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陌路不相识免费章节阅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5 09:44:13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陌路不相识免费章节阅读_《陌路不相识》最新章节_「安年莫无言」陌路不相识首发小说精彩章节

 《陌路不相识》最新章节,「安年莫无言」陌路不相识首发,由木子小说 或者 倾情阅读 免费 提供!一张雕刻般的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还有那对如暗渊般深邃的眼眸,危险迷人。加之那颀长挺拔的身姿,配上一身高订的西装,浑身散发着高不可攀的气息。如此完美的男人,只是站在这儿,就能让所有人的存在都变成虚无……喜欢就点击阅读吧!

《陌路不相识》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一张雕刻般的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还有那对如暗渊般深邃的眼眸,危险迷人。加之那颀长挺拔的身姿,配上一身高订的西装,浑身散发着高不可攀的气息。

如此完美的男人,只是站在这儿,就能让所有人的存在都变成虚无。

他像是黑暗中的那一束光芒!

安雅看的有些呆了,却听耳边响起了莫无言那生冷如冰的声音。

“哥哥?我不记得我有你这么一个妹妹!”

莫无言似是漫不经心,对安雅的示好根本不屑一顾。

安雅刷的被打脸,精致的妆容因为愤怒瞬间扭曲,垂下的双手,狠狠的收紧。

这个男人9然当众让自己出丑!

而莫无言,已然转身离去,一双眼,有意或者无意的看向不远处的安年。

“有什么事,赶紧说吧!”

“当年救我的人,是不是你?”

只剩下两个人,安年觉得没有必要拐弯抹角的,直言不讳的询问沈泽。

“都三年了,安年,你还是跟以前那么一样蠢,你当真以为那年将你从绑匪手中救出来的人是我么?我只不过是恰好路过,看你浑身的衣服被拉扯的破烂不堪,还满是伤口,好心给你披了一件衣服而已。”

沈泽说着,满是对安年无情的嘲讽。

恰巧路过!

沈泽那般轻巧的言语,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重重的劈在安年的心上。

哪怕是在精神病院的三年里,安年仍然希望,那年将自己带离苦海的就是沈泽!他那么温婉,那么干净,那么柔和……

然而,此时,沈泽的面目狰狞,丝毫不像是记忆中那般温和的样子。

“你当真以为,我不碰你就是遵循你的意愿么?我不碰你,是因为我想把最美好的留在你成年后,我们的新婚夜吗?你简直太天真,我只要想起,我当时从破败的仓库里发现你时,你那么脏,浑身是血的样子,我都不用想,都知道你被糟蹋了多少遍!相比之下,小雅可比你干净多了,她那么单纯。”

“啪!”

随着清脆的巴掌声,安年知道,自己的心也碎了。

“然然,我会救你出去的,你别害怕,有我在!”

“然然,要是我真的救你出去了,你以后会不会以身相许啊?”

“然然,快走……”

不,记忆中的男孩,一定不是沈泽。

一定不是!

……

“是,我就算是被畜生糟蹋了,都不愿意给你睡!你连畜生都不如。说,真正救我的人是谁?”安年忍着眼眶的酸涩,猛地拔高了音调。即便是破败如残柳,安年的身上,仍然保留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与孤傲。

“我不告诉你!”

沈泽轻抚着脸颊,得意的笑着,那模样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带着报复的快感。

安年不怒反笑,修长的手指划过沈泽的脖颈,性感的唇瓣猛地凑到了沈泽的耳畔,吐气如兰,一字一句都撩拨得沈泽心里直痒痒。

〈似暧昧的挑逗,天知道,安年有多么想掐死他。

“没关系,我会自己找到的,还有你们施加给我的一切,我都会一点点要回来的。”

偏偏,沈泽拒绝不了安年这般的勾引,他迫不及待想要尝尝安年的味道,谁让得不到的是最美!不知何时揽着安年腰肢的手,一点点的收紧。

殊不知,身后,安雅正急匆匆的朝着这边赶来,身旁还有安晟天和王玉兰。

“你个混账,你在做什么?”安晟天一如那年将自己赶出家门时,那般冷绝,那般无情。

安年立时推开了沈泽,抽泣着扑到了安晟天的怀里。

“爸爸,不是我,不是我,是他强迫我的。你要相信我……”

霎时间,安年泪如雨下,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却是紧紧揪着安晟天的心。

当年若不是安年固执的与王玉兰对抗,自己也不至于剥夺了她的继承权后,将她赶出家门,后来得知安年被安雅关进了精神病院,多少心存亏欠。

三年了,没有去看过她,却也否认不了,她是自己亲生女儿的事实。

安晟天意味深长的看了沈泽一眼,却见沈泽满脸诧愕,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状况中反应过来。

不只是沈泽,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不敢相信安年的反应竟然这么快。

唯独莫无言,悠然的站在一旁,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杯中的液体泛出波光,倒影出他完美的脸。

沈泽睁大双眼怒视安年,恼怒占了上风,想上去掐死这个女人却不能。

当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你胡说,肯定是你勾引沈泽的,爸爸,你不要相信她,她的病还没好呢!我昨天接到医院电话了,说是她偷偷从医院里跑出来的。”

安雅生怕安晟天会信了安年的话,连忙替沈泽辩解,要知道,自己的父亲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待见沈泽。

安年心下倏地一沉,脑海里如同幻灯片一样不停的闪过在精神病院里的画面。被注射安定剂,被人强行喂吃精神病药,被关在重度精神病患者的房间与之为伍,一切的一切,都是折磨!

∩是,她撑过来了!

莫无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安年,出奇的见到了痛苦流露,这个女人……为何会在精神病院里,呆那么长时间?她明明机智且坚强!

“哦,她的主治医生说,她已经好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莫无言悠悠的抬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仍是初时那般漫不经心的模样。

如此简单随意的一句话,便已经告知了周围的人,安年是他接出来的,是他莫大少爷亲自接出来的。

众人立时恍然,部分人不由得感慨,果真,二人之间就是有不可靠人的秘密,若非如此,之前在酒店外,也不会痴缠那么久!

“可是……”

安雅还试图辩解,却招来了安晟天的一个冷眼。三年前,这个骄纵的小女儿对安年所做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不过因为多年以来对王玉兰母女的亏欠才作罢。

更重要的是……安年是什么时候认识莫无言的?连莫无言都为她说话了?

“爸爸,我知道三年前是我不乖,然然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安年仍是不停的抽泣着,满是泪痕的双眼,在看向安雅之际,眼里露出了惊恐。

安雅对安年前后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早已经忍无可忍,眼见着就要发作,却被王玉兰给拉扯了回去。

三年不见,王玉兰保养的越发好了,一袭华贵的裙装在身,真的像是一个富家阔太太。

“安年,我知道你对小雅有些误会,今天到底是沈泽和安雅的订婚宴,咱们有什么事情过后再说。妈妈先带你去洗干净,换一身漂亮的衣服,好不好?再怎么说,你也是小雅的姐姐呢,总该漂漂亮亮的出场。”

姐姐?妈妈?呵呵……多么讽刺的称呼!

安年怔怔的看着王玉兰,神情淡漠,好似在看一个陌生人。自己的亲生母亲,早在三年前,随着那场大雨消散了!尸骨无存!

“不,不,不要!爸爸,你就让然然呆在你身边,好不好?然然会很乖的……”

安年赶忙向安晟天的怀里缩了缩,很害怕的样子。

安雅见此情景,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气炸了一样,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安年很明显是装的,为什么呢?为什么安晟天还在犹豫呢?

“爸爸,你不要相信她……”

“够了!”

安晟天的一声呵斥,使得安雅立即闭上了嘴,她只得气呼呼却又委屈巴巴的看了看王玉兰。

《陌路不相识》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阔别了三年之后,安年再听到安晟天说到家这个字眼,不免有些恍惚。

是啊,回家!那个曾经属于自己的家,想来如今已经变得冷清而陌生。

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它会重新属于自己的。

安年乖巧的点了点头,同时下意识的看了莫无言一眼,奈何人家压根就没有往这边看一眼。

来日方长!

偌大的套房,奢华的浴室,花洒的水喷在身上,氤氲出一股热气。

良久良久,朦胧的水汽中,安年扬起了一抹胜利者的笑容。

订婚宴还在进行,莫无言已然失去了继续待下去的兴趣。

“莫少,感谢您今天到场参加我们的婚宴。”

沈泽恢复了往日里平和的模样,一派淡然,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安雅亦是平静的依偎在旁,只是眉眼间,还依仙见愤怒与惆怅。

愤怒于安年的突然到场。

惆怅于安年归来的日子。

大抵便是如此!

二人祥和的向莫无言敬酒,然而莫无言却根本不放在眼里,只是淡淡的丢下一句,“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议”,便匆匆离去了。

徒留沈泽与安雅端着酒杯,怔怔的站在原地,尴尬不已。

洗完澡的安年舒坦的躺在床上,身上还有隐隐的水珠低落在地上,她抬起双脚在空中晃动,认真看这样似乎腿更瘦了些。

⊥在安然思考的片刻,腿还在晃动,恍惚间回到了三年前。

满篇狼藉的地方,她身上衣衫不整,与之突兀的是,她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你快走!你别管我!他们会杀了你的。”

安年对着奔跑的小孩声嘶力竭的吼叫,她想要他快些跑,快些跑,这样才能是安全的,不要为了一个被外界定义为‘精神病’的她所拖累。

话刚落音,他的身后就窜出三四个男人,拿着硕大的棒球棍,狠狠的朝男孩子的后脑勺砸过去,听见嘶吼的声音,男孩笑着回头,未看清楚脸,就倒在血泊中。

带着微笑,沉沉昏去。

“——啊!”

安年的心狠狠的一揪,眉头紧蹙的卷缩成一团,紧紧抱着脑袋舒缓疼痛。

刚才那一幕,是她三年来梦里时长会出现的一幕,那样的嘲像梦,又像现实。

在幻境与现实中交织游走,宛如一个光怪陆离的菌群森林,看得见美丽的幻影,却触不到任何的东西。

仿佛那些东西、嘲真的出现过,但是却凭空消失了。

过了好久,安年缓了过来,直着坐起身子在床上,对面是一面很大的镜面,她能够清晰的看见自己如今的模样。

她的双眼无神、表情颓废,就算被医生证明不是精神病人,但那段记忆的碎片,却会时不时的蹦出来折磨她。

“你,是谁?是救我的人吗?”

借口离开的莫无言刚准备打开车门,看见玻璃镜面自己的倒影,突然嘲一换。

只听见一声声嘶力竭的呼唤,像是要让他逃离这个可怕的窟窿,带到他回头想看是谁时,突然头开始剧烈疼痛。

莫无言捂着头站在车门前,手上搭着的西装外套顺势而落。

一旁的助理见状赶紧跑上前,紧张的看着他这个状况

“总裁,您没事吧?”

一只白皙的手伸出来,手掌骨节分明,十分的好看。

“我没事。”

“那我们上车吧!没事就好。”

司机说着捡起他的外套,为他将车门打开,毕恭毕敬的送上车,自己小跑着去了副驾驶。

莫无言坐在车上一路无言,他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个念头闪过脑海,那种感觉,就像被人突然插入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记忆里那个女孩认识的是他,还是这个记忆的主人?

∴想无果,他晃晃脑袋将这个插曲归类于自己连日来的疲倦而产生的倦怠,从而出现了幻觉。

坐在床上的安年想了很久,都想不起那个小男孩是谁,在心里暗暗沉了几下气,又躺在床上不停的轻晃双脚,这一次,那个片段没有出现。

第二次......

第三次......

第四次......如此反复试验多次,安年已经崩溃的要哭,看着床都想呕吐,跌跌撞撞的跑到梳妆台上坐着,

】在坚硬的黄花梨木椅上,恶心的眩晕感才好了一些,休息了好一会,安年准备敷张面膜。

抬头间看见自己清丽的秀颜,一双含情脉脉的双眼仿佛会说话,眉宇间带着男孩子的英气,五官却无比的柔和,她的锁骨在浴袍中若隐若现。

三年过去,她早已不是和小伙伴勾肩搭背齐走安能辨我是雌雄的假小子,女性的特征在这三年突飞猛进。

当初初见安雅时,觉得她美丽得就像是一个公主一样,似乎哪里都是十分完美的。

现在长大了形成了独立的审美观,才发现安雅美则美矣,但却没有灵魂。

她很精致,五官拆开却拿不出任何优点,双眼也空洞,似乎没有被赋予灵魂一般。

∩能是她和安雅靠的太近,所以才会觉得她的美是大众化,却又庸俗的吧!

前者是天生的,后者是性格与教养使然。

“管她呢!反正好看不好看不关我的事。”

安年往脸上涂抹爽肤水,轻柔的拍在脸上,想起今天她吃瘪气急跳脚的样子,就十分的有趣。

安雅,没有人会永远退步的,正如我一样,竹子每四年才长三厘米,但是在之后的每一天,它都以每天三十厘米的速度飞快的成长。

我不是在退步,而是在积蓄力量,只有能有与你抗衡的力量,只有我能有了足够的勇气,我们才能正面交锋。

“妈妈。你看爸爸,竟然偏袒那个碧池,真是太气人了!”

安雅气嘟嘟的看着安晟天和别人谈笑风生的背影,气的想要跺脚。

从小到大她都是最受宠的那个,她安年是个什么玩意?竟然敢这么和她说话?

“雅雅,你忘记妈妈和你说的话了吗?在外面要有教养,你看看你,这样子就跟那个小贱人一样,有什么出息?”

王玉兰心累的看着女儿,一直教育她的礼仪和礼貌,甚至不惜花大价钱让她去学英式礼仪,她倒好,只学会了跺脚了爆粗口。

“可是,妈妈,我委屈嘛!爸爸一直最疼我的,今天竟然容忍安年这么对我......”

安雅越说越委屈,颇有泪撒酒宴的趋势,看得王玉兰心中一紧,对这个沉不住气的女儿连连失望。

今天的事一看就是安年那个丫头在捣鬼,故意破坏安雅与沈泽的订婚宴,如今她‘平安’回家,倒是下了很大一步棋。

王玉兰握着酒杯的手轻微的摇晃,轻轻抿一口杯中猩红的红酒,摇曳的桃花眼闪着精光,满是算计与精明。

安雅年龄还小,但她可不是。

从下面一步步踏着血的尸体才踩在现在光荣的位置上,她才不会让安年那个野丫头就这么抢回去。

“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你要开开心心的,别因为不好的事情不开心,妈妈是爱你的,所以在你面前的挡脚石......”

安雅一听惊呼,震惊的看着王玉兰,险些叫出声。

“妈妈你的意思是......”

“嘘!”

王玉兰留给她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红艳的指甲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容愈发浓郁。

“我知道啦!”

安雅偷笑一声,便整理好礼服往朋友堆里走去,今天她订婚,像妈妈说的,不应该为了一个野丫头浪费了好心情。

《陌路不相识》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有他的一条花边新闻,无论真假与否,都赚足了瘾。

偌大的私人别墅里,安雅不停的捶打手中的兔子玩偶,时而愤怒,时而表情张扬。

“啊啊啊啊啊!该死该死该死!安年,我恨死你了!!”

~致的脸蛋因为愤怒嫉妒扭曲在一起,一双秀眉颦蹙成一团,看着着实难受。

也不怪乎她会有如此反应,昨天是她的订婚典礼,这个女人出现了不说,还想办法回了家,顺带着还将她的大婚头条夺走。现在大家都知道堂堂莫氏集团总裁莫无言,竟然和安年是这么一层关系。

∩恶!一直打探精神病院消息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人和她说过安年竟然和莫无言认识,还是这么一层关系。

“喂,你再揪下去,你的兔子可就要吐血而死了。”

下楼倒果汁的安年看见安雅这一幕,眼睛轻飘飘的往桌子上一撇,报纸上她穿着病号服拉着莫无言的袖子,看起来无比的亲昵,一双眼睛含着水汪汪的泪珠。嗯......看来她的演技倒是挺好的,那三年不是白待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安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昨天竟然闹了这么一出,得罪了莫无言我看你怎么办!”

安雅龇牙咧嘴的看着她,不带一丝善意的语气回敬她。

“我怎么样不需要你操心,只是很想问你,我用过的东西,你用起来还顺手吗?”

安年一边倒果汁,轻佻的抬起一只眉毛,眼神轻蔑带着嘲讽的看着安雅,她知道什么意思的。

关于沈译还有她的婚纱,还有,本该属于她的人生,但现在她不需要那样的未婚夫了,自然......原定的人生轨迹,自然也不想要。

“东西?呵呵,安年,这个家所有的都是我的你觉得什么是你用过的?而且,沈译他是我的未婚夫,不是东西!”

安雅声音抬高几度,气愤的看着安年,面前的女子云淡风轻,仿佛她在对着空气生气,她一脸的波澜不惊,映衬下反而显得自己无比的狼狈。

“雅雅!你在干什么?怎么可以和姐姐这么说话?”

安晟天下楼看见安雅这么不礼貌的同安年怒吼,心下一沉,开口呵斥。

“爸......爸爸。”

安雅有些委屈,她从昨天就一直在受委屈,安年一来什么都被夺走了,现在,爸爸竟然向着她,他多年来一直都舍不得凶自己,现在却为了突然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女儿而凶自己。

眼、一点点的凝结成水雾,从眼圈泛红,到形成珍珠般大小的水珠,似乎只需要一秒。

“爸爸,你怎么下来啦?”

〈见安雅的反应,安年果断的跑上去,欢快的搂着他的手臂,抬头望着他嗲嗲撒娇,余光瞥见,安雅将即将掉落的泪珠硬生生的憋回去,她嘴角流出一抹微笑。

装可爱嘛!谁不会?

“呵呵,我们的小年竟然长这么大了!昨天你没休息好,我也就没问,你和莫无言似乎认识?关系怎么样啊?”

安晟天有些讨好的问安年,语气里、眼神里,充满打探和考究,想从她那儿挖出有用的情报。

或许在三年前,安年会无所顾忌的全盘托出,可她没有;在精神病院的三年,她不是一个傻子,所以这些人情世故她清楚得很。

“以前是有见过几次啦!这次还是无言带我来的呢!不过他让我在大家面前演一出戏,好让那些一心想要攀权搭贵的人离他远点,所以想出了这一招。我当年因为妈妈突然离世,所以心情受到很大的挫折,有点精神恍惚,无言在遇到我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好了,所以也就放心的带我去妹妹的订婚典礼。爸爸你看,我没有在闹的对吧?我昨天其实什么都没干,无言让我帮他一个忙,才有了外面的新闻。”

安年一口一个‘无言’,叫的无比的亲热,仿佛两人是很熟络的朋友,认识了很久一般。

暗暗忍下强磨牙的冲动,她念起男人的名字,脸上带着自豪与小女子的娇羞。虽然对女孩子家家的心事不了解,但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这点意思还是明白的,看来两人真是好朋友、或者更深层次的关系。

“那就好,小年啊,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三年,爸爸是真的想你啊!幸亏你平安的回来了,好了就好,好了就好,之后你是我安晟天的千金,看谁敢放肆。”

机灵的安晟天第一时间站好位置,甭管她是说真的还是在说谎,以后可以慢慢考究,人情还是要做足的;私心来讲,他的确有些想念这个女儿,当初不是她一意孤行,也就不会......

安年忍着恶心借机包住安晟天,一脸单纯的看着安雅,她现在脸和鼻子已经气歪,安年能够感觉到她头顶有火焰在蹭蹭蹭往上涨,心中不屑的一笑。

这就受不了了吗?才刚刚开始就受不了,以后可怎么打这场持久战?

错过的三年,本应该在大学接受良好的教育,不得不休学‘养病’,现在她回来了,却发现已经回不去了。

即便是她很想很想再继续学业,但已经耽误下的课程、要重新捡起来学起,这个时间就需要近六年的时间。

∩是她来不及了。

她一直都怀疑母亲的死是一场蓄谋已久的一意外,母亲刚离开没多久王玉兰和安雅就被接回来,再很快她就被鉴定为“精神病患者”,以很快的速度被送往医院,尽管没有病还是接受了非人的待遇。

她曾经躺在床上清醒时无数次想是为了什么,后来明白了。

为了母亲的公司,现在的安氏集团。她们的目的,是一整个企业。

而那个企业,凝聚了几代人的心血,不能那么轻易的被人夺去。

《陌路不相识》全文已出

喜欢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或数字669  获取全文章节吧

《·《陌路不相识》最新章节,「安年莫无言」陌路不相识首发》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