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月沉谢淑影_萧月沉谢淑影小说在哪看在线试读资讯_心已远每日分享

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萧月沉谢淑影_萧月沉谢淑影小说在哪看在线试读

萧月沉谢淑影小说叫做《月下淑影绕君心》,在这里提供萧月沉谢淑影小说。萧月沉谢淑影小说精选:萧月沉如暴怒的狮子。男人飞身踏步,凌空翻越,稳落于近乎疯癫逃跑的女人正前方。若面对洪水猛兽,淑影转身奔下台阶,

萧月沉谢淑影小说叫做《月下淑影绕君心》,在这里提供萧月沉谢淑影小说。萧月沉谢淑影小说精选:萧月沉如暴怒的狮子。男人飞身踏步,凌空翻越,稳落于近乎疯癫逃跑的女人正前方。若面对洪水猛兽,淑影转身奔下台阶,朝后花园仓皇逃去。萧月沉怒满胸腔,再次追去,最终将人截住,挟制于假山侧。亵衣半敞,雪色肌肤袒露。


《月下淑影绕君心》内容精选:

奔上长廊,淑影顾不得自己的狼狈,疯癫般一路横冲直撞,一连撞倒几名正端着茶点的丫鬟。
人仰马翻,盘盏落地,碎裂瓷片,满地狼藉。
“抓住她。”凶厉的命令声在身后响起。
谢淑影仓惶逃跑,赤足踩过锋利的瓷片,一路血色蜿蜒,痛不过被深爱人利用和欺骗的伤害。
“站住......”看着那些殷红的血迹,萧月沉如暴怒的狮子。
男人飞身踏步,凌空翻越,稳落于近乎疯癫逃跑的女人正前方。
若面对洪水猛兽,淑影转身奔下台阶,朝后花园仓皇逃去。
萧月沉怒满胸腔,再次追去,最终将人截住,挟制于假山侧。
亵衣半敞,雪色肌肤袒露。
淑影被他按在假山上,双手捂着胸,惊羞恨急道,“我父亲是南唐丞相,功在社稷,我是皇上亲自指给你的正妃,你敢为了一个罪臣之女软禁我的自由,你敢。”
他有什么不敢,痛得麻木也只能面对。
她痛心疾首地看着眸色深暗的男人,只见他将衣袍脱下将自己裹牢。
恨怒的泪水裹着酸涩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萧月沉无视她的痛,低头蹙眉冷哼,“丞相又怎么样,权门世家背后的污秽无须我多提,随便牵扯一两样出来都能掀起灭族的滔天大祸,你聪明的话给本王乖乖呆在王府,等凝儿的身子康复后你要离去我自然休书一封还你自由。”
娶她果然是为了用她的血给曲凝烟治病。
为她披衣的一丝柔软瞬间荡然无存。
淑影咬牙冷笑,含泪声嘶力竭质问,“我凭什么被你们这对狗男女利用得满身伤痕,我凭什么拿自己的生命为你们的恩爱做垫脚石,凭什么?你无心于我,多的是人想娶我,你不愿意我替你生孩子,多的是男人想愿意我给他绵延子嗣。”
懵然间,脸盘一阵火辣辣。
唇中疼痛中含着浓浓血腥。
淑影抬手捂着火辣辣的脸庞,看着他沉眉满脸怒容,满是伤楚的脸庞,笑得似枝头被冷风摧残的枯叶,凄楚萧瑟得可怜。
“你打我......”泪水从酸涩的眼眶滑落。
他竟然打她,打得如此狠心无情,就为了曲凝烟。
愤恨间,她推开他,将酸涩委屈和愤怒,一一咽下。
从来如掌中明珠般被人捧于掌心,何曾有人动过她一根指头。
萧月沉咬牙面色黧黑,胸膛起伏剧烈。
冷厉凶狠道,“再这样嘴巴不干不净当心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倔强不屈的韧劲儿再次锁定于漆黑的眸子里,淑影擦干唇角的血迹,冷哼,“你有种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晚上你的心肝就会被人送进乐坊。”
她裹紧身上的衣袍,不再为这点施舍而感触。
人的尊严比虚浮如幻影的情意更加贴切真实,她不会再这样贱。
她不会就这样算了,要么死在这里,要么生不如死的就是曲凝烟。
可她也知晓,他从来不受人威胁。
萧月沉浑身冷肃,眸光锐利盯着桀骜的女人,反威胁道,“你敢。”
谢淑影冷笑,见到远处款款赶来的女人,什么也不想再说,多说无益。

萧月沉谢淑影小说叫《月下淑影绕君心》,作者:飞花飘雪,提供萧月沉谢淑影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萧月沉谢淑影小说精选:萧月沉身边,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满脸委屈,自责道,王爷,姐姐是凝儿的救命恩人,你别这样对姐姐,都是凝儿的不是,害得王爷和姐姐为此心生嫌隙,凝儿本就自责负疚,既然姐姐不愿意,就让凝儿自生自灭,王爷莫要再强人所难。


《月下淑影绕君心》内容精选:

谢淑影看见曲凝烟走到萧月沉身边,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满脸委屈,自责道,“王爷,姐姐是凝儿的救命恩人,你别这样对姐姐,都是凝儿的不是,害得王爷和姐姐为此心生嫌隙,凝儿本就自责负疚,既然姐姐不愿意,就让凝儿自生自灭,王爷莫要再强人所难。”
冷眼看着眼前做戏的男女.
淑影没想到萧月沉依然瞪着她,怒目沉眉。
不过瞬间,他将曲凝烟如珠如宝搂入怀中。
曲凝烟是他的心头肉,她便命如草芥。
或许男人天生喜欢柔弱的女人,如此更能满足他们被需要的虚荣心。
只觉胃中翻滚,即刻转身想离去。
曲凝烟却拦住了去路,那双布满虚伪柔弱的眼中还有泪光浮动。
人前人后两幅虚假的面孔,陷害利用欺骗,都是为了这个女人呢。
胸腔内的怒焰怦烈燃烧,淑影扬手,挥开曲凝烟拉住她的手,忍无可忍喝到,“少在我面前做戏,滚。”
挥推的力道不大,曲凝烟整个人却如纸人般被轻而易举推到匍匐在地。
“你。”萧月沉急忙上前,用力推开谢淑影,惶急将跌倒在地的曲凝烟扶起。
淑影被推得踉跄,脚跟虚软,头重脚轻,手扶假山撑不住身子,额头撞在假山上,撞得头晕眼花......
视线模糊中,只见他摊开凝烟的手,雪白柔嫩的掌心被石子磨破了皮。
气恼中,萧月沉陡然抬眸,凶神恶煞地盯着视线逐渐清晰谢淑影。
一张小脸,天生丽质,清雅无双,此刻却苍白憔悴。
双唇干枯,毫无血色,发丝凌乱,额头撞到假山,殷红血色,正蜿蜒而下。
曾顾盼生波的眸子死灰一片,陡然萧月沉的心莫名发慌。
心死了,被伤得再痛再深也无所谓,谢淑影惨笑。
那笑中的凄惶,连正午的阳光都无法给予几分明媚。
她冷眼看着萧月沉,怔怔站在假山前,许是害怕她的威胁,那张凉薄的唇角竟然微微颤抖。
“王爷,你看姐姐会不会得了痴心疯。”曲凝烟害怕地瑟缩到萧月沉的怀中。
“她本就是痴心疯,我送你回去。”萧月沉回神将怀中的女人拥紧。
神色再次变得冷漠如冰,看也不看对他已然由爱生恨的谢淑影。
肆无忌惮双双转身离去。
看着那对狗男女离去,淑影低头看着自己已沾了许多鲜血的赤足,泪眼模糊。
她是得了痴心疯,疯了这么多年,该醒了。
就这么一路踩着痛和血,回到房间,淑影才发现自己住的院落是王府里最偏僻最陈旧的居所。
嫁过来时,萧月沉连贴身丫鬟都不准她多带,就一个红绫,她竟然也就这么天真地答应了。
这大概就是她在萧月沉心中的位置,荒凉,等同废墟。
“王妃,奴婢带了神医前来为王妃诊伤。”红绫推门入内。
手中端着打了热水的铜盆,拧了帕子,细心仔细又心疼地替谢淑影整理仪容。
看到铜镜中苍白憔悴的面孔,淑影从伤痛的懵然,和心碎的余痛中惊醒。
这天下,并非无人爱他,唯一人心求之不得。
他要作践她,她更该自爱活得高贵优雅,还要将所有的伤痛还给他们。
唇角漫起清潋的笑,淑影起身,更衣,躺回榻上,让红磷请神医来看伤......

阅读更多精彩:http://t.cn/Rns2ok7

温馨提示:建议大家到正版小说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作者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提示:推荐使用BitComet、Utorrent、QQ旋风、迅雷下载。喜欢在线看的朋友可以把种子上传到百度网盘、115网盘,离线下载完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看。

萧月沉谢淑影_萧月沉谢淑影小说在哪看在线试读:等您坐沙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