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娇妻太撩人总裁受不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娇妻太撩人总裁受不了小说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娇妻太撩人总裁受不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娇妻太撩人总裁受不了小说txt电子书免费下载!霸道总裁的疼爱是否让你心动了呢?赶紧点击上方下载阅读小说全文吧!

》》》点击阅读全文

苹果手机用户》》》点此阅读

(下载软件后在搜索栏输入小说名字即可找到资源)

精彩章节节选:

“咖啡煮好了,下去坐吧。”

傅染右手还放在门把上,“我转了一圈,好像只有这间给锁上呢。”

明成佑手掌撑住门板,这到底是谁的房间,他心里最清楚。

“里面的人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傅染噢了声,眼帘微垂,一把目光投在明成佑胸前,见她沉默不语,明成佑暗自发笑,他从书房间内取来钥匙塞到傅染手里,“打开吧,省得你说我有金屋藏娇的可能。”

傅染捏着金属扣,谁都有好奇心重的时候,越是藏着捂着就越是被猫爪子挠过似的难受,她也没说些什么我相信你之类的客套话,反正想看,何必还为自己找理由呢。

“那我可开了啊。”

明成佑胸膛紧贴傅染后背,双手分别搭着傅染的肩膀,她垂着脑袋,把钥匙对准锁芯插进去,然后像打开潘多拉魔盒似的慢慢转动。

厚重的门板被推开,毕竟不是恐怖片,不会传出琴弦绷紧后即将被拉断般的撕拉声,傅染迈开脚步走进去。

明成佑目光扫过房间,尤应蕊留在这的东西收拾得很彻底,窗帘甚至床褥被套都由原先鲜丽的颜色换成了暗色调,房间内几乎不见多余摆设,一张床,一个书柜和一张办公桌。

高档地板泛出木材原有的光泽和香味,傅染来到房间,看到办公桌上摆着把一米多长的军刀,她不用猜都能知道这是明云峰的东西。

走近一看,军刀边上是张照片。

傅染站立在办公桌前,于心不忍,嗓音暗哑充满怅然,“成佑,我起先以为你不肯原谅他的。”

明云峰当日的决定,想来没别人能理解。

明成佑自身后拥住傅染,“他是我爸,连我妈都在说,他喜欢的最终是她的儿子,我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傅染闻言,悚然一惊,面色刷得苍白,她两手覆住明成佑交扣在她腹部前的手背上,傅染身子往后仰,同他交颈相依,“对,他最爱的始终是你,逝者已矣,我们让他安安心心的走吧。”

明成佑贴着傅染的脸颊,黑曜石般的眸子盯向桌上的照片。

傅染感受男人沉稳的呼吸频率,明云峰照片内锋利的眸子刺得她心里一阵阵慌乱,她想起明云峰临死前对明铮说得那席话,又想到他所说的秘密,傅染阖起眼帘,也不知该怎样开口。

她是知道明成佑不会答应的,这番话,傅染不想当着明云峰的照片前说。

她松开手,移步走向书架,应该都是明云峰生前看过的书和一些勋章等物品,角落的地方,还摆着本硬皮笔记本。

明成佑目光顺傅染望去,他抽出笔记本递到她手里,“这是我妈整理遗物时给我的情挑复仇总裁。”

傅染随手打开,里头夹着明成佑从小到大拿过的奖状和照片,还有些明云峰的随笔,大致记载着明成佑拿奖状的时间等信息,笔锋刚劲有力,也足能看出这份父爱维持得多么用心。

傅染拿起张照片,彼时的明成佑顶多三四岁,穿着小小军装骑在一匹马上,手里还像模像样挥着马鞭。

要多萌有多萌,眼睛圆溜溜的犹如葡萄,傅染手指抚过,“真可爱。”

明成佑手掌抚眉,示意她往后翻,傅染双手捧着张照片当宝,“太萌了太萌了,成佑你小时原来长这样?”

傅染指着他眉中心一点红,“谁给你点的,活脱脱一小姑娘。”

“你难道没拍过?”明成佑嗤之以鼻,“这是那个年代的潮流,什么小姑娘。”

傅染是没拍过,十块钱一张,对尤家来说也算奢侈。

她默不作声往后翻动,明成佑察觉到她的异样,他两手穿过傅染腰际拥住她,“改天我带你去拍。”

“谁要拍,”傅染话语内淬了笑意,后面都是明成佑稍大些的照片,模样依旧很萌,“你是从几岁开始进化成现在这样的?”

“我哪知道。”明成佑摸摸自己的侧脸,傅染揣着那张小将军照片,“这张给我吧,可爱的要命。”

“你……”他从傅染手里接过日记本,“喜欢就拿着吧,但是不要给别人看见。”

傅染把照片小心翼翼放入兜内,目光扫过这间房,很显然,这应该是明成佑特意为明云峰空出来的,他不管走到哪,心里哪怕有怨但至少知道给明云峰留个地方,单这一点,足能令人感到欣慰。

傅染和明成佑相携走出房间,她站在男人身后看着他锁门,距离一点点拉近,傅染看着房间内的景物逐渐定格在那张床上,这间房,朝向也是顶好的。

明成佑啪地掩起。(WWW.mianhuatang.la 好看的小说)

“不锁了吗?”傅染在旁提醒。

明成佑捏着手里的钥匙,“不锁了,反正佣人每天要进去打扫,先前怕乱动东西,但新来的几人手脚还算利落。”

明成佑若有所思拥着傅染经过走廊,这房间是尤应蕊回来后住的,每回都上锁,她搬走后,他却习惯性把它给锁起来。

才到楼梯口,咖啡香浓四溢,不同寻常的味道扑鼻而来,明成佑将茶几上准备好的咖啡杯递给傅染。

她打开电视,思忖着怎样跟明成佑说赵澜的事。

“成佑?”

明成佑拿起遥控器调台,傅染的注意力不在电视上,故而不若平时般跟他争抢,明成佑啜口咖啡,眉角轻挑,“什么事?”

“你不再怪你爸了吧?”

傅染小心端详着他的神色道观。

明成佑眸子斜睨向她,咖啡的味道在喉咙口辗转,他紧抿下唇,一个细小的动作将性感发挥到淋漓尽致,“我没有怪他,或许事情真如我妈所说,遗嘱的事是老大从中作梗。”

“不,”傅染脱口而出,“遗嘱是爸的意思,跟明铮没有关系。”

她情急之下,也沿用了之前对明云峰的称谓。

明成佑嘴唇几乎抿成一道直线,他眼睛盯着傅染,“那你说,我爸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傅染目光诚挚,“明铮背负了二十几年的私生子身份,不管上辈子如何,他始终是无辜的,爸说,他想补偿他。”

“补偿?”明成佑像是听到天大笑话般勾起嘴角,“依着我对我爸的了解,他可不像是那种为了单简单的补偿可以将大片江山拱手让人的人。”

于情于理,在李韵苓母子看来都说不通。

明成佑挨到傅染身侧,他执起她的手握在掌心内,“大过年的非要说这些扫兴的话,我爸都过世这么久了,算了。”

傅染用力回握住明成佑的手掌,“我听说,赵伯母生病了。”

“赵伯母?”明成佑神色有片刻茫然,“哪个赵伯母。”

傅染抬起眼睛同他对望,“是赵澜。”

明成佑的口气如此生疏,下意识里,可能都不愿意往赵澜身上想。

“她生病,什么病?”明成佑端起咖啡杯,眼里的淡漠如此清晰,毕竟是陌生人,甚至有着比陌生人更多的怨怪和恨意。

“你上次也看到了,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好,医生说有抑郁症倾向。”傅染每说出一个字,都像是有把刀在心口一寸寸割过,起先力道还很小,说到后面几个字,简直可以用剜心剔骨来形容。

“抑郁症?”明成佑不以为意,薄唇间漾出漠不关心的语气,“那又怎样,是她自找的,当初好好找个人嫁了何至于沦落到今日?”

明成佑似乎还想说下去,眼睛瞥到傅染的脸色他适时收住口,傅染捧着温热的咖啡杯出神,明云峰说是为他好,她在明云峰床前发过誓,也想为明成佑好。

但所谓的好,不得不建立在对别人的伤害上。

“傅染?”明成佑轻唤。

傅染话到嘴边,犹在斟酌,“成佑,你也说你爸都过世这么久了,都算了吧,不管心里想不想接受,赵澜的要求也在情理之中,她想要有个祭拜的地方而已。”

其实倘若真能看开的话,人都死了,也无所谓再争下去,明云峰自然也不希望死后连赵澜和明铮的面都见不上。

所谓的安心,也只是李韵苓想自己心安而已权霸时空。

明成佑翘起一条腿,气氛久久沉默,杯子里的咖啡已然凉却,尝在嘴中失去原有的滋味,他修长手指落于膝盖上,食指毫无节奏敲打。傅染侧首望去,细碎的金黄色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射进来,将明成佑的脸打得晦暗不明,他陡然把脸别向傅染,“那你说说,他们私自在双人墓碑上刻着赵澜的名字又算什么意思?倘若不是有前车之鉴,我妈何必做得如此决绝?毕竟,”明成佑胸口剧烈起伏,“入土为安,谁希望去打扰亡灵?”

傅染对上明成佑的视线,“一开始这件事明铮就做错了,你来我往只会将伤害无线扩大,成佑,给他们次机会,或者定个规定也好,哪怕一个月或者三个月见一面?”

“不可能,”明成佑毫不犹豫打断傅染的话,“这是我妈的意思,迁坟的目的就是不想让我爸再见那对母子,既然当初赵澜默认了明铮的做法,就要为今后有可能受到的所谓伤害付出代价!”

“现在她已经付出代价了,成佑,你点点头就能拉她把,你爸也不希望……”

“傅染!”明成佑冷冷打断她的话,空气内的气氛瞬间结成冰,“我们不要为这些无谓的小事吵了。”

傅染望着他潭底一闪而过的阴戾,她已经知道不可能说服他,傅染双手插进兜内,手指触碰到放在里面的照片,眼前仿佛闪过男童那双纯真而干净的眸子。

两个人的立场不同,自然是不欢而散。

傅染在玄关处换鞋,明成佑眼睛透过玻璃屏风盯着她的身影,傅染弯腰拉上拉链。

“我送你。”明成佑搭起的一条腿落地,傅染右手已经旋开门把,“不用了,我自己打车。”

大步跨出门口,年后的阳光温暖有余,却余力不足,她脚步虚空一级级步下石阶,明成佑视线盯着落地窗外渐行渐远的身影,他想了半晌,拿起车钥匙追出去。

刚走到门口,看见傅染拦了辆的士车绝尘而去。

司机大叔眼睛从后视镜上收回,“跟老公吵架了?”

傅染目光别向他,出租车司机具有很好的攀谈能力,且一般观察力极强,“嗨,小两口床头打架床尾和,我女儿前两天跟我女婿吵架也嚷嚷着要回来,等我下班去接她的时候,早被我女婿哄得开开心心的了,”司机笑着又道,“你们年轻人啊,你看,你老公方才追出来我都看到了,小姑娘脾气还是比较急躁吧?”

傅染无奈地勾翘起嘴角,司机大叔虽然话多,但比较亲切,傅染望着内后视镜中倒映出的自己的脸,她看上去是个脾气急躁的人么?

“师傅,麻烦去南生活广场吧。”

“想到要给老公买个礼物?”

这都能看出来?傅染不由惊诧,学过心理学的吧?

还有几天就是正月十五了,尽管并不是明成佑真正的生日,但她之前给他过得那天,再没有别的人知道魔师神画。

况且明成佑早些日子就跟她说起,让她生日陪他。

尤应蕊乘坐出租车一直在中景濠庭外面候着,明成佑让她别过去,又没有旁的见面机会,她本想趁没人注意的时候进去,没想到看见傅染大步从里面出来。

尤应蕊急忙令司机一路跟着傅染来到南生活广场。

提示:推荐使用BitComet、Utorrent、QQ旋风、迅雷下载。喜欢在线看的朋友可以把种子上传到百度网盘、115网盘,离线下载完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看。

娇妻太撩人总裁受不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娇妻太撩人总裁受不了小说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等您坐沙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