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女汉子小说我和美女董事长_女汉子小说在线试读

张伟王炎小说叫《我和美女董事长》,作者:女汉子,提供张伟王炎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兴冲冲地赶回家,忙碌了一星期,打算好好过个周末。刚进家门,王炎的电话打过来了,今晚有

张伟王炎小说叫《我和美女董事长》,作者:女汉子,提供张伟王炎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兴冲冲地赶回家,忙碌了一星期,打算好好过个周末。刚进家门,王炎的电话打过来了,今晚有客户招待,我要去现场翻译,不回来吃饭了。放下电话,张伟有点扫兴,他妈的!周末还这么忙,剥削!自己一个人不想做饭,随便下了点面条吃了。然后上网,登陆QQ。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明天是周末,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张伟兴冲冲地赶回家,忙碌了一星期,打算好好过个周末。

刚进家门,王炎的电话打过来了:“今晚有客户招待,我要去现场翻译,不回来吃饭了……”

放下电话,张伟有点扫兴:他妈的!周末还这么忙,剥削!

自己一个人不想做饭,随便下了点面条吃了。然后上网,登陆QQ。

“格老子!一个星期没露面,跑那里去了?”

刚进去,迎面就被伞人骂了过来,而且还伴随着一个发火的表情。

张伟乐了,女人偶尔骂一次人也还挺有意思的。

“你也会骂人哪?伞人姐,呵呵……”

“我急了就骂人,你这么久不上线,干吗去了,不知道我担心你吗?”

“哦……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假不了,姐姐关心弟弟不很正常吗?说,死哪里去了?”

“呵呵……我上班了啊,很忙的,一直没有上QQ……”张伟接着把这一周的情况简单给伞人说了下。

“哦,那不错,祝贺你,好好干,新的起点,新的征程……”

“老板和老板娘人都还不错,老板经常出差,家里的具体事情都是老板娘管,他们对我倒是很关心……”

“哦……老板娘是何……人?”

“何英,比老板小几岁,人挺漂亮……”

“是吗?他们感情挺好的吧?”

“我不知道,看不出来什么,应该不错吧,老板一直称呼老板娘为‘阿英’,老板叫老板娘为‘老高’,听起来挺热乎的。”

“他们有没有孩子?”

“这我没问?这个问题也不属于我的工作范畴啊……呵呵……”

“恩……是的,是的。”

“伞人姐,我看你对老板和老板娘的私人事情倒是很关心啊,你和他们认识?”

“不,不认识!随便问问的,女人嘛,就喜欢问这些事儿……”伞人急忙否定:“不谈这个了,说说你工作的事情吧!”

“呵呵……我今天把我做的3个工作方案给老板看了,老板比较满意,可我总感觉不塌实,要不你再帮我看看,提提意见,我现在传给你……”

“哈!我那能提什么意见啊,不过可以学习学习你的大作……”

“谦虚,谦虚了不是!谦虚使人退步!哈哈……我这就发给你电子版。”

张伟将工作计划通过QQ发给了伞人。伞人接收后一直没有说话,看来是在看计划。

大约30分钟后,伞人回话了。

“你这计划嘛,我看了,总的来说,上半部分挺好,很丰满……就是下半部分有点软,要硬起来。”伞人一本正经地说着。

“”张伟发过去一串疑问:“我……我怎么听这话不大对劲啊?有点象是说……”

“哈哈……”伞人大笑起来。

“哦……”张伟明白过来:“你在逗我呢!哈哈……”

“刚才给你开个我玩笑,活跃活跃气氛,呵呵……”

“你可真幽默……”

“刚才我大略看了下你的方案,不错,里面思路很清晰,目标定位很准确,充分体现了你的以人为本的管理思想,任务考核措施很具体详细,很实用,一看就知道你是用了脑子,下了工夫的。”

“呵呵……”张伟听了很受用。

“不过,我有3点小小的建议供你参考。”

“哦,你说。”

“一个是人员的管理要结合实际。你的员工基本都是南方人,南方人和北方人在处理事情的方式和方法上有很大不同,北方人豪爽,南方人细腻,性格的不同决定了做事风格的不同,你感觉在北方能行得通的在这里不一定能行得痛,所以在管理上要体现人性化。”

“太好了,第二呢?”

“第二就是营销工作的开展要结合地域和季节。现在9月份,组团的长线客人基本都开始往南走,往北去的不多了;而地接的客人大多是来自北方的。这样在对外宣传产品线路的时候要灵活机动,不能一年4季都是一套宣传资料,要根据不同的季节设计不同的产品,推出不同的线路。同时,还要根据不同的客人需求,同一线路也要设计经济和豪华两种类型,尽可能满足最大量客人的需求……呵呵……以上仅为小女子拙见,仅供参考。”

“伞人姐,你讲的太好了,这两块正是我方案的缺陷,我明天就把它补充进去,周一给高总一个新的计划方案。”张伟很高兴,发过去一个‘拥抱’的表情。

“呵呵……干吗啊?男女有别哦……”

“同志式的拥抱,别多想……嘿嘿……”张伟很感谢伞人的指点:“伞人姐,真的很感谢你,我……”又发过去一个‘拥抱’。

“哈哈,我喘不过气来了,别老拥抱了……大恩不言谢,等你发展起来,当了老板再感谢我吧!嘻嘻……”伞人活泼起来很可爱,讲话相当幽默:“打算怎么感谢我呢?”

“我做了老板,自己开一家旅游公司,我当董事长,让你当总经理,OK?”张伟说。

“呵呵,很OK!小女子先行谢过董事长……不过,我还是感觉自己能力不行,适合做个打杂的,嘻嘻……”

“那怎么感谢你……要不……以身相许?”张伟发过去一个‘坏笑’的表情。

“哈哈……不敢,不敢要,也要不起,你那身子还是留给你的美女妹妹吧。”

“伞人姐,我感觉你这几次爱笑了呢,心情一定很好吧?”

“恩……是的,其实应该感谢你,我以前一直不大爱笑的,可是和你聊天以后,心情就感觉好多了,你以前刚认识我的时候可能感觉我是个刻板、呆板的女人,呵呵……”

“现在我感觉你真的是好活泼可爱的姐姐……呵呵……”

“老弟也很朝气的,感觉到你的蓬勃和上进,你一定是一个很潇洒帅气的小阿哥……”

“呵呵……姐姐说的极是,嘿嘿……谢谢夸奖……姐姐也一定是美女了,一定比我们公司那老板娘还要漂亮……”

“呵呵……你去想象吧……人家是老板娘,我一个小职员,怎么能比得了哦……”

“要不,姐姐,我们互相发个照片看看吧?OK?”

“不OK,相见不如怀念,既然虚拟空间让我们认识成为好朋友,那何必一定要穿越虚拟到现实呢,保留几分想象不是更好?”

“恩……好的,你说的很有道理。”张伟感到有点遗憾,但也感觉确实有道理。很多网友网络上情深意长,可往往见了本人是失望大于希望。让自己多保留几分期待和想象的空间,有什么不好呢。

“女朋友还没回来?”

“没有,单位有应酬。”

“哦,吃饭了吗?怎么吃的?”

“下了点面,吃了。”

“那怎么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自己在外,要学会照顾自己,要吃好,睡好,才能保证有充足的精力和体力去工作,去打拼……”

“恩,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

“嘻嘻……乖……”

看看时间不早了,王炎还没回来,张伟挂念着王炎,和伞人结束了谈话,然后打王炎的手机,可是语音提示: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张伟的心里不安起来。

为什么会关机?为什么要关机?是没有电了还是故意关的?

客户招待要这么长时间?已经12点了。

一连串的问题涌进张伟的大脑,是在加班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想到意外,心里有点忐忑,决定去她单位看看。

出了公寓,在小区门口等出租车,半天不见一辆,于是顺着马路往前走,前面路口应该有出租车。

在路口等了30分钟,火急火燎,终于来了一辆空车,拦住刚要上,王炎来电话了。

“你在哪里?怎么家里没人?”

谢天谢地,她回家了。

“我出来找你的,马上回家。”

走在路上犯疑,她怎么回来的?自己一直在路边,没见过去的出租车啊。

“你手机怎么了?”一进门,第一句。

“没怎么啊,没电了,刚在充。”王炎在洗脸。

“你怎么回来的?”紧接着第二句。

“打出租车啊。”

撒谎,终于抓住了证据,迎面根本就没见一辆过来的出租车!

靠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正在洗脸的王炎,怒火在心里渐渐生成,快到嗓子眼了。

“真倒霉,回来打不到出租,只好打了个黑出租,什么标志、手续都没有,多花了10块钱。”王炎洗好脸走出来。

扑哧,没气了,原来如此,理由完美无缺,没把柄。

“你出去是专门找我的?”王炎喜滋滋地抱住张伟:“恩那,亲一个!”

心里没了负担,反倒有一种失落:“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还是回来早的,那些人非要欢乐通宵,又唱又喝,还是哈尔森善解人意,看主要的工作谈完,其他就是玩,悄悄让我先回来了。”王炎把头靠在张伟胸前。

又是哈尔森!挥之不去的洋鬼子。

“干吗?审贼一样!”王炎有些不满,抬起头。

张伟把王炎往怀里一搂:“没干吗,不是担心你吗?这么晚还不回来,电话又打不通,急死我……”

“恩……”王炎主动吻着张伟:“好哥哥,对不起,以后我上班多带一块电板……”

一周没好好亲热了,周末的大好时光怎能错过。

两人搂在一起,一致同意一起洗个鸳鸯浴。

张伟比往常更加细腻呵护,毕竟刚才冤枉了王炎,心里多少有点歉意。

把王炎抱进卫生间,张伟细致地为王炎身上涂抹沐浴露。

当涂抹到耳朵下部的脖颈处时,张伟一下子呆住了。

一个紫红的吻痕!

像一朵紫色的玫瑰,绽放在王炎雪白的皮肤上。

谁的?

肯定不是自己的,这两天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肯定是别人的。

谁的?

哈尔森的!

肯定是这狗日的。

张伟目前能够断定的最大嫌疑就是这个洋鬼子。

张伟开始想象,想象那洋鬼子如何抱着王炎,如何在自己的领地上肆虐侵略……

怪不得王炎最近对做那事兴趣不高,一直说工作忙累推脱呢,原来原因在这里。

血又开始在体内奔流,不是激情涌动的欢畅,而是愤怒的火焰。

我靠你大爷!哈尔森。张伟在心里大声咒骂,一遍又一遍,从哈尔森的祖宗八辈一直到还活着的亲属。

心里的咒骂缓解不了行动上的节奏。手不由停在那里半天没动。

“怎么了?继续,呵……”沉浸在裕望中的王炎被张伟抚摸地正在兴头上,睁开眼睛问到。

“没什么。”张伟闷声回答,草草涂抹、冲洗完,兴致索然。

“我饿了,我们出去吃点夜宵吧,小区门口有夜市。”洗完澡,张伟提议。

“好啊!我晚上一直没吃正餐,肚子也有点饿!”王炎积极响应。

在夜市要了两碗面,张伟又让炒了3个菜,要了2瓶啤酒,自斟自饮。

“你这一周一直都很忙啊,几乎天天加班到深夜。”

“是的,外企就这样,事情多。”王炎埋头吃面。

“是就你自己忙还是都在加班?”张伟话里有话。

“有加班的,也有不加班的。你什么意思?”王炎抬起头。

“我没什么意思,就是问问,怎么?不可以!”张伟端起杯子。

“没说不可以。”王炎继续吃面:“我怎么听你话里有话。”

王炎来了情绪,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我讨厌别人干涉我的个人事情,我是独立自主的女人,有我自己的生活,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包括你。我们俩现在是住在一起,可这能代表什么?充其量是属于非法同居,因为我们都有生理需求,并没有什么相互的责任和义务。我会尊重你的私生活,也同样希望你能尊重我的私生活。”

王炎缓和了一下语气:“当然,好感归好感,喜欢归喜欢,但那替代不了感情,感情是要慢慢来培养的。希望我们能够彼此尊重,尊重是感情发展的前提和基础。”

无语。

张伟感觉自己好象成了一个流氓,在干涉王炎的正常感情生活。

听到王炎刚才一席话,又突然感觉王炎很陌生。

是的,本来不过刚认识不过半个月,即使身体再熟悉,灵魂仍然是陌生的。性的急流猛进并不能催化爱的迅速升华。

爱,是不以主观意识为转移的。

当晚,二人都没大再说话,也都没有了做那事的情趣。

突然感觉熟悉的对方原来是如此的陌生。

第二天一大早,王炎就爬起来:“今天要去公司加班。”

又是加班。

张伟躺那没动。

王炎梳妆打扮完毕,刚关上门出去,张伟“蹭”爬起来迅速穿衣,脸也不洗,直接坐电梯下楼。

跑到小区门口,王炎没走,站在公交车候车点那儿,不时看表。

张伟在小区传达室里转悠着。

一辆黑色牌照的黑色的宝马在王炎面前停了下来,王炎低头钻进了车里的副驾驶位置。

宝马缓缓起步。

张伟疾步走出,拦住一辆出租车,指着那宝马:“师傅,跟着它走。”

“那车咱能跟得上吗?上了高架就刺溜了。”出租车司机问到。

“少废话,高架也有限速,大不了120迈。”

宝马七拐八拐出了市区,经外环到了城郊,驶进了一个别墅区,在一坐乳白色的别墅跟前停了下来。

王炎下车,随后出来的是个外国人。

哈尔森,果然是他!

哈尔森揽着王炎的肩膀,两人有说有笑进了别墅。

张伟的心一下子缩紧了。他妈的进别墅干吗?

“师傅,你下不下车?”出租车司机问。

“不下,在这等会。”

等待的每一秒钟都是那么难熬,张伟感觉头懵懵的,两耳发嗡,心有窒息的感觉。

他们在房间里干吗?

等了10分钟,张伟决定过去看看。

他下了车,走到别墅的后面,那里有个小坡,种满了花草。站在那里正好能看见别墅的3楼。

选择了一个有利的地形隐蔽好自己,张伟看到了王炎。

王炎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饮料。

哈尔森坐在王炎对面,背对着张伟,在和王炎说话。

哦,原来是在说话,张伟心里放宽了一些,继续观察。

又过了大约5分钟,哈尔森突然站起来,走到王炎跟前,俯身把脸贴到了王炎的脸上。

张伟的血一下子上了头!

王炎把水杯放到了茶几上,伸手搂住了哈尔森的脖子,两人开始接吻了。

张伟感觉自己快要晕了,又气又急,混蛋!狗男女!

他手忙脚乱摸出手机打王炎电话。

不行,一定要把他们搅开,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可是,手机里传来的是: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哈尔森和王炎已经站了起来,在那拥抱在一起接吻,哈尔森的手在王炎身上不客气地摸索着,眼看就要伸进裙子里。

混蛋!张伟愤怒地肺都要气炸,起身就要冲下去。

张伟王炎小说名称是《我和美女董事长》,在这里可以阅读张伟王炎的小说。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松了口气,总算没让这对狗男女得逞,起身也往出租车上走。看到他们上了宝马,张伟对出租车司机说,继续跟上。宝马竟然开到了王炎的单位,看来是单位里有事情。张伟没再进去,看宝马进了大门,也就回到了宿舍。折腾了这么一遭,光打车费就花了300多。回到宿舍,张伟往床上一躺,两眼死死盯着天花板。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刚要往下冲,俩人突然分开了。

哈尔森拿起了手机,看来是有电话。

接完电话,两人开始急忙下楼向外走,看来这个电话是有比较紧急的事情。

张伟松了口气,总算没让这对狗男女得逞,起身也往出租车上走。

看到他们上了宝马,张伟对出租车司机说:“继续跟上。”

宝马竟然开到了王炎的单位,看来是单位里有事情。

张伟没再进去,看宝马进了大门,也就回到了宿舍。

折腾了这么一遭,光打车费就花了300多。

回到宿舍,张伟往床上一躺,两眼死死盯着天花板。

完了!

这段情算是完了!

其实刚才只不过是在自我安慰,他们做不做那事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自己在寻求心理的自我掩饰和伪装罢了。

心已经不在,保留一个空架子有何用途。

人各有志,各人有各人的追求和生活方式,王炎梦寐以求的是想出国,想到国外去实现自己的更高的理想和追求,没什么不对的。

要出国,最好的捷径自然是找个外国男人结婚。

这段情,来去匆匆,在还没有开始绽放的时候就已经枯萎。

说是情,其实更多的是欲,是性,是相互生理的慰籍,在情和爱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结束。

“我早已经了解,追逐爱情的规则,虽然不能爱你,却又不知该如何。相信总会有一天,你一定会离去。”耳边回响起这首老歌。

明天该如何去做,张伟渐渐冷静下来。

生活仍将继续,明天即将来临。

张伟之所以叫张伟,就在于他的抗打击能力特别强。

很快,张伟恢复了正常心理状态。

乐观,是张伟的天性。

不要再想你,不要再爱你,让时光悄悄地飞逝,抹去我俩的回忆……

张伟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浪人,流浪漂泊的人。

不仅仅是生活,感情也是。

想起了伞人姐姐,只有这一个亲人了,还是没见过面的亲人。

打开电脑,登陆QQ,姐姐不在。

张伟在给伞人的留言中说:即使我感觉不到你,即使你一直是我的空气,在我寂寞孤独的时候,能够想起安慰我受伤心灵的,却只有你。

今天是周末,不知道伞人上不上网,或许出去玩去了。

没什么事,张伟在电脑上按照伞人姐姐的建议把那工作方案进行了修改。

修改完自己又看了两遍,感觉充实多了。

周一把新的方案交上去,高总和老板娘会很满意的。

想起老板娘,张伟又来了精神,妈的,那小兔子那么大,是不是乳照是假的,撑起来的?

想到这里,心情不由轻松起来。

正在这时,伞人回话了,她说自己刚忙完,刚看到他的留言。

伞人:“年轻人,感情遇到挫折。”

张伟:“你怎么知道,大姐。”

伞人:“看你那留言,满目疮痍,心都碎了。”

张伟:“好了,现在已经好了。”

伞人:“估计也是,感情基础薄弱,伤痛也就浅。”

张伟:“你知道我遇到什么事了?”

伞人:“不知道,但猜得到。”

张伟:“为什么?”

伞人:“你刚来这,还能有谁,肯定是和你那翻译妹妹呗。”

张伟:“你厉害,是的,让洋鬼子给霸占了。”

伞人:“属于你的谁也夺不走,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心态要正,兄弟。”

张伟:“是的,我保持好心态,可是我以后就没女人了。”

伞人:“没女人你不能活?”

张伟:“能活,但不滋润。”

伞人:“你想怎么个滋润法?”

张伟:“爽呗。”

伞人:“女人多的是,再去找个好了。”

张伟:“不想再找了。有你陪我就很好。”

伞人:“我?什么意思?”

张伟:“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伞人:“打我主意了,我们现在不就是朋友吗?”

张伟:“我说的是那种关系的女朋友。”

伞人:“NO!现在谈这个好象有点早,兄弟。我们只是虚拟空间的网络朋友,虚拟离现实很远,当虚拟接近了现实,可能故事也就要结束了。”

张伟:“那你的意思是?”

伞人:“可以做网络的男女朋友,我喜欢凡事顺其自然,有缘自会水到渠成。”

张伟:“那你同意做我网络的女朋友了?”

伞人:“你弱智?看不明白,傻蛋。”

张伟:“明白了,姐姐,很好。他妈的,我这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伞人:“讲话要文明,不准说脏话。”

张伟:“是。”

当现实变地荒芜,虚拟也就逐渐真实起来,成为生活中一种不可或却的寄托。

张伟知道王炎今晚肯定还会回来得很晚,这对他已经不重要了。

张伟决定明天认真和王炎谈一下,了结这个事情。

第二天上午,两人起床、吃饭、收拾完毕,张伟拉着王炎的手说王炎我们谈谈。

王炎说谈什么?神情有点慌乱。

张伟说我已经知道你和那洋鬼子的事情了,说了你别生气,昨天我跟踪你了,在那别墅里的事情我都看见了。

王炎一听哭了,哭得很伤心,属于欲绝的那种哭。

张伟说你别哭,我不怪你,也没生你气,只是想和你心平气和谈谈。

王炎不说话,还是在那哭,哭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张伟说王炎你干吗这么伤心,你给我戴绿帽子我都没哭,要哭也得我先哭啊。

王炎终于哭完了,开始平静下来。

王炎说我心里难受,因为很矛盾。

张伟说你不应该难受的,你的理想可以实现了,可以到国外去发展了,有什么好难受的,哪里来的矛盾。

王炎擦干眼泪,眼睛红肿地看着张伟说,因为我舍不得你,我喜欢你,可是你实现不了我的愿望和理想,而他能。在现实面前,我只能选择未来。

张伟说我知道,我理解你的想法,人往高处走,水往底处流,我要是你,我也会这样选择。

王炎扑到张伟怀里,又哭了,说其实这几天一直很矛盾,也是打算今天想和张伟谈的,没想到张伟先提出来了。又说那洋鬼子让她搬到那别墅去住,今天就想收拾行李走的。

张伟坐那里说长痛不如短痛,这样也好,大家还是朋友,等以后到了国外生个杂交品种,寄张照片回来。

王炎使劲抱着张伟,说你再抱抱我,我想和你做最后一次。

张伟想到洋鬼子在王炎身体上的侵略和肆虐,突然想呕,摇摇头,说不可以,洋鬼子进去过的地方我是不会再进去的。

张伟帮王炎把东西收拾好,把王炎送到下面打上车。

王炎使劲地看着张伟,眼泪哗哗地:“我永远也忘不了你。”

张伟微笑着挥挥手:“一路走好。”

看着王炎绝尘而去,张伟鼻子突然发酸:“妈的,天气还没变,怎么鼻炎又发作了。”

回到空荡荡的房间,往日的欢乐和甜蜜涌上心头,张伟突然感到无比孤独和寂寥。

迅速打开电脑,找到伞人姐姐,劈头就是:“我很孤独,我好寂寞,我需要女人,我需要你做我的女人。”

伞人回话:“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做不了你现实的女人,如果能让你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我可以做你网络的女人,最知己的女人。”

张伟:“我要你一直陪我,别让我一个人走。”

伞人:“在你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我都可以陪你。”

张伟:“姐姐,你真好。”

伞人:“姐姐不好,姐姐也有很多毛病和缺陷,只是你没发现罢了。”

张伟:“我喜欢你,姐姐,真的。”

伞人:“谢谢你,兄弟。姐姐这样的又老又丑的黄脸婆还能有人喜欢,也不枉走一遭。”

张伟:“姐姐,即使你是再老再丑的黄脸婆,我也一样喜欢你。”

伞人:“谢谢,别让我太感动,我会受不了。”

张伟:“她走了,去那洋鬼子那里去了。”

伞人:“猜得到,早晚是事情。”

张伟:“临走之前她要和我做那事,我没做。”

伞人:“为什么?兄弟你怎么突然禁欲了?”

张伟:“洋鬼子进去过的地方我不想再进去,感觉好恶心。”

伞人:“你说话好象太直白了一点,我好象不大适应,不能含蓄点吗?”

张伟:“好的,以后不说洋鬼子,说老外。”

伞人:“贫嘴,我不是这个,是说那个。”

张伟:“你是说那事儿?”

伞人:“恩。”

张伟:“那事是哪事儿?”

伞人:“小色龟,你一直在和我饶圈子。

夜幕降临了,温柔的夜包围着18楼这个小小的空间.

周一,张伟开始了快乐的忙碌。

张伟很快从失却王炎的痛苦和失落中摆脱出来,让繁忙的工作来充实大脑,不让自己有思想的空间。

张伟走进高总的办公室,把修改后的方案递给高总:“我回去琢磨了下,又充实了部分内容,您过目看看。”

高总赞赏地看了一眼张伟,接过去看了看:“你补充的这两点非常好,也正是那天我感觉不足但又确定不准的地方,很好,你进入角色很快。”

高总说:“我的用人原则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相信你,你就按照你的方案抓落实吧,我和阿英说了,营销部的工作你放手去抓,我们不干涉,包括人员聘用,都以你的意见为主,需要公司出面的,你尽管提。”

张伟说:“我这几天主要抓的是内整外联,内部整顿工作作风,整合人力资源,外部联系老客户,发展新客户。”

高总:“可以,有些老客户阿英很熟悉,你可以和她一起去。我今天要去上海开会,公司的事情你们多操心。”

高总走后,内勤小许过来,给张伟一个写有QQ号码的纸条:“张经理,公司规定要求统一设置工作QQ号码,这是刚给你申请的,原始密码在这里,你自己修改下。”

做旅游工作,QQ的使用率非常高,很多业务都是在QQ上完成的。员工在公司的时候,基本都是在QQ上聊业务。当然,私人聊天也是有的。

张伟刚用新号码登陆,就有人加好友,一看备注:何英。

张伟把何英加为好友后问:“老板娘这么快就知道我的新QQ号码。”

何英:“这号码是我给你申请的,当然知道了。”

张伟:“谢谢老板娘,这点小事麻烦你。”

何英:“不客气,今天有什么工作安排?”

张伟:“打算去拜访几个客户。”

何英:“今天我没什么事,我带你去吧。”

张伟:“求之不得,你现在在哪里?”

何英:“我在家,你叫上驾驶员小郭开车到我家来接我,他知道我家。”

小郭是个30多岁的小伙子,讲话带有明显的北方口音,一聊,竟然是和张伟一个区的,他来公司开车3年了。

老乡见面分外亲热,两人都放弃普通话,用家乡话聊起来,小郭一口一个张哥,叫得张伟心里热忽忽的。

小郭从公司一建立就过来开车,对公司的情况非常了解,又健谈,和张伟滔滔不绝地聊了很多,附带把老板和老板娘的情况也透漏了一些。

原来何英早先是公司的导游部经理,公司原来有个老板娘,长得比何英漂亮多了,又能干,年龄比高总小10来岁,3年前和高总结婚后创办了这个旅游公司。何英是原来老板娘的姐妹,也被招进来做导游部经理,后来不知怎么的,何英把老板弄到手了。老板娘愤怒之下和高总离婚出走,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听说自己在外面又创办了个旅游公司。

老板娘一走,何英就和高总结婚,做起了老板娘。不知何英用了什么手段,高总连公司法人都改成何英的了,何英现在是公司的董事长。

谈起原来的老板娘,小郭很是留恋,说她人长得好,品质也好,对员工又关心又体贴,大家在一起和睦融洽。当初老板娘出走的时候,公司好几个业务骨干都要走,老板娘把他们硬劝留下来了。

原来是这样,张伟不由很感慨,世事沧桑,风云变换,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张伟问小郭:“那原来的老板娘后来就一直没有消息?”

小郭:“没有,偶然一次听他们说起在兴州见过她,自己又开了一家旅游公司,生意很红火。”

说话间,车到了老板娘家楼下,小郭立马闭了嘴巴。

老板娘今天穿了一身米黄色的套裙,头发披肩,淡妆素裹,正到好处。

张伟本来是坐在前面的,老板娘让张伟坐到后面来,说挡住她视线,而且坐在后面他们交谈也方便。

“去桐溪白云山。”老板娘对小郭说。

路上,何英把要去的地方的情况简单向张伟介绍了一下。

桐溪是位于海州和兴州交界处的一个镇,属于兴州管辖,但离海州只有35公里,离兴州却40公里。白云山是横跨海州和兴州的一座山脉,绵延方圆300多公里,山势陡峭,风景优美,水资源十分丰富。公司的一个老客户正在这里搞开发,准备搞夏季漂流项目。

张伟说:“夏季漂流,现在是秋季,不还早了?”

何英说:“我们现在是前期介入,争取代理他的营销项目,不早入手,等人家开发好了,那黄瓜菜都凉了。”

何英接着说:“今天我们来有两个目的,一是介绍你和他们接头认识,混个脸熟;二是了解他的开发意图、营销方向、目标区域。”

“去到之后,我也就是做个介绍人,给你们接头,然后——”何英拍拍张伟的手:“张经理,就是你的活了。”

车子很快进入了白云山,道路不错,很平坦,但弯道多起来,山势越来越陡,好几个急转弯旁边就是悬崖峭壁,小郭神情专注地开着车。

“我晕车了。”何英把身体靠到张伟肩膀上,手扶着额头。

张伟感觉到老板娘软软热热的身体,不由伸出手揽住何英的肩膀,对小郭说:“老板娘晕车了,慢一点。”

这样何英就等于被张伟搂在怀里。

阅读更多精彩:http://t.cn/Rns2ok7

温馨提示:建议大家到正版小说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作者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提示:推荐使用BitComet、Utorrent、QQ旋风、迅雷下载。喜欢在线看的朋友可以把种子上传到百度网盘、115网盘,离线下载完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看。

女汉子小说我和美女董事长_女汉子小说在线试读:等您坐沙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