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美女董事长王炎小说_我和美女董事长张伟小说在线试读资讯_心已远每日分享

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我和美女董事长王炎小说_我和美女董事长张伟小说在线试读

《我和美女董事长》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我和美女董事长张伟王炎小说阅读,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精选:张伟,去年中央一个报社的记者来这里采访,到基层采访老百姓,请他谈谈快速发展的秘诀,那人用方

《我和美女董事长》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我和美女董事长张伟王炎小说阅读,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精选:张伟,去年中央一个报社的记者来这里采访,到基层采访老百姓,请他谈谈快速发展的秘诀,那人用方言回答记者,说我们能富起来,一靠政策,二靠机遇。结果那方言说出来,记者听成了一靠警察,二靠技女。回去如实发表在报纸上,在全国闹了个笑话。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小郭绘声绘色地告诉张伟:去年中央一个报社的记者来这里采访,到基层采访老百姓,请他谈谈快速发展的秘诀,那人用方言回答记者,说我们能富起来,一靠政策,二靠机遇。结果那方言说出来,记者听成了一靠警察,二靠技女。回去如实发表在报纸上,在全国闹了个笑话。

“哈哈……”张伟快意地大笑起来,充满了对这该死方言的嘲笑和厌恶。

从那事情出来后,当地政府开始重视推广普通话,从学校到机关到服务接待单位,都要求讲普通话。可是推行效果一般,很多当地人还是改不了。

“恶习难改。”张伟给下了个结论。

“不过我们公司从来都是要求全部将普通话,任何人不准讲方言,从公司一建立就这样,高总是本地人,一开始还不适应,让前任老板娘硬给扭过来,现在高总的普通话很标准了。”

“这倒是。”张伟听小郭提到前任老伴娘,不由来了兴趣:“前任老板娘很漂亮吧?”

小郭:“那是,比现在的老板娘漂亮多了。”

张伟:“哇噻,那还不得是仙女了?现在的老板娘已经这么漂亮了,难道前一个老板娘是绝色美女不成?”

小郭:“那倒也不是,有时候人漂亮不光是因为外貌好看,也可能和员工在一起时间长了,感情深了,大家心里对她的综合评价吧,外在美加上内在美。”

小郭文化水平不高,尽可能搜刮肚子里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这种见解。

张伟:“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前老板娘不光外表漂亮,而且气质好,品德好,心灵美,是不是?”

“对,对。”

“这么好的美女我没见到,真可惜。”张伟一声叹息。

小郭乐了:“也说不定啊,她现在自己又开了家旅游公司,或许以后跑业务的时候还能见到呢,我听说公司有业务员在外面遇到过她的。”

张伟一听来了精神:“那倒是好事一桩,但愿我也能有这么一天。”

不知道怎么,张伟心里充满了对前任老板娘的憧憬和向往,在他的心里,这个老板娘极具传奇色彩。

小郭:“高总在南京参加全省旅游公司老总培训班的,可能遇到前任老板娘了。”

张伟:“你怎么知道的?”

小郭:“昨天我送老板娘回家,在车上老板娘和高总打电话吵架,老板娘问高总是不是和前妻利用培训的机会幽会。”

张伟:“哦,是这样。”

张伟脑子里突然冒出伞人,她也在南京,也是呆3天,难道……

联想起和伞人聊天时的一些细节,张伟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伞人会不会是前任老板娘?”

张伟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激动,也很兴奋。

他仔细回顾伞人和自己交流时对公司特别关注的一些所谓的口误和评价,越想越觉得伞人有重大嫌疑:

伞人做过旅游,而且对旅游非常了解。

伞人现在在兴州,前任老板娘也在兴州。

伞人今年31,前任老板娘也是这个年龄。

高总在南京开培训会,前任老板娘也在那开培训会,伞人也在南京。

培训会3天,伞人也是3天就离开南京。

伞人是单身,而前任老板娘也是离婚的。

一系列的巧合让张伟激动起来,吻合的地方太多了。

天,不可能吧,会有这么巧。

可是,也有不吻合的地方:

伞人是小广告公司职员,而前任老板娘现在还是老板,而且是旅游公司的老板。

伞人一直自称自己相貌平平,黄脸婆,属于对自己外貌没信心的那一类女人;而前老板娘却是才貌俱佳的美女。

还有,伞人一直对自己的能力比较赞赏,如果她真的是前老板娘,那她一定会让自己去她的旅游公司工作,又何必让自己在这里上班?

而且,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相似的地方多了,也不能判定伞人就是前老板娘。

张伟被自己互相矛盾的分析和逻辑搞得头晕脑涨,思维混乱起来。

张伟突然想起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前老板娘叫什么名字?”

小郭:“张小波。”

好,知道这个就好,到时候晚上上网问问伞人姓什么,叫什么不就可以了!

张伟暗暗笑自己苯,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费这么多脑筋。

不过,他心里感觉伞人是前老板娘的可能性能占到30%,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但他仍不死心,万一要是呢?

“对了,前老板娘现在结婚了没有啊?”张伟又想起这个重要的问题。

“不是很清楚,不过听现在的老板娘有一次对高总说,前老板娘去年春节前结婚了,男的是个大学教授。让高总死了这条心,少藕断丝连。”

张伟一听,心死了一大半。伞人是独身女人,而前老板娘已经结婚,戏不大了,可能性降到1%。

“不过,我对现在的老板娘的话表示怀疑,感觉她说的可能是假话。”小郭又说。

“为什么?”

“何英吃醋很厉害,高总心里对前老板娘一直念念不忘,老想着她,我感觉是不是她故意骗高总,杜撰出来说前老板娘已经结婚的事情。”

张伟一听,心里又升起了希望。

不想让小郭看出自己的心事,张伟不再提及这事,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

车子已经进入白云山腹地,道路不宽,3辆车交错可以行驶,路面也很平坦,但是随着山势变得陡峭,路也陡起来,弯道一个连着一个,很多都是急转弯,里侧是山崖,外侧是悬崖。

上次来张伟忙着照顾何英了,没顾得上浏览险峻的山势,这次认真体验,不由心惊肉跳。

小郭在山里开车时间久了,对路况熟悉,开起来得心应手。

白云山风景优美,植被覆盖率几近100%,奇峰突兀,山势险峻,云雾缭绕,流水潺潺,鸟语花香,空气十分清新。

张伟深深呼吸着清爽的空气:“真是个天然氧吧,没想到离城市这么近会有这等好地方。”

小郭说:“这里是南方,你别忘了,南方的山林都是这样的,到处山青水秀,在这周围的山区里面,这里的风景最多只能算是中等,不然早就被开发了。”

“这要是在我们那边,早就圈起来申报国家森林公园了。”看惯了北方荒山秃龄的张伟不由感慨起来。

“哈哈,要四按我们那的标准,这里到处都是国家森林公园。”

“住在这样的地方的人肯定能延年益寿,身体奔儿棒。”

“城里的人想进来,休闲,山里的人想出去,挣钱,这里的山村几乎都只剩下老弱病残了,30岁以下的基本见不到,孩子基本见不到,都进城打工去了。”小郭对这里的山区很熟悉。

“各有所需,各有所求啊。”

“是的,只有到春节的时候,这里的山村才会短暂热闹起来,过完年又都走了,只剩下老人在留守。孩子都随父母进城,附近的学校基本都关门了。”

张伟看到山沟里的几个小村落散布在大山之间,零星点缀着,给苍翠的山野增添了几分生动。

路过路边的几个小自然村,看到这里依然保留着古老的木制阁楼,被岁月熏黑了的房屋寂寞地守侯在那里,一派原生态的气息。

“这里以前没有马路,只有羊肠小张,听人说以前出山进城要走3天时间,很闭塞的地方,所以保留了很多古老的建筑和民俗。当年日本人占领海州的时候,这里都没来过,进不来啊。”小郭继续给张伟介绍。

“是啊,这路,这山,一般第一次来的十有八-九得晕车。”

“呵呵,是啊,不过老板娘来了3次了,从来没晕过,就上次突然晕车了。”

张伟一听,知道何英上次晕车是有预谋的晕的,真是煞费心机。

“还有,急转弯很危险,对面来的车看不到,应该在弯到的地方安装凸面镜,否则,在城里开惯了车的一乍进来,还不晕倒啊!”张伟看着拐弯处陡峭的悬崖,有点头晕。

小郭:“我听龙发旅游公司的老板郑总说,他刚来的时候开车走这路差点出事故,现在走熟了好些,他习惯晚上走,说晚上开车对面来车能看到灯光,安全系数大。”

张伟:“我们公司和郑总这边经常打交道?关系不错?”

小郭:“以前不多,最近才多起来,也谈不上什么好不好,反正在旅游这个圈子里大家都彼此熟悉,今天好成一个头,明天就翻脸的也很多,大家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钱。”

张伟:“这叫既联合,又斗争。”

小郭突然笑起来。

张伟:“你笑什么?怎么了?”

小郭:“龙发旅游和我们公司情况很相似啊,都是老板娘做董事长,而且郑总也是离婚又娶了现在的老板娘。”

张伟:“这么巧,那郑总的前妻不会也是自己在外面又开了家旅游公司吧?”

小郭乐了:“你以为是说书啊,有这么巧的事情。反正我是没听说过这事儿。”

谈笑间车到了漂流建设指挥部,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门口。

“郑总应该在,这是他的车。”小郭认识郑总的车。

进了门才知道郑总不在,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坐在郑总办公室里。

“于董好。”小郭认识这女的,恭敬地打了个招呼,然后说明来意,并介绍张伟。

张伟打量着这女的,30岁露头,很瘦,很白,眼睛很大,头发披散,嘴角唇薄鲜润,身材消瘦,胸部微耸,象那种职业模特,不过看气色和眼神,妩媚中带着几分风情和挑逗,又透漏出几分风尘女子的气态。

我靠,又是一个美女老板娘。

于董事长从站起来主动向张伟伸出手,微笑了一下:“欢迎张经理,老郑临时有事情去镇上了,让我在这里等恭候你大驾光临。”

“不敢当,我只是替我们老板来跑个腿而已。”张伟握着于董事长的手,纤细柔长,很软,象没有骨头一样。

“听老郑上次就夸你一表人才,又能干,今日一见,果不其然。”于董事长招呼二人坐下,给他们倒上水。

“徒有虚名,过奖,过奖。”张伟心里有点得意,被美女夸奖的感觉是爽。

张伟把文件递给于董事长:“这是我们在贵公司合作意向书的基础上修改后的文本,请您和郑总过目。”

于董事长草草看了两眼:“这些具体业务的事情我不管,等老郑回来让他看吧。”

张伟想,具体业务你不管,那你管什么?挂名董事长?

“郑总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他去镇上办点事情,然后要去省城处理点业务,恐怕要明后天回来。”

小郭插进来一句:“于董,郑总没开车啊。”

“是的,我让驾驶员开公司车带他去的,他昨晚和客户玩牌一夜没睡,精力不行了。”

一夜没睡,看来这两口子也是玩家。

既然郑总回不来,于董事长又不管具体业务,那就该走了。

张伟于是站起来告辞:“那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回去,等贵公司提出修改意见后我们再联系。”

“也好,今天老郑不在,我也不留你们了,改天专门过来玩。”于董事长热情相送。

于是张伟和小郭往回返。

“这个于董事长看来是属于挂名的,不管公司业务,倒也轻松。”张伟对小郭说,他心里还在想这个妖娆的女人,怎么看怎么象风尘女子,不象是良家妇女,可是又明明是董事长。

“你错了,可不能小瞧这小娘们,厉害着呢。”小郭及时对张伟的看法进行纠正。

“何以见得?”

“我听我们老板娘说,龙发公司在这里搞旅游开发,市里从书记到市长,到政府各部门,从圈地到定价格,都是她去摆平搞定的,从立项到开工什么挡搁也没有,还省了不少钱。郑总做业务可以,做外交公关可就不行了,主要靠于董打理。”

“哦,这么厉害这女人,可不得了。不过,我怎么总感觉她不大象良家妇女,倒象是风月场上的人。”

“哈哈,你说对了,于董事长以前在夜总会干过。”

张伟一怔:“真让我猜对了,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小郭:“都是老板娘说的,也不知道老板娘是怎么打听到的。说她以前是在上海一家夜总会坐台,郑总去玩的时候认识了,发生了男女私情,后来不知道怎么,她到海州来了,又不知道怎么,过了一段时间,郑总离婚,和她结婚了。”

“这个女人不简单,不光长得漂亮,还很有心计。”

“是的,具体细节咱不了解,不过光看她摆平兴州市里这帮官员,就知道她大小还是有点本事的。这年头,什么叫本事,能挣钱,能省钱,能放倒政府官员,能把事情办成就是本事。”

张伟听小郭滔滔不绝地说着,心里对这个女人的印象逐渐清晰起来,一个风尘女子一步步走到今天,确也不容易,没有两把刷子,是到不了这一步的。幸福靠自己去争取,成功靠付出去取得,命运靠抗争去改变。这世界,人人都在为生存而奔波,都在为活得更好而忙碌,谁有能说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过程无所谓,结果最重要。

这样想着,一个风情妩媚,精明能干,城府颇深而又阅历丰富的女人形象定格在张伟的脑海里。

回到公司,张伟把情况和何英讲了一下。

“没关系,把文件放他那好了,反正时间很充裕,来得及。”何英盯着张伟,柔声说:“你吃饭了没有?”

“吃了,和小郭一起在路上吃的。”张伟避开何英的眼神,现在他越来越怵何英火辣辣而又热切的眼睛。

“老高今天下午回来,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什么?”张伟很意外:“你疯了,你们两口子一起吃饭干吗要拉上我,我不去。”

张伟不知道何英打的什么算盘,自从上次和何英做个那事,他一直感觉对不住高总,今天要和高总一起吃饭,他更是缺乏勇气和自信。

何英看着张伟的样子得意地笑了:“别着急,张经理,吃饭的事情是高总经理刚才打电话回来亲自安排的,不但吃饭,而且是到我家去吃。”

张伟更加意外:“高总安排的?到你家去吃饭?”

何英:“是啊,总经理关心下属嘛,在我们这里,邀请到家里去吃饭可是很高的礼遇了,只有很贴心很看重的人才会邀请去家里吃饭。”

张伟有点不知所措:“那,那怎么好意思。”

何英:“呵呵,不仅如此,高总经理还亲自安排董事长早回家做菜做饭招待张经理呐。”

张伟既感动又惭愧:“多谢看重,受重不起呐。”

何英:“别见外了,晚上老高也有可能有些业务上的是要和你谈,这顿饭既是工作餐,也是家宴,还是朋友聚会。”

张伟:“好,那我先去忙一会工作,下班直接去你家。”

何英:“不用到下班,我走的时候你和我一起走,我们提前去我家。”

女主是王炎男主是张伟的小说叫做《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不用了吧,我下班后直接自己过去就行,你先回家去忙活,再说高总不也要到下班时间到海州。何英有些发愠,怎么?还怕我能吃了你不成?张伟一看何英来真格的,也感觉自己想的有点多,好,好!服从老板娘安排,那我先忙去。何英笑了,去吧,走的时候我叫你。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张伟:“不用了吧,我下班后直接自己过去就行,你先回家去忙活,再说高总不也要到下班时间到海州。”

何英有些发愠:“怎么?还怕我能吃了你不成?”

张伟一看何英来真格的,也感觉自己想的有点多:“好,好!服从老板娘安排,那我先忙去。”

何英笑了:“去吧,走的时候我叫你。”

张伟回到办公桌前,边整理材料边琢磨,高总回来了,那伞人姐姐不知道回来没回来,晚上吃过饭抓紧回去上QQ,看伞人姐姐到底是谁。

高总不在家,自己搞了他的女人,他又回来请自己去赴家宴,还让自己的女人亲自回家做。张伟感觉心里满腔的愧疚和无地,不知见了高总该如何说话。

想到这些,张伟有些心烦意乱,心里七上八下。

刚整理完业务资料,何英站在自己面前,当着公司同事的面:“张经理,你和我一起出去一趟,我们去拜访一家客户。”

董事长带营销经理出去拜访客户,听起来再自然不过,没有人会认为有什么不正常。

张伟把电脑一关:“好,走吧。”

离开公司,坐在何英的车上,张伟突然感觉自己很别扭,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把何英当作董事长,可自己明明在几天前毫不留情地柔躏了她,把她在床上肆意完弄、陵辱,即使那是她喜欢的,但事实在那里。

那何英当作自己发生了关系的女人,轻松平等对待,可是她明明是自己的老板,自己的饭碗攥在她手里。

想来想去,都感觉别扭。干脆闷头不做声,打开音乐,来冲淡沉默的尴尬。

在这个他们做那事后第一次单独的空间里,何英可能也感觉到了几分不自在,不过她很快就调整过来,主动打破尴尬气氛:“怎么?张经理,到我家去吃饭不开心?”

“呵呵,哪里,荣幸之至,受宠若惊。”

何英接着柔声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没关系,我们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只要我们不说,谁也不会知道,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见了老高和以前一样,放松点,大家高高兴兴吃饭、喝酒、聊天,多好!我和老高可是把你当作自己兄弟看待的,你也别见外。”

何英一席话说得张伟心里热忽忽的,他认定高总和何英两口子是好人,是对自己好的好人,即使何英出轨和喜欢姓虐待,也丝毫不影响张伟对他们的评价。

他知道高总对自己好是因为工作,希望靠加深感情来促进工作,人性化管理。这很正常,以前张伟也是这样对自己的手下,经常请下属去吃饭、唱歌,联络感情,工作起来更好管理,弟兄们感情和工作是不可分割的。

很快到了高总家,高总还没回来,大约还要1个多小时到海州。

一进门,在房门关上的一刹那,张伟感觉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发生了改变。

如果说在路上和进门之前两人之间还保留了一分客套和距离的话,那么在房门关上之后,这点仅剩的距离瞬间消失殆尽。

房间里的空气流动地迟缓起来,充满了温暖的暧昧。

何英迅速完成了从一个贵妇向荡妇的转变。

十几分钟前还高不可攀、气度非凡的老板娘、董事长此刻成为一个妖娆风情丰韵妩媚的火热少妇。

何英一转身扑到张伟怀里。

猛然,张伟脑子里闪现出伞人昨天晚上提醒自己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下,头脑迅速清醒起来。

张伟在离沙发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住,平静的眼神看着迷离的女人在自己身上肆意发情,不再有主动的回应。

良久,何英说话了:“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个银荡的女人,利用职权勾引你?”

张伟平静简洁地回答:“不是。”

何英:“那你为什么对我没有热情?”

张伟:“因为你不是我的。”

何英:“你感觉我是坏人吗?”

张伟:“不,你是好人,你们两口子都是好人。”

何英:“谢谢你这么看我。”

张伟:“正因为你们都是好人,所以我也要做个好人。”

何英:“你是不是感觉这样做对不住老高?”

张伟:“是。”

何英突然笑了:“傻瓜!”

张伟莫名其妙:“你说我什么?”

何英轻轻咬了下张伟的肩膀:“我——说——你——是——傻——瓜!”

张伟:“我怎么傻了?”

何英轻轻推开张伟:“说你傻自有傻的道理,好了,我要开始我的工作了,董事长亲自下厨房。”

张伟不明就里,站那里傻忽忽地说:“傻就傻吧,太聪明了不好,没听说过聪明反被聪明误吗?”

何英在厨房里冲张伟喊:“别继续傻了,过来帮忙洗菜。”

很快,厨房里的声音生动起来,何英主打,张伟下手。

他们边做菜边聊天。

何英:“其实,我这人还是蛮贤惠的,做个家庭主妇也是很合格的,是不是?”

张伟:“你自我感觉良好啊,自己不夸可能就没人夸你了。”

何英吃吃笑起来:“我这人是既传统又现代。”

张伟:“此话怎讲?”

何英:“传统,是我在生活习惯,为人处世上一直遵循东方文化的理念和习俗;现代,是我在个人生活方面,特别是在婚姻和性方面,我主张个性解放,喜欢就是喜欢,只要不危害社会危害他人,就可以去做,能全身心释放有什么不好?”

张伟:“我没经历过婚姻,不了解。”

何英:“慢慢你就了解了,婚姻是个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张伟:“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何英:“不对,我的理解是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而是爱情的一种变质的延续。”

张伟:“深奥,不明白。”

何英:“这么说吧,当爱情走进了婚姻,激情和浪漫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被柴米油盐所熏陶出来的责任和习惯,走进婚姻的爱情,更多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相互的守望和责任,对社会、对家庭、对后代。”

张伟朦朦胧胧感觉何英讲的有道理,不由点点头。

何英继续说:“走进婚姻里的性也在和爱逐渐剥离,当爱成为一种习惯,性逐渐变成为一种娱乐和享受,或者说是一种活动,当夫妻间的姓爱变得平淡无奇,变成为一种简单的机械运动时,激情和浪漫也就走进了死胡同,这时候寻找性的刺激和新奇就显得重要起来。”

张伟咧开嘴巴:“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是在为我们的事情开脱吧?”

何英:“呵呵,也可以这么讲,我和你好,是因为我感觉你是个好人,喜欢你的青春和活力,但并不妨碍我和老高的感情,相反,我们的性活动会刺激我和老高……”

何英突然住了口。

张伟抬头看着何英:“你怎么不讲了?刺激什么?”

何英笑了笑:“你可能还理解不了,我和你的性活动会提高我和老高做那事的刺激和快赶。”

张伟:“你他妈在性方面确实是开放,不过我不想再和你做那事,不然我心里对高总的愧疚感会让我受不了的。”

何英看着张伟,意味深长:“张伟,你确实是个不错的人,我和老高没看错你。”

张伟傻呵呵地:“多谢老板和老板娘栽培。”

正在这时,房门响了。

“高总回来了。”张伟清醒过来,急忙过去开门。

高总风尘仆仆,一进门就叫饿坏了,快开饭喝酒。

“来,张经理,我们喝点白酒,你们北方的二锅头。”高总从酒柜里拿出2瓶北京二锅头。

何英先弄好了3个菜,端上来:“你们先喝酒,我继续忙乎。”

“老婆大人辛苦。”高总笑呵呵地对何英说。

“得了吧,该我辛苦的时候我辛苦,该你辛苦的时候你可别偷懒。”何英一语双关。

高总神情有点尴尬,打个哈哈对张伟说:“来,张经理,我们喝。”

“高总,你别叫我张经理,我听怎么那么别扭,你叫我小张好了。”张伟看高总很随和,心态逐渐放松下来。

“好,小张,我就喜欢你们北方人的爽快,来,干。”1两的杯子,高总吱溜干了。

张伟没想到高总喝白酒这么爽快,看这阵势,高总酒量不小。

张伟的酒量还算可以,8两白酒放不倒,1斤就多了。

何英从厨房伸出头:“过会我也要喝。”

“呵呵,小张,想不到吧,我们两口子都喜欢喝白酒,最喜欢喝北京二锅头,这酒劲冲,喝起来过瘾。”高总兴致勃勃和张伟边喝边聊。

“高总,我按北方的风俗敬你一杯,感谢你对我的赏识和器重。”张伟端起杯子一口干了:“您放心,我保证把工作干的出色,要把我们中天旅游做成海州最好的旅游公司之一。”

高总很高兴:“小张,我这个人和你们北方人的性格差不多,喜欢讲义气、直爽的人,工作上我们是上下级,工作之外我们是兄弟,还是朋友,希望我们能做长期搭档。”

高总的话说的张伟无地自容,占了人家的老婆,再坐在这里和人家喝酒论朋友,太卑鄙了。

张伟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的龌龊和渺小。

高总继续说:“单位里称呼职务,今天我们是家宴,别叫职务了,我叫高强,你叫我高哥或者强哥都可以,随意好了。”

张伟笑了:“好,强哥,小弟敬你。”

二人你来我往,何英那边菜还没上齐,酒已经下去一瓶了。

“你是外地人,又是单身,以后周末没事就来这里吃饭,当自己家好了,你嫂子做菜可是好样的,特别是北方菜做起来也很拿手。”高强边吸烟边对张伟说。

“哦,嫂子好手艺。”

张伟突然感觉称呼何英为嫂子很滑稽,忍不住想笑,又笑不出来,端起酒杯一口把酒倒进肚里,把笑堵了回去。

何英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来:“好了,你们尝尝我的全部手艺。”

高强有些醉意,随意拍拍何英的屁股:“董事长辛苦,过来陪哥们喝两盅。”

何英擦擦手,挨着张伟坐下来:“来,小女子今天陪你们2个男人喝。”

张伟喝得身上有些发热,大脑还算清醒,端起杯子:“强哥,嫂子,做兄弟的先敬你们两口子一杯,祝你们夫妻身体好,家庭好,生活好。”

听张伟叫自己嫂子,何英很新鲜,也很兴奋,南方一般是不这么称呼的。听张伟这么一叫,何英感觉和张伟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很多,高兴地把一杯酒一口干掉。

高强醉熏熏地看着何英:“你他妈酒量怎么突然这么大,从来没见你一口喝这么多。”

何英笑呵呵地:“因为今天我们又多了个兄弟啊,高兴,就多喝点嘛,你说是不是老高?”

何英说着脚在下面踩了下张伟。

“对,对!高兴,多喝,来他个一醉方休。”高强高兴地说道。

因为是第一次和高强喝酒,又是在家里,张伟一方面尽到尊敬之意,频频敬酒,另一方面努力保持清醒头脑,使劲喝水,怕喝醉了失态。

张伟喝白酒掌握一个秘诀,多喝开水,可以解酒,效果不错。

几杯开水喝下来,何英发现了:“怪不地小张能喝啊,原来秘诀在这里。”

“真能管用?”高强问张伟。

“哪里,我自己的习惯而已,喝酒的时候喝开水,很早就有的习惯。”

何英:“不错,好习惯,可以解酒的。”

高强喝地酒意上来了:“小张,你这么年轻真好,身强力壮,我他妈一过40就废了,什么都废了,想当年……”

张伟一听就明白高强是什么意思,憋不住想笑,看一眼何英,脸红红的,忙对高强说:”哪里,强哥,40正是年富力强的好时候,我看你身体特榜,哪里有废了之说……”

高强摆摆手:”兄弟,你不明白,哥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苦哦……不说了,来,喝。”

2瓶二锅头很快喝光。高强还要再开,张伟感觉喝得差不多了,坚决阻止:“强哥,以后有时间再喝,今天你出差刚回来,也累了,早休息吧。”

高强:“也好,今天时候不早了,你也喝了不少,别回去了,在我家客房睡吧,明天我们一起去公司。”

张伟一听忙说:“不用,我没醉,回去没问题。”

高强说:“你别见外,就当在自己家里好了。”又转身对何英说:“把客房收拾一下,安排小张住下,我不行了,要睡觉。”

不等张伟说话,高强起身进了卧室,很快就传来鼾声。

客厅里只剩下何英和李可二人。

何英喝得有点多,脸上红红的,象涂了一层油彩,灯光下显得更加妩媚。

张伟看着何英的样子,努力在压制住。

阅读更多精彩:http://t.cn/Rns2ok7

温馨提示:建议大家到正版小说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作者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提示:推荐使用BitComet、Utorrent、QQ旋风、迅雷下载。喜欢在线看的朋友可以把种子上传到百度网盘、115网盘,离线下载完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看。

我和美女董事长王炎小说_我和美女董事长张伟小说在线试读:等您坐沙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