住。紧接着,莫无言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安年仰起头来冲着四周直嚷嚷,“亲爱的,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可是,我很爱你啊,真的很爱你……”

声情并茂,言语动容。

一番表白下来,安年已经泫然欲泣。

莫无言这下有些不懂了,眼前的女人,容貌分明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却又……完全不一样了!无奈的看了看四周,经她这么一叫唤,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来看热闹的人。

安年偷偷的撇了莫无言一眼,却见其面色略白,有些紧张。

而周围,已经是议论声起。

“这不是莫少吗?看样子是来参加安雅和沈泽的婚礼的吧?这安沈两家不愧是北海城的大家……”

“可是他旁边穿着病服的女人是谁?”

“这女人不是安家的大小姐吗?听说三年前因为母亲去世,受了不小的刺激,后来就被安晟天给送到精神病院了,难道是出院了?”

众人的注意力,成功的从莫无言转移到了安年身上。

眼前的女人,一身病服,赤裸着双脚,瘦削的身子,看起来干巴巴的。

莫无言深沉了一下,心知若是再让安年闹下去,怕是明日的头版头条,便是自己的了,届时会徒增很多麻烦。

“你到底要做什么?”莫无言小心的凑到了安年的耳边,刻意压低的声音,在安年听来,却是低沉暗哑,魅惑力十足。

如此暧昧的姿势,引得众人唏嘘不已。

安年嫣然一笑,修长的双手,很不客气的搭上了莫无言的双肩,仍是语带哭腔的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丢下我的,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所以我乖乖的听你的话,去把孩子给做掉了。真的,我不奢望会为你生孩子,我只希望能够安心的待在你身边就行了,哪怕是个仆人也行……”

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周围的人都听清。

不消想,也该知道此时这些看热闹的人脑海里,已经有一番瞎想。堂堂莫大少爷,玩弄了人家的感情,结果惹火烧身。

而这,正是安年的目的。

“这就是你的目的?”

莫无言扫了一眼四周,只见一些个看似记者的人,正拿着相机不停的拍。

安年顺势搂得更紧了一些,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回道,“我的目的只是想让你带我进去参加订婚典礼,昨晚也是,你不会当真以为我想勾引你吧?恩,自恋是种病,得治!”

安年煞有介事的言语,惹恼了莫无言。这个女人竟如此不识好歹!

“可是你惹上我的!”言语中,透着一股浓重的火药味。

安年却是无谓的耸耸肩,“哼,你这么小气!我只能借助媒体的力量,相信明日一早,你就能够在各大新闻网站上面占据一方之地,你觉得呢?”

威胁意味十足。

“好,我同意!”莫无言出奇地应了下来。

安年闻言,立时松开了莫无言,并一把推开,精致的脸庞上,露出了惊异而夸张的神色,瞪大的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莫无言。

“张大年,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已经没了孩子,现在你也不要我了?”

一时间内,委屈转变成愤恨。

莫无言不由感叹,这个女人的演技却是不错的。

张大年?如此恶俗的名字,她竟然也敢用?

“我说,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是莫无言!”

莫无言双眉一挑,好看的眼睛弯成月牙儿的弧度,她这么爱演,那就陪她演一出好戏!

安年半信半疑,看了看四周,却见周遭的人无一不是点头认可,接着目光回落到莫无言的身上,才神叨叨的问,“那你告诉我,张大年在哪儿?”

莫无言想也没想,便抬手指着盛世皇城的大门。

安年回了莫无言一个会意的眼神,反问,“真的吗?”

莫无言点点头。

安年便头也不回的朝着盛世皇城奔去了。

〈着安年渐行渐远的身影,莫无言原本皱紧的眉头,渐渐的舒缓开来。

人群未散,交头接耳的似乎在等着莫无言先走。

莫无言却是拿起了手机,接听了电话,听筒里立时传来了助理焦虑的声音,“老板,董事们都在等您!”抬头看了一眼手表,会议已然开始,既是如此,就进去再看看热闹吧!

“我在看好戏!”

说罢,挂了电话,迈开长腿随着安年而去,恩,谜一样的好奇心!

奢华的大厅,优美的钢琴声伴随着人们的欢声笑语,这一切欢乐,在莫无言到来之时,达到了鼎沸。

许是因着莫无言的关系,安年很顺利的到达了宴会厅。

“安年,你怎么会在这里?”

率先开口的是沈泽,他一改平日的温和,现出狰狞的面色。

相比之下,安雅则难得的很淡定,早在前一天晚上,她就知道安年已经从医院里逃出来了,也料到她肯定会来宴会场,只是她没有想到,安年竟然穿着病服就来了。

这样也好,安年越是不堪,就越能够凸显出自己的美好。

安雅浅笑盈盈,很是热情的迎了上去,“姐姐,你怎么自己就出来了呢?也不通知爸爸一声,那样的话,我们也好去接你呀!”

好一声姐姐!好一副姐妹亲热的模样!

∶别重逢之际,安年只恨不得撕破了安雅的脸。

与此同时,两家的父母都还在后面热情的招呼客人,多么和谐的一幕啊!

“我来找沈泽,跟你没关系!”

安年一把甩开安雅试图牵住自己的手,粗鲁的动作,生冷的言语,直接让安雅楞在了当场。

沈泽见状,立时上前,将安雅拥入怀中,刚刚还视若仇敌,此番却是宠溺不已,只是这种宠溺,是对安雅的!视若仇敌,才是对自己的。

“安年,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正对上安年那焦灼的目光,沈泽只觉得心下不由得微微一颤。

“我有话问你!”安年不卑不亢的道。

沈泽紧紧搂着安雅的肩,脸上很明显因为安年的到来多了些愠怒,“我没什么好跟你说的!”

“哦,那我们就在这儿谈?”安年顿了顿,然后不假思索的回道。

安雅见沈泽有所迟疑,伪善的笑里透出一丝担忧来,纤纤玉手警惕性的伸向沈泽的腰际,状似无事般,“姐姐,我知道你以前和沈泽在一起过,你对我们也有一些误会,可是不管怎么说,今天沈泽就要和我结婚了,以后他就是你的妹夫,你……”

“你都要和他结婚了,还怕我会几句话把他勾走了不成?”

安年不由分说打断了安雅的话,直接让她所有伪装的楚楚可怜,都如鱼刺似的,梗在了喉咙里。冷凛的目光,扫过安雅身上的白婚纱,唇角倏然上扬,冷冽的笑容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

“这婚纱很漂亮,只是,你不配!”安年透亮的眸中,闪出妖冶的光,那般锋利,那般凌厉,带着彻骨的恨意。

她当然不配!这婚纱是当年沈泽找人专门为安年订做的!

安雅气的牙痒痒,却不知何以应对。本想穿这身婚纱刺激安年,却不料,被她反打了脸!

安年笑了笑,转而看向沈泽,逼问道,“如何?”短短两字充斥着威胁和冷意。

“好,我和你谈!”沈泽终于做出了让步,小心翼翼的在安雅的眉心落下安抚的一吻后,才随着安年朝人少的长廊走去。

直到沈泽和安年走远,安雅平缓了情绪,这才将目光转而落到莫无言身上,“无言哥哥,这是我姐姐,她在精神病院里呆了三年,脑子有点不清楚,您别介意!”

莫无言与沈泽是远亲同辈,因年长几岁,遂为兄长。

安雅之所以这么称呼莫无言,摆明了是在讨好。

《陌路不相识》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或数字669  获取全文章节吧

 

《·《陌路不相识 》安年莫无言绽放激情四射的青春!》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