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女主是王炎男主是张伟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6-11 12:43:20

女主是王炎男主是张伟的小说叫做《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不用了吧,我下班后直接自己过去就行,你先回家去忙活,再说高总不也要到下班时间到海州。何英有些发愠,

女主是王炎男主是张伟的小说_张伟王炎小说在线试读小说精彩章节

女主是王炎男主是张伟的小说叫做《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不用了吧,我下班后直接自己过去就行,你先回家去忙活,再说高总不也要到下班时间到海州。何英有些发愠,

女主是王炎男主是张伟的小说叫做《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不用了吧,我下班后直接自己过去就行,你先回家去忙活,再说高总不也要到下班时间到海州。何英有些发愠,怎么?还怕我能吃了你不成?张伟一看何英来真格的,也感觉自己想的有点多,好,好!服从老板娘安排,那我先忙去。何英笑了,去吧,走的时候我叫你。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张伟:“不用了吧,我下班后直接自己过去就行,你先回家去忙活,再说高总不也要到下班时间到海州。”

何英有些发愠:“怎么?还怕我能吃了你不成?”

张伟一看何英来真格的,也感觉自己想的有点多:“好,好!服从老板娘安排,那我先忙去。”

何英笑了:“去吧,走的时候我叫你。”

张伟回到办公桌前,边整理材料边琢磨,高总回来了,那伞人姐姐不知道回来没回来,晚上吃过饭抓紧回去上QQ,看伞人姐姐到底是谁。

高总不在家,自己搞了他的女人,他又回来请自己去赴家宴,还让自己的女人亲自回家做。张伟感觉心里满腔的愧疚和无地,不知见了高总该如何说话。

想到这些,张伟有些心烦意乱,心里七上八下。

刚整理完业务资料,何英站在自己面前,当着公司同事的面:“张经理,你和我一起出去一趟,我们去拜访一家客户。”

董事长带营销经理出去拜访客户,听起来再自然不过,没有人会认为有什么不正常。

张伟把电脑一关:“好,走吧。”

离开公司,坐在何英的车上,张伟突然感觉自己很别扭,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把何英当作董事长,可自己明明在几天前毫不留情地柔躏了她,把她在床上肆意完弄、陵辱,即使那是她喜欢的,但事实在那里。

那何英当作自己发生了关系的女人,轻松平等对待,可是她明明是自己的老板,自己的饭碗攥在她手里。

想来想去,都感觉别扭。干脆闷头不做声,打开音乐,来冲淡沉默的尴尬。

在这个他们做那事后第一次单独的空间里,何英可能也感觉到了几分不自在,不过她很快就调整过来,主动打破尴尬气氛:“怎么?张经理,到我家去吃饭不开心?”

“呵呵,哪里,荣幸之至,受宠若惊。”

何英接着柔声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没关系,我们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只要我们不说,谁也不会知道,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见了老高和以前一样,放松点,大家高高兴兴吃饭、喝酒、聊天,多好!我和老高可是把你当作自己兄弟看待的,你也别见外。”

何英一席话说得张伟心里热忽忽的,他认定高总和何英两口子是好人,是对自己好的好人,即使何英出轨和喜欢姓虐待,也丝毫不影响张伟对他们的评价。

他知道高总对自己好是因为工作,希望靠加深感情来促进工作,人性化管理。这很正常,以前张伟也是这样对自己的手下,经常请下属去吃饭、唱歌,联络感情,工作起来更好管理,弟兄们感情和工作是不可分割的。

很快到了高总家,高总还没回来,大约还要1个多小时到海州。

一进门,在房门关上的一刹那,张伟感觉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发生了改变。

如果说在路上和进门之前两人之间还保留了一分客套和距离的话,那么在房门关上之后,这点仅剩的距离瞬间消失殆尽。

房间里的空气流动地迟缓起来,充满了温暖的暧昧。

何英迅速完成了从一个贵妇向荡妇的转变。

十几分钟前还高不可攀、气度非凡的老板娘、董事长此刻成为一个妖娆风情丰韵妩媚的火热少妇。

何英一转身扑到张伟怀里。

猛然,张伟脑子里闪现出伞人昨天晚上提醒自己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下,头脑迅速清醒起来。

张伟在离沙发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住,平静的眼神看着迷离的女人在自己身上肆意发情,不再有主动的回应。

良久,何英说话了:“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个银荡的女人,利用职权勾引你?”

张伟平静简洁地回答:“不是。”

何英:“那你为什么对我没有热情?”

张伟:“因为你不是我的。”

何英:“你感觉我是坏人吗?”

张伟:“不,你是好人,你们两口子都是好人。”

何英:“谢谢你这么看我。”

张伟:“正因为你们都是好人,所以我也要做个好人。”

何英:“你是不是感觉这样做对不住老高?”

张伟:“是。”

何英突然笑了:“傻瓜!”

张伟莫名其妙:“你说我什么?”

何英轻轻咬了下张伟的肩膀:“我——说——你——是——傻——瓜!”

张伟:“我怎么傻了?”

何英轻轻推开张伟:“说你傻自有傻的道理,好了,我要开始我的工作了,董事长亲自下厨房。”

张伟不明就里,站那里傻忽忽地说:“傻就傻吧,太聪明了不好,没听说过聪明反被聪明误吗?”

何英在厨房里冲张伟喊:“别继续傻了,过来帮忙洗菜。”

很快,厨房里的声音生动起来,何英主打,张伟下手。

他们边做菜边聊天。

何英:“其实,我这人还是蛮贤惠的,做个家庭主妇也是很合格的,是不是?”

张伟:“你自我感觉良好啊,自己不夸可能就没人夸你了。”

何英吃吃笑起来:“我这人是既传统又现代。”

张伟:“此话怎讲?”

何英:“传统,是我在生活习惯,为人处世上一直遵循东方文化的理念和习俗;现代,是我在个人生活方面,特别是在婚姻和性方面,我主张个性解放,喜欢就是喜欢,只要不危害社会危害他人,就可以去做,能全身心释放有什么不好?”

张伟:“我没经历过婚姻,不了解。”

何英:“慢慢你就了解了,婚姻是个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张伟:“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何英:“不对,我的理解是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而是爱情的一种变质的延续。”

张伟:“深奥,不明白。”

何英:“这么说吧,当爱情走进了婚姻,激情和浪漫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被柴米油盐所熏陶出来的责任和习惯,走进婚姻的爱情,更多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相互的守望和责任,对社会、对家庭、对后代。”

张伟朦朦胧胧感觉何英讲的有道理,不由点点头。

何英继续说:“走进婚姻里的性也在和爱逐渐剥离,当爱成为一种习惯,性逐渐变成为一种娱乐和享受,或者说是一种活动,当夫妻间的姓爱变得平淡无奇,变成为一种简单的机械运动时,激情和浪漫也就走进了死胡同,这时候寻找性的刺激和新奇就显得重要起来。”

张伟咧开嘴巴:“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是在为我们的事情开脱吧?”

何英:“呵呵,也可以这么讲,我和你好,是因为我感觉你是个好人,喜欢你的青春和活力,但并不妨碍我和老高的感情,相反,我们的性活动会刺激我和老高……”

何英突然住了口。

张伟抬头看着何英:“你怎么不讲了?刺激什么?”

何英笑了笑:“你可能还理解不了,我和你的性活动会提高我和老高做那事的刺激和快赶。”

张伟:“你他妈在性方面确实是开放,不过我不想再和你做那事,不然我心里对高总的愧疚感会让我受不了的。”

何英看着张伟,意味深长:“张伟,你确实是个不错的人,我和老高没看错你。”

张伟傻呵呵地:“多谢老板和老板娘栽培。”

正在这时,房门响了。

“高总回来了。”张伟清醒过来,急忙过去开门。

高总风尘仆仆,一进门就叫饿坏了,快开饭喝酒。

“来,张经理,我们喝点白酒,你们北方的二锅头。”高总从酒柜里拿出2瓶北京二锅头。

何英先弄好了3个菜,端上来:“你们先喝酒,我继续忙乎。”

“老婆大人辛苦。”高总笑呵呵地对何英说。

“得了吧,该我辛苦的时候我辛苦,该你辛苦的时候你可别偷懒。”何英一语双关。

高总神情有点尴尬,打个哈哈对张伟说:“来,张经理,我们喝。”

“高总,你别叫我张经理,我听怎么那么别扭,你叫我小张好了。”张伟看高总很随和,心态逐渐放松下来。

“好,小张,我就喜欢你们北方人的爽快,来,干。”1两的杯子,高总吱溜干了。

张伟没想到高总喝白酒这么爽快,看这阵势,高总酒量不小。

张伟的酒量还算可以,8两白酒放不倒,1斤就多了。

何英从厨房伸出头:“过会我也要喝。”

“呵呵,小张,想不到吧,我们两口子都喜欢喝白酒,最喜欢喝北京二锅头,这酒劲冲,喝起来过瘾。”高总兴致勃勃和张伟边喝边聊。

“高总,我按北方的风俗敬你一杯,感谢你对我的赏识和器重。”张伟端起杯子一口干了:“您放心,我保证把工作干的出色,要把我们中天旅游做成海州最好的旅游公司之一。”

高总很高兴:“小张,我这个人和你们北方人的性格差不多,喜欢讲义气、直爽的人,工作上我们是上下级,工作之外我们是兄弟,还是朋友,希望我们能做长期搭档。”

高总的话说的张伟无地自容,占了人家的老婆,再坐在这里和人家喝酒论朋友,太卑鄙了。

张伟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的龌龊和渺小。

高总继续说:“单位里称呼职务,今天我们是家宴,别叫职务了,我叫高强,你叫我高哥或者强哥都可以,随意好了。”

张伟笑了:“好,强哥,小弟敬你。”

二人你来我往,何英那边菜还没上齐,酒已经下去一瓶了。

“你是外地人,又是单身,以后周末没事就来这里吃饭,当自己家好了,你嫂子做菜可是好样的,特别是北方菜做起来也很拿手。”高强边吸烟边对张伟说。

“哦,嫂子好手艺。”

张伟突然感觉称呼何英为嫂子很滑稽,忍不住想笑,又笑不出来,端起酒杯一口把酒倒进肚里,把笑堵了回去。

何英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来:“好了,你们尝尝我的全部手艺。”

高强有些醉意,随意拍拍何英的屁股:“董事长辛苦,过来陪哥们喝两盅。”

何英擦擦手,挨着张伟坐下来:“来,小女子今天陪你们2个男人喝。”

张伟喝得身上有些发热,大脑还算清醒,端起杯子:“强哥,嫂子,做兄弟的先敬你们两口子一杯,祝你们夫妻身体好,家庭好,生活好。”

听张伟叫自己嫂子,何英很新鲜,也很兴奋,南方一般是不这么称呼的。听张伟这么一叫,何英感觉和张伟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很多,高兴地把一杯酒一口干掉。

高强醉熏熏地看着何英:“你他妈酒量怎么突然这么大,从来没见你一口喝这么多。”

何英笑呵呵地:“因为今天我们又多了个兄弟啊,高兴,就多喝点嘛,你说是不是老高?”

何英说着脚在下面踩了下张伟。

“对,对!高兴,多喝,来他个一醉方休。”高强高兴地说道。

因为是第一次和高强喝酒,又是在家里,张伟一方面尽到尊敬之意,频频敬酒,另一方面努力保持清醒头脑,使劲喝水,怕喝醉了失态。

张伟喝白酒掌握一个秘诀,多喝开水,可以解酒,效果不错。

几杯开水喝下来,何英发现了:“怪不地小张能喝啊,原来秘诀在这里。”

“真能管用?”高强问张伟。

“哪里,我自己的习惯而已,喝酒的时候喝开水,很早就有的习惯。”

何英:“不错,好习惯,可以解酒的。”

高强喝地酒意上来了:“小张,你这么年轻真好,身强力壮,我他妈一过40就废了,什么都废了,想当年……”

张伟一听就明白高强是什么意思,憋不住想笑,看一眼何英,脸红红的,忙对高强说:”哪里,强哥,40正是年富力强的好时候,我看你身体特榜,哪里有废了之说……”

高强摆摆手:”兄弟,你不明白,哥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苦哦……不说了,来,喝。”

2瓶二锅头很快喝光。高强还要再开,张伟感觉喝得差不多了,坚决阻止:“强哥,以后有时间再喝,今天你出差刚回来,也累了,早休息吧。”

高强:“也好,今天时候不早了,你也喝了不少,别回去了,在我家客房睡吧,明天我们一起去公司。”

张伟一听忙说:“不用,我没醉,回去没问题。”

高强说:“你别见外,就当在自己家里好了。”又转身对何英说:“把客房收拾一下,安排小张住下,我不行了,要睡觉。”

不等张伟说话,高强起身进了卧室,很快就传来鼾声。

客厅里只剩下何英和李可二人。

何英喝得有点多,脸上红红的,象涂了一层油彩,灯光下显得更加妩媚。

张伟看着何英的样子,努力在压制住。

《我和美女董事长》是主角为张伟王炎的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我和美女董事长第二十三章的精彩内容。我和美女董事长第23章小说内容精选:张伟率先打破沉默。何英,是的,老高讲义气,喜欢交朋友,对朋友很信任,属于你们北方人的那种性格,不像南方那些小男人,满肚子鬼点子。张伟,南方人也有爽快的啊。何英,是的,有,但是很少,我找老高就是因为喜欢他的性格,豪爽,江湖义气,你也是这样的男人。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两人坐在那里,谁都不说话,室内只有空调的嘶嘶声和高强如雷的鼾声。

“高总是个好人。”张伟率先打破沉默。

何英:“是的,老高讲义气,喜欢交朋友,对朋友很信任,属于你们北方人的那种性格,不像南方那些小男人,满肚子鬼点子。”

张伟:“南方人也有爽快的啊。”

何英:“是的,有,但是很少,我找老高就是因为喜欢他的性格,豪爽,江湖义气,你也是这样的男人。”

张伟:“我不是,我勾引朋友的老婆,我不是讲义气的男人,我对不住强哥。”

何英起身去把卧室的门关上,回来坐下,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张伟:“这个事情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其实你知道,是我勾引和胁迫了你,并不是你勾引我。我知道,你可能会认为我是个风流、银荡的女人,对丈夫不忠,在性方面变态,你会把我看地很下贱,正象你在床上对我说的,我是个溅货。”

张伟知道何英喝多了,但也并没有很醉,她说的是心里话,急忙解释:“不是,我在床上说的那话并不是真的是那个意思,是在那种环境下的语言。”

何英笑了:“你不用解释,我知道那是床上话,我不会当真的,因为我也喜欢你在床上和我这样讲,很能激发情绪。”

张伟不愿意再说这些:“这个话题还是不说了吧。”

何英:“不,为什么不说,我要说。做人难,做女人更难,不错,老高是个好人,我爱他,他也爱我,可是老高自从去年那玩意儿不行之后,我就再也没过过正常女人的生活。我才30多岁,难道要让我一直就这么做活寡妇?我不想离开老高,可是我也想有正常的性生货,我也有性的需求。我不是随便的女人,不想随便到外面找男人解决问题。谁知道我的心里有多苦?”

张伟默然,然后说:“强哥没去看医生吗?这么个年龄不应该不行的?”

何英:“看了,去了不少地方的大医院,江湖郎中的秘方也用了不少,就是不管用,怎么也起不来。”

张伟:“不光是生理原因,也可能是心理原因的,还可能和劳累、心理压力大、焦虑等有关系,不妨找个心理医生去看看。”

何英:“你看他天天动跑西跑的,哪有时间。”

张伟:“我很想帮助你,可是,我不能违背我做人的原则,请原谅。”

何英咬咬嘴唇:“你不喜欢我?”

张伟:“喜欢,美女谁不喜欢。”

何英:“和我做那事不舒服?”

张伟:“不能说舒服,也不能说不舒服,就是感觉特别发泄特别刺激。”

何英笑了:“傻瓜,那比舒服还要享受呢。”

张伟:“你们两口子都是好人,我把你们当兄嫂看,以后我们别再弄那事了。”

何英不说话,眼睛死死盯着张伟,眼圈红红的。

张伟有点发怵,知道再说下去也没什么结果,说不定还把何英弄哭了,那样更不好,于是连忙说:“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晚上还要收拾下宿舍的东西,就不在这里住了,明天你和高总说声。”

说完站起身,拍了拍何英的肩膀。

何英不情愿地站起来:“好吧,路上小心点。”

走到门口,刚要开门出去,何英突然扑到张伟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身体,浑身痉挛一般地抖。

张伟很紧张,万一高强要是突然出来看到,那如何收场,硬推开何英也不现实,刚才就要哭,再一推,说不定就引发山洪。

张伟于是配合着抱着何英,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似地吻了吻她的脸颊。

效果果然不错,何英渐渐平息安静下来,放开了张伟,满脸泪痕:“对不起,我太过分了,不该这么为难你。”

张伟一向吃软不吃硬,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一听这话,颇为感动,捧起何英的脸,深深吻住了何英的唇。

好大一会,才放开何英:“听话,好好休息,强哥晚上肯定渴,弄点水放在床头。”

何英被张伟主动这么一亲热,心里踏实多了,点点头:“那我不送你了,自己走好。”

一出来张伟才知道外面下雨了,不大,蒙蒙细雨,伴着微微的秋风。

秋风秋雨使人愁。张伟的心中涌起淡淡的愁绪,他想起了家乡的秋天。

北方的秋天是那样让人心悸,深深的秋意渗透到每一片树叶,秋日的阳光洒满金黄的田野,绵绵的秋雨浸透每一寸土地……

张伟喜欢北方的秋天,北方的秋天让他总感觉心痛,那种欣喜而又刻骨的痛,一种痛苦的享受。

走在都市深夜的大街,行人稀少,只有路口几个还在坚守着岗位。

一个人走在异乡冷冷的雨夜,张伟心中突然涌出无限的孤独,孤独随之带来了悲伤和惆怅。

我的明天在哪里?好好的家乡不呆,我跑到这里来干吗?张伟突然产生了对未来、对理想的迷惑和怅惘。

张伟漫无目的地向前走,任秋雨洒在自己身上,经过一个烧烤摊的时候,突然感觉饿了,晚上光喝酒了,饭菜都没大吃。

张伟站住了。卖烧烤的是一个年轻相仿的小伙子,穿一个白大褂,脸上布满了木炭的尘屑,拿着一把破扇子正卖力煽火,见张伟过来,急忙招呼。

烧烤的炉子后面坐着一个年轻女子,看来是和他一起的,正在往竹签上串肉串。

好一个夫妻烧烤挡。

张伟听小伙子口音是北方人,顿生亲切感,点了一点烧烤,坐在旁边和他聊起来。

果然是小夫妻,河南开封的,结婚刚3个月就来这里找工作,没什么技术特长,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干脆购置了一套炉子,晚上出摊卖烧烤,妻子穿串老公卖。白天怕查不敢出,晚上7点开始出摊,营业到凌晨3点左右收摊。

张伟很佩服同龄人的生存勇气和技能,心想要是换了自己,肯定是吃不了这个苦的。

“你们两口子可真能吃苦,刚结婚就出来打工。”

小伙子憨厚地笑笑:“没办法,人都是逼出来的,总不能呆在家里靠那3亩地吃饭吧,趁年轻出来挣点钱,以后好供养孩子上学。”

“背井离乡跑这么远,感觉苦不苦?”

“苦不苦?你说呢?”小伙边煽火边说:“不过,这也要看咋个比法,要是和住洋楼、吃山珍海味的比,那是苦,要是和俺老家那些老少爷们比,俺和俺媳妇一天能挣80多块钱,这又比他们强多了,关键是人得知足。”

普普通通的几句话,道出了外出打工人的心声,张伟突然意识到,原来理论都是从最平凡的实践中出来的,平凡就是伟大。

抬头看着细雨飘洒的城市的夜空,张伟心中豁然开朗。

张伟回去的路上心情舒畅。年轻的心中什么事都难不倒。

回家后一看时间,12点了。

这个时候伞人应该进入梦乡了,看看有没有姐姐的留言。张伟本打算今晚试探伞人身份的,看来不行了。

谁知道刚登陆QQ,一杯咖啡发了过来:“张经理,加班辛苦了,喝杯咖啡暖暖身子。”

伞人还在。张伟很兴奋:“姐姐,你回兴州了吗?”

伞人:“没啊,我的计划有改变,做完一个事情,又有一个新事情要去办,要等3天才能回去。”

张伟一想,伞人看来不是和高强一起去参加会议的,时间不对,第一点没核对上。

张伟:“今晚我去老板家吃饭了,他们请我吃家宴,刚回来。”

伞人:“哦,你们老板出差回来了?”

看来伞人真的对高强开会的事情一无所知。

张伟:“是的。”

张伟对自己上午判断伞人是前任老板娘的想法开始动摇了,时间对不上。不过他还想最后再试一下:“姐姐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是几个字吗?”

前老板娘叫张小波,如果直接问伞人名字,估计喜欢在虚拟世界里遨游的她是不会说的,干脆问她名字是几个字,如果是3个字就再进一步问姓什么。

伞人:“干吗?兄弟,查户口啊?”

张伟:“不是,我是从网上学测字算卦,闹着玩的,先拿你开刀。”

伞人:“呵呵,好啊,我也喜欢弄这个,我名字3个字,算算咱什么时候能转运。”

张伟一听,心彻底凉了,本来就没有那么巧的事,自己硬是往一起凑,现在好了,死心吧。

张伟不由嘲笑自己的一厢情愿和自作多情,这卦也不用算了,对伞人说:“我看看这个系统好不好用,好用就给你算,不好用就算了。”

伞人:“也好,你那边今天下雨了吧,南京也在下,我估计要到后天才能办完事情回去。”

如意算盘落空,张伟兴趣下来,困意往上涌:“这么晚了,你还不睡?”

伞人:“我在做一个广告计划设计预算,你累了吧,早休息。”

张伟和伞人告别后关上电脑,不由为自己的天真好笑:天下之大,芸芸众生,哪里会有这样的巧合会让咱遇上,还是少吃那天鹅肉吧。

天气渐渐转冷,北上的游客日渐稀少,南下的游客开始多起来,公司的柜台前每天都络绎不绝地挤满了前来咨询出游的客人。

那是散客,和张伟的营销部无关,张伟负责的业务是集团大客户的拓展,也就是团队游客。

这段时间,张伟基本熟悉了工作岗位,营销部的人员全部到位,新制定各项管理、考核措施在高强和何英的大力支持下得以顺利实施,各项营销措施也在积极运作,势头良好。

张伟除了抓人员的管理和考核之外,还有意识地主动去开发新的集团客户,凡是老客户,一律交给业务员去跑。不和下属争客户,是张伟多年来的一贯办事原则。这样,营销部的弟兄们对张伟又多了几分佩服和好感。

这几天一直比较忙,白天在外奔波,晚上回去后累得往床上一躺,饭都懒得吃。伞人也很理解,经常留言嘱咐张伟要注意劳逸结合,合理安排工作,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自上次在老板家吃过饭后,何英收敛了很多,和张伟在一起,挑逗的目光少了,多了几分关切、欣赏和柔情。

高总还是那样,三天两头向外跑,家里的事情基本都是何英打理。

高总不在家,何英约了3次张伟去家里吃饭,张伟婉言谢绝,何英也不勉强,经常买一些好吃的偷偷放在张伟的办公着抽屉里。

自从上次和何英谈话之后,张伟对何英多了几分理解,觉察到何英复杂而又无奈的情感世界,对何英心里多了些尊重和敬意,毕竟,她是自己的上司,自己是下属,上司对下属做到这个程度,还有什么好说的。

张伟忙完的时候,常常到何英办公室,交流情况,汇报工作,沟通信息,两人的关系逐渐融洽顺当起来。

何英对本地的旅游业内幕了解不少,经常讲故事告诉张伟,张伟渐渐对本地行业之间竞争和操作的情况增加了认识和了解。

张伟第一次见识了南方的天气,秋雨连绵了3个多星期了,还是淅淅沥沥地在下,前几天洗的衣服挂在阳台上到现在还没干,床上的被子也都快霉了。

快中午了,张伟把手头的客户资料输入电脑,工作告一段落,肚子咕咕开始叫了。

张伟托着腮帮,透过玻璃橱窗看着阴雨绵绵、川流不息的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还有人行道上匆匆从眼前走过的男男女女。

细雨在玻璃上划出一道道曲线,外面的风景也显得支离破碎起来。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张伟眼帘,并且在横穿过马路之后向公司门口方向走来。

王炎。

她来干什么?

正琢磨间,王炎推门而入。

前台接待人员有礼貌地向她问候:“您好,欢迎光临中天旅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王炎笑笑:“小姐,我找你们营销部张经理。”

说话间,王炎的眼睛扫描到坐在窗口位置的张伟,径直走了过来。

张伟无处可走,坐在那里没动,盯着王炎。

王炎气色不错,穿一身蓝色白领的工作套装,头发挽成一个髻盘在上面,显得成熟精神了许多。

见到张伟,王炎表情复杂,但很快恢复了正常,轻声道:“老盯着我干吗?也不请我坐下,有这样对待客人的吗?”

张伟站起身,用手一指,到王炎到旁边的会客室里坐下,又给王炎倒了一杯水,面无表情:“请喝水。”

王炎看着张伟:“你瘦了,休息不好吗?”

“与你何干,咸扯萝卜淡操心。”

王炎抿了抿嘴唇:“是的,是与我无关,我问问又怎么了?”

“少废话,说,找我有什么事?”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我这是在公司,公司规定,上班时间不准闲聊。”

“少拿这套来吓唬我,现在已经到下班时间了,该吃午饭了,我们一起去附近吃点东西吧。”

“我不饿,你自己去吃吧。”

“我知道你恨我,我不生气,也不怨你,你应该恨我,可是,我……”

张伟打断王炎的话:“你什么你,不要解释,我没恨你,干吗要恨你,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方式,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我是个穷光蛋,什么也不能给你,人往高处走,你当然应该选择更好的男人。”

说这话的时候,张伟的心在流泪。见到王炎,张伟才知道,自己心里一直放不下的还是她,让自己魂牵梦绕的也是她,可是她已经走出这一步,而这一步是自己无法给予和满足的,回头是不可能了。

不想让王炎看见自己潮湿的眼睛,张伟扭头看着窗外。

王炎沉默了片刻:“我知道我伤害了你,也知道我不是个好女人,我太现实,太急迫,不满足现状,想让自己在物质上过上理想的生活,也想让自己的事业能有个跳板和捷径。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男人,即使到今天我们已经分手了,我还是要这样说,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我停泊在哪一处驿站,都会把你放在心中,永远。”

张伟一听这话,一个激灵:“怎么,你要走了?出国?”

阅读更多精彩:http://t.cn/Rns2ok7

温馨提示:建议大家到正版小说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作者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