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婚宠情深免费章节阅读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4 12:20:17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婚宠情深免费章节阅读_沈秋陆厉怀_《婚宠情深》小说无删减无弹窗版免费试读小说精彩章节

 女人趴在栏杆上,一前一后的乱颤,我看不清她的脸,她却看到了我,于是起身挡住顾海的视线,发出炫耀似的呻吟,顾海让她小点声,然后说了一句好爽,终于没有沈秋那个贱人在这碍手碍脚了。原来,我一直小心维护的婚姻,只是个装满谎言和背叛的空壳,他之所以会借酒装疯,抓着我的痛楚使劲羞辱我,不过是想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赶走我,让我给他和小三腾出地方。目前小说已完结,喜欢就关注木子小说 或者 倾情阅读阅读全文吧!

《婚宠情深》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我的脑袋里开始胡思乱想,也是,陆历怀这么一个熟的不能再熟了的成年人,浑身散发着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怎么可能会像单纯小男生一样的只亲亲,不进去!

陆历怀眉梢轻挑,看着我表情丰富的脸,薄唇紧抿。

我紧张的看向他,吞吞吐吐的越说脸越红:“陆历怀……我们两个昨晚……昨晚有没有……”

陆历怀闻言,淬了幽光的眸子在我脸上逡巡片刻,启唇,音色沙哑又低沉:“弄疼了?”

《婚宠情深》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陆历怀把我带入了包间,门推开的那刻,仿若进了人肉市场,入眼的皆是一条条大长腿,和那一对对鼓胀的胸脯比起来,我这发育程度,简直算的上半个残疾。

包间里,那些女人和几个男的穿插着坐,最中间坐着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

他的发型梳的锃光瓦亮,皮肤保养的非常好,穿着格子衫,看起来很绅士,与外在极不符合的是他左拥右抱的风骚样。

他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对陆历怀笑眯眯的说:“阿历,你去个洗手间去好久,旁边这位是?”

陆历怀看我一眼,不想过多介绍,就随口说:“我表妹。”

然后他对我示意我去一边坐着,等他几分钟,我如获大赦般坐到最不起眼的位置,心想着鬼才等他,过一会我就假装上卫生间,然后开溜。

虽然,我很感谢他帮我这个不是太熟的人,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和陆历怀这种头号危险人物混的太近了,等于玩火自焚。

陆历怀一坐定,等待他已久的女人便蜂拥而至,把软软的胸脯往他的衬衣上蹭,我这才想起他昂贵的西装外套正在我的屁股底下坐着,估计他以后再也不会穿。

陆历怀一看便是情场老手,连眉头都没皱,便自然的揽住一个女的肩膀,手指在那女人皮肤上无意识的摩挲着,摸的他旁边的女人媚眼如丝,如同食了兴奋剂。

对话间,我隐隐约约听到陆历怀叫那男人何叔,讲着讲着他们便用粤语和英文交谈起来,这下我连去听的欲望都没有了。

⊥在这时,一个看起来年纪比我小的男生朝我坐过来。

我本就已经坐到了沙发边,连躲都没法躲,还好这个男孩长相可爱,看起来很乖,说话也是彬彬有礼的,所以他和我搭讪的时候,我也没怎么抵触,便和他有一言没一语的说了起来。

聊得正高兴时,我忽然感觉一阵阴风穿堂而过,我疑惑的抬头,结果抬头的那一刹那便对上了陆历怀射过来的两道寒光,吓我一跳。

旁边的小萌男看到陆厉怀的眼神后,小声的问我:“阿厉哥为什么这么凶的看你。”

“奥,可能眼睛不舒服吧。”我侧开脸,完全忽略陆厉怀的眼神,谁让他嘴巴里的几分钟却是这么长时间,大骗子。

“对了,你和他熟吗?”我问。

“不太熟,只是跟着爸爸见过他几次,不过还是第一次听说他有个这么漂亮的表妹。”

我突然被夸奖,不好意思的低头笑笑,没想到这男孩长的这么可爱竟然会是何叔的儿子,正想问问他陆厉怀是干什么,那边就传来了动静。

只见何叔和陆厉怀都站了起来,陆厉怀的衬衣袖子向上挽起,露出精致的腕骨。

何叔夹着烟的手远远的挡在陆厉怀的一边,有点醉醺醺的说:“阿厉,你就当给何叔个面子,让他们年轻人去玩吧,来来来,我们继续谈事情。”

“今天就这样,我们家有门禁,两点前她必须回家。”陆厉怀说着,眼神冷冰冰的。

还我们家,说的好像我真是他妹妹似的。

何叔抽口烟,眯着眼睛看向陆厉怀,讪讪地说:“哎呀,别这么认真,你以为我不知道,在大陆,表妹这两个字和妹妹没有一点关系,一个女人而已啦,难得阿南喜欢,你就送他玩玩喽,改天……”

何叔话还未说完,陆厉怀便面色阴沉的看向他,绷住嘴角,一字一句的说:“何叔,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何叔闻言,面色一干,没想到陆厉怀真的翻脸了。

陆厉怀阔步朝我走来,那些被他晾到一边的女人一个个像失宠一样似的看着他,我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他就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拉出了包间。

这一次他拽的特别用力,我感觉我的手腕都快被他拽下来一层皮。

特疼。

他步子迈的很大,我必须小跑着跟上,没一会就出了前度大门,晚风一吹,他衬衣微微抖动,手臂上的血管清晰可见。

他把我拽到了他的车旁,解开车锁,刚伸出手要拉开车门,我便直接冲到他面前,用身子挡住车门。

他见我一幅死活不上车的模样,没有强求,用鼻息哼笑一声:“才几分钟就聊这么热络,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但是感觉挺可爱的。”

“可爱?”他反问,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然后一只手插到口袋里,特严肃的看向我,说:“那你知不知道你对面的其实是个滥交王。”

我微微一愕,上下打量他一眼。

“我说他。”陆厉怀怒了,浓密的眉头紧锁。

我对于他突然跟我发脾气有点郁闷,于是也生气的对他说:“我不要去,是你要带我去的,再说了,我又没有说你的坏话,我们只不过是聊了几句天而已。”

“你和他很熟?”

“那我和你很熟吗?!”

陆厉怀闻言,不怒反笑,一手撑住我身后的车窗,上身缓缓靠近,垂下眼睑,灼热的气息洒在我的脸上,暧昧的说:“既然你觉得不够熟,那我们就好好熟悉熟悉。”

说完,他直接一把拉开我身后的门,把我给推进了车里。

《婚宠情深》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我当然想要了,可是他给我的是什么?不要告诉我他亲我的那一下就值四十九万五!

不过说不定,他根本是在骗我,其实里面没有那么多钱,反正他最会骗人了。

∩是骗人归骗人,万一是真的呢……

我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屈服在金钱的魔力下,特别没有立场的说:“我……我当然要啊,再说了,那些钱本来就是我的。”

他闻言,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那我们就好好熟悉熟悉,我再把钱给你。”

说完,他便绕过车头,拉开另一边的车门。

我盯着他的侧颜,有点尴尬,一边假笑,一边语气讨好的说:“嗯,陆历怀,其实我觉得,我们已经挺熟悉的了,我都去过你家,还在你家睡过,再熟就熟透了。”

“你在我家睡过,又没和我睡过,所以还是不太熟。”他启动车子,说起话来面不改色。

我听着他的话,脸立马红成一片,狭小的车厢里,一股诡异的热,侵袭而来。

然而反观陆历怀,却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嘴角向下冷淡的绷着,一看就是还在记仇。

我一阵胸闷,但是为了那笔巨款,我忍了!

于是我态度特别端正的对他说:“陆先生,我刚刚就是急了嘛,所以说出的话没有经过大脑,你都这么善良的帮了我,怎么还可能不熟,你说的对,是我看人不准,啧啧,真是想不到那个人竟然会是个滥交王。”

陆历怀嗯了一声,沉声道:“明白就好。”

“那,钱呢?”说了这么一大段假话,终于绕上正题。

“你可以从我这赚回去。”

又是这句话,听起来,总感觉他在一直暗示我和他做什么暗戳戳的肉体交易。

但是没理由啊,想和他发生关系的女的一抓一大把,不仅漂亮还连钱都不用付,他干嘛这么和我过不去。

我立马把身上的衣服紧了紧,使劲的往车窗处靠,尽量的离陆历怀远一点。

他见状,抬起眼尾扫我一眼,没有吭声。

“你要带我去哪。”

“我家。”

我闻言,打了一个激灵,立马坐起来,说:“我不去,我要回雪曼那。”

“不去也行。”他说,然后侧脸看向我,眼神里带着捉弄之色:“给我两万块。”

“我为什么要给你两万块。”只要一提到钱,我人就变的非常敏感,明明应该是他给我钱,好不好!

他修长的手握着方向盘打方向,眼神一丝不苟,车技也一流。

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大跌眼镜:“今天早上我起来,发现丢了一只手袋,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盗窃满两千块就可以立案,你要是还不了,我只能拉你去警局。”

我张大嘴巴看向他,被堵得说不出话,那只手袋不就是一个普通的袋子吗,怎么可能值两万块!

“我去雪曼家拿来还你。”

“被人用过的东西,我不要。”

我听他这么说,都快被气死了,他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明明知道我现在最缺的就是钱,还总是用钱欺负我!

他瞟我一眼,见我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嘴角终于有了些许笑意,虽然很浅。

沉默了一会,他才开口道:“我有点饿,回去给我做饭吃,就当抵消。”

我本已万念俱灰,面对他的‘发善心’,生怕一个愣神便错过,于是毫不犹豫的用力点头。

他见我如此乖巧,抿起嘴角,很满意。

结果,我又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个与我格格不入的地方,并且在进入小区大门的时候,陷入莫名的恐慌,总感觉自己就像进入了恶魔的嘴巴一样。

回到房子,已经是凌晨两点,和陆历怀说的门禁时间,分秒不差。

陆历怀换好鞋子,就径直上楼,去了书房,我看着他高高的背影,气的牙根发痒,发誓待会一定要把盐巴放的多多的,咸死他。

打开冰箱,里面食材丰富,特别新鲜,还有好多我见都没见过的菜,他不会一天没吃,才会在这个点要吃饭吧,想到这,我想要咸死他的念头,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打消了。

当我围上围裙,站在菜板前切菜的时候,记忆猛地恍惚,想起以前。

那时候,顾海和婆婆的嘴特别挑,每天我都要变着花样做饭,只要有一点点不合胃口,婆婆就直接当着我的面,吐到我碗里,然后不是摔筷,就是掀盘子,说我随便应付她。

那样的日子,不知道是怎么忍过来的,没想到,忍了这么多步,依旧没有走到最后。

白头偕老,终是欺哄。

婆婆向来不是个省油的灯,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一定咽不下这口气,不知道到时候她和顾海会怎么一起整我……

想到这里,手里的刀子差点切到手指。

陆历怀从楼上走了下来,脚步声莫名让我心安,他拿着手提电脑,坐到沙发上办公,电脑莹亮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着,我看了他一眼,突然感觉背后不那么空荡荡了。

很快就炒好了两个菜,我想着陆历怀生活条件好,最低配也是四菜一汤,正要继续洗菜,他却合起电脑,抬起眉头对我说:“够吃了。”

我把菜端过去的时候,他已经给我摆好了餐具。

我不饿,就没有动筷,一直紧张兮兮的看着他,深怕他说句不好吃,然后我两万块的饭友交易泡汤。

他吃了两口,细嚼慢咽,一看就是小时候家教特严格的那种孩子。

“味道怎么样。”

“嗯。”他抬头,餐桌上的水晶灯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像是有星星:“挺合我胃口。”

我如获大赦的喘气。

紧接着,一抹幽光从眼底划过,他双手交叉的抵在下巴处,看向我,一本正经的说:“明天可以去见我父母了。”

《婚宠情深》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658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沈秋陆厉怀_《婚宠情深》小说无删减无弹窗版免费试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