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离人落浓妆免费章节阅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4 12:32:46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离人落浓妆免费章节阅读_爆款小说《离人落浓妆》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爆款小说《离人落浓妆》最新章节阅读完整版由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爆款小说《离人落浓妆》最新章节阅读是一部言情小说,内容精彩,适合女生空闲时间阅读,目前全文已完结,喜欢就点击离人落浓妆全文阅读吧!

《离人落浓妆》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林归晚兴冲冲的跃进店里,木质格子一排排,井然有序,晃得她眼睛一花,等她赚钱了,把店装修的比这个还好看。

她将一捆三七拍在桌面上:“掌柜的,这些三七能卖多少钱?”

掌柜鄙夷的捏起一株三七,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十文一斤。”

“不可能吧,这些三七草多新鲜,不可能就那么便宜!”林归晚皱着眉讨价还价:“你再看看。”

况且这些三七草是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寻常的三七草根本没那么好,也长不出那么大。

“这三七又不是晒干炮制好的…算了算了——”掌柜一副给你恩赐的表情:“以后你的三七草全包了,一两算定金,怎么样?”

“我不卖了。”林归晚拿起三七草就要走,虽然她不懂这价钱,但是这掌柜的表情实在恼人。

“哎,小兄弟,且慢。”掌柜看她要走,拉住林归晚的袖子,一副施舍的口气:“十文都是高价了,你也可以打听打听,我们这是京城第一的药材店,你在这都卖不掉,谁还敢要你的药材?”

“卖不了我自己回家煲汤喝。”林归晚甩开他油腻的手,冷冷的回答。这天字一号看来掺了不少水分,就这种待客之道也能称得上京城头家,真是荒谬。

掌柜见她不同意,也冷哼一声,不冷不热的讽刺:“那你就回家好好珍藏吧,别喝坏肚子咯。”

林归晚抱起来三七草就往外走,在街上寻找着其他的药材店。

“掌柜的,您老看一下这三七草能值多少钱?”林归晚走进一家不大不小的善行堂,把三七草放在桌子上,稍稍提高了些声音问着正在算账的老者。

那老者摸摸山羊胡子,细细的捻了一支闻了闻,又看了看色泽。似乎非常满意:“这些三七草的确不错,小兄弟是从哪寻来的?”

“掌柜夸奖了,这些是我无意间从山里寻来的,不知能卖多少银两?”林归晚笑了笑,客气的询问。

“这些三七我全要了,先称称多重吧。”掌柜招呼伙计把一捆三七往后院抱。

这些三七草的确少见,况且又那么多,就算晒干碾成粉也够很长一段时间用。

后院的伙计更多了,还有些学徒,让林归晚羡慕不已,以后她也要办个学徒班。

“这三七草好的差不多十五文一斤,但是小兄弟你拿来的不同于其他的,这种成色我几乎没见过,就破例给你二十文吧?”

林归晚其实也不懂价钱,只是这位老者看起来的确不像坑人的,她欣然应允。

“以后小兄弟还有那么好的,首先考虑我们家,这是价格单子,如果草药上成还会多多加价的。”老者摸了摸胡子,一伸手就有人递上来单子。

“多谢掌柜,不过这银钱我不接了,只想用这些来换一些其他的药材。”林归晚双手接住,大致扫了一眼,价格看起来都很公允。

“哦?行啊,”老者诧异的看了一眼林归晚,也没多问。

林归晚顺道拐到小铺,看了看小铺的装修,看起来流萤弄得不错。

一个柜台,几个旧货架,没啥钱先将就着,等有钱了再装修好些。

想着医馆没个名字好似不太正规,让流萤去买个幌子让路边的秀才题个字——德善坊。

日头渐渐往南走,林归晚抬头一看,慌了神。可要在午时前赶回王府,不然发现她出来可就完了!给流萤吩咐好事宜,林归晚赶紧往回跑。客厅。

唐妙雨一一见过秦家长辈。

老爷子秦治国从佣人手里接过来一个蓝色丝绒面的锦盒,“妙雨啊,这是爷爷给你准备的新婚礼,快来看看喜欢不喜欢。”

唐妙雨乖顺地走过去,双手接过了盒子,“谢谢爷爷。”

“快打开看看,这是你奶奶曾经留下的,说哪个孙子先结婚了,就送给哪个孙媳妇。”老爷子抬手拈着下巴上稀疏花白的胡须,始终笑眯眯的。

秦正南微微勾唇面向唐妙雨的方向,“这是奶奶的传家宝。”

“这么贵重?”唐妙雨正准备打开盒子的手一顿,犹豫了,“我......”

姑妈秦正芬看出了她的犹豫,慈爱地笑道,“贵重倒是不贵重,不过你奶奶当年说过,这个东西讲求缘分,你看第一眼若是喜欢就收下,若是不喜欢,再收回来。”

闻言,唐妙雨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打开了锦盒。

明黄缎面的底面上,静静地躺着一个血红色的圆玉挂件,红色中透着一丝丝白色。

唐妙雨不懂玉,但不知为何,一眼看上去,总觉得这块玉有一股亲切的熟悉感,她不觉眼前微微一亮,将玉拿了起来。

拿到手里的感觉凉凉的,有阳光折射在玉上,唐妙雨眼前一晃,似乎感觉那里面的红色在流动一样,不由地有点好奇,便拿起来在阳光下看了看,“哇,好神奇,好像人的血管一样,里面的血液在流动。”

闻言,沙发上的一众长辈皆是一怔。

“别吓人了,我见过那玉坠,啥时候变成流动的了?”周秋月不屑地哼了一声。

秦正芬和父亲相互看了一眼,彼此眼里都流露出欣慰来。

“嫂子,你是不知道,当年妈妈说过,越是心思纯净的人越是能看到里面有血液在流动。像我们这种经历了半生的尘世生活,眼睛里早就被俗世所染,自然看不到那里面的玄机了。”秦正芬解释了一句。

唐妙雨愣了一下,连忙把玉坠放回锦盒,盖上了盒子,双手递给老爷子,“爷爷,这么神奇的宝贝,肯定很珍贵,我不敢收。”

“什么话!这玉和人都讲求结缘,大家也都看到了,你和这玉坠确实有缘,收下吧孩子!”老爷子的龙杖在地毯上顿了顿,慈祥地对唐妙雨说。

“这个,正南......”唐妙雨询问秦正南。

毕竟,她和秦正南的婚姻属于闪婚,俩人没有什么感情,她有点受之有愧。

轮椅上的男人垂眸抿了一口茶水,面向她道,“妙雨,你再不收下,爷爷会以为你不想当孙媳妇了。”

唐妙雨面上一红,只好恭敬地向老爷子鞠了一躬,“谢谢爷爷。”

“乖!”老爷子仰头爽朗地哈哈大笑。

老爷子的笑声刚落,客厅走进来一道身影,伴随一道戏谑的声音,“什么高兴事,爷爷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唐妙雨好奇地转眸看去,在看到走进来的男人时,惊得手里的锦盒直接掉到了地毯上。

男人长身玉立,约有一米九的样子......这不是关键。

关键是,男人那刀刻般的脸部线条,深邃的五官......他居然长得跟轮椅上的男人一模一样!

唐妙雨下意识转眸看向身边的轮椅,确认俩人的确长得一模一样,错愕得张了张嘴,“双胞胎?”

秦正芬起身将地毯上的锦盒捡起来递给唐妙雨,温柔笑道,“看到正北,妙雨这么惊讶,看来还不知道正南有个双胎弟弟吧?”

“谢谢姑妈!我,真的不知道。”唐妙雨尴尬地咬了咬唇,接过锦盒。

她还真的是孤陋寡闻了,居然没听说过秦正南是双胞胎之一!

说话间,秦正北已经走了过来,扫了一眼众人,一一打过招呼后,把视线落在了唐妙雨的身上,“这位就是,我哥娶回来的媳妇?”

男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揶揄中染着兴味,似又透着不屑,那嘴角勾起的弧度很是不羁。

“你好,我是唐妙雨。”唐妙雨向他微微颔首。

近距离看到秦正北脸上的神色,她突然明白过来,虽然这俩兄弟长得一模一样,但脸上的表情完全不同,尤其是那双同样深不见底的眼睛。

虽然秦正北的眼睛看不到,但那眼底始终透着温润,脸上也是少有的沉静,一点都不像传闻中那个性格暴戾动不动就杀人的男人。

而这个秦正北,吊儿郎当的,看起来痞痞的。

不管是家人,还是周绍辉,从未跟她提过秦家有对双胞胎。

难道,这是个秘密吗?

《离人落浓妆》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养心阁外,端着托盘的丫鬟正不紧不慢往这走。走到院里,发现院子里静悄悄的,没一个人在,丫鬟皱皱眉,有些疑惑。

往正厅走去,正厅的门也禁闭着,她轻轻叩着门:“王妃?奴婢给您送饭来了?”

里面没人答应,丫鬟又问了一遍还是没人应,她大着胆子推开门。

“王妃?!您在干什么呀?”丫鬟瞪大眼看着林归晚,面上闪过一丝鄙夷。

林归晚当然没错过她脸上丰富的表情:“咳咳…我在学描眉…”

丫鬟看着她衣衫不整,身上穿着一层若隐若现的纱裤,外面裹着一件长褙子,脸上五彩缤纷,锅底一样黑的大粗眉,脸上两团没有晕开的胭脂和血盆大口。

还有地上散落的衣服,乱七八糟混成一片。真是不忍直视。

丫鬟垂下眸,对着林归晚说:“王妃不必如此大费周章,若想打扮打扮,唤来奴婢给您弄就行了。”

“没,我只是闲的发闷,不必让你动手。”林归晚也知道自己丑的不堪入目,但事出紧急,她回来的时候已经看见丫鬟端着托盘要进来了。根本来不及换衣服,只好出此下策。

“那王妃用膳吧。”丫鬟也不多管,她才懒得伺候这个智障。

林归晚点点头,坐在桌前狼吞虎咽起来,这一早上跑来跑去真是饿狠了。

她也懒得看旁边丫鬟的神态,反正她是智障嘛,总要干点智障做的事。

唉,罢了罢了,她就是那个痴傻的林归晚。

吃过饭后,丫鬟把盘子收走,林归晚开始倒腾起来。

从善行堂买来的黄锁梅,马齿苋等一些药材。磨成粉,稍微按着比例配成一份一份的,用火慢慢的熬着,熬成黏糊糊的胶状,晾凉捏成一个个药丸子。

这样就省的再买些药回去熬煮费时间,直接吞服即可。

忙活了一下午,林归晚终于弄完了所有要做的药丸。她拿纸一个个包起来,想着等明儿送到药铺里去。

王府内,丫鬟向封喻川添油加醋讲着自己的所见所闻。

“以后不要跟本王讲她的事!”封喻川听到林归晚的名字,脸黑的像锅底,不耐烦的打断丫鬟的话。

丫鬟吓得连连称是。

第二天,一大早林归晚拿着做好的药丸去了小医馆,看着桌上已经有了一些小瓷瓶。

“昨日少爷你来提了一句要捏药丸,我想着备一些瓷瓶总是没错的。”流萤笑起来,像一朵百合花。

医馆刚开张,并没什么生意,大概是处的位置太过偏僻,好几日都没一个人光顾。林归晚都要放弃了。

“姑娘,我家老婆子一直拉肚子,您这有没有止泻的……”步履蹒跚的老人走到医馆门口颤巍巍的问着。

“有有有。”林归晚本来打着盹儿,听到有人来立马精神了,从药架子上拿了一瓶小跑的递给老人。

老人一看是个小瓷瓶,脸上露出窘迫的表情:“公子,这要多少银两?”

“您先拿着,钱先不收了,等您老伴儿好了,请我家妹子吃顿家常便饭就行了。”林归晚心一酸,想起过世的爷爷奶奶。

“真是谢谢您了。”老人连忙道谢。

将老人送出去后,林归晚心情不错出去溜达了一圈,走到天字一号那条街,发现那里围了很多人。

“求求你救救我娘…她真的快不行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儿跪在药堂门口,嘴里不断哀求。

“去去去,哪来的要饭的,没钱就别买药,别给我哭穷!”伙计不耐烦的打发着男孩儿。

“求求你,能不能先给我药,我以后会当牛做马来报答你…”男孩抓住伙计的衣袍望着他。

“没钱就别买药!”伙计扯开衣袍,不耐烦的转身离开。

《离人落浓妆》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小男孩双眼含泪笑出来,连忙拉着林归晚走。

不远处的青衫公子,掂了掂手中的一虚银子,摇摇头离开。

来到小男孩儿的家,林归晚竟没想到这天子脚下还有像贫民窟一样的地方,这房子根本连茅草房,说难听点,连猪圈都不如。

“娘…”男孩扑倒一个憔悴的妇女身上,眼泪汪汪。

“栓子…”妇女悄悄转醒,无力的抚了抚男孩的头:“你要好好活下去…”

“娘不要说这些丧气话,我请来了大夫,他肯定能治好你的!”叫栓子的男孩期望的回头看着林归晚。

“傻孩子,咱们哪有钱……”

“婶子放心,我分文不取。”林归晚止住她的话:“您先休息着。”

“栓子,有没有盐?”林归晚问着她,现在又没有吊瓶,只好自己配生理盐水了。“顺便倒一大凉开水给我。”

“……有。”栓子迟疑了一瞬立马去拿。

林归晚接过水和盐,搅拌了一下,给栓子娘喂下,一连灌了三大碗,她才拿出止泻药丸给栓子娘服下。

幸亏她身上随时带一些药丸以防不时之需。

“您先休息会儿,”林归晚把破布毡拉了拉。

“真是神医,我感觉好多了,身上也有了一点劲儿了。”栓子娘眼睛亮亮的看着林归晚。

头一次,林归晚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些伟大。这么快有效果,还是盐水的功劳,拉脱水当然要补上去。

“谢谢大夫,栓子可以给你当牛做马。”栓子立马跪下来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让林归晚猝不及防,赶紧把他拉起来。

“不用谢,这是药丸每顿饭后服用。”林归晚放下药就离开了。

其实她没走远,在这附近绕了一下,这简直就是大型贫困区。随处可见的哀嚎,死去的人。

林归晚回到医馆,心情颇有些沉重,她想了想在门口立了穷人半价的牌子。

医者父母心,先救人再挣钱,而天字一号根本本末倒置,只图挣钱没有医德。

第二天,又有人来了,是个老头儿:“大夫,有没有止痛的药,我腿被砸伤了,疼的睡不着…” 他扶着门框,一只腿用木棍绑着,脸上出的全是黄汗。

“流萤,把老人家扶进来。”林归晚赶紧坐起来,吩咐流萤。

她从架子上拿来一瓶止痛的药丸,看着斑驳的墙壁,心里痒痒的,总想着把它收拾的利索,就算不比天字一号那么高大上,好歹也得有个样儿,罢了罢了等有钱再说吧。

“这…需要多少银子?”老头儿犹豫着没有接,他下意识摸了摸怀里的钱。

“一钱银子,”林归晚笑了笑,把瓷瓶塞到他手里:“往后啊,我们医馆对穷苦的人家只收一半药钱。”

“真是谢谢大夫了。”老头儿从怀里掏出一吊铜板,递给林归晚,向她拱拱手,转身一瘸一拐离开了。

“公子,你这样白送给他,那我们医馆靠什么过活?”流萤有些忧虑,一钱对于什么都按银两算的京城,跟一文两文没区别。

林归晚摆摆手,对着流萤道:“不求赚钱只求心安。”就算要赚钱也得一步步来,不着急。

天黑时,林归晚看着空间所剩不多的三七草,一丝忧愁爬上她的脸。

《离人落浓妆》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00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爆款小说《离人落浓妆》最新章节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