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张伟王炎是哪部小说_男女主张伟王炎小说在线试读

男女主角是张伟王炎小说名称是《我和美女董事长》,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抚摸着何英的身体,感觉这女人骨子特软,好象没有骨头一样,下面迅速有了反应。何英身子越来越软,

男女主角是张伟王炎小说名称是《我和美女董事长》,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张伟王炎小说精选:张伟抚摸着何英的身体,感觉这女人骨子特软,好象没有骨头一样,下面迅速有了反应。何英身子越来越软,最后等于全部靠在了张伟怀里,张伟的身体感觉到何英柔弱无骨的软滑和温热,裕望一浪高过一浪。张伟嘴里对小郭说开慢一点,心里巴不得再快点,最好让何英彻底晕倒,躺他怀里才好。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张伟抚摸着何英的身体,感觉这女人骨子特软,好象没有骨头一样,下面迅速有了反应。

何英身子越来越软,最后等于全部靠在了张伟怀里,张伟的身体感觉到何英柔弱无骨的软滑和温热,裕望一浪高过一浪。

张伟嘴里对小郭说开慢一点,心里巴不得再快点,最好让何英彻底晕倒,躺他怀里才好。

何英做痛苦状,一只手抓住张伟的手不放。

张伟安慰何英说很快就到了,边挪动了下身子,手一动,正好从何英胸部上滑过。

“我靠!这么大的小兔子,不是乳照撑起来的,是真的。”张伟感觉到了小兔子的柔软和滚烫。

真希望这路就一直这样走下去。

车又爬上一个山坡,在一个村落的老房子前停了下来。

老房子前面树一大的喷绘广告牌:白云山第一漂——桐溪虎跳峡漂流开发建设指挥部。

车一停,何英的晕车就好了,整理了下头发和衣服,和张伟一起下了车。

开发漂流的是海州龙发旅游公司,老总姓郑,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很精神。

因为是在建设阶段,现在到位的是工程部人员,营销部还没组建,于是郑总亲自给他们谈工程状况和营销打算。

张伟以前做过3年的景区营销,对这个不陌生,和郑总谈的头头是道,他们交流的很是深入。

“何董事长,你们张经理可是搞景区营销的行家里手,放你们那可惜了,让给我吧。”郑总半真半假地和何英说。

何英说:“人才就是生产力,你有能耐自己去招聘,少挖我墙角。再说,你这深山老林,荒无人烟的,怎么能让我们张经理来你这受苦。”说完笑着看张伟。

在郑总处吃过晚饭,一行人往回赶。

下山的时候何英又晕车了,比来的时候还厉害,直接躺在了张伟怀里,一直躺到进城到家。

张伟下面又有了反应,一直硬了一路。

结束忙碌的一天,回到空空的宿舍,心里的愁绪和寂寥又涌上来。

伞人成了他现在工作之余的唯一精神寄托。

“伞人姐姐,我今天进入你们兴州地界,去白云山了。”张伟一上来就告诉伞人。

伞人:“格老子,到我的地盘来了。去哪个地方了?”

张伟:“桐溪,那边海州有个公司在那里开发漂流项目。”

伞人:“这几年漂流很热,附近开发了不少,不过白云山这一片还没有开发的。”

张伟:“不知道前景如何?”

伞人:“做漂流项目,一般是投资在300万左右,3、7、8、9四个月黄金时间,运营得当,第一个黄金季就可以收回投资。而且,白云山区这是第一个漂流项目,方圆100公里没有第3家,开发起来一定很火。”

张伟:“为什么很火?”

伞人:“漂流的游客有个特点,基本都是短线,1小时车程以内。这个老板很有眼光,他把目标群所定在海州和兴州两个中心城市,如果营销措施得力,会好好火一把。”

北方没有漂流,张伟对漂流知之甚少,一听很感兴趣:“这次去是想和他们商谈代理在海州地区的营销的事宜,先来熟悉熟悉情况。”

伞人:“下手这么早。是你老板带你去的?”

张伟:“不,是老板娘和我一起去的。”

伞人:“你们老板呢?”

张伟:“他天天在外面跑,一般公司里是老板娘打理。对了,我在公司里今天还遇到一个北方小老乡,小郭,驾驶员。”

伞人:“小郭,这孩子不错。”

张伟:“你认识他?怎么知道他不错。”

伞人:“不认识,你老乡还能差了,肯定不错。”

张伟:“姐姐英明,这孩子确实很好,很灵活乖巧,嘴巴很甜。他今天还告诉我关于老板和老板娘的一些事情。”

伞人:“哦,他说什么了?”

张伟:“他说在何英之前还有一个老板娘,比何英还要漂亮,而且人很好,品质好,心眼好,关心员工,体贴下属,大家都很喜欢她。公司就是她和老板一起创办、发展起来的,何英还是她要好朋友。后来,鹊巢鸠占,何英和老板好上了,她愤然离婚而去,不知所向。”

伞人:“这都是命中注定,那原来老板娘必有此一报。”

张伟:“你怎么这样说,那老板娘听说才30露头,很年轻的,可惜被人暗算。”

伞人:“不是暗算,是她自己有眼无珠,看错了人,用错了人。”

张伟:“现在的老板娘挺有心计的,听说和老板结婚不久,老板就把企业法人变更到她名下了。”

伞人:“这么说,你们公司的董事长是老板娘了?”

张伟:“是的。”

伞人:“佩服,佩服。”

张伟有点奇怪,姐姐佩服什么的,这有什么好佩服的,好象和她有关系一样。

张伟接着告诉伞人,说自己今晚差点湿身于老板娘。

伞人问是怎么回事,张伟从晕车开始,把事情经过全部讲了一遍。

伞人笑得哈哈的,说她怎么老用这一招,怎么不学点新的。

张伟迷惑了,说姐姐你是什么意思,你认识老板娘?要不怎么说她老是用这一招。

伞人不笑了,说是打错字了,说的是女人都喜欢用这招勾引男人。然后又说张伟好福气,艳副不浅,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张伟说,我现在喜欢伞人姐姐。

伞人说我是黄脸婆,是空气,看不见摸不到,你还是现实点的好,挂上美女富婆,前景广阔。

张伟说我不要,我还是喜欢黄脸婆伞人姐姐。

伞人姐姐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两人沉默了一会,张伟说开发漂流的那公司老板想挖他去那边做营销。

伞人一听很高兴,说人才哪里都想要,嘱咐张伟和郑总多保持联系,多个朋友多条路。

张伟说姐姐你不应该在广告公司做内勤,应该去旅游公司做管理。

伞人乐呵呵地说“等吃不上饭了就去投奔你,做你的下属,跟你做营销。”

张伟一听很高兴:“好啊,伞人姐姐,你要是加盟我的营销队伍,那我可就如虎添翼了。怎么样,现在来吧?”

伞人:“我这人安逸惯了,不喜欢到处跑,有口饭吃就行,等实在吃不上饭了再去找你。”

张伟:“行,要真那样,我养你。”

伞人:“不错,有男人气魄,好感动。”

张伟:“其实,我很感谢姐姐在我精神最低落的时候陪我。”

伞人:“不能这样说,傻孩子,我们是互相给予,你也让我的精神丰富了很多,我们谁都不欠谁的。”

张伟:“我每次一打开电脑就能感觉到你,其实你不是我的空气。”

伞人:“人生几何,凡事天意,不必强求,自然最好。”

这一晚,张伟睡得很深很香.

第二天一上班,张伟先把手头要紧的几个事情处理完,然后开始上网在QQ上加公司同事和业务朋友。因为是工作QQ,网络名字全部用的是自己的真实姓名,前面冠以单位。

高总和何英都分别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老板娘这个董事长就是挂个名,公司的主要业务都是高总抓,重要事项都是高总拍板。

张伟正忙着,何英在QQ上找来了。

“帅哥,在忙什么?”

“没忙什么,在加QQ业务朋友。”张伟看了看董事长办公室,门关着。

“昨天谢谢你的照顾。”

“老板娘客气了,哪里。”

“昨天你没吃我豆腐吧?”

“没有,老板娘的豆腐那是随便吃的?”

“昨天在车上你摸我胸部了,是不是?”

“是,不过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算你还诚实,不过,要罚你。”

“怎么罚?”

“晚上陪我吃饭。”

“那高总?”

“他一会就要出差去南京。怎么?害怕了。”

“靠!谁说的,不过有言在先,吃贵了我请不起。”

“不用你请,我请客。”

“囊中羞涩,低人一等,那我就从了你。”

“下班后到公司对过马路边等我,不见不散。”

下班后,张伟站在公司对过的报亭前,边看报纸边等何英。

不大会,一辆白色的本田停在跟前,何英在车里按了3下喇叭。

张伟上了车:“去哪吃?”

何英:“带你去个好地方。”

车子一直往城外开,很快到了东湖度假村。

“这里是本市最高档的休闲度假场所,老外都喜欢在这里吃饭、打高尔夫。”

边停车,何英边向张伟介绍。

“我们先去吃海鲜。”何英拉着张伟向里走。

张伟打量着周围,突然在大厅里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王炎。

正和哈尔森站在一起聊天,谈笑间神情亲昵。

王炎一抬头,也看到了张伟,和一个美女手拉手在一起。

看到王炎,让张伟很意外。

看到王炎和洋鬼子的亲昵状态,让张伟愤怒异常。

张伟扭过头不再看王炎,反手把何英搂在怀里,边走边把嘴巴贴近何英的耳朵说话。

何英感觉有点突然,又很喜欢这种感觉:“帅哥,胆子不小啊!”

张伟故意把何英楼紧:“你要是不喜欢就告诉我,我可不愿意强人所难。”

何英:“不反对,随你。”

张伟:“那就是默认了,要不要再进一步?”

何英:“你怎么突然象变了个人,感觉不大适应。”

张伟:“男人本色。”

张伟边搂着何英说话边用眼角瞄想王炎,看到王炎痴痴的样子,心理感觉到一种报复的快赶。

一离开王炎的视线,张伟就松开了何英,连手也不拉了。

何英:“咦?这又是怎么回事?”

张伟:“累了,休息会。”

何英:“累了?你干吗累了?”

张伟不说话,大步径直走到前面去。

何英:“莫名其妙!”紧跟上去。

吃饭的时候,张伟对何英突然又亲昵起来,把虾剥好皮放到何英盘子里,用筷子夹菜送到何英嘴里。

因为王炎和洋鬼子也进来吃饭了,而且就坐在他们隔一个座位的对面,正好能相互看得见。

张伟看也不看王炎一眼,他知道王炎一定在看着他。他需要做的就是尽力表现出对何英的亲密和热情。

何英又高兴又有点晕,小帅哥怎么又突然这么热情。

张伟倒了白酒,端起酒杯对何英说:“老板娘,我们干一杯,为昨天摸你胸部道歉。”

何英:“张伟,以后在只有我们一起的时候,不要叫我老板娘,叫我何英,或者叫我阿英也可以。”

张伟:“行,那我叫你何英,阿英是高总叫的,我不能叫。”

何英:“昨天干吗要摸我胸部?”

张伟:“我说了,不是故意的,已经给你道歉了。”

何英:“摸的感觉好不好?什么样的感觉?”

张伟:“好,软软的,热热的,我以前以为是假的,昨天一摸才知道是真的这么大。”

何英:“小色龟,还想不想摸?”

张伟:“想,但是不能再摸了。”

何英:“为什么?”

张伟:“因为那是高总的领地,我不能侵犯。”

何英呵呵笑起来:“你这个家伙,嘴巴油的很,最能讨女人喜欢了,有没有女朋友。”

张伟:“有,但是晚上睡觉是自己一个人。”

何英:“那就等于是没有了,自己一个人很寂寞的。”

张伟:“习惯就好了。”

张伟说着,又搂着何英的肩膀,一起干杯喝酒。

吃过饭向外走,何英跨着张伟的胳膊,两人说说笑笑走过王炎和那洋鬼子跟前,张伟突然低头在何英脸颊上亲了一下。

何英又害羞又激动,兴奋地挽紧了张伟的胳膊。

一出餐厅门,张伟突然又摆脱了和何英的身体接触:“我有点累了,回去吧。”

何英又晕了,不由气恼起来,怎么搞的,一会冷一会热,什么鸟意思嘛!

“不行,你现在不能回去,陪我兜会风。”何英命令式说道。

张伟说:“到哪兜风?”

“随便走,走到哪算哪!”

张伟想,我靠,不会在外过夜吧,那可就真的要湿身了。要是真的湿身,那就真对不住高总了。这等不仁不义之事,无论如何不能干。

张伟的思想还在激烈地斗争,何英已经开车上了高速公路。

张伟对何英说我们这是要到哪儿?你别刺溜下去几百公里,我明天还要上班,迟到了要罚款还要扣奖金。

何英说随便走,走到那算那,走累了就回来。

张伟说那你随便吧,天亮能回来就行,我找份工作不容易,可别刚来上班就不守纪律被老板炒了鱿鱼。

何英笑得上不来气,说张伟你要死啊,跟董事长出去还担心被炒鱿鱼,你是不是存心要把我笑死。

张伟说前面有服务区,我想小便。

何英说我也想。

在服务区解决完个人问题,坐在车上,张伟说休息下吧,把坐椅向后一放。

何英说好,把身子移动了下,趴到张伟的胸部上,脸对着脸,彼此能闻到对方嘴里的酒气。

张伟把两手一张,说何英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就忍不住要犯错误了。

何英说张伟我喜欢你,你来公司面试那天我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你。

张伟说这样我对不住高总,不行,我不能干对不住高总的事情。

何英说老高那事儿不行了,满足不了我,你这样也算是帮老高解决个人问题,没什么对不住的。

张伟说我喝了酒那事儿也不行,以后再说吧。

何英把手伸到下面一摸,说你个死俅,这么大这么硬,还说不行,你要是行起来还不死人。

张伟挣扎说何英你这是害我,高总知道我就要被炒鱿鱼。

何英含含糊糊地说你就不怕我炒你鱿鱼吗?

张伟一听放弃了抗拒,董事长比总经理官大……

女汉子原创小说《我和美女董事长》讲述了张伟王炎之间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我和美女董事长女汉子小说阅读。张伟王炎小说精彩节选:张伟脑子慢慢冷却下来,你吃饱了吧,我们回去。何英乖乖答应着,开车往回走。路上,张伟说以后不能再这样,这样做很对不住高总,良心过不去。何英口气一硬,说不行,老高那方面已经颓废了,她不能这么年轻就守活寡,而且她喜欢张伟,只要张伟和她好,让她干吗都行。


《我和美女董事长》内容精选:

良久,二人一动不动.

何英突然哭起来,接着又笑,说这么多年,才知道什么叫做女人的滋味,什么叫男人。

张伟脑子慢慢冷却下来,你吃饱了吧,我们回去。

何英乖乖答应着,开车往回走。

路上,张伟说以后不能再这样,这样做很对不住高总,良心过不去。

何英口气一硬,说不行,老高那方面已经颓废了,她不能这么年轻就守活寡,而且她喜欢张伟,只要张伟和她好,让她干吗都行。

张伟缠不过,后退一步,说你不准在上班时间打扰我,不准在有第三者在的时候发搔。

何英笑了,说一切听哥哥的。

你他妈真贱。张伟骂了何英一句。

何英娇羞地说:“哥哥,我只为你一个人贱。”

张伟想起伞人,突然一种想哭的感觉。

张伟突然感觉非常对不起高总,对不起伞人。

为什么对不起伞人,张伟说不清原因。

张伟对自己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天亮回到单位,张伟又看到了气质高雅的老板娘何英,找不到一丝昨晚那银荡女人的影子。

看到老板娘高贵冷淡扫视公司员工的眼神,张伟怀疑昨晚是一场梦。

扫视完全体员工,老板娘最后将目光转移到张伟身上,眼神变地温顺而热烈。

张伟明白昨晚不是梦,是过去完成时。

张伟低头工作,不去理会那荡妇的眼神。

何英直接进了办公室,并没有罢休,QQ里很快出来董事长的话:“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个坏女人?”

张伟:“你说呢?”

何英:“性,是一种情感的交流和宣泄,即使没有交流,宣泄还是有的。姓爱的方式多种多样,我只是喜欢其中一种而已,而且,也仅仅是限于床上。”

张伟:“我并不反对个人对性生货方式的追求和理解,也不排斥性生货方式的多样化,只是,我感觉对不住高总,良心过不去。我并不是在标榜自己的高尚,我从不认为我是一个高尚的人,但是最起码的良心的原则不能违背,相信你也是如此。”

何英:“我们对于性的理解可能还有偏差,我的理解是性和爱是分离的,没有爱一样有性,有性并不会伤害爱。或者可以这样说,性和爱无关。我们在一起,并不会伤害老高。相反,我会减少对老高的要求,老高的生活也会安逸多了。”

张伟:“狗屁逻辑,我的思想还没进化地那么快。”

何英:“在这个高度开放的环境里,你会很快融入、吸收、消化这些理念。”

张伟:“那你等着吧。”

何英:“只争朝夕,我会带你慢慢适应。”

张伟:“我要工作了,到此为止。”

张伟一直挂念着伞人,昨天没上网,不知道伞人会不会一直在等自己。

今天的工作很顺利,一天下来,颇有收获。

高总不在,何英也很忙碌,接待了好几个外地旅行社老总的拜访,张伟都参加座谈。

工作的时候,何英看起来是一个执着、敬业、勤奋的美女白领,充满别样风情。

下班回到宿舍吃过饭,张伟打开电脑登陆QQ。

“HELLO!兄弟,晚上好。”

张伟刚登陆,伞人的热情扑面而来。

“伞人姐姐好。”

张伟3天没和伞人聊天,现在突然感觉心里很虚,眼神不定,幸亏没视频,看不见。

“这两天我在外地,昨天比较忙,没上线,真抱歉!”伞人一上来就解释。

张伟心里负担稍微松了些,就象有个疙瘩正想怎么解,可巧被人帮了个忙:“我昨天也有事情,没上,还怕你等呢!”

“哈哈,看来我们是要么都上,要么都不上啊,心有灵……”

张伟感觉伞人现在情绪不错:“你现在在哪里呢?姐姐。”

“南京。”

南京?高总不也在南京吗?怎么会这么巧。

“你去南京干吗呢?我们公司的高总也在南京的,听老板娘说是去参加一个旅游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培训班的。”

“我啊,是来这里办点事情,比不了你们老板,参加高级培训会,我明天就回兴州。”

张伟:“高总的培训明天结束,也是明天回来,你们可是真巧。”

伞人:“是有点巧,路不同殊哦。”

张伟:“自己在外地要多照顾好自己,注意休息。”

伞人:“谢谢老弟,我多年自己一人在外闯荡,习惯了。以后你做旅游时间久了,也会习惯的。做旅游的,天南海北到处游荡,四海之内皆兄弟,很辛苦,但也很快乐。”

张伟:“你说的对,我喜欢在外面闯荡的感觉,趁年轻,抓紧做点事情,先立业,再成家。”

伞人发过了一个大拇指:“行,小伙子有志气,有一个远大的志向是很重要的,但理想不能太虚无缥缈,不能超越现实,主观努力是要建立在客观实际的基础上的,相信你一定能做出一番成就。”

张伟:“谢谢姐姐鼓励,我一定会努力的。以前经常游荡在半梦半醒之间,日子也过得浑浑噩噩,这段时间接触了一些客户和同事,我发现有很多人都很优秀,对旅游很了解,很专业。”

伞人:“是的,做好一个工作,态度很重要。一定要有一个学习的态度,其实,不懂不要紧,不会也不要紧,只要爱学,肯学,会学,没有人一生下来什么都会的。”

张伟:“姐姐言之有理,确实是这样。今天公司来了几个老客户,老板娘接待的,我也参加了。我看老板娘这人对业务还是很熟悉的,和他们谈起来头头是道,以前我倒没看出来。”

伞人:“呵呵,天天在这行里摸爬滚打,再局外的人时间长了也会上路的。对了,你们老板娘对你不错吧?还勾引你不?”

“还可以。没有再勾引我。”一听伞人问起这个,张伟心里顿时虚起来,有些紧张,打字的手指都有点忙乱。

伞人仿佛看透了张伟的心理,又好象对何英很了解:“兄弟,送你一句话,凡事自己心里要有度,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做的,心里要有把尺子,经常衡量一下,既是对别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你还年轻,路还很长。”

伞人的话就象锤子敲击着张伟的心,怎么办?姐姐还不知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要不要告诉她。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立刻否决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告诉她呢,如果让她知道了,肯定会鄙视自己,会认为自己在勾引老板娘,吃软饭,立马就不会再理自己了。

就让这个事情成为永远的秘密吧,以后坚决不给何英机会了。

张伟:“恩,姐姐的话我记得了,我理解你的意思,那就是先做人,再做事,对不对?”

“知我者,兄弟也。洒家正是这个意思。”伞人继续放松着心情。

张伟开始转移话题:“姐姐自己在外面的?”

伞人:“什么意思?我不自己还带个男蜜?”

张伟:“哈!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多闷哪,也没人说说话。”

伞人:“那有什么啊,要是自己不会调剂,在哪里都闷,调剂好了,在什么地方都不寂寞。你看我在宾馆房间现在自己一个人,可是不闷啊,因为有大兄弟你陪我说话。”

张伟:“真荣幸,能为姐姐发挥点陪聊的作用。”

伞人:“别骄傲,年轻人,继续发扬,好好陪姐姐聊天,姐姐给你奖励。”

张伟来了兴趣:“什么奖励?”

伞人发过了一个QQ表情:一块西瓜。

“就这奖励?糊弄我。”张伟不满意:“我不想吃这个。”

“想吃什么?”

张伟壮了壮胆,敲出两个字:“吃你。”

这两个字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半真半假,既认真又调侃,也算是张伟的试探和挑逗。

发过去之后,张伟的心还在跳,紧盯着屏幕,急切等待伞人的答复。

伞人停了一下,发过来一个敲打头部的表情:“呵呵,兄弟,搞明白哦,姐姐是空气,看不见,摸不到,怎么能吃呢。你还是吃个西瓜讲就下吧。”

回答天衣无缝,轻轻松松一下子把张伟的试探性攻势化解了。

张伟添了添嘴唇,松了口气,继续进攻:“即使是空气,我也希望是我的空气。”

伞人直截了当:“我是我自己的,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包括你。”

张伟不罢休,继续说:“即使不属于我,只要我时刻能呼吸到,能感受到新鲜而活泼的空气,也就很幸福了。”

伞人发了一个笑脸过来:“恩,我这个空气有些沉闷,还有些浑浊和迂腐,不错我会尽量让它加速流通,尽量多保持一分新鲜和流动。”

张伟:“会的,一定会的,只要有这个心,就一定能做到。”

伞人:“虚拟的网络,虚幻的空气,真实的人,现实和虚拟有多远?”

张伟:“怎么,姐姐很有感慨?思绪来了?”

伞人:“那里,无病呻音而已,随便想随便说。”

张伟:“你是很有思想的人,和你聊天我很快乐。”

伞人:“你也一样,上进,自信,善于动脑,你让我的思想年轻起来,让我的心也活跃起来,其实应该谢谢你,北方的兄弟。”

夜深了,在城市孤寂的高空,黑暗包围着18楼的单身公寓,偶尔传来远处火车的汽笛声,张伟在电脑前忙碌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颗年轻的心充满了阳光和快乐。

第二天刚上班,何英把张伟叫到自己办公室。高总不在,公司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何英打点,这几天天天都早到晚归,也很辛苦。

“董事长早上好,有什么吩咐?”张伟进来后故意把何英办公室的门开着,他怕何英一大早就来诨的。

张伟其实多虑了,何英找张伟来是真有工作上的事情。

何英拿起一份文件:“这个是白云山桐溪漂流公司那边的合作意向书,昨天发给我的,我又进行了修改,基本变化不大,在我们上次去谈的框架里面,你先看一看。”

张伟接过去,认真看了2遍:“可以啊,现在离他们开业还早,先达成这个合作意向,等于是我们前期先介入,对于以后的合作很有必要。”

何英赞赏地笑了笑:“张经理说的很对,我和老高也是这个意思。”

张伟也笑了:“老板娘高见,需要我做哪些事情?”

何英:“我在公司脱不出身,想辛苦你去山里跑一趟,把协议给他们那郑总看看,如果没有异议,就让他们签字盖章,然后拿回来我们再签字盖章。”

何英边说边找了个大信封把文件装进去:“这是两份,都在这里面。”

何英安排完工作,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张伟,张伟一看就知道老板娘要发情,急忙咳了一声,提醒何英这是在公司。

何英一下子激灵过来:“你今天能去不?”

张伟:“行,没问题,我这就出发吧。”

何英:“好,那山里交通不方便,我已经通知小郭了,你坐小郭的车去,这样当天就可以来回,提高办事效率。”

“好,那我这就去。”张伟冲何英笑了笑,礼貌地点头离去。

小郭一听要和张伟一起出发,很高兴。两人自从上次和老板娘一起进山,还一直没有机会再好好聊天。异地遇到老乡,那种亲热和贴近很好理解,特别是年轻人。

小郭在外人不在的时候很健谈,特别是在老乡面前。两人都改用家乡话,聊起来更有亲切感。

张伟来这里1个多月,对这里的方言一点也听不懂,如果遇到客户用方言说话,他都要急忙先表白,说自己听不懂方言,用普通话交流。几次下来,感觉很别扭,对这里的方言很是讨厌,说起话来象吵架,发音象是日本人说话。

“我来这好几年了,方言也才能听懂百分之八十,这里的方言很讨厌的,很多当地人和你交流不用普通话,都用方言。”小郭边开车边和张伟聊天。

“是的,我都头痛死了,按道理说,沿海开放城市,应该大力普及普通话啊。”

小郭接着告诉张伟一个关于这里方言闹出的闻名全国的笑话。

阅读更多精彩:http://t.cn/Rns2ok7

温馨提示:建议大家到正版小说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作者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提示:推荐使用BitComet、Utorrent、QQ旋风、迅雷下载。喜欢在线看的朋友可以把种子上传到百度网盘、115网盘,离线下载完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看。

张伟王炎是哪部小说_男女主张伟王炎小说在线试读:等您坐沙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