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王炎_张伟王炎小说在哪看在线试读资讯_心已远每日分享

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张伟王炎_张伟王炎小说在哪看在线试读

张伟王炎小说叫做《我和美女董事长》,在这里提供张伟王炎小说。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的脸,又亲了一口,我收拾下去哈尔森那边,你再睡会吧,不用陪我过去了,考试结束我给你电话。记得吃点东西,厨房里有现成的。

张伟王炎小说叫做《我和美女董事长》,在这里提供张伟王炎小说。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的脸,又亲了一口,我收拾下去哈尔森那边,你再睡会吧,不用陪我过去了,考试结束我给你电话。记得吃点东西,厨房里有现成的。好吧,路上注意点。张伟等王炎走后,吃了点点心,精疲力尽地趴在床上,又睡了过去。再醒过来,天已经黑了,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一看是王炎的电话。怎么搞的?考试还没有结束?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王炎穿好衣服拍拍张伟的脸,又亲了一口:“我收拾下去哈尔森那边,你再睡会吧,不用陪我过去了,考试结束我给你电话。记得吃点东西,厨房里有现成的。”

“好吧,路上注意点……”张伟等王炎走后,吃了点点心,精疲力尽地趴在床上,又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天已经黑了,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一看是王炎的电话。

“怎么搞的?考试还没有结束?”

“嘿嘿……告诉你,亲爱的,我过关了……”王炎在电话里压抑不住兴奋地对张伟说。

“真的,太好了,真棒!我们晚上去吃饭祝贺一下……”

“不行啊,亲爱的,哈尔森先生邀请我去吃西餐,人家刚给帮了个忙,不去又不好意思……”

“恩,也有道理。不过我警告你啊,晚上早点回来,小心洋鬼子……”

“好的,你放心,哥哥,保证完好无损回来。”

放下电话,张伟心想:他妈的,洋鬼子吃饭是假,泡妞是真吧。不过也没什么理由阻止不让王炎去。

王炎的工作问题解决了,自己的工作还没着落。

今天既没接到中天旅行社的电话,也没接到其他投简历单位的面试通知,看来大城市就业岗位多,竞争的人也多啊,没有那么轻易就能得到的事情。

王炎没回来,自己感觉好无聊,打开电脑登陆QQ,看看伞人在不在?

登陆后,看到伞人的头像正处于忙碌状态,看来正忙着,有事情,先不打扰吧。于是到新浪浏览起新闻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10点多种,伞人的信号发过来了:“在干吗?”

“在等你呢!”

“呵呵,抱歉,我刚才单位里有些工作,刚忙完。你怎么不陪你那美女妹妹了?”

“他陪洋鬼子吃饭去了。”

“哦,她是做……”

“外企翻译,今天刚通过招聘。”

“哦,不错的职业……你工作的事情怎么样子了?”

“没消息呢,真急人!”

“沉住气,现在经济危机,找工作的人很多,招聘单位往往要优中选优,不过,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你被聘的可能性很大。”

“他?”张伟追问道。

“哦……打错了,不是他,是……他们,是指……旅游行业的老板们。”

“哦!我还以为你说的他是指的中天旅游的高总呢!”

“呵呵……”伞人笑了,什么也没说。

“你还在单位?”

“是的,刚忙完,和几个客户刚谈完业务。”

“哦,你和客户谈业务?”张伟很奇怪,内勤人员怎么能和客户谈业务呢。

“啊……这……是啊,是……是和几个广告客户,老客户了,来印刷宣传页的,我就是把印刷价格报给他们,收钱记帐,价格都是老板规定好的,也算不上谈什么业务,就是走手续……”

“哦,我以为你代表老板和客户谈业务的呢!呵呵……”

“呵呵……我哪有那本事啊,我又不是老板。”

“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家了。”

“是啊,该回家了……再见,你也早休息。”伞人发过来一个再见的表情,就下线了。

关上电脑,看看时间,11点了,这个死丫头怎么还不回来,别人让洋鬼子给拐跑了!

张伟刚摸起电话要打,门突然开了,王炎跌跌撞撞地走进来,浑身酒气。

“我靠!掉酒缸里了……喝成这鸟样……”张伟坐在那里骂道。

“呵呵……”王炎靠在门框上,傻忽忽地笑着:“哥哥……明天……我明天就可以去正式上班了……”

“奶奶的!那也不至于喝成这样啊……呵呵……”张伟起身把王炎架到卫生间洗脸池前:“洗把脸,醒醒脑,吃饭了没?”

“吃了……牛扒……”王炎边洗脸边回答。

“又是牛扒,我看你快成人扒了……”张伟忍不住笑起来:“哈哈……你喝的什么酒,喝了多少?”

“啤酒……百威……有2瓶吧!”

“靠!看不出,你还有这酒量!行啊……那洋鬼子喝了多少?”

“那哈尔森啊……”王炎从洗刷间出来,往床上一躺:“他才是酒缸呢,自己喝了10瓶也不止,要不是我说时间不早了,他还得喝……”

“我看这洋鬼子没安好心……”

“NO,NO!你不知道,这老外人蛮不错的,人很率直,很热心,对我特别好……让我明天就去上班……”王炎说着,衣服都没脱,睡着了。

“操他妈,我对洋鬼子是没什么好印象的。”张伟边给王炎脱衣服边自己嘟哝着:“不信走着瞧……”

第二天一大早,王炎就起床去新单位报到去了。

张伟也醒了,躺在床上不想起,感觉有点心烦气躁:妈的!怎么搞的?投简历的单位只有一家来面试通知的,这一家还没了消息……

正琢磨着,电话响了。

“您好,是张伟先生吗?”

“我是,请问您是……”

“我是中天旅游……”

“哦……您好,您好!”

“我们高总让我打电话给您,如果您方便的话,请您于上午10点钟到公司来,他在办公室等您,有事情和您谈……”

“好的,谢谢,我准时到!”

放下电话,张伟高兴地看看时间,9点,还来得及,看来是有戏了。

10点整,张伟准时到达中天旅行社。

兴冲冲推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一怔,高总不在,却是一个美女坐在高总办公桌前。

“您好,我是来应聘的,高总在吗?”张伟率先发问。

美女30岁左右的样子,瓜子脸,白皮肤,眼睛大大的,嘴唇薄薄的,很瘦,典型的江南美女少妇的坯子。

“你是叫张伟吧?”美女见了张伟,笑了笑,牙齿很白:“老高刚刚接了个电话,有紧急事情出去了,委托我和你谈,进来,请坐!”

“哦……请问您是……”张伟边坐边问。

“呵呵,老高是我丈夫,呵呵……”

“哦……老板娘!失敬,失敬!”张伟又站起来。

“坐,坐!别拘束。”美女和气地看着张伟:“我叫何英,也在公司里工作,平时老高主外,我主内,今天本来是老高要和你谈的,不凑巧有事情,只好委托我代表了。”

“哦……呵呵……”

“你的情况我已经都了解了,根据上次面试的结果,综合分析各人的特点和优势,结合公司的实际情况,公司决定聘任你为营销部经理,从今日起开始,试用期1个月,1个月后签定劳动用工合同,办理福利手续。”

“哦,好的,谢谢老板和老板娘器重,我一定不辜负老板和老板娘的期望……”张伟很兴奋,连忙表态。

“呵呵,小张,哦,不,得叫你张经理了,你是我们从33个应聘者当中挑选出的佼佼者,相信你一定有能力把工作做好的。”何英笑嘻嘻地看着张伟:“祝贺你,张经理,欢迎加入中天旅游,你可是我们公司第一帅哥哦……”

“呵呵……”见老板娘这么随和,张伟也轻松了:“老板娘这么漂亮,肯定是我们海州旅游界的第一美女了,真是出江南美女啊……”

张伟讲的是真话,何英确实是非常漂亮的女人,但给张伟的印象是总感觉缺点什么,好象是那种花瓶,美丽而缺乏生气和沉韵。

“真的,你看我真的是很漂亮吗?”何英听了很受用,花枝招展地笑起来,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张伟。

“那是的,没得说,地球人都知道……”张伟幽默了一下,然后问:“老板娘,我想先去熟悉一下工作。”

“哦,好的。我带你去!”何英一扭一扭站起来,带张伟出去,边把公司的基本情况介绍了一下。

公司设计调部、营销部、导游部、地接部和财务人事部,总共专职人员30人,还有10个兼职导游。张伟的营销部有10个营销人员。

张伟正式开始在海州有了工作,职务是海州中天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营销部经理。

上班第一天,张伟先和公司在家的同事认识了下,营销部的人员都在,10个人,3男4女,清一色的年轻人,大学生,朝气蓬勃。然后张伟主要是熟悉公司现在的经营和运作情况,重点是了解现在的营销状况。

下午,高总回来了,又和张伟进行了单独谈话,重点谈了公司现在的经营状况和下一部的计划、打算,又结合海州的特点谈了他对营销工作的见解和认识,一席话,让张伟收益匪浅,信心也很足。

张伟打算先用1周的时间熟悉工作,并拿出一个综合的营销计划。

下午下班后,张伟回到宿舍,王炎已经回来了,正做饭。一天没见,见了面都感觉怪想的。

听说张伟也去上班了,王炎很高兴:“我们还是比较顺利和幸运的,现在找工作很难的,可得好好珍惜……”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很好,今天我找哈尔森先生报到,然后他安排我现在他们人力资源部熟悉一个月的工作,主要是帮他翻译一些资料……”

“哦,那人怎么样?”

“挺好的,很直爽,象个大男孩,没什么歪心眼,对工作要求很严格,下面的人都很怕他……”

“恩,那就好。”

两人象居家过日子的小夫妻一样亲亲热热地做饭、吵菜、吃饭、收拾。

饭后收拾完毕,两人心情都很好,站在阳台上亲热地抱在一起眺望暮色中的城市。

“你说,我们能不能在这里站稳脚跟,现在经济危机很厉害,对外贸企业冲击特别大,今天我听公司里同事说现在海州倒闭的出口中小企业有3000多家,好几个老板自杀了,失业的工人到处都是……”王炎靠在张伟怀里幽幽地说。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别担心,有我呢!”张伟搂着王炎,很男人地拍拍王炎的肩膀。

“恩,象个男人!嘻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部黑起来了,房间里也没有开灯。

“天黑了……灯初上……夜未央……”王炎懒散地躺在床上,黑暗中的眼睛幽幽地看着窗外深邃的夜空,喃喃低语。

“怎么?想家了?”张伟轻轻爱抚着王炎的身体。

“恩,看,外面,半个月亮爬上来……中秋节快到了,想妈妈……”王炎象个孩子似的说道。

“恩,抽时间多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让老人放心。”

“感觉我们象是漂在大海里的一页小舟,飘啊飘……好没有安定感……我的明天在哪里……”王炎的情绪在极度放纵后跌入了谷底。

“别多想了,不要放纵自己的思绪,那样会让自己更伤感,出门在外打拼,最重要的是坚强,自立、自信、自强,自怨自怜只会衰落自己的意志,颓废自己的精神……”张伟捧着王炎的脸,鼓励王炎,也是在鼓励自己:“我们现在需要的勇敢面对现实,勇敢面对挑战,勇敢面对压力,已经出发了,没有回头路,一定要走下去。”

“恩,哥,你说的对,我只是释放了下情绪,调整一下,没问题的,呵呵……”

“那就好,傻丫头!我们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迅速建立起自己的关系网,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四海之内皆兄弟……”张伟对王炎说着,脑子里涌出了伞人的名字。

接下来的一星期,张伟很忙,白天:熟悉公司的基本情况,熟悉当地的旅游资源状况、摸清公司营销的特点和问题,调查公司营销队伍的现状,走访客户听取意见……晚上:查阅资料,制定公司营销计划和营销部人员整顿及工作方案……

繁忙的工作让张伟感觉到了充实,他喜欢忙碌的感觉:忙并快乐着。

因为繁忙,一直没有时间上QQ。

高总这段时间也很忙,一直在外面出差,一周就见了3次。

倒是老板娘何英一直在家坐镇,内外打理,经常有事没事到张伟跟前转悠转悠,说几句不着边际的话。

王炎那边一直在人力资源部实习,帮助翻译一部分资料,把中文翻译成德文。这项工作对于刚毕业的王炎来说压力不小,很多单词都是没见过的,每天除了在单位里忙碌,晚上也常常忙到深夜。

今天是周五,张伟经过一周的忙碌,基本工作思路已经形成。下午,高总也在办公室,于是拿着打印好的工作方案到了高总办公室,何英也在里面,在看业务报表。

“高总,老板娘。”张伟打完招呼把他的两份工作方案交给高总:“一个是营销部人员配置及整顿方案,一个是营销部工作计划,您过目看看……”

高总在那里认真地看方案,张伟做在对面等他发话。

“好!很好!”高总看完后满意地点点头:“方案做的很好,以人为本,职责明确,措施得力,任务具体,事项详尽,我看基本可行,当然还需要在实际的工作运行中进一步完善、修正。你下周一先按照这个计划落实吧,我经常出去不在家,有事情你和阿英汇报,你们俩都决定不了的再找我……”

“呵呵……老高,小张工作能力很强的,刚来一星期,就这么快深入熟悉,营销部的精神面貌大为改观,我看有他在,我们省心多了……”何英和高总说着话,眼睛一直瞟着张伟。

“谢谢老板娘夸奖,我还年轻,经验也不丰富,做事情也不成熟,还得您和高总多多批评、指教才是。”张伟客气地应酬道,他感觉高总对自己的方案好象还有些想法,但他不说,自己也不好多问。

“恩……小张,阿英这几天经常在我面前夸你,希望我没有看错人。”高总微笑说:“在工作上,我们是同事,在工作之外,我们是兄弟,大家做朋友,你是外地人,生活上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的尽管说,直接告诉阿英就可以……”

“是啊,小张,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好了,包括你的个人私事,嘻嘻……”

一席话说的张伟心里热乎乎的,漂泊在外的人最感动的就是别人对自己的关心和温暖。

想起自己以前总结的老板和员工关系的一句话:老板对员工1分的好,员工对老板10分的回报。

“谢谢高总,谢谢老板娘……”张伟感动的有点语无伦次,不断重复着这两句。

张伟王炎小说叫《我和美女董事长》,作者:女汉子,提供张伟王炎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兴冲冲地赶回家,忙碌了一星期,打算好好过个周末。刚进家门,王炎的电话打过来了,今晚有客户招待,我要去现场翻译,不回来吃饭了。放下电话,张伟有点扫兴,他妈的!周末还这么忙,剥削!自己一个人不想做饭,随便下了点面条吃了。然后上网,登陆QQ。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明天是周末,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张伟兴冲冲地赶回家,忙碌了一星期,打算好好过个周末。

刚进家门,王炎的电话打过来了:“今晚有客户招待,我要去现场翻译,不回来吃饭了……”

放下电话,张伟有点扫兴:他妈的!周末还这么忙,剥削!

自己一个人不想做饭,随便下了点面条吃了。然后上网,登陆QQ。

“格老子!一个星期没露面,跑那里去了?”

刚进去,迎面就被伞人骂了过来,而且还伴随着一个发火的表情。

张伟乐了,女人偶尔骂一次人也还挺有意思的。

“你也会骂人哪?伞人姐,呵呵……”

“我急了就骂人,你这么久不上线,干吗去了,不知道我担心你吗?”

“哦……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假不了,姐姐关心弟弟不很正常吗?说,死哪里去了?”

“呵呵……我上班了啊,很忙的,一直没有上QQ……”张伟接着把这一周的情况简单给伞人说了下。

“哦,那不错,祝贺你,好好干,新的起点,新的征程……”

“老板和老板娘人都还不错,老板经常出差,家里的具体事情都是老板娘管,他们对我倒是很关心……”

“哦……老板娘是何……人?”

“何英,比老板小几岁,人挺漂亮……”

“是吗?他们感情挺好的吧?”

“我不知道,看不出来什么,应该不错吧,老板一直称呼老板娘为‘阿英’,老板叫老板娘为‘老高’,听起来挺热乎的。”

“他们有没有孩子?”

“这我没问?这个问题也不属于我的工作范畴啊……呵呵……”

“恩……是的,是的。”

“伞人姐,我看你对老板和老板娘的私人事情倒是很关心啊,你和他们认识?”

“不,不认识!随便问问的,女人嘛,就喜欢问这些事儿……”伞人急忙否定:“不谈这个了,说说你工作的事情吧!”

“呵呵……我今天把我做的3个工作方案给老板看了,老板比较满意,可我总感觉不塌实,要不你再帮我看看,提提意见,我现在传给你……”

“哈!我那能提什么意见啊,不过可以学习学习你的大作……”

“谦虚,谦虚了不是!谦虚使人退步!哈哈……我这就发给你电子版。”

张伟将工作计划通过QQ发给了伞人。伞人接收后一直没有说话,看来是在看计划。

大约30分钟后,伞人回话了。

“你这计划嘛,我看了,总的来说,上半部分挺好,很丰满……就是下半部分有点软,要硬起来。”伞人一本正经地说着。

“”张伟发过去一串疑问:“我……我怎么听这话不大对劲啊?有点象是说……”

“哈哈……”伞人大笑起来。

“哦……”张伟明白过来:“你在逗我呢!哈哈……”

“刚才给你开个我玩笑,活跃活跃气氛,呵呵……”

“你可真幽默……”

“刚才我大略看了下你的方案,不错,里面思路很清晰,目标定位很准确,充分体现了你的以人为本的管理思想,任务考核措施很具体详细,很实用,一看就知道你是用了脑子,下了工夫的。”

“呵呵……”张伟听了很受用。

“不过,我有3点小小的建议供你参考。”

“哦,你说。”

“一个是人员的管理要结合实际。你的员工基本都是南方人,南方人和北方人在处理事情的方式和方法上有很大不同,北方人豪爽,南方人细腻,性格的不同决定了做事风格的不同,你感觉在北方能行得通的在这里不一定能行得痛,所以在管理上要体现人性化。”

“太好了,第二呢?”

“第二就是营销工作的开展要结合地域和季节。现在9月份,组团的长线客人基本都开始往南走,往北去的不多了;而地接的客人大多是来自北方的。这样在对外宣传产品线路的时候要灵活机动,不能一年4季都是一套宣传资料,要根据不同的季节设计不同的产品,推出不同的线路。同时,还要根据不同的客人需求,同一线路也要设计经济和豪华两种类型,尽可能满足最大量客人的需求……呵呵……以上仅为小女子拙见,仅供参考。”

“伞人姐,你讲的太好了,这两块正是我方案的缺陷,我明天就把它补充进去,周一给高总一个新的计划方案。”张伟很高兴,发过去一个‘拥抱’的表情。

“呵呵……干吗啊?男女有别哦……”

“同志式的拥抱,别多想……嘿嘿……”张伟很感谢伞人的指点:“伞人姐,真的很感谢你,我……”又发过去一个‘拥抱’。

“哈哈,我喘不过气来了,别老拥抱了……大恩不言谢,等你发展起来,当了老板再感谢我吧!嘻嘻……”伞人活泼起来很可爱,讲话相当幽默:“打算怎么感谢我呢?”

“我做了老板,自己开一家旅游公司,我当董事长,让你当总经理,OK?”张伟说。

“呵呵,很OK!小女子先行谢过董事长……不过,我还是感觉自己能力不行,适合做个打杂的,嘻嘻……”

“那怎么感谢你……要不……以身相许?”张伟发过去一个‘坏笑’的表情。

“哈哈……不敢,不敢要,也要不起,你那身子还是留给你的美女妹妹吧。”

“伞人姐,我感觉你这几次爱笑了呢,心情一定很好吧?”

“恩……是的,其实应该感谢你,我以前一直不大爱笑的,可是和你聊天以后,心情就感觉好多了,你以前刚认识我的时候可能感觉我是个刻板、呆板的女人,呵呵……”

“现在我感觉你真的是好活泼可爱的姐姐……呵呵……”

“老弟也很朝气的,感觉到你的蓬勃和上进,你一定是一个很潇洒帅气的小阿哥……”

“呵呵……姐姐说的极是,嘿嘿……谢谢夸奖……姐姐也一定是美女了,一定比我们公司那老板娘还要漂亮……”

“呵呵……你去想象吧……人家是老板娘,我一个小职员,怎么能比得了哦……”

“要不,姐姐,我们互相发个照片看看吧?OK?”

“不OK,相见不如怀念,既然虚拟空间让我们认识成为好朋友,那何必一定要穿越虚拟到现实呢,保留几分想象不是更好?”

“恩……好的,你说的很有道理。”张伟感到有点遗憾,但也感觉确实有道理。很多网友网络上情深意长,可往往见了本人是失望大于希望。让自己多保留几分期待和想象的空间,有什么不好呢。

“女朋友还没回来?”

“没有,单位有应酬。”

“哦,吃饭了吗?怎么吃的?”

“下了点面,吃了。”

“那怎么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自己在外,要学会照顾自己,要吃好,睡好,才能保证有充足的精力和体力去工作,去打拼……”

“恩,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

“嘻嘻……乖……”

看看时间不早了,王炎还没回来,张伟挂念着王炎,和伞人结束了谈话,然后打王炎的手机,可是语音提示: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张伟的心里不安起来。

为什么会关机?为什么要关机?是没有电了还是故意关的?

客户招待要这么长时间?已经12点了。

一连串的问题涌进张伟的大脑,是在加班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想到意外,心里有点忐忑,决定去她单位看看。

出了公寓,在小区门口等出租车,半天不见一辆,于是顺着马路往前走,前面路口应该有出租车。

在路口等了30分钟,火急火燎,终于来了一辆空车,拦住刚要上,王炎来电话了。

“你在哪里?怎么家里没人?”

谢天谢地,她回家了。

“我出来找你的,马上回家。”

走在路上犯疑,她怎么回来的?自己一直在路边,没见过去的出租车啊。

“你手机怎么了?”一进门,第一句。

“没怎么啊,没电了,刚在充。”王炎在洗脸。

“你怎么回来的?”紧接着第二句。

“打出租车啊。”

撒谎,终于抓住了证据,迎面根本就没见一辆过来的出租车!

靠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正在洗脸的王炎,怒火在心里渐渐生成,快到嗓子眼了。

“真倒霉,回来打不到出租,只好打了个黑出租,什么标志、手续都没有,多花了10块钱。”王炎洗好脸走出来。

扑哧,没气了,原来如此,理由完美无缺,没把柄。

“你出去是专门找我的?”王炎喜滋滋地抱住张伟:“恩那,亲一个!”

心里没了负担,反倒有一种失落:“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还是回来早的,那些人非要欢乐通宵,又唱又喝,还是哈尔森善解人意,看主要的工作谈完,其他就是玩,悄悄让我先回来了。”王炎把头靠在张伟胸前。

又是哈尔森!挥之不去的洋鬼子。

“干吗?审贼一样!”王炎有些不满,抬起头。

张伟把王炎往怀里一搂:“没干吗,不是担心你吗?这么晚还不回来,电话又打不通,急死我……”

“恩……”王炎主动吻着张伟:“好哥哥,对不起,以后我上班多带一块电板……”

一周没好好亲热了,周末的大好时光怎能错过。

两人搂在一起,一致同意一起洗个鸳鸯浴。

张伟比往常更加细腻呵护,毕竟刚才冤枉了王炎,心里多少有点歉意。

把王炎抱进卫生间,张伟细致地为王炎身上涂抹沐浴露。

当涂抹到耳朵下部的脖颈处时,张伟一下子呆住了。

一个紫红的吻痕!

像一朵紫色的玫瑰,绽放在王炎雪白的皮肤上。

谁的?

肯定不是自己的,这两天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肯定是别人的。

谁的?

哈尔森的!

肯定是这狗日的。

张伟目前能够断定的最大嫌疑就是这个洋鬼子。

张伟开始想象,想象那洋鬼子如何抱着王炎,如何在自己的领地上肆虐侵略……

怪不得王炎最近对做那事兴趣不高,一直说工作忙累推脱呢,原来原因在这里。

血又开始在体内奔流,不是激情涌动的欢畅,而是愤怒的火焰。

我靠你大爷!哈尔森。张伟在心里大声咒骂,一遍又一遍,从哈尔森的祖宗八辈一直到还活着的亲属。

心里的咒骂缓解不了行动上的节奏。手不由停在那里半天没动。

“怎么了?继续,呵……”沉浸在裕望中的王炎被张伟抚摸地正在兴头上,睁开眼睛问到。

“没什么。”张伟闷声回答,草草涂抹、冲洗完,兴致索然。

“我饿了,我们出去吃点夜宵吧,小区门口有夜市。”洗完澡,张伟提议。

“好啊!我晚上一直没吃正餐,肚子也有点饿!”王炎积极响应。

在夜市要了两碗面,张伟又让炒了3个菜,要了2瓶啤酒,自斟自饮。

“你这一周一直都很忙啊,几乎天天加班到深夜。”

“是的,外企就这样,事情多。”王炎埋头吃面。

“是就你自己忙还是都在加班?”张伟话里有话。

“有加班的,也有不加班的。你什么意思?”王炎抬起头。

“我没什么意思,就是问问,怎么?不可以!”张伟端起杯子。

“没说不可以。”王炎继续吃面:“我怎么听你话里有话。”

王炎来了情绪,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我讨厌别人干涉我的个人事情,我是独立自主的女人,有我自己的生活,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包括你。我们俩现在是住在一起,可这能代表什么?充其量是属于非法同居,因为我们都有生理需求,并没有什么相互的责任和义务。我会尊重你的私生活,也同样希望你能尊重我的私生活。”

王炎缓和了一下语气:“当然,好感归好感,喜欢归喜欢,但那替代不了感情,感情是要慢慢来培养的。希望我们能够彼此尊重,尊重是感情发展的前提和基础。”

无语。

张伟感觉自己好象成了一个流氓,在干涉王炎的正常感情生活。

听到王炎刚才一席话,又突然感觉王炎很陌生。

是的,本来不过刚认识不过半个月,即使身体再熟悉,灵魂仍然是陌生的。性的急流猛进并不能催化爱的迅速升华。

爱,是不以主观意识为转移的。

当晚,二人都没大再说话,也都没有了做那事的情趣。

突然感觉熟悉的对方原来是如此的陌生。

第二天一大早,王炎就爬起来:“今天要去公司加班。”

又是加班。

张伟躺那没动。

王炎梳妆打扮完毕,刚关上门出去,张伟“蹭”爬起来迅速穿衣,脸也不洗,直接坐电梯下楼。

跑到小区门口,王炎没走,站在公交车候车点那儿,不时看表。

张伟在小区传达室里转悠着。

一辆黑色牌照的黑色的宝马在王炎面前停了下来,王炎低头钻进了车里的副驾驶位置。

宝马缓缓起步。

张伟疾步走出,拦住一辆出租车,指着那宝马:“师傅,跟着它走。”

“那车咱能跟得上吗?上了高架就刺溜了。”出租车司机问到。

“少废话,高架也有限速,大不了120迈。”

宝马七拐八拐出了市区,经外环到了城郊,驶进了一个别墅区,在一坐乳白色的别墅跟前停了下来。

王炎下车,随后出来的是个外国人。

哈尔森,果然是他!

哈尔森揽着王炎的肩膀,两人有说有笑进了别墅。

张伟的心一下子缩紧了。他妈的进别墅干吗?

“师傅,你下不下车?”出租车司机问。

“不下,在这等会。”

等待的每一秒钟都是那么难熬,张伟感觉头懵懵的,两耳发嗡,心有窒息的感觉。

他们在房间里干吗?

等了10分钟,张伟决定过去看看。

他下了车,走到别墅的后面,那里有个小坡,种满了花草。站在那里正好能看见别墅的3楼。

选择了一个有利的地形隐蔽好自己,张伟看到了王炎。

王炎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饮料。

哈尔森坐在王炎对面,背对着张伟,在和王炎说话。

哦,原来是在说话,张伟心里放宽了一些,继续观察。

又过了大约5分钟,哈尔森突然站起来,走到王炎跟前,俯身把脸贴到了王炎的脸上。

张伟的血一下子上了头!

王炎把水杯放到了茶几上,伸手搂住了哈尔森的脖子,两人开始接吻了。

张伟感觉自己快要晕了,又气又急,混蛋!狗男女!

他手忙脚乱摸出手机打王炎电话。

不行,一定要把他们搅开,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可是,手机里传来的是: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哈尔森和王炎已经站了起来,在那拥抱在一起接吻,哈尔森的手在王炎身上不客气地摸索着,眼看就要伸进裙子里。

混蛋!张伟愤怒地肺都要气炸,起身就要冲下去。

阅读更多精彩:http://t.cn/Rns2ok7

温馨提示:建议大家到正版小说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作者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提示:推荐使用BitComet、Utorrent、QQ旋风、迅雷下载。喜欢在线看的朋友可以把种子上传到百度网盘、115网盘,离线下载完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看。

张伟王炎_张伟王炎小说在哪看在线试读:等您坐沙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