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午夜惊魂免费章节阅读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09:52:05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午夜惊魂免费章节阅读_主角卓然高岩小说《午夜惊魂》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午夜惊魂小说完整版是由乎乎文学提供!有个男人偷拍了我一张照片,却引发了两起命案,幕后主使居然是我男朋友! 可我男朋友,早就在三年前死了…… 而且,还多了个软、萌、甜的宝宝,叫我妈妈……

《午夜惊魂》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王莉看了一眼,很快就确定了,但又奇怪说道:“刚才刘镇海说他们全家都搬走了,他为什么会半夜去找你?难道,他现在也在这个城市?”

其实,我只看了一眼就可以确定,半夜跟我亲热的男人,确实是高岩!

可看到他正面照片时,我又有些恍惚,这个清雅如远山一样的男人,为什么会选择用那种方式跟我亲热?王莉说的对,难道他现在在这个城市?

为了证实高岩是不是在这个城市,王莉又打了几个电话。

可打了一圈电话下来,得到的答案居然出奇的相似——高中(大学)毕业后,就再也没有了高岩的消息!

也就是说,我们认识的人当中,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跟高岩有任何联系,高岩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王莉一屁股坐在床上,“然然,你就别回去住着了,跟我一起住,直到找到高岩为止。”

我立刻就拒绝了,她和王海亮整天浓情蜜意的,已经同居两年了,我住在这里,王海亮去什么地方住?

见我不同意,王莉当着我的面就给王海亮打了电话,让他先去同学那里借住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要住他们这里,也不等王海亮说什么,她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冲我笑,“搞定了,你就放心住下吧!”

王莉盛情难却,而且我也不敢回去住,打定主意先在王莉这里对付一晚上,说不定明天就找到高岩了呢!

我们吃了饭,聊了很多高中时的趣事,王莉就有些困了。

等她睡着后,我翻来覆去了一番,居然也睡着了。

睡梦中,我感觉到被子被掀了起来,然后一个人压在了我身上。

这次不同于之前,我竟然有些清醒,但属于半睡半醒的那种,还下意识要去推压在我身上的人。

我才刚刚伸出手,就感觉自己的耳珠被一个冰凉的嘴唇咬住了,细细啃噬着,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在躲着我。”

我赶紧摇头,却发现自己浑身丝毫都动弹不得,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你不乖,我要惩罚你。”这个声音再次响起,还带了一丝冷意。

然后,就是一阵翻天覆地的云雨,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才渐渐平息……我始终半睡半醒的,折腾完之后,我竟然又睡去了。

等我再清醒过来后,刚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披头散发的脸低头看着我,吓得我啊呀一声,猛然翻身坐起!

“然然,你干什么,想吓死我啊!”坐起身后,耳边响起了王莉抱怨的声音。

我这才发现,那张披头散发的脸正是王莉。

她不停拍着胸口,显然刚才真被我吓着了,我心里内疚,拉住她的手打算道歉。

可就在我拉起她手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她手里的东西,眼神立刻凝固了——她手里拿的,分明是一根假丁丁!

“这,这东西哪儿来的?”我身体和声音都在颤抖,结结巴巴问她。

王莉反而一脸奇怪看着我问,“然然,这东西不是你带来的?我早上起来就觉得床上有东西,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你不会是随手把店里的东西乱放包里了,然后带过来了吧?”

其实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也很不确定,她也明白,就算我再粗心,也不至于带着一根假丁丁四处乱跑吧?

看着我平时用来赚钱的东西,我却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甚至,我很快就想到了昨晚的春梦!

本来以为换个地方,就不会再做这些乱七八糟的梦,早上起来也不会看到假丁丁了,没想到一点用都没有!

我把每天做春梦和早上都会发现假丁丁的事,还有昨晚做的春梦跟王莉说了一遍,她也彻底沉默了。

沉默了许久,她忽然抬起眼,直勾勾看着我,“然然,你的意思是说,那男人昨晚跟到这里了?”

说完之后,我和她一起打了个寒颤,惊恐看着对方。

我的恐惧尤甚,尤其是想到那男人竟然能跟到王莉家,而且还能对我做那事,我就害怕的无以加复。

老天爷,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男人到底是什么!

我当时还没发现,我和王莉分明已经确定了那男人是高岩,却心照不宣没有说高岩的名字,就是因为我们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个半夜出现的男人,是我们高中时代那个意气奋发的白马王子。

就在我们沉默的时候,王莉的手机忽然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狐疑接了电话,“你好,哪位?”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就见王莉忽然就变了脸色,身子猛然一晃,一副如遭雷击的模样!

我拿起她的手机看了看,是一个陌生号码,而且早就挂电话了,就小心翼翼问她,“莉莉,怎么了?”

王莉好像忽然被我惊醒了似的,猛然从床上跳到了地上,随便拽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发疯似的朝外面奔去。

我吃了一惊,也赶紧找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紧紧追在了王莉身后。

我追她的时候暗暗惊讶,刚才打电话的到底是什么人,跟王莉说了什么,为什么她接电话后会变成这副模样?

王莉跌跌撞撞朝前奔着,路上车辆拥挤,而且她掉了一只鞋都没有理会,依旧发了疯似的不管不顾朝前跑去。

我看的胆战心惊的,冲上去将她死死抱在了怀中,大声冲她吼了一声,“莉莉,发生什么事了!”

被我吼了一声之后,王莉的双眼终于有了焦点,她痴痴看向我,看了很久,终于嚎啕大哭,“然然,海亮他,他死了!”

什么,王海亮死了?

我努力支撑着,才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王莉说的消息太过于震撼,我一时竟然消化不了。

忽然想到了昨晚做的那个梦,梦里那个人说我不乖,要惩罚我……

然后王海亮忽然就死了,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想到王海亮的死可能跟这个有关系,我立刻浑身抖的如筛糠一样。

几分钟之后,王莉的嚎啕大哭,终于变成了抽抽噎噎,红着眼睛看向我,“打电话的那人还说,务必让你一起过去。”

我有些意外,打电话的人就算知道我跟王莉在一起,又为什么让我也一定过去?

我心里虽然疑惑,但王莉现在这模样,我也不放心让她一个人过去。

既然对方让我务必过去,我再也没有犹豫,立刻拦了一辆车,让王莉告诉司机地址,急急奔了过去。

王海亮是死在他同学租的房子内的。

我们赶到的时候,门口已经扯了黄线,还有两个携察守着,禁止闲杂人等进去。王莉抽抽噎噎说了身份,那携察到屋里请示了一下,才挥了挥手让我们进去了。

我和王莉急匆匆越过黄线进了屋子,进去之后立刻张皇朝四周看去。

屋子一室一厅,卧室和客厅只用一道窗帘界开,所以站在门口就能将屋子内的情况尽收眼底,只是屋子内的情况太过于惊悚诡异,让我和王莉都不自觉缩紧了身子。

屋子里到处都张贴着大红的喜字,张灯结彩的,就像是要办喜事一样。

放在右手侧的床上,并排躺着两个人,都用红布盖着脸,看不清他们的脸。

屋子内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王莉只扫了一眼,就迅速转过身扑进了我怀里,低低叫了一声,“妈呀!”

我死命支撑着她,也依靠她的身子支撑住我的身子,这情景跟李志高死的时候一模一样,直接就将我最后那点勇气给击溃了!

很快就有人一个人走到了我身边,还叫了我的名字,“卓然?”

扭过头看了看,居然是上次问我话那个高高帅帅的警察。

看到他之后,我立刻结结巴巴问,“这,这是怎么回事?王,王海亮呢?”

接着有个警察走到床边,将蒙在两个人脸上的红布揭开了,王莉根本不敢看,依旧窝在我怀里。

我看了一眼,就死死咬住了自己的手指,生怕控制不住尖叫出来。

躺在床外侧的是王海亮,脸色苍白如纸,显然早就死去很久了。

躺在他旁边的,是一个女高仿真人娃娃,脸上贴着一张跟娃娃脸大小差不多的照片!

那张照片,是我的!

我搂着王莉的身子,像筛糠一样颤抖起来。

我的照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分明也是李志高偷拍的那一张!

看着我们,高帅警察一脸同情,依照规矩问了我几个问题,无非就是我这两天干了什么,昨晚在什么地方,跟王海亮是什么关系之类的。

这个时候,王莉已经转过身来了,她看到王海亮跟一个娃娃躺在一起后,又是哭又是尖叫的,警察安抚了很长时间,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平静下来之后,很快就替我做了证明,证明我昨晚跟她在一起,我们什么地方都没去,只是吃了饭聊天,然后就睡着了。

其他的,王莉都没有多说,包括我遇到的诡异事情,包括高岩。

看她脸色惨白,眼睛通红,却还在努力替我辩解,我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两巴掌才好,看到屋内的情景,我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这件事跟我有关系了——我昨晚留在王莉他们家,这触怒了那个男人,害死了王海亮!

我没有杀死王海亮的动机,而且又有王莉替我作证,暂时也没什么事,警察又叮嘱了上次说过的话,让我二十四小时开机,然后挥挥手说可以走了,有什么事他会再联系我。

至于王莉,警察说她这边暂时也没什么可问的,等王海亮家里人来了再找她一起过来。

我也不知道他们让我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但一心想着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警察说我们可以走了,我立刻搀着王莉朝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那个揭开红布的警察叫住了我,递给我一张纸条,“姑娘,以后遇到什么事,就去找他。”

这个警察,居然是上次跟高帅警察一起来的那个警察!

疑惑接过他递给我的纸条看了看,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其他什么都没有。

王海亮的死让我太过于震撼内疚,也没多想,把纸条装好后冲他道了谢,然后跟王莉一起搀扶着离开了。

王海亮死了,王莉整个人几乎都崩溃了。我打起精神将她送回家里,劝慰了很久,她始终表情木木的呆坐着,不哭,也不说话,跟根木头一样。

我怕她出事,一直陪着她到了晚上。

眼看着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左右,我再也不敢多呆了,生怕再呆下去也连累了王莉。但我又怕王莉出事,想了想,给一个我们都熟悉的同学打了电话,让她来陪王莉一晚上。

等那同学来了之后,我千叮嘱万叮咛了一番,这才打车回到了我住的地方。

回到我住的地方后,我直接关了店门,拿了一根棍子,来来回回在店里和卧室走了几趟,将床下什么犄角旮旯都看了一个遍,心里憋了一股没处发泄的怒意。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找到!

我忽然想到,那男人是在我睡着之后来的,那如果我晚上一直保持清醒,那男人会不会来?

要是他真的来了,我是不是可以当场质问他为什么要对王海亮下手?

如果换做以前,我肯定会觉得我疯了。

可我当时憋了一肚子怨恨,一心认定这男人既然能来跟我亲热,而且王莉还能听到他的声音,我为什么就不能跟他交流?

打定主意之后,我立刻上了床,怕自己睡着,又怕男人看到我醒着不肯来,就故意蒙着头看小说打发时间。

我看小说,一直看到了晚上十一点四十多,屋子里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异样。

可十来分钟过后,我忽然就困了,而且是那种突如其来的困意,根本难以抵挡。

在困的终于抵挡不住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正好是凌晨零点!

紧接着,我双眼一闭,沉沉睡去了。

我刚刚睡着,就感觉有人压在了我身上。

紧接着,又是一个缠绵香艳的梦。

梦里我还努力想要看清压在我身上男人的长相,可他的脸始终模模糊糊的,我怎么看都看不清。

就在他从我身上翻下来的时候,一个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乖乖的等着我。”

这句话说完之后,我竟然一下子惊醒了!

仓皇四顾,屋子里空荡荡的,什么异常都没有!

慌张朝床上摸去,果然还是摸到了一根假丁丁,上面还有某种液体,恶心的我一下子就扔进了垃圾桶里。

愤怒、委屈,同时交织在我心头。

我蹭的下了床,急急奔到门口,刷一下拉开了门,急急四顾,想看看能不能看到什么人离开。

天色还暗沉沉的,周围也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

一阵寒意袭上了我心头——如果半夜来的根本不是人,我当然看不到他了!

我再也不敢再门口逗留,猛然碰上了房门,跌跌撞撞回到了卧室!

合衣躺在床上,我死死盯着天花板发呆,脑子却在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办。

清醒着等男人这招,我已经尝试过了,但只要到了那男人来的时间,我都会睡着的,根本没有用。

而且,就算我定着闹钟,也根本于事无补,那男人既然不是人,又怎么会让闹钟把我叫醒?

我该怎么办?

翻来覆去想了半天,我终于梳理清楚,目前有三件事是当务之急,我必须要抓紧时间去做。

第一,李志高的死是起点,从他死后我的生活才出现异样的,而且王海亮死的嘲跟他一模一样,我得去了解一下他的情况以及死因。

第二,必须抓紧时间找到高岩,看看半夜来的男人到底是不是他,如果是他,我也好采取应对措施。

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我必须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惹不起我躲得起!

这个时候,我一心想着该怎么逃离这男人的纠缠,却没想到正是因为我要做的这些,会让我的生活会被搅的天翻地覆,我还差点丢了性命!

等到天亮后一起来,我就迫不及待开始在网上找房子。

因为着急搬走,我也没有心情挑三拣四的,随便找了一套价格合适的一室一厅,然后跟房东打了电话,约了下午三点去看房子。

约好后我刚刚挂了电话,就有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

看了看是本地号码,我顺手就接了,没想到打电话的居然是我一个高中同学。

电话一接通他就问我,“卓然,听说你急着找高岩?”

听到高岩的名字,我心里就猛然一突,赶紧稳住心神点了点头,“是啊,我有点事要找他,怎么,你有他消息?”

那同学暧昧笑了笑,“我听说他进了省医,具体是哪一科室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不好意思,我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或许这小子当了医生,看不上我们这些老同学了,不愿意跟咱们联系。我看好你,加油哦!”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肯定以为我发花痴,这么多年没有忘记高岩,所以才会这么急着找他。

本来想替自己辩解几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巴巴寒暄了几句,也没问出更多的消息来,又找不到什么话题。我就说了句以后有时间聚聚,然后就仓皇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我立刻就想到了王莉,赶紧给她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长时间,王莉才接了电话,她嗓子彻底哑了,声音也有气无力的,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只好让她在家等着我,说我很快就赶过去。

王莉现在这个样子,我很不放心。

反正跟房东约的是下午三点,现在才早上八点半,到时候直接从王莉那里去见房东就可以了。

随便收拾了一下,我就打算出门。

我还没走出店门呢,就见两三个男人气势汹汹闯了进来,为首的男人一脸横肉,啪的把一把匕首砸柜台上,“你就是这个店的老板?”

我还没见过这种阵势,直接吓傻了,机械点点头,“我是,你们是……”

我刚承认自己是老板,立刻就有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走上前来,左右架着我就往外走。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来人呀……”我吓的腿都软了,脑海中浮现出很多杀人毁尸的场面来,本能就要求救。

我才刚一张嘴,一脸横肉男人就捂住了我的嘴,恶狠狠说道:“我媳妇儿在你这里买了根棒棒,现在出事了,你跟我们去一趟医院,老实点!”

他说的棒棒,应该是振动棒之类!

我被他捂住嘴出不了声,却猛然瞪大了眼,任由他们把我拖上了门口停着的一辆面包车上。

然后车门很快就被重重碰上,车子飞也似的朝前面驶去。

我们很快就到了省医院。

赶到的时候,那女人还在走廊上的长椅上躺着呢,一个老太太搂着她,哭的泪流满面的,应该是这女人的妈。

一脸横肉的男人一把就将我推到了女人面前,恶狠狠说道:“你卖的什么破玩意儿,我媳妇儿用了都出事了,不行,你得赔偿!”

那女人全身裹了一条夏凉被,披头散发,脸色苍白,被老太太搂在怀里,一点声息都没有。

我颤抖着手,慢慢掀开了她裹着的被子,赫然发现她下体全是鲜血,衣服全部都染红了,就连夏凉被挨着她身体的那一面,都成了淡红色!

我脑海一片空白,努力稳住身子,扭头问一脸横肉的男人,“为什么不赶紧叫医生?”

一脸横肉的男人恶狠狠瞪着我,理直气壮说道:“我媳妇儿是用了你的东西才出事的,你得赔偿!你人都还没来,我怎么能叫医生,要叫也是你叫,花费都得算你的!”

老太太哭的泣不成声,终于抬起头来,眼巴巴看着男人哀求,“刚子,现在别管是谁的责任,先救杜娟要紧呐,你,你说去找人,现在人来了,赶紧叫医生吧……”

“你,赶紧喊医生过来!”一脸横肉男人生怕我赖账似的,指着我凶狠道:“记住,医药费治疗费都算你的,要是我媳妇儿有个三长两短,你就得赔钱!”

我气的浑身发抖,死死盯着男人看了半天,大吼了一声,“医生,医生,快救人啊!”

周围的人都被我的吼声镇住了。

几个护士急匆匆跑了过来,看了一下情况,立刻将杜娟送进了急诊室,急诊室门口很快就亮起了红灯。

红灯亮起来之后,我才感觉全身无力,一屁股跌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发狠似的揪着自己头发。

我卖了这么长时间的情趣用品,振动棒的材质都是绝缘体,而且电压很小,怎么会出事呢?

杜娟下身全是血,难道是弄破什么地方了?

我正想的头疼,一双苍老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老太太颤巍巍哀求我,“姑娘,你可千万不能走啊,你要是走了,我女儿就……没命了。”

我最怕看到老人这副无助的模样,赶紧点点头,“大妈,你放心,要真是我的责任,我绝对不会推卸的。”

老太太点点头,连声道谢,又看了看不远处盯着我的刚子,欲言又止。

我知道她的忧虑,刚子一心只想讹我钱,并不是多关心杜娟的死活,要不然,他也不能等着我过来才让医生抢救杜娟。

可我心里也张皇不安的很,要真是振动棒的问题,我该怎么办?

猛然我就想到了早上那个同学给我打的电话,他不是说高岩就在省医吗,我去找找高岩,总比这么惊惶无助的当着要强,而且有了熟人,杜娟的治疗我们心里也有底。

想到高岩后,我猛然站起身来,刚子几步就蹿到了我跟前,厉声问,“你想跑是不是?”

我看到他那副嘴脸就恶心,却只能强忍着说,我有个同学在省医当医生,找找他或许有用。

刚子开始死活不同意,生怕我要跑,后来我同意让他跟着我一起去,他才答应了。

开始去找高岩的时候,我一颗心紧张的砰砰直跳,想着见了高岩我该说些什么,或者该怎么套出他半夜去我那里的是不是他。

这个时候我急着找高岩,忽略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我已经隐约知道半夜去找我的不是人,如果高岩还活着,怎么会是高岩?

当时我虽然也隐隐想到了这点,但又安慰自己会不会是被下药了什么的,我的意识一直处于不清醒状态,所以才一直没有跟半夜来的男人碰过面。

这个时候,我潜意识里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不管怎么样,先找到高岩再说,从照片上看,他现在是首要怀疑对象。

可找了两层楼之后,我就有些泄气了。

我根本不知道高岩在那个科室,也不知道高岩的联系方式,省医的科室又分的特别细,病人又多,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的,找了两层楼就足足花费了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后来刚子不乐意了,开始还是嘟嘟囔囔埋怨,后来直接恶声恶气的,时不时还推搡我一下,说我要是伺机想跑的话,他会打断我的腿。

我真是对这个眼里只看到钱的男人厌恶的要命,却也不敢多说什么,他人高马大的,又不讲理,打断我的腿也不是没可能。

就在我努力咽下那口恶气,打算去三楼找找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高岩,主任找你!”

我浑身一抖,迅速回头,就看到一道修长的人影从人群中朝走廊一头走去。

当时我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往上涌,想也没想,扒开人群就追了上去。

《午夜惊魂》已出全文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4184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主角卓然高岩小说《午夜惊魂》最新章节在线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