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我和美女董事长_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阅读在线试读

张伟王炎小说名称是《我和美女董事长》,在这里可以阅读张伟王炎的小说。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松了口气,总算没让这对狗男女得逞,起身也往出租车上走。看到他们上了宝马,张伟对出租车司机说,继续跟上。宝马竟然

张伟王炎小说名称是《我和美女董事长》,在这里可以阅读张伟王炎的小说。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松了口气,总算没让这对狗男女得逞,起身也往出租车上走。看到他们上了宝马,张伟对出租车司机说,继续跟上。宝马竟然开到了王炎的单位,看来是单位里有事情。张伟没再进去,看宝马进了大门,也就回到了宿舍。折腾了这么一遭,光打车费就花了300多。回到宿舍,张伟往床上一躺,两眼死死盯着天花板。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刚要往下冲,俩人突然分开了。

哈尔森拿起了手机,看来是有电话。

接完电话,两人开始急忙下楼向外走,看来这个电话是有比较紧急的事情。

张伟松了口气,总算没让这对狗男女得逞,起身也往出租车上走。

看到他们上了宝马,张伟对出租车司机说:“继续跟上。”

宝马竟然开到了王炎的单位,看来是单位里有事情。

张伟没再进去,看宝马进了大门,也就回到了宿舍。

折腾了这么一遭,光打车费就花了300多。

回到宿舍,张伟往床上一躺,两眼死死盯着天花板。

完了!

这段情算是完了!

其实刚才只不过是在自我安慰,他们做不做那事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自己在寻求心理的自我掩饰和伪装罢了。

心已经不在,保留一个空架子有何用途。

人各有志,各人有各人的追求和生活方式,王炎梦寐以求的是想出国,想到国外去实现自己的更高的理想和追求,没什么不对的。

要出国,最好的捷径自然是找个外国男人结婚。

这段情,来去匆匆,在还没有开始绽放的时候就已经枯萎。

说是情,其实更多的是欲,是性,是相互生理的慰籍,在情和爱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结束。

“我早已经了解,追逐爱情的规则,虽然不能爱你,却又不知该如何。相信总会有一天,你一定会离去。”耳边回响起这首老歌。

明天该如何去做,张伟渐渐冷静下来。

生活仍将继续,明天即将来临。

张伟之所以叫张伟,就在于他的抗打击能力特别强。

很快,张伟恢复了正常心理状态。

乐观,是张伟的天性。

不要再想你,不要再爱你,让时光悄悄地飞逝,抹去我俩的回忆……

张伟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浪人,流浪漂泊的人。

不仅仅是生活,感情也是。

想起了伞人姐姐,只有这一个亲人了,还是没见过面的亲人。

打开电脑,登陆QQ,姐姐不在。

张伟在给伞人的留言中说:即使我感觉不到你,即使你一直是我的空气,在我寂寞孤独的时候,能够想起安慰我受伤心灵的,却只有你。

今天是周末,不知道伞人上不上网,或许出去玩去了。

没什么事,张伟在电脑上按照伞人姐姐的建议把那工作方案进行了修改。

修改完自己又看了两遍,感觉充实多了。

周一把新的方案交上去,高总和老板娘会很满意的。

想起老板娘,张伟又来了精神,妈的,那小兔子那么大,是不是乳照是假的,撑起来的?

想到这里,心情不由轻松起来。

正在这时,伞人回话了,她说自己刚忙完,刚看到他的留言。

伞人:“年轻人,感情遇到挫折。”

张伟:“你怎么知道,大姐。”

伞人:“看你那留言,满目疮痍,心都碎了。”

张伟:“好了,现在已经好了。”

伞人:“估计也是,感情基础薄弱,伤痛也就浅。”

张伟:“你知道我遇到什么事了?”

伞人:“不知道,但猜得到。”

张伟:“为什么?”

伞人:“你刚来这,还能有谁,肯定是和你那翻译妹妹呗。”

张伟:“你厉害,是的,让洋鬼子给霸占了。”

伞人:“属于你的谁也夺不走,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心态要正,兄弟。”

张伟:“是的,我保持好心态,可是我以后就没女人了。”

伞人:“没女人你不能活?”

张伟:“能活,但不滋润。”

伞人:“你想怎么个滋润法?”

张伟:“爽呗。”

伞人:“女人多的是,再去找个好了。”

张伟:“不想再找了。有你陪我就很好。”

伞人:“我?什么意思?”

张伟:“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伞人:“打我主意了,我们现在不就是朋友吗?”

张伟:“我说的是那种关系的女朋友。”

伞人:“NO!现在谈这个好象有点早,兄弟。我们只是虚拟空间的网络朋友,虚拟离现实很远,当虚拟接近了现实,可能故事也就要结束了。”

张伟:“那你的意思是?”

伞人:“可以做网络的男女朋友,我喜欢凡事顺其自然,有缘自会水到渠成。”

张伟:“那你同意做我网络的女朋友了?”

伞人:“你弱智?看不明白,傻蛋。”

张伟:“明白了,姐姐,很好。他妈的,我这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伞人:“讲话要文明,不准说脏话。”

张伟:“是。”

当现实变地荒芜,虚拟也就逐渐真实起来,成为生活中一种不可或却的寄托。

张伟知道王炎今晚肯定还会回来得很晚,这对他已经不重要了。

张伟决定明天认真和王炎谈一下,了结这个事情。

第二天上午,两人起床、吃饭、收拾完毕,张伟拉着王炎的手说王炎我们谈谈。

王炎说谈什么?神情有点慌乱。

张伟说我已经知道你和那洋鬼子的事情了,说了你别生气,昨天我跟踪你了,在那别墅里的事情我都看见了。

王炎一听哭了,哭得很伤心,属于欲绝的那种哭。

张伟说你别哭,我不怪你,也没生你气,只是想和你心平气和谈谈。

王炎不说话,还是在那哭,哭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张伟说王炎你干吗这么伤心,你给我戴绿帽子我都没哭,要哭也得我先哭啊。

王炎终于哭完了,开始平静下来。

王炎说我心里难受,因为很矛盾。

张伟说你不应该难受的,你的理想可以实现了,可以到国外去发展了,有什么好难受的,哪里来的矛盾。

王炎擦干眼泪,眼睛红肿地看着张伟说,因为我舍不得你,我喜欢你,可是你实现不了我的愿望和理想,而他能。在现实面前,我只能选择未来。

张伟说我知道,我理解你的想法,人往高处走,水往底处流,我要是你,我也会这样选择。

王炎扑到张伟怀里,又哭了,说其实这几天一直很矛盾,也是打算今天想和张伟谈的,没想到张伟先提出来了。又说那洋鬼子让她搬到那别墅去住,今天就想收拾行李走的。

张伟坐那里说长痛不如短痛,这样也好,大家还是朋友,等以后到了国外生个杂交品种,寄张照片回来。

王炎使劲抱着张伟,说你再抱抱我,我想和你做最后一次。

张伟想到洋鬼子在王炎身体上的侵略和肆虐,突然想呕,摇摇头,说不可以,洋鬼子进去过的地方我是不会再进去的。

张伟帮王炎把东西收拾好,把王炎送到下面打上车。

王炎使劲地看着张伟,眼泪哗哗地:“我永远也忘不了你。”

张伟微笑着挥挥手:“一路走好。”

看着王炎绝尘而去,张伟鼻子突然发酸:“妈的,天气还没变,怎么鼻炎又发作了。”

回到空荡荡的房间,往日的欢乐和甜蜜涌上心头,张伟突然感到无比孤独和寂寥。

迅速打开电脑,找到伞人姐姐,劈头就是:“我很孤独,我好寂寞,我需要女人,我需要你做我的女人。”

伞人回话:“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做不了你现实的女人,如果能让你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我可以做你网络的女人,最知己的女人。”

张伟:“我要你一直陪我,别让我一个人走。”

伞人:“在你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我都可以陪你。”

张伟:“姐姐,你真好。”

伞人:“姐姐不好,姐姐也有很多毛病和缺陷,只是你没发现罢了。”

张伟:“我喜欢你,姐姐,真的。”

伞人:“谢谢你,兄弟。姐姐这样的又老又丑的黄脸婆还能有人喜欢,也不枉走一遭。”

张伟:“姐姐,即使你是再老再丑的黄脸婆,我也一样喜欢你。”

伞人:“谢谢,别让我太感动,我会受不了。”

张伟:“她走了,去那洋鬼子那里去了。”

伞人:“猜得到,早晚是事情。”

张伟:“临走之前她要和我做那事,我没做。”

伞人:“为什么?兄弟你怎么突然禁欲了?”

张伟:“洋鬼子进去过的地方我不想再进去,感觉好恶心。”

伞人:“你说话好象太直白了一点,我好象不大适应,不能含蓄点吗?”

张伟:“好的,以后不说洋鬼子,说老外。”

伞人:“贫嘴,我不是这个,是说那个。”

张伟:“你是说那事儿?”

伞人:“恩。”

张伟:“那事是哪事儿?”

伞人:“小色龟,你一直在和我饶圈子。

夜幕降临了,温柔的夜包围着18楼这个小小的空间.

周一,张伟开始了快乐的忙碌。

张伟很快从失却王炎的痛苦和失落中摆脱出来,让繁忙的工作来充实大脑,不让自己有思想的空间。

张伟走进高总的办公室,把修改后的方案递给高总:“我回去琢磨了下,又充实了部分内容,您过目看看。”

高总赞赏地看了一眼张伟,接过去看了看:“你补充的这两点非常好,也正是那天我感觉不足但又确定不准的地方,很好,你进入角色很快。”

高总说:“我的用人原则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相信你,你就按照你的方案抓落实吧,我和阿英说了,营销部的工作你放手去抓,我们不干涉,包括人员聘用,都以你的意见为主,需要公司出面的,你尽管提。”

张伟说:“我这几天主要抓的是内整外联,内部整顿工作作风,整合人力资源,外部联系老客户,发展新客户。”

高总:“可以,有些老客户阿英很熟悉,你可以和她一起去。我今天要去上海开会,公司的事情你们多操心。”

高总走后,内勤小许过来,给张伟一个写有QQ号码的纸条:“张经理,公司规定要求统一设置工作QQ号码,这是刚给你申请的,原始密码在这里,你自己修改下。”

做旅游工作,QQ的使用率非常高,很多业务都是在QQ上完成的。员工在公司的时候,基本都是在QQ上聊业务。当然,私人聊天也是有的。

张伟刚用新号码登陆,就有人加好友,一看备注:何英。

张伟把何英加为好友后问:“老板娘这么快就知道我的新QQ号码。”

何英:“这号码是我给你申请的,当然知道了。”

张伟:“谢谢老板娘,这点小事麻烦你。”

何英:“不客气,今天有什么工作安排?”

张伟:“打算去拜访几个客户。”

何英:“今天我没什么事,我带你去吧。”

张伟:“求之不得,你现在在哪里?”

何英:“我在家,你叫上驾驶员小郭开车到我家来接我,他知道我家。”

小郭是个30多岁的小伙子,讲话带有明显的北方口音,一聊,竟然是和张伟一个区的,他来公司开车3年了。

老乡见面分外亲热,两人都放弃普通话,用家乡话聊起来,小郭一口一个张哥,叫得张伟心里热忽忽的。

小郭从公司一建立就过来开车,对公司的情况非常了解,又健谈,和张伟滔滔不绝地聊了很多,附带把老板和老板娘的情况也透漏了一些。

原来何英早先是公司的导游部经理,公司原来有个老板娘,长得比何英漂亮多了,又能干,年龄比高总小10来岁,3年前和高总结婚后创办了这个旅游公司。何英是原来老板娘的姐妹,也被招进来做导游部经理,后来不知怎么的,何英把老板弄到手了。老板娘愤怒之下和高总离婚出走,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听说自己在外面又创办了个旅游公司。

老板娘一走,何英就和高总结婚,做起了老板娘。不知何英用了什么手段,高总连公司法人都改成何英的了,何英现在是公司的董事长。

谈起原来的老板娘,小郭很是留恋,说她人长得好,品质也好,对员工又关心又体贴,大家在一起和睦融洽。当初老板娘出走的时候,公司好几个业务骨干都要走,老板娘把他们硬劝留下来了。

原来是这样,张伟不由很感慨,世事沧桑,风云变换,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张伟问小郭:“那原来的老板娘后来就一直没有消息?”

小郭:“没有,偶然一次听他们说起在兴州见过她,自己又开了一家旅游公司,生意很红火。”

说话间,车到了老板娘家楼下,小郭立马闭了嘴巴。

老板娘今天穿了一身米黄色的套裙,头发披肩,淡妆素裹,正到好处。

张伟本来是坐在前面的,老板娘让张伟坐到后面来,说挡住她视线,而且坐在后面他们交谈也方便。

“去桐溪白云山。”老板娘对小郭说。

路上,何英把要去的地方的情况简单向张伟介绍了一下。

桐溪是位于海州和兴州交界处的一个镇,属于兴州管辖,但离海州只有35公里,离兴州却40公里。白云山是横跨海州和兴州的一座山脉,绵延方圆300多公里,山势陡峭,风景优美,水资源十分丰富。公司的一个老客户正在这里搞开发,准备搞夏季漂流项目。

张伟说:“夏季漂流,现在是秋季,不还早了?”

何英说:“我们现在是前期介入,争取代理他的营销项目,不早入手,等人家开发好了,那黄瓜菜都凉了。”

何英接着说:“今天我们来有两个目的,一是介绍你和他们接头认识,混个脸熟;二是了解他的开发意图、营销方向、目标区域。”

“去到之后,我也就是做个介绍人,给你们接头,然后——”何英拍拍张伟的手:“张经理,就是你的活了。”

车子很快进入了白云山,道路不错,很平坦,但弯道多起来,山势越来越陡,好几个急转弯旁边就是悬崖峭壁,小郭神情专注地开着车。

“我晕车了。”何英把身体靠到张伟肩膀上,手扶着额头。

张伟感觉到老板娘软软热热的身体,不由伸出手揽住何英的肩膀,对小郭说:“老板娘晕车了,慢一点。”

这样何英就等于被张伟搂在怀里。

男女主角是张伟王炎小说名称是《我和美女董事长》,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抚摸着何英的身体,感觉这女人骨子特软,好象没有骨头一样,下面迅速有了反应。何英身子越来越软,最后等于全部靠在了张伟怀里,张伟的身体感觉到何英柔弱无骨的软滑和温热,裕望一浪高过一浪。张伟嘴里对小郭说开慢一点,心里巴不得再快点,最好让何英彻底晕倒,躺他怀里才好。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张伟抚摸着何英的身体,感觉这女人骨子特软,好象没有骨头一样,下面迅速有了反应。

何英身子越来越软,最后等于全部靠在了张伟怀里,张伟的身体感觉到何英柔弱无骨的软滑和温热,裕望一浪高过一浪。

张伟嘴里对小郭说开慢一点,心里巴不得再快点,最好让何英彻底晕倒,躺他怀里才好。

何英做痛苦状,一只手抓住张伟的手不放。

张伟安慰何英说很快就到了,边挪动了下身子,手一动,正好从何英胸部上滑过。

“我靠!这么大的小兔子,不是乳照撑起来的,是真的。”张伟感觉到了小兔子的柔软和滚烫。

真希望这路就一直这样走下去。

车又爬上一个山坡,在一个村落的老房子前停了下来。

老房子前面树一大的喷绘广告牌:白云山第一漂——桐溪虎跳峡漂流开发建设指挥部。

车一停,何英的晕车就好了,整理了下头发和衣服,和张伟一起下了车。

开发漂流的是海州龙发旅游公司,老总姓郑,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很精神。

因为是在建设阶段,现在到位的是工程部人员,营销部还没组建,于是郑总亲自给他们谈工程状况和营销打算。

张伟以前做过3年的景区营销,对这个不陌生,和郑总谈的头头是道,他们交流的很是深入。

“何董事长,你们张经理可是搞景区营销的行家里手,放你们那可惜了,让给我吧。”郑总半真半假地和何英说。

何英说:“人才就是生产力,你有能耐自己去招聘,少挖我墙角。再说,你这深山老林,荒无人烟的,怎么能让我们张经理来你这受苦。”说完笑着看张伟。

在郑总处吃过晚饭,一行人往回赶。

下山的时候何英又晕车了,比来的时候还厉害,直接躺在了张伟怀里,一直躺到进城到家。

张伟下面又有了反应,一直硬了一路。

结束忙碌的一天,回到空空的宿舍,心里的愁绪和寂寥又涌上来。

伞人成了他现在工作之余的唯一精神寄托。

“伞人姐姐,我今天进入你们兴州地界,去白云山了。”张伟一上来就告诉伞人。

伞人:“格老子,到我的地盘来了。去哪个地方了?”

张伟:“桐溪,那边海州有个公司在那里开发漂流项目。”

伞人:“这几年漂流很热,附近开发了不少,不过白云山这一片还没有开发的。”

张伟:“不知道前景如何?”

伞人:“做漂流项目,一般是投资在300万左右,3、7、8、9四个月黄金时间,运营得当,第一个黄金季就可以收回投资。而且,白云山区这是第一个漂流项目,方圆100公里没有第3家,开发起来一定很火。”

张伟:“为什么很火?”

伞人:“漂流的游客有个特点,基本都是短线,1小时车程以内。这个老板很有眼光,他把目标群所定在海州和兴州两个中心城市,如果营销措施得力,会好好火一把。”

北方没有漂流,张伟对漂流知之甚少,一听很感兴趣:“这次去是想和他们商谈代理在海州地区的营销的事宜,先来熟悉熟悉情况。”

伞人:“下手这么早。是你老板带你去的?”

张伟:“不,是老板娘和我一起去的。”

伞人:“你们老板呢?”

张伟:“他天天在外面跑,一般公司里是老板娘打理。对了,我在公司里今天还遇到一个北方小老乡,小郭,驾驶员。”

伞人:“小郭,这孩子不错。”

张伟:“你认识他?怎么知道他不错。”

伞人:“不认识,你老乡还能差了,肯定不错。”

张伟:“姐姐英明,这孩子确实很好,很灵活乖巧,嘴巴很甜。他今天还告诉我关于老板和老板娘的一些事情。”

伞人:“哦,他说什么了?”

张伟:“他说在何英之前还有一个老板娘,比何英还要漂亮,而且人很好,品质好,心眼好,关心员工,体贴下属,大家都很喜欢她。公司就是她和老板一起创办、发展起来的,何英还是她要好朋友。后来,鹊巢鸠占,何英和老板好上了,她愤然离婚而去,不知所向。”

伞人:“这都是命中注定,那原来老板娘必有此一报。”

张伟:“你怎么这样说,那老板娘听说才30露头,很年轻的,可惜被人暗算。”

伞人:“不是暗算,是她自己有眼无珠,看错了人,用错了人。”

张伟:“现在的老板娘挺有心计的,听说和老板结婚不久,老板就把企业法人变更到她名下了。”

伞人:“这么说,你们公司的董事长是老板娘了?”

张伟:“是的。”

伞人:“佩服,佩服。”

张伟有点奇怪,姐姐佩服什么的,这有什么好佩服的,好象和她有关系一样。

张伟接着告诉伞人,说自己今晚差点湿身于老板娘。

伞人问是怎么回事,张伟从晕车开始,把事情经过全部讲了一遍。

伞人笑得哈哈的,说她怎么老用这一招,怎么不学点新的。

张伟迷惑了,说姐姐你是什么意思,你认识老板娘?要不怎么说她老是用这一招。

伞人不笑了,说是打错字了,说的是女人都喜欢用这招勾引男人。然后又说张伟好福气,艳副不浅,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张伟说,我现在喜欢伞人姐姐。

伞人说我是黄脸婆,是空气,看不见摸不到,你还是现实点的好,挂上美女富婆,前景广阔。

张伟说我不要,我还是喜欢黄脸婆伞人姐姐。

伞人姐姐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两人沉默了一会,张伟说开发漂流的那公司老板想挖他去那边做营销。

伞人一听很高兴,说人才哪里都想要,嘱咐张伟和郑总多保持联系,多个朋友多条路。

张伟说姐姐你不应该在广告公司做内勤,应该去旅游公司做管理。

伞人乐呵呵地说“等吃不上饭了就去投奔你,做你的下属,跟你做营销。”

张伟一听很高兴:“好啊,伞人姐姐,你要是加盟我的营销队伍,那我可就如虎添翼了。怎么样,现在来吧?”

伞人:“我这人安逸惯了,不喜欢到处跑,有口饭吃就行,等实在吃不上饭了再去找你。”

张伟:“行,要真那样,我养你。”

伞人:“不错,有男人气魄,好感动。”

张伟:“其实,我很感谢姐姐在我精神最低落的时候陪我。”

伞人:“不能这样说,傻孩子,我们是互相给予,你也让我的精神丰富了很多,我们谁都不欠谁的。”

张伟:“我每次一打开电脑就能感觉到你,其实你不是我的空气。”

伞人:“人生几何,凡事天意,不必强求,自然最好。”

这一晚,张伟睡得很深很香.

第二天一上班,张伟先把手头要紧的几个事情处理完,然后开始上网在QQ上加公司同事和业务朋友。因为是工作QQ,网络名字全部用的是自己的真实姓名,前面冠以单位。

高总和何英都分别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老板娘这个董事长就是挂个名,公司的主要业务都是高总抓,重要事项都是高总拍板。

张伟正忙着,何英在QQ上找来了。

“帅哥,在忙什么?”

“没忙什么,在加QQ业务朋友。”张伟看了看董事长办公室,门关着。

“昨天谢谢你的照顾。”

“老板娘客气了,哪里。”

“昨天你没吃我豆腐吧?”

“没有,老板娘的豆腐那是随便吃的?”

“昨天在车上你摸我胸部了,是不是?”

“是,不过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算你还诚实,不过,要罚你。”

“怎么罚?”

“晚上陪我吃饭。”

“那高总?”

“他一会就要出差去南京。怎么?害怕了。”

“靠!谁说的,不过有言在先,吃贵了我请不起。”

“不用你请,我请客。”

“囊中羞涩,低人一等,那我就从了你。”

“下班后到公司对过马路边等我,不见不散。”

下班后,张伟站在公司对过的报亭前,边看报纸边等何英。

不大会,一辆白色的本田停在跟前,何英在车里按了3下喇叭。

张伟上了车:“去哪吃?”

何英:“带你去个好地方。”

车子一直往城外开,很快到了东湖度假村。

“这里是本市最高档的休闲度假场所,老外都喜欢在这里吃饭、打高尔夫。”

边停车,何英边向张伟介绍。

“我们先去吃海鲜。”何英拉着张伟向里走。

张伟打量着周围,突然在大厅里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王炎。

正和哈尔森站在一起聊天,谈笑间神情亲昵。

王炎一抬头,也看到了张伟,和一个美女手拉手在一起。

看到王炎,让张伟很意外。

看到王炎和洋鬼子的亲昵状态,让张伟愤怒异常。

张伟扭过头不再看王炎,反手把何英搂在怀里,边走边把嘴巴贴近何英的耳朵说话。

何英感觉有点突然,又很喜欢这种感觉:“帅哥,胆子不小啊!”

张伟故意把何英楼紧:“你要是不喜欢就告诉我,我可不愿意强人所难。”

何英:“不反对,随你。”

张伟:“那就是默认了,要不要再进一步?”

何英:“你怎么突然象变了个人,感觉不大适应。”

张伟:“男人本色。”

张伟边搂着何英说话边用眼角瞄想王炎,看到王炎痴痴的样子,心理感觉到一种报复的快赶。

一离开王炎的视线,张伟就松开了何英,连手也不拉了。

何英:“咦?这又是怎么回事?”

张伟:“累了,休息会。”

何英:“累了?你干吗累了?”

张伟不说话,大步径直走到前面去。

何英:“莫名其妙!”紧跟上去。

吃饭的时候,张伟对何英突然又亲昵起来,把虾剥好皮放到何英盘子里,用筷子夹菜送到何英嘴里。

因为王炎和洋鬼子也进来吃饭了,而且就坐在他们隔一个座位的对面,正好能相互看得见。

张伟看也不看王炎一眼,他知道王炎一定在看着他。他需要做的就是尽力表现出对何英的亲密和热情。

何英又高兴又有点晕,小帅哥怎么又突然这么热情。

张伟倒了白酒,端起酒杯对何英说:“老板娘,我们干一杯,为昨天摸你胸部道歉。”

何英:“张伟,以后在只有我们一起的时候,不要叫我老板娘,叫我何英,或者叫我阿英也可以。”

张伟:“行,那我叫你何英,阿英是高总叫的,我不能叫。”

何英:“昨天干吗要摸我胸部?”

张伟:“我说了,不是故意的,已经给你道歉了。”

何英:“摸的感觉好不好?什么样的感觉?”

张伟:“好,软软的,热热的,我以前以为是假的,昨天一摸才知道是真的这么大。”

何英:“小色龟,还想不想摸?”

张伟:“想,但是不能再摸了。”

何英:“为什么?”

张伟:“因为那是高总的领地,我不能侵犯。”

何英呵呵笑起来:“你这个家伙,嘴巴油的很,最能讨女人喜欢了,有没有女朋友。”

张伟:“有,但是晚上睡觉是自己一个人。”

何英:“那就等于是没有了,自己一个人很寂寞的。”

张伟:“习惯就好了。”

张伟说着,又搂着何英的肩膀,一起干杯喝酒。

吃过饭向外走,何英跨着张伟的胳膊,两人说说笑笑走过王炎和那洋鬼子跟前,张伟突然低头在何英脸颊上亲了一下。

何英又害羞又激动,兴奋地挽紧了张伟的胳膊。

一出餐厅门,张伟突然又摆脱了和何英的身体接触:“我有点累了,回去吧。”

何英又晕了,不由气恼起来,怎么搞的,一会冷一会热,什么鸟意思嘛!

“不行,你现在不能回去,陪我兜会风。”何英命令式说道。

张伟说:“到哪兜风?”

“随便走,走到哪算哪!”

张伟想,我靠,不会在外过夜吧,那可就真的要湿身了。要是真的湿身,那就真对不住高总了。这等不仁不义之事,无论如何不能干。

张伟的思想还在激烈地斗争,何英已经开车上了高速公路。

张伟对何英说我们这是要到哪儿?你别刺溜下去几百公里,我明天还要上班,迟到了要罚款还要扣奖金。

何英说随便走,走到那算那,走累了就回来。

张伟说那你随便吧,天亮能回来就行,我找份工作不容易,可别刚来上班就不守纪律被老板炒了鱿鱼。

何英笑得上不来气,说张伟你要死啊,跟董事长出去还担心被炒鱿鱼,你是不是存心要把我笑死。

张伟说前面有服务区,我想小便。

何英说我也想。

在服务区解决完个人问题,坐在车上,张伟说休息下吧,把坐椅向后一放。

何英说好,把身子移动了下,趴到张伟的胸部上,脸对着脸,彼此能闻到对方嘴里的酒气。

张伟把两手一张,说何英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就忍不住要犯错误了。

何英说张伟我喜欢你,你来公司面试那天我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你。

张伟说这样我对不住高总,不行,我不能干对不住高总的事情。

何英说老高那事儿不行了,满足不了我,你这样也算是帮老高解决个人问题,没什么对不住的。

张伟说我喝了酒那事儿也不行,以后再说吧。

何英把手伸到下面一摸,说你个死俅,这么大这么硬,还说不行,你要是行起来还不死人。

张伟挣扎说何英你这是害我,高总知道我就要被炒鱿鱼。

何英含含糊糊地说你就不怕我炒你鱿鱼吗?

张伟一听放弃了抗拒,董事长比总经理官大……

阅读更多精彩:http://t.cn/Rns2ok7

温馨提示:建议大家到正版小说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作者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提示:推荐使用BitComet、Utorrent、QQ旋风、迅雷下载。喜欢在线看的朋友可以把种子上传到百度网盘、115网盘,离线下载完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看。

我和美女董事长_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阅读在线试读:等您坐沙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