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那些年的幸福日子免费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8-14 11:21:40

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那些年的幸福日子免费章节阅读_那些年的幸福日子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小说精彩章节

 那些年的幸福日子小说章节目录阅读由 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身处Z国沿海的一座大城市中,海风徐徐吹过,带来阵阵凉意,此时此刻,沧老师已经被人上烂了,我也把大学上烂了,关注那些年的幸福日子全文阅读

《那些年的幸福日子》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出了事的话,别怪我没提醒你。”

这话带着恐吓加威胁的味道。

进去办公室,办公室很大,马姐从办公桌抽屉拿出一本书,对我说,“这里写有监狱规则,把这些好好看看,电话只能打内线打不出外面,办公桌玻璃下有所有科室的号码,你的工作服,我一会儿给你拿过来,你还有问题吗?”

我还没搭上话,她就冷冰冰的说,“没问题就好”。说完径直出了办公室,走人了。

这空荡荡的房间,空荡荡的外面,空荡荡的操场,光看这些,心里就感到无限的压抑。我怎么感觉是来这里坐牢来了。

坐下后,我翻了翻这本厚厚的规章制度,具体规则仔细到几点几分早餐什么的,懒得看,就看起了通讯录,什么指导员什么主任,什么科室的一大堆,看来,这里员工不少。

我找到了一张毛巾,开始收拾搞卫生,正弄着,桌上的电话响了。

是康指导打过来的,要我过去拿工服。

我过去后,见康指导还坐着看不良图片。

“康指导好。”我敲敲门。

康指导看我进来,说道:“小张,坐,坐,怎么样,还习惯这环境吧。”

我说客套话道:“习惯习惯,谢谢康姐的关心。”

康指导脸色微红,关掉了网页,挺着胸,走到我跟前,靠着我额头很近。

康指导年龄虽然比我大,可这个年龄段的女人,身上有一种小姑娘所没有的致命的成熟气质。

我瞥开看直了的眼睛,悄悄咽了一口唾沫,把脸移向别的地方。

“小张,你们新人啊,刚来都差不多这样,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跟你这一批进来的还有个新同事,咱们正想着给你们举行个欢迎仪式,你现在看我们单位人少,等下班了或开会的聚在一起,人也挺多的。”

我心想,这监狱里的,还能搞什么欢迎仪式,不过转念一想,也挺好啊,搞个欢迎仪式,把我介绍给新来的先来的美女姐姐妹妹们。想象一下那会是什么场面,这女监里,唯一的一个男人,在一大群女人的恩宠下,左拥右抱,环肥燕瘦。

“小张。”

康指导的声音把我的拉回现实,我啊了一声。

“咱们这里的心理咨询师,主要是给女犯人们做开导工作的。我看了你的简历,你刚好是这个心理学专业的……”康指导对我说起了我的工作职责什么的。

我看着漂亮的康指导,心又就飞到了她身上。

我的这些微妙表情,精明的康指导都看在眼中,她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小张,你也别紧张,你们新人啊,刚来都差不多这样。”

说话的时候,康指导砰的一声把门关了起来。

我一看,心里既慌又惊,这康指导想干嘛?

康指导把门关好后,边走回办公桌边说:“小张啊,人到了年纪,烦心事也多,你是心理学老师,也帮我详细的了解一下吧。”

说话的当口,康指导趁机贴过来,靠在我的身上。

我吃了一惊,正想把身体闪开,康指导看着我说:“这天气还挺热啊。”

这时,我明显禁不住激动起来。

天哪,她怎么这么大胆啊?这可是在办公室啊!我有些慌乱,不知怎么办好。我毕竟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本能的冲动让我难以抵抗。

康指导见我没有闪开,就含情脉脉地盯了我一眼,我没有出声。

忽然一双手伸过来。

我很紧张,这么突然的让我很不适应。

康指导眼目含情看着我,嘴角似笑非笑。

“康指导…你这是?”我急忙握椎指导的手。

“在监狱里呆久了,浑身都酸疼,要不你也帮我捏捏?”康指导的嘴巴对着我的耳朵轻轻的吹着。

我现在已经彻底凌乱了。在拼命克制来自体内深处的冲动。

“小张啊,你能不能,帮康姐按一按?”康指导躬身弯腰下来,往我脸上吐气。

我心想,被康指导这个少妇这么下去,自己非失守了不可,而这里可是办公室啊,不是个办事的地方,再说自己也是第一天刚来,人生地不熟的,这官场里尔虞我诈的,万一是人家下套呢?

我深吸一口气,把欲念暂且抛一边,站起来说道:“好,康姐你坐着,我帮你按按,站着不好按。”

我给她按摩了一下,她很享受的样子趴了一会儿。

兴许是办公室内,不敢太造次,康指导把衣服整理一下,撩了撩前额头发:“哦,很好,小张啊,你这按摩手法挺不错的。你也别笑话姐姐,在这里面呆久了,自然会憋得慌,你以后也就知道了。”

说着站了起来,见她向自己走过来,我闪开一下。

康指导径直向门口走去:“小张,你给康姐按摩这事,可别跟人提起,省得别人说闲话的。”

我应道:“不会的不会的。”

康指导一边说话一边把门打开:“小伙子懂事又聪明,努力吧,前途不可限量啊。好好干吧。”

康指导刚把门锁打开,门外有人刚好推门,撞在了康指导身上,进来的正是马姐,康指导顿时满脸黑云,马姐一见自己差点闯祸,急忙道歉:“对不起指导员,我不知道你站门后。”

康指导不高兴道:“就算我不站在门后,你就不知道敲门了?规矩没学过?”

马姐急忙又道歉,康指导又说道:“以后进我办公室,就算是门开着,也要敲门,别这么没教养,懂吗?”

马姐被训后,脸上一阵红,小声应一声。

康指导顿时大声了起来:“大声点,我听不到!”

马姐急忙声音响亮了起来:“是5指导!”

在等级森严的官场,就是官高半级,也能把人压死。

马姐把工服给了我,我拿着急忙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太疯狂了,实在是太疯狂了。这一刻,我忽然觉得整个女子监狱都没有正常人,都是疯子。如果说犯人长期见不到异性,他们面对我的时候会疯狂我还可以理解,可是康指导呢?她应该是有家庭的人吧?为什么她也会这样?

我惊魂未定的回到办公室,一屁股坐在那里。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刚才的事。饥渴疯狂的女犯人、马姐说的男人被女犯折腾死割下了,还有刚才康指导的身子在我的脑海里轮番浮现。没有一个是可以让我自己不冲动的。只不过刚才康指导太心急而且时间太仓促,所以我始终还理智。如果她循序渐进,我想我一定躲不过去。

回到心理咨询室,我继续把卫生搞好了,然后拿起监狱手册,看着。

到了中午的时候,应该是吃饭时间了,肚子咕咕叫,怎么还没人来叫我去吃饭?

刚这么想,有人敲门了,我喊进来,一个穿着警服的女孩,长得还挺可爱的,短发,笑的时候露出虎牙,眼弯如月:“张哥,到吃饭时间了,康姐让我来叫你一起去吃饭。”

这么个可爱的小女孩,居然也会来当狱警,就这么样的,怎么镇住那群女犯人?难道要怀柔政策吗。

我点头说好的。

跟着她身后出去,小女孩跟我聊着,做了自我介绍后,又说了一些自己的情况。

她叫李琪琪,今年年初进来的,比我早来一段时间而已,不过她的身份是管教,是和女犯人直接接触的。李琪琪。

看着比我矮半个头琪琪,这小女娃娃到底如何管犯人?

到了食堂,食堂很大,我们大学军训时去过部队,这食堂和部队的食堂差不多,干净,很大,菜式也很多,李琪琪带着我打了饭,坐下来吃饭。

抬头看过去,不论是吃饭的打饭的,全都是女的,她们这时也都看到了我,开始看着我议论了起来,我有点不好意思,问李琪琪:“你说她们为什么都在看我讨论?”

李琪琪说,你是男的呀,我还没在这里见过男的呢。

妈的,女狱警又不是女犯人,我有什么好看的。

和李琪琪说着话的时候,有个女狱警,走到我面前问:“喂,帅哥!”

那声音很粗,我看着面前的他,是个男的,我本能的嗯了一声问,“大哥,什么事啊?”

“你真的是个男的!?”他大声道。

我点头看着他,仔细看看,她不是个男的,只是长得像个男的,剪了个男人头。而且身板很像男的。

她一回头,对着后面的女人们大声道:“我草这真的是个男的啊!我还以为像我一样!”

一群女人大笑了起来。

李琪琪也忍不住,吱吱笑着。

我脸红了,低着头吃饭。

吃过了午饭,李琪琪带我回了办公室,然后她说她要去上课了,不知道是培训什么。

我坐下,靠着椅背,妈的,没电脑,没手机,这怎么熬啊,连可以看的书也没有,这里面的人都是怎么活下来的?

《那些年的幸福日子》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放开我!”

女犯人披散着头发,像头暴怒的母狮子,一边叫喊一边要推开女狱警。

三个女狱警把她拉进来,死死按住,手铐拷在了她手上,一头拷在凳子上,我这才发现,凳子的脚和地板是焊死的。

女犯人还疯狂的语无伦次叫喊:“放开我!放我出去,出去!我要出去!”

“他妈的还乱动,我等下抽死你!”长得像男人的女狱警破口大骂道。

妈的,还真的不把犯人当人看啊。

女犯人还在乱晃动声嘶力竭的喊着,那女狱警又骂道:“好!让你喊!用力喊!叫破嗓子最好!”

我问女狱警:“这人怎么了?”

女狱警回答我道:“不知道发了什么疯。”

“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我问。

她没好气道:“就是不知道,所以才带来给你!你把她治好,过会儿等她静下来了我们再把她带走。”

说完她们三就出去了。

把这头暴怒的女狮子留给了我。

那女的嗷嗷的不知是哭是笑,然后叫了几声放我出去后,放声大哭起来。

心理学导师虽然教我们如何面对各式各样的心理疾病患者,却没有教我们如何面对发疯的心理有疾病的女犯人。

我决定等她冷静下来再和她谈谈。

放声尖利的大哭许久后,她慢慢的降低了声音,变成了抽泣。

我跟她打了招呼:“同志,你好。”

她慢慢的把头抬起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看起来很是老实的女人,面色甚是老态沧桑,眼中含着泪,带着绝望的无神。

“请问,是不是有人欺负了你?”我问她。

她停止了哭泣,却不说话,把头低了下去,叹了叹气,用一只手擦了脸上的眼泪。

“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可以跟我说说,或许我能帮得到你。”我说。

“真的吗!?真的能帮我吗!?我想出去4看我孩子!”她激动了起来,身子向前倾。

看来,我是没表达清楚我的话,我说:“我指的是心理问题。我是这里的心理咨询师。”

她的表情从激动变回绝望,颓然坐回座位,头又低了下去。

“你孩子多大了?”我问。

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后,她还是不说话。

我只好开口:“大姐,如果您不介意,可以和我说说,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可以代你探望探望他。”

她一听这话,徐徐抬起头来,满面的感激之情,徐徐说道:“谢谢,谢谢你。可是,他不在这里。”

“真可惜。他多大了?”我问。

“五岁。”谈到孩子,她的声音慢慢带了感情。

“很可爱吧,能不能跟我聊聊你孩子?”

大姐从狂躁发疯,到大吼大叫,到大哭,到抽泣,到问一句答一句,到现在和我主动谈了起来。

大姐姓屈,屈原的屈,她是一个农村的村姑,爹妈死的早,无亲无靠的她嫁给了本村一个离异男。丈夫刚开始几年对她还挺好,一家人种田养猪做豆腐的虽然艰苦倒也还过得去,后来儿子出生后,丈夫染了赌瘾,越陷越深,发展到后来,拿着家里田地去卖,田地卖完后就要卖房产,房子卖了后,一夜喝醉酒输红了眼后回家说要拿孩子去卖,屈大姐当然不肯给,两人在争夺孩子过程中打了起来,眼看孩子被丈夫拖出去,头脑一热的屈大姐拿起大剪刀就追上去一捅。

男的死了。

屈大姐虽然在村里好人的争取下,死罪可免,但重判难逃,判了个过失致人死亡罪。

屈大姐孩子托给了自己村里的好邻居照顾,而前几天,死了的丈夫爹妈来了,以爷爷奶奶的身份把孩子带走了。丈夫爹妈早年背井离乡一直都在外省做传销,骗了村里不少人,早就和儿子断交,也不知道两老到底漂在哪里,而偏偏这时,突然回来把孩子带走,屈大姐担心孩子遭遇不测。说着说着,屈大姐又大哭起来:“这孩子命苦啊!”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出跌宕起伏的戏,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我长长叹气,可怜她的遭遇,可自己无可奈何,只好安慰她道:“屈大姐,别太难过了,吉人自有天相啊。”

看吧,我是心理咨询师,应该要用科学的办法开导疏通病人才是,可我现在呢?俨然一副在大街上拿着一面旗晃着铃铛捋着胡子穿道袍算命者的做派。

凭借我几句话,就能解开她心结吗,这怎么可能。我能做的,也只是和她聊聊而已。

门外有敲门声,然后那三个女狱警进来了。

那个男人样的女狱警进来看到女犯人安安静静坐着,笑着对我说:“哎,不错啊哥们,你这心理医生当得挺称职的,这么个女疯子都让你搞定了。”

我心里颇为不爽,什么女疯子。就算是心里这么想,嘴上也不能这么直呼出来吧。

我没说什么,只对她笑笑。

她打开了屈大姐的手铐威胁道:“我警告你,你是第一次闹,我就不关你进黑号子,要是再闹,我可对你不客气!走!”

屈大姐跟着她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后,回过头来,问我:“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张。”

她说了句谢谢你。被女狱警推搡出去。

我重重松口气,靠在了凳子上,习惯的伸手进口袋找烟抽,但是…我身上所有的物件几乎都被交到了警卫室,这里哪来的烟给我抽。

站在窗口往外看,这里就像是一座很大很干净的高级坟场,心里好压抑。

六点过了一会儿,李琪琪进来了,叫我去吃饭。

她看我脸色不好,就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啊。

她安慰我说,刚进来的时候,她也不习惯这里,慢慢的也就好了。

是啊,人类是很容易适应环境的高级动物,最多也就二十一天。

李琪琪又说,今晚本来要举行的迎新活动,不办了。

我问为什么。

她说因为监狱出了事,有个女犯人在劳动的时候和另一个女犯人打了起来,引发了两帮人的冲突,好几个伤了送去了市监狱医院,康指导员她们都去处理这事。

麻痹的,这监狱里,还真不是个平静的地方。

吃饭的时候,还是有不少女狱警看动物园动物一样的看着我。

我没像中午那样不适应了。

和李琪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李琪琪告诉我,女犯人除了关着,还要去劳动改造,而且活还挺累。

我好奇心一起,问道:“对了,你能不能带着我去看看女囚啊?”

“不行,这是违反纪律的。”

“好吧。”说真的,我挺想去看看那些女囚干活,睡觉的地方。

回去宿舍的时候,我才知道,李琪琪竟然就住在我的隔壁,她的舍友上个月受不了这里的环境不做了,她就一个人住了。

我开了宿舍门,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宿舍,问正在开宿舍门的李琪琪:“你平时下班回来后,做什么打发时间?”

李琪琪一脸认真的表情说,“可以和她们打牌呀,聊天,听歌呀,散步呀,不过十点钟必须要关灯睡觉。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我又想到了那个招我进来被我强行的女人,她究竟是干啥的,是这监狱里什么领导?

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隔壁的李琪琪。

于是过去敲了李琪琪的门,她开了门,问我怎么了。

我说我快闷得憋死了。

李琪琪问,要不要给你MP3听歌。

看着这个一脸纯真的小萝莉,自己真是龌龊,连这样的小女生都yy 。

我看见她桌上有些书,说,我就拿些书去详细的了解一下吧。

都是小女生看的书,娱乐八卦,青春校园之类的。

有胜于无吧,拿回去翻了几页,翻着翻着竟然睡过去了。

次日一早,爬起来洗漱后,去上班,跟康指导员报到,康指导员一副良家妇女的样子,跟我吩咐了几句,就叫我去了自己办公室,就这么定定坐着,没人理我,也没人来打扰我。

到了中午,李琪琪就找我去吃饭,然后回来继续坐着,到了傍晚,李琪琪找我去吃饭,然后回宿舍,睡觉。

连续几天,都是这样,也没有女犯人过来,也没有其他女狱警,甚至连马姐也都消失不见了,我每天能说上话的,只有李琪琪,天呐,要是在这种环境下干一辈子,我会疯掉的,从来没有感觉时间是那么的难过。

这里死一般的静让我真想跑到楼顶上大声呼喊:我他妈的快憋死了!

他妈的,怪不得前几个心理咨询师都不干了,心中突然闪过辞职不干的可怕想法,但很快的,就压了下去。

我家世代都是农民,农民在以前,是一个很光彩的名词,而现在,似乎成了落后老土穷困的代名词。家里山清水秀,没有一点工业气息,没有污染,城里人把我们那些原始没有开发的地方当作休闲享受的地方,我们却早就厌倦了那里,渴望着外面世界的精彩,渴望走在高楼大厦华灯绽放的大街上,坐着车去游乐园公园玩。

我毕业后之所以急着找工作做,就是因为家里太贫困,太需要我工资的支持,我们家三个孩子,我是罚款超计划来到这个美好世界的,我有两个姐姐,大姐大我八岁,二姐大我五岁,农村重男轻女思想,你们知道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什么做生意的头脑,成天钻进一亩三分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养几头猪,家里经济就靠种地养猪支撑起来,为了生产多点粮食,父母经常天不亮就下地干活,也就没有多少时间来管我们,我们姐弟三的教育就放到了次要位置。

当然,这时候,两个姐姐就是我的保护者了。

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家里一直都很穷,天天吃玉米粥和青菜,到了节日才有点肉,家里养的猪都是卖的,鸡鸭除非到了中秋春节等重大节日,否则是不会轻易杀来吃的。当现在人们说玉米粥好吃的时候,我是无动于衷的,因为我早就吃伤了。

在两个姐姐都还不到十岁的时候,她们就每天早晨天不亮起来去帮父母干活了,她们要放牛,还要割草回来,洗漱后喝点粥吃个红薯,然后去上学,回来后又要干农活。可家里的情况并没有因为一家人辛勤的劳作而变得更好,因为两个姐姐要读书,我也要读书,我还在读高中,父母已经满头白发了。

《那些年的幸福日子》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微杏工众浩:muzibook 或者 shumilou !草泥马!”

骂街掐架的声音爆发出来。

李琪琪小姐妹冲过去,前面有个女狱警也过来了,手电筒的光集中到一间牢房里:“不想睡觉了!?”

牢房里,几个女囚把一个女囚按倒在地上,围在一起打那个女囚:“不拿钱出来,别说我们不让你好过,我们也不好过!”

“住手!住手!给我住手!不想扣分的话,住手!”李琪琪的小姐妹大声一句。

里面那几个女囚住手了,骂骂咧咧的踢了几下,被按在地上的女人转头过来。这不就是屈大姐吗?她怎么了。

“监室长!出来一下!”女狱警对里面女犯人喊道。

有个女的出来了,长头发,我瞥一眼过去,轮廓好美的女人。

“长官,怎么了?”那漂亮的女囚不屑的语气。

“这是怎么回事?”

“能有什么事,小事,吃饱了睡不着,骂架后打架。”漂亮的女囚一边答话一边无所谓看着后面的女囚。

这时我像平常一样习惯的咳了一下。

意外发生了,那个漂亮的女囚猛然扭头过来,睁着大眼睛,眼睛在手电筒的光照耀下特别深幽黑亮,看着我,轻声的说:“是男人?”

牢房里的女囚们也听到了我的声音,顿时,漂亮女囚身后的一群女囚冲了过来:“男人!是男人!”

我才惊觉,自己闯祸了。

一只手迅捷的从牢房里面的铁栏杆伸出来,抓住我的衣角,很用力的把我一扯过去,我没有防备被她扯到了铁栏杆前贴着铁栏杆,我看清楚了,扯我的女人,是那个漂亮的女囚,她嘴里大喊着:“男人!给我!男人!”

在监狱里炸开了锅,尖叫声激荡起来,都是歇斯底里的喊着,像是鬼一样的厉声尖叫:“是男人!是男人!”

牢房里面的女囚已经挤到了栏杆前,一张张煞白的脸呲牙咧嘴对我嚎叫着,我只觉得心慌胆颤,顿时迈不动了脚步,要命的是,好几双手都伸出来,扯住我,有的扯住我胸口,有的扯住我的衣领,有的扯住我的手,把我死死的往牢房里面扯,我被扯着紧紧贴到了栏杆上,像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大哥,无法动弹。

耶稣大哥那才几颗钉子,我身上却有十几只手。

这帮饿死鬼一样的女囚惨白着脸,有的开始动手,我拼了命的想要推开却推不开。

这群女囚,没了思想,现在在她们眼里,只有动物的欲望。

我身上的衣服被扯烂,尖叫声不绝于耳,旁边的女狱警已经反应过来,拿起警棍就往那些女人的手上敲:“放开!放开!都给我放开!”

可是那些手,被砸到了后收回去,马上又伸出来:“男人!我要男人!”

我的恐惧使我不停的推开那些手,可无济于事,我力气再大也无法挣脱,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成一片片。

又过来了几个女狱警,还有那个男人样的女狱警也来了,这个女汉子狱警果然够狠,不打手,直接就往栏杆里面发疯女囚的头上打,再硬的头也顶不住这警棍的敲打,这招果然有效,女囚们一个一个的退后了。

唯有一个,蹲在我身下的漂亮女囚,还在死命的抓着我。

女汉子狱警伸警棍进栏杆里,我大喊一声不要,已经迟了,一棍狠狠的砸在那漂亮女囚的额头,顿时,鲜血如注从额头上往脸上流下来,而她的手还不停的往我身上划拉,又一棍子下去,她往后倒了下去,我身上的最后枷锁也打开了。

身上的衣服被撕烂了,我转身过来,颤抖着手,拉上拉链,抬起头,李琪琪惊惧的站在我跟前,两只手捂着嘴。这种场面连我这样的打过架的大老爷们都怕,何况是个小绵羊一样的小姑娘。

《那些年的幸福日子》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木子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801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那些年的幸福日子小说章节目录阅读》转载于百+号或网络文章,非本站编写,也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