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玫瑰情人:小妻要逆袭免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4 11:30:45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玫瑰情人:小妻要逆袭免费章节阅读_玫瑰情人:小妻要逆袭小说完整全文未删节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玫瑰情人:小妻要逆袭》小说完整全文未删节阅读由 书小宝 提供!《玫瑰情人:小妻要逆袭》小说简介:怀孕后被渣男陷害而亡,再次重生,没想到宿主比她更惨...欢迎点击玫瑰情人:小妻要逆袭小说完整全文未删节阅读

《玫瑰情人:小妻要逆袭》已出全文

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下一秒,她猛然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缸红红的水,鲜艳的红色刺激着她的瞳孔,意识还未全部清醒,她突然感知到一股剧痛。

她倒吸一口凉气,顺着剧痛的手腕看去,整个人突然变得僵硬起来,如同一具雕塑!

她的手腕上竟然有一个尤为明显的刀口,从那条口子里源源不断的渗出鲜血染红了整个浴缸。

很快大脑又是一阵晕眩,她想挣扎而起,可是身子却不由她控制一般,四肢无力。

她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她明明……明明是在逃跑,然后被一道耀眼的灯光闪到了眼睛,怎么下一秒就会在浴缸里自杀?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忽地传来一阵巨响,一个男人猛然破门而进,冲到浴缸面前一手将她捞了起来。

林夏安想看看他是谁,想问问这到底怎么回事,可现实容不得她多想,她只看到了男人精致的袖口,过后两眼一黑,又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的时候林夏安觉得下身一阵胀痛,她咬紧牙关睁开眼睛,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竟然匍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他赤裸着上身,薄唇紧抿,狭长的黑眸似乎隐忍着巨大的怒气,浑身散发着令人骇然的气场。更可怕的是,林夏安此时整个身子都被他搂在怀里,下身那缓缓而进的撕裂胀痛,让她赫然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

林夏安突然拼尽全力推开了男人,不顾眼下是什么状况,挣脱开男人的身子后既恐惧又愤怒的冲他低吼:“你在干什么!你滚开!”

下意识的抗拒都让她忘了质问男人的身份,林夏安感觉到肌肤的寒冷,往下一看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扒的一干二净,一时间她仿佛掉入了一个漩涡里,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是陌生的。

男人狠厉了眼神,忽地拽起林夏安的胳膊,将她整个身子拖到了床的这头,而后一只大手猛然禁锢她的身子,另一只手则生生的遏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不得不直视男人的眼睛。

林夏安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对她而言,他是陌生至极。

但这凌厉的眉眼和骇然的神情,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她,他不是什么好人!

林夏安还未来得及发声质问,就听到男人低垂的声音带着寒冷之意缓缓而起:“这是你该付出的代价!”

说完狠狠的吻上林夏安的双唇,没有一点柔和之意,满满都是粗暴狠厉,似乎他的心中压抑着对林夏安不少的愠怒,就等着这一刻全然爆发!

林夏安不知所以,但求生的本能骤然爆发,拼命的挣扎抗拒,尽管被男人牢牢禁锢,但她依旧不服输,不管怎样就是不让男人轻而易举的得逞。

男人似乎失去了耐心,直接将她扑倒在床,怒然的低吼一声:“你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整个人都是属于我的,谁允许你自杀?你以为你死了就能解脱吗?你以为你死了你那个男人就会回心转意吗!”

他犹如暴戾的野兽,宽大的手掌收紧力气狠狠的搂紧林夏安的腰部。

他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句的开口着:“你现在是我的情人,是我陆霖的所有物,为了别的男人自杀,你就是在自讨苦吃!”

话音一落,他的吻毫不留情的落到了林夏安的胸前,那滚烫的触感令她浑身一抖,而就在男人弯腰之际,林夏安从男人后背的反光玻璃中,看到了自己的脸……

这张脸,不是林夏安!不是她的!

是另外一个女人,她不认识……可是,为什么长在她身上?

她的记忆在这瞬间突然排山倒海的涌过来,失去意识之前,她逃出了男友的魔爪,可路过马路时恰好被一盏刺眼的车灯晃了眼睛,下一秒只感觉一股强烈的震感,她被车子撞倒在地。最后的影像,就是那无边无际的黑暗夜空……

再醒来,自己就成为了这个浴缸里自杀的女人,被一个男人抱起后二度晕眩。

然后……

林夏安突然想通了什么,巨大的震惊崩离了她的恐惧,她收紧双手急切的质问男人:“你是谁!我又是谁!?”

陆霖忽然停止了亲昵的举动,他眼神森冷的看向林夏安:“你是谁我是谁你难道不清楚吗?那我再提醒你一遍。”

他一边说一边抬起林夏安的脸:“你是我陆霖的所有物,是我包养的,听明白了吗!”

说完一手甩开她,强调的这句话并不是回答的口吻,而是命令的语气。就在林夏安还在清理思绪时,下身猛地传来一阵不适感,他……又进入了。

“你放开我,我……我不记得了,你是谁,我又是谁,我……”

她本能的抗拒着,不管眼下的情况是哪种,她不想刀枪直入被一个男人强要了身。

∩她的挣扎抗拒在陆霖眼里不过是小打小闹,他的力气足以让林夏安动弹不了。况且林夏安说的话在他眼里不过是胡话罢了!

陆霖并没有停止动作,而是发泄一般狠狠的撞击着林夏安身体,她被迫承受这一切,双手不禁死死的拽住了陆霖的胳膊:“你停下……停下……”

“我说过这是你该受的惩罚!沈……”

“啊啊……我疼……不要再继续了……停……下……”

林夏安厉声尖叫一句,打断了陆霖的话,见她极其痛苦的抬起那只受伤的手,陆霖下意识的放松了下。

⊥在林夏安以为他终于要放开自己的时候,没想到这男人陡然阴沉了脸,竟然不顾她的伤痛毅然决然的将她抱紧强烈冲撞着。

想到她为了别人躺在血泊当中,却在自己眼前逢场作戏拒不配合,陆霖心中那强烈的恼意直直的冲入他的脑海。

他再次收紧双手,不给林夏安任何机会……

次日。

林夏安紧着手指翻了个身,见旁边空无一人,她这才忽然清醒,猛地坐起来。下身那强烈的不适感令她有些难受,想到昨晚一系列刺激她的画面,她的心再次掀起波涛。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但林夏安只要想起昨日他那阴蛰的眼神,她就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她走到不远处的梳妆台前,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镜子前这个陌生的自己。

容颜姣好,明艳无比。

这面孔放在平常人中肯定是打眼的存在。

她可以操控着这驱壳,可以感知到这身体任何的感觉,她……是重生了吗?

林夏安被这个想法震惊到了,久久无法平静。

但……她的重生,岂不是一个机会?

∩以报复那个丧心柴的前男友的机会!

是,那个林夏安以及她腹中的孩子已经死了。可镜子里的这个女人,又回来了。

《玫瑰情人:小妻要逆袭》已出全文

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上天并没有收掉她,而是让他重生在这个女人身上,对于她来说,这就是一个莫大的机会!她一定要让那个男人尝尝什么叫痛苦。

“小舒!”

⊥在林夏安沉浸在自己思绪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

她闻声回头,不明所以的看向朝她走过来的女人。

女人装扮平平,但人干净利落,在见到林夏安的时候她一脸心疼又夹杂着一些气愤:“小舒你怎么这么傻!为了一个男人你值得吗?身体是你自己的!之前你都说过,不管遇到再大的苦难你都要挺下去的,可是现在你怎么……”

林夏安并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但结合今天和昨天的情况来看,不难猜出,这个女人,因为一个男人自杀了。

林夏安对这身体主人所有的一切都不知,索性她便装作失忆,一脸茫然的看向女人:“你……对不起,我不记得了,我一切都不记得了,我是谁?你又是谁?”

女人听到林夏安这么说,脸色一僵,难以置信的凝视她问道:“你真的失去记忆了吗?”

“嗯,千真万确,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林夏安非常笃定的点点头,总不能说她是另外一个人,重生到了这身体之上,这种话说出来谁都不会信的。

眼下的情况,只有失忆才能最好的解释。

那女人呆愣了一会,之后才低下头似乎自言自语:“难怪……陆先生要我前来,看来你真的失忆了。”

“陆先生?”

林夏安皱了皱眉,女人并没有对于这个陆先生多做解释,而是转过话题:“你叫沈舒,我是戚思,你的助理。如果你真的全部都不记得了也好,你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重新开始可好?”

或许什么都不记得了对于沈舒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吧。

“助理?”

林夏安一顿,戚思点头解释道:“你是娱乐圈的艺人。”

原来这身体的主人竟然是娱乐圈的,可是她对沈舒这个名字并不耳熟,想来是挣扎于底层或者中层的线外明星了。

她看到桌面上的手机,随即拿了过来搜索了一下沈舒。

戚思见她认真思索的模样,暗自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陆先生,沈舒怕是已经无力回天了。想到这,戚思对她生出不少的怜悯。

沈舒的情况她是知道的,的确让人心酸,可是她除了在工作上能尽量帮助她以外,其他的事情都无能为力。

但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眼下是救回来了,以后看来得多多留意下她,别和这次一样稍不留神就让她做了冲动事。

林夏安在网上搜索着关于沈舒的一切,再加上戚思在旁边和她说的一些事情,很快她就对这身体的主人了解了一些。

与此同时,她也在告诉自己,现在的她,就是沈舒。

戚思在房间里呆了很久,林夏安再三的和她保证不会再发生浴缸的事件后,她才落心离开。

而等戚思走后,林夏安走到窗子面前直接拉开了窗帘。

这座公寓,是A城最高的公寓楼,能俯瞰整座A城。而她生前,也是A城人。

不知道现在的“林夏安”怎么样了,既然她都已经重生到了沈舒身上,想来此时的“林夏安”已经去世了吧。

那葬礼呢?

能有葬礼吗?

窗外的天空如一道沉沉的黑幕,阴郁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此时的她暂时把眼下的情况放在一边,因为她迫不得己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去看看“林夏安。”

次日一早,林夏安就准备离开屋子。

∩还没有出发,助理戚思就拎着一袋早餐过来了。见她收拾规整,连忙问道:“小舒你要出门?”

林夏安点点头:“恩,想出去透透气。”

起料戚思拦在他面前:“小舒,你的伤才刚包扎好,而且陆先生也应该不会同意你擅自出去的,他……”

林夏安想起那个阴冷的男人,霸道,阴狠,不可理喻。

“为什么我要经过他的同意才出门,我现在想出去透气,不管怎样,后果我自己承担。”说着不顾戚思的劝阻走出了屋子,临走前还说了一句让戚思落心的话,“你放心,我会安全回来的。”

本来戚思还想阻拦她,可是听到这笃定的保证后,她忽然犹豫了。

沈舒心里憋了那么多事,应该需要冷静冷静,再说她都这样和自己保证了,想来也不会再出什么意外。

想到这,戚思也没有多加阻拦。

林夏安离开公寓后直接去往了自己生前的家。

此时一楼周遭全部挂满了白布,一个女人跪坐在地伤心欲绝,看到这熟悉的人影,林夏安张了张口:“妈……”

林夏安潸然泪下。

她的母亲,还有弟弟。

她不敢往里迈进一步,因为她生怕自己控制不住与亲人相认。

所以只能远远观望着自己的葬礼,这种感觉无法言喻。

而更令她气愤的是,这个葬礼上全程都没有见到渣男崔宇帆的身影。

她紧握双拳,毅然离开了葬礼现场。

愠怒至极的林夏安暗中找去了崔宇帆所住的地方,就在她想着该如何见到崔宇帆的时候,忽然在路旁一家露天餐厅里看到了这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但她的目光又落到了崔宇帆身边的女人身上。

没想到在她葬礼的这天,这个男人竟然和小三理所当然的共进午餐!

林夏安下意识的往餐厅那边走去,但没走几步,坐在崔宇帆对面的那个男人赫然出现在眼眸里。竟然……是昨天强要了自己的男人!陆霖!?

她骤然停下脚步。

《玫瑰情人:小妻要逆袭》已出全文

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

这个女人叫陆梦薇,和陆霖同姓……这一下林夏安拨云见日,原来是一家人。

她犹豫了一会,继续往餐厅那走去。

今日她特意穿了一身白裙,凹凸有致的将她的身型勾勒的恰当好处。

既然已经重生了,那就让一切都重新来过吧。

短短几十阶的台阶,却让林夏安下了莫大的狠心。

虽然心中扬起澎湃大浪,但是她的脸色却平静温柔,一身素白衬的她像一支脱俗的白莲。

她手腕上被包扎的伤口很是起眼,但配合着身素白,又别有一番风韵。

她径直走到那三人身边,含着笑意出声:“陆霖。”

声音一出,三人不约而同朝她望去。

陆霖见到是她,俊眉微蹙,冷然开口:“谁让你过来的?”

而陆梦薇不以为然的哼笑一声,显然对这个戏子并不在意。崔宇帆更是不认识她,只道是陆霖的相好女人,并未多言。

林夏安顺着陆霖的眼神在他身边坐下,浅浅一笑:“你猜我是因为谁过来的呢。”

话到嘴边还不忘冲陆霖柔媚一笑,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她这样子想来陆霖再怎么样也不会拂了面子,毕竟还有旁人在场。

但陆霖也不会顾及她的面子,对待她始终是那副清冷淡漠的神情。

∩并不影响林夏安的演技发挥。

只见她冲崔宇帆和陆梦薇温和一笑,打了声招呼:“陆小姐,崔先生。”

听闻她还知道崔宇帆的姓名,陆梦薇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陆霖放下酒杯毫无温度的开口:“你认识?”

林夏安摇摇头道:“曾经机缘巧合和崔先生有过一面之缘,大抵是崔先生不记得我了。”

“哦?不知道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能让沈小姐一直记得我男友呢?”

陆梦薇不是个好惹的主,语气也不善。但林夏安只要想到面前这两人害死了自己,她心底的怒意就窜到了头顶。

但她还是保持着微笑徐徐回答:“以前我与林夏安小姐曾有过一次合作。”

此话一出,崔宇帆和陆梦薇两人皆为一愣,仿佛是戳到了某个不快的点,这两人的脸色显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说起林小姐,今天不是她的葬礼吗?崔先生没有去吗?”

人都在这了,肯定是没有去了。

这话说的,十分刻意,让崔宇帆脸色陡然一变,但碍于她是陆霖的人,又不好开口,只能憋着一股气,想反驳都无从反驳。

陆梦薇此时出口:“沈舒你未免管的太宽了吧?我男友与那林小姐都是过去式了,我们当事人都不再提什么,你又来多什么嘴?”

说话也丝毫不给林夏安面子,她是陆家大小姐,是陆霖的妹妹,根本就不需要在乎陆霖的脸色,况且,这个沈舒不过是她哥的一个不上台面的情人罢了!

陆梦薇话中带刺,但林夏安倒不恼,反而罢了罢手似乎带着一些歉意开口:“抱歉是我多嘴了,我只是想到林小姐挺可惜的,就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不过……我倒没有想到陆小姐竟然和崔先生在一起了,毕竟林小姐尸骨未寒。陆小姐千金之躯在看人方面可要看准一点,得让陆霖给你多掌眼看看是很好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怎么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了?

这背后的意思谁都能听出来,崔宇帆脸色铁青,而陆梦薇直接将不高兴写到了脸上:“我的事还用不着你来管。”说着目光从林夏安的手腕掠过,“有这管闲事的时间还不如好好打磨下你的演技,至少那样也不用光靠着我哥去接戏了。”

好一致命招。

如果这话被沈舒听到,还不当场给气晕。只可惜听到这话的是林夏安,这种讽刺对她来说不足为惧。但她也知道点到即止,于是故意露出歉意:“抱歉,我真是不会说话。”

“够了,我们还有正事要说,让司机先送你回去。”

陆霖打断她的话,脸色冷然的开口,就差没直接让她滚了。

∩林夏安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似的,仿佛根本没有听到陆霖这话中的怒意,反而顺从的点点头,像只乖猫一样:“嗯,那我先回家等你了,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话音一落,都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转身便走出了餐厅。

陆梦薇觉得她厚脸皮到了一定境界,怒道:“哥!你是不是太宠着她了?真是恃宠而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陆霖眼色暗沉,那黝黑的双眸深不可测,这沈舒,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

难道因为是失忆?

但不管什么,今天的她惹恼了陆霖。

不仅因为她过于失礼顶撞陆梦薇,还有她对崔宇帆的态度!

不过是曾经的一面之缘,就记到现在?

而回公寓的路上林夏安久违的感觉到了心里的通畅,想起崔宇帆敢怒不敢言的嘴脸,还有陆梦薇被说到差点暴走的态度,她解气的忍俊不禁。

这才刚刚开始,以后的路还长着。

她以为陆霖不会在意这种女人之间你来我往的虚假话语,也不会因为她这些话而刻意过来一趟。可没想到没过多久,陆霖竟然回到了公寓。

“你怎么过来了?”

见他进屋松开领带,林夏安微微一怔。

“不是你说要等我吗?”

陆霖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些寒气,冷厉的表情也在无时无刻的提醒着林夏安,他不爽。

想起之前他对这身体做的事情,林夏安心底一阵懊悔。

她那句先回家等他不过是随口一说的玩笑话,谁知道他还当真了?

他的目的难道就是来见她?仅仅如此吗?

下一秒,陆霖脸色突变,忽地上前扼住了林夏安的脖子,脸色凌厉的质问她:“你和崔宇帆什么关系?”

似乎猜到林夏安可能说谎,他紧接着警告:“我要听的是实话!”

林夏安全然没有料到他突然就跟一只野兽发疯一样,那双扼住自己脖颈的大手不断的收紧力气,令她难受不已,几乎要窒息!

只见她挣扎了一小会,难受的哼哼几声,陆霖才松了松手,但并没有因此放开。

“不过一面之缘!并没有其他关系,你别想太多。”

难道因为沈舒是他情人,他就因此而暴怒吗?不对,沈舒不过只是他包养的情人而已,并不是爱人。这两者差距还是十分大的!

而且,陆霖这样哪像是爱沈舒?分明只是强烈的占有欲在作祟。

但陆霖并不相信她:“你觉得我会相信你?”

“既然你不相信我的话为什么还要问我?如果问了我,我实话实说了你就应该相信我!”

林夏安也是被逼无奈,再掐下去,她真的要窒息了!

兴许是陆霖从来没有见过沈舒竟然这么大胆反驳自己,下手突然一狠,林夏安差点咽气,立刻挣扎着拍打他的手。

⊥在她奋力的挣扎中,她手腕上的伤口被撕裂开,血液沁出了包扎的纱布。

陆霖看到这眉眼微动,猛地甩开她的身子厉声警告:“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别以为我不让你死就会给你诸多特权,你敢惹梦薇不快,我就让你在你这娱乐圈无法立足,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吗?”

林夏安疯狂喘息,苍白的小脸毫无血色,身子也因为大口的喘气而猛烈的起伏着。

生不如死……这男人恐怕是个疯子!

《玫瑰情人:小妻要逆袭》已出全文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1078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玫瑰情人:小妻要逆袭小说完整全文未删节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