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北大学霸王青松现状 王青松为什么隐居深山27年

北大学霸王青松现状 王青松为什么隐居深山27年

  离人群越近,

  虚浮之气越盛。

  离山川越近,

  越心旷神怡。

北大学霸王青松现状 王青松为什么隐居深山27年

  这里距离北京几百公里。

  没电、没电视、没网络···

  除了王青松一家,

  连人烟也没有。

  今天是老王去镇上的日子。

  拒绝汽车进入,

  王家每个月的“进口”物资,

  都要老王用扁担从镇上挑回。

北大学霸王青松现状 王青松为什么隐居深山27年

  唐师曾 摄

  石头堆砌的小院,

  妻子张梅一边扫着磨盘,

  一边盘算今天的午饭。

  蓬头垢面、

  破衣烂衫的农夫,

  皮肤粗糙、

  不加修饰的农妇。

  完完全全的农民模样。

  唐师曾 摄

  你怎么也不会想到,

  二十几年前的他们,

  竟是人人称羡的,

  北大教师。

  80年代的北大,

  个个都是天之骄子。

  王青松,

  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他是学霸。

  北大国政系79级学士,

  北大法律系83级硕士,

  一毕业就留校任教。

  也是男神。

  有一个温婉美丽,

  在北大教英文的妻子。

  按照现在的标准,他还是一名网红专家。从小习武的王青松,是国内较早一批的气功师傅和养生专家。仅在北京,就有超过百万人听过他的讲座。

北大学霸王青松现状 王青松为什么隐居深山27年

  可是幸运女神,

  并没有一直眷顾他们。

  王青松以第一名的成绩,

  通过北大哲学系,

  汤一介教授的博士考试,

  却被学校通知不予录取。

  妻子也曾连续五年评不上讲师。

  未名湖畔的浊气,让两个喜欢自由纯粹的人,越发感到无法呼吸。他们急切地想要过一种宁静的生活:为了自己,也为了将来的孩子。

  张茜 摄

  高速路、沥青路、

  土公路、林间小道···

  直到没有了路。

  王青松带着妻子张梅,

  一直走、一直走···

  一路从繁华的帝都,

  走到百公里外的大山深处。

  从文明到蛮荒,

  从喧哗到寂静,

  这场出走悄无声息。

  这不是心血来潮的遁去,

  而是一场“预谋已久”的回归。

  唐师曾 摄

  他们用尽积蓄,

  租下山里2500亩地。

  “到了这个山头,

  就是我们的世界,

  整座大山,都是我们的!”

  “不管当初你有没有考上博士,

  总会到这一步的。”

  没有比面向黄土背朝天,

  更洒脱、更优美的境界了。”

  张茜 摄

  和泥筑屋,耕牧种树。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晨曦微露时,

  老王和妻子跑到山上,

  薅草、喂鸡···

  出一身大汗。

  傍晚的斜晖里,

  王博士喂猪,

  张老师就在旁边磨碾子。

  唐师曾 摄

  住自己搭的小屋,

  种别人不爱种的红玉米、旱稻子,

  吃自家收获的粗粮饼。

  用草木灰、皂荚洗衣服,

  用盐水代替牙膏刷牙,

  用自己种的高粱杆做筷子。

  唐师曾 摄

  一切都是自给自足,

  连儿子都是老王亲自接生。

  北大博士的儿子,

  成了地地道道的,

  “大山的儿子”。

  唐师曾 摄

  跟城市小孩不同,

  三岁就开始放羊的小宇,

  没打过疫苗,没吃过抗生素。

北大学霸王青松现状 王青松为什么隐居深山27年

  讲起话来很大声,

  走起路来脚下生风。

  唐师曾 摄

  老王的100多只羊,

  都由小宇管理。

  他给每一只羊都起了名字,

  他就是它们的“山羊司令”。

  他没穿过名牌衣服,

  却有健壮的身体,

  他没玩过游戏机,

  却有无比单纯快乐的内心。

  经年的风吹日晒,

  让妈妈张梅比同龄人,

  略老了一些。

  唐师曾 摄

  但远离名利场的闲适,

  让她的双眸依然清澈,

  让她的笑容永远干净。

  张茜 摄

  “这片山,

  我们半天走能走完一遍,

  城里人要走两三天,

  我们还要去更远更大更高更深的大山。”

  曾经叱咤风云的王博士,

  如今是没钱、没权、

  没职称的三无人员。

  他却有能力陪妻子,

  在大山里看一整夜的流星,

  独享自然的馈赠。

  如果可以,

  他真得想和妻子、儿子,

  在这里生活一辈子。

  但是小宇慢慢长大,

  教育成了最大的问题。

  虽然他们每天都会交他,

  语文、数学、英语、国学···

  还是会担心他离开社会教育太久。

  张茜 摄

  2011年,

  王青松夫妇为了孩子,

  渐渐恢复了与世俗的联络。

  他还会把自己山里的,

  无污染的食物,

  送给城里的朋友们吃。

  张茜 摄

  精致的西服成了破衣烂衫,

  板正的背头变得随性蓬乱,

  拿粉笔的手布满密匝的冻痕,

  缝里全是泥土。

  唐师曾 摄

  北大的富豪同学得知他的近况后,嚎啕大哭:你怎么成这样了?你缺多少钱我都能给,不能让北大的博士这么受苦···

  唐师曾 摄

  “我听得出,

  他身在高位濒临崩溃的压力,

  而他不知道,

  我内心里有多富有。”

  图片来自唐师曾、张茜、有机会网、搜狐新闻、版权归原作者

  延伸阅读

  逃离浮华归隐山林

  王青松是河南省洛阳市新安县五头镇河北村人,祖辈世代务农。

  高中毕业后,他进入了信阳地委机要局。因为机要局不要干部子弟,也不要当地人,怕社会关系复杂泄露机要信息。机要局需要人记忆力好。一段古汉语没标点,王青松看一遍就能背下来;还有,他一天能把500个电话号码记住,并对号入座知道是谁的。

  报考北大时,他犹豫是考国际政治还是法律,问信阳地委的同事,同事说:“你看是检察院上我们这儿汇报工作,还是我们到检察院汇报工作?”王青松恍然大悟。1979年,他考取了北大国际政治系,本科毕业后,他发现法律系好找工作,又于1983年考取了法律系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

  1985年,全国流行“气功健身”热,王青松小时候学过武术,对气功养生、中医理论研究颇深,自有一套理论,他在社会上讲授健身气功,学徒数以万计,赢得了名声,也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张梅毕业干北京外语学院,比王青松小12岁。她对气功健身本来没什么兴趣,也不知道北大有王青松这个“神人”,她拗不过女友的恳求,陪着女友去学气功,没想到,女友只去了一次,她却在王青松的培训班里坚持了下来。王青松在人群里第一眼看到张梅,就觉得她很有气质。他走到她身边,在她后背轻轻拍了一下,她立刻就感觉心里暖暖的,非常舒服。他们慢慢地从恋爱踏进了围城。

  1990年后,气功渐冷,王青松一下子从顶峰跌落,在学校的境遇也急转直下。“当时,我报考哲学系汤一介先生的博士生,单科和总分都考了第一名,学校竟然不予录取。”那时候,他感觉自己像个风筝,被几万根线拉着,怎么也飞不高。

  由于市区边上的空气好,王青松夫妇先在北京香山地区租了房子居住,过了两年,他们又在远郊农村租房子,主要是过寒暑两个假期。1994年,他们移居到张梅父亲的老家,在北京与河北交界处的山村,租了十多亩地种庄稼和蔬菜,不施化肥,不打农药。并先后养了鸡、鸭、羊、猪、狗、骡等很多牲畜。除了照顾农村的一大摊子,他们两个还要回北大教课,去北大上一次课要坐5个多小时公交车,农园无人照料,来回奔波很累。

  恰巧,张梅在北大工作的第5个年头,校方要求教师学电脑,她最反感机器,就在被评上讲师职称前,她索性辞职不干了。两年后,王青松也辞职了。现代社会人们都是向外攫取,他们夫妇更愿意关注内心,把向内作为一种人生实践,回到山里吃新鲜蔬菜,看看古书。驱使他们一步步远离人群的一个引子,只是“为了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他俩按照自己的理念,烧制“更加有益于养生”的青砖青瓦,依傍过去的旧窑洞盖起了新房。两个北大老师不教书反而到村里来种地,过着与众不同的“洁癖”生活,村里人都觉得这夫妻俩是神经病,便白眼相加。为了寻求更宁静的栖息地,夫妻俩远离村民,走向大山更深处,用20万元,承包了荒山2500亩,50年为期,从此与世隔绝。每当亲朋好友向张梅的父母问询其女儿女婿,他们都嫌丢人,便回答“出国了”。

  从“文明”到“蛮荒”,他们一步一步往后退,像鸟一般,出自本能地越飞越远。

  围湖筑坝自给自足

  王青松雇佣农民工,建造了一座小水库,用石头和水泥垒砌的水坝,把山泉水截流在一处山沟,形成一片平静的湖面。岸边有一间土坯房,刚进山居住时,王青松和妻子就住在这里。湖光掩映,鱼翔浅底,颇有些“桃源”之境。但如今这里只是工人做饭和临时居住的地方,因为几年前,他们又发现了“新境界”,如今一家人已搬到更远的深山里了。

  造水库,王青松花了四五十万元,动用了很多机械和人力,并且用挖山的碎石把更高处的两个山沟给填平了,覆盖上厚厚的黄土变成梯田。他想打造一种理想中的绿色无污染的自然环境,不使用农药化肥,屋舍俨然,有着悠然南山的老庄意境。盘山而上,一路上又有两三处小规模的人造水潭,一处山泉下放着一个接泉水的不锈钢盆。夫妇俩只喝这里的山泉和吃自己种的粮食,山外的吃食坚决不入口,因为那些都有“毒”,他们无法下咽。十多年来,王青松平均每月才去一次县城,一年才进一次北京。出来一次,自己带饭、带水、带被褥,即便这样,回来胸口还会不舒服三天。张梅只出过山两次,一次是换第二代身份证,一次是办存折挂失。

  在山顶平坦处,便是他们夫妇构筑的石头“城堡”。房子,是夫妇俩喜欢的老家的房屋样式,是专门从老家请来工匠、拉来砖瓦建材,在此依样建的。回老家请工匠、拉砖瓦,王青松都自带饮水和干粮,没在亲友家里吃过一口饭。住室,严禁任何外人进入,每当来访者提出参观王青松的住室,他都礼貌而坚决地拒绝。因为“外面的人吃的是沾过农药、化肥的粮食,身上有一种味儿,好几天才能散尽,对我们污染很大”。就连北京城里的岳父岳母偶尔前来探望,也只到过离他们住室15米远的地方。

  一家人的生活日用品,除了食盐是从山外买的,其余全部是自产。洗涤不用洗衣粉、肥皂,用草木灰、皂荚;刷牙,不用牙膏,用盐水;筷子是用秸秆制的一次性筷子。吃饭就在屋外石磨边平台上。

  上百头山羊就在房子外面,漫山的放养着。一处牛栏中,养着十几头黄牛。两头黑猪趴在屋舍边睡着大觉。看到生人,看家的小狗狂吠着,那叫声在山谷回荡显得格外的响亮。

  山里至今不通电,没有电视,没有网络。刚进山时晚上点蜡烛,后来用一种太阳能灯,白天晒太阳充电,晚上照明,能用两个晚上。没有暖气,冬天石屋内温度零下7度。这么多年了,他们从未得过病,哪怕是一次小感冒。

  垦荒种粮散养儿子

  王青松夫妇开垦了40亩耕地,种上了玉米、高粱、小米、大豆、芹菜、白菜,还有一些桃树、杏树、枣树、苹果树主要是自己家的粮食需求。还养了三头猪,几十头黄牛,几头骡子,数百只黑山羊这些牛、羊主要是为土地施肥,骡子耕地,鸡下蛋,牛、羊、猪吃一些粮食,他们一家只吃一点羊肉和野鸡肉。这些作物、牲畜构成一个纯天然的生态链。

  树种出来后,还得为它们除草、打权、松土,消灭病虫害。刚开始,王青松不懂得如何消灭虫害,像啄木鸟似的一棵棵看一棵棵找,有虫子就捏死。后来,他想出来一个办法:到冬天,虫子要做窝,哪儿暖去哪儿。他弄了暖和的草窝,往每个树底下放,开春后再清除。这样,一两年下来,果然把虫子给治住了。

  张梅早上一起床,就要喂鸡、喂鸭、喂猪、喂狗,得给它们做早饭和午饭,又要烧柴火又要做料,羊要把它们轰出去晚上把它们圈起来,然后背柴火担水,给自己做饭。刷锅水用完了喂猪,丝毫也不浪费。牛、羊吃草,屙的粪上地,狗得看门,猫逮老鼠,没有一个动物是多余的。

  山里唯一的污染,是偶尔飞过的飞机,还有外来者。王青松雇了十来个工人帮他干活,绝不能晚上住在里面,平时不能抽烟,吃过、用过的东西每天要全带出去。

  每一担物资都是他和工人们挑进挑出的,王青松和工人要挑砖进入,再担羊粪出来,每担100斤,他这10年也差不多挑了5000担了。普通工人挑完全程是35~40分钟,而他的纪录是27分钟,妻子张梅则创下了拉磨最快的纪录。这种将身体运用到极点的纯体力劳作让他们体会到快乐。

  张梅35岁那年怀孕了,她不想去医院生产,最后王青松只能自己接生,母子平安。儿子王小宇从3岁开始放100多只羊,识字后他给每只羊都起了名字,他就是“山羊司令”。

  如今,儿子7岁了,张梅拿“人大版”的小学一年级课本教他,每天三节课,语文、数学,英语。“单位时间内的学习效率,可达城里学校儿童的1~3倍。美术音乐因为没老师,比城里孩子差点。”张梅说,儿子半耕半读,上午学习,下午放羊,智力之外,体能也比城里孩子强。他们夫妇重视国学教育,让儿子大量背诵《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孩子应该像一朵花一样绽开,而不是拿爱去捆绑他。”张梅说。

  不过,王小宇生下来基本没出过山,只是靠收音机接收信息,他最喜欢听中央电台的“小喇叭”节目。

  世外桃源诗意栖居

  经过十多年的深山老林的生活,王青松现在已成为八亿农民中的一分子,蓬头垢面,破衣烂衫,两手老茧。一没钱、二没权,三没职称。就只有一项:一家三口,和谐、善良、身体健康。

  深山里面很安静,没有工作压力和烦恼,在静谧的大自然中,人显得那么渺小。

  清晨,一轮红日从松林后面冉冉升起,苍灰色的树木、薄铅色的云层渐渐染上暖调红晕,一切都从冰冷的梦境中苏醒过来了。王青松起来干活,脚下踩着软绵绵的草地,山风吹乱了头发,也吹走了朦胧睡意。那种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亲切感,宛如一首旋律优美、充满诗意的田园牧歌,流淌在他的心底。

  山脚有一条清澈的河流蜿蜒而过,因为水流活,污染少,水产非常丰富,有河蚌、河虾、鲫鱼和螺蛳等等。没事做的时候,王青松会在下午,坐在河边或悠闲地垂钓,或在河旁摸螺蛳,或者看书,或者躺着什么也不干,享受阳光和清风。这种宁静,让他感觉舒缓,感到陶醉。不经意间,几只山鸡打起架来,打破着安静的山野。

  有时,他嫌钓鱼太麻烦,就直接跳进浅水塘里去摸鱼。鲫鱼一般在凹进去的小坑里窝着,拇指大的小草鱼和泥鳅则在水中来回穿梭,碰在他的腿上痒痒的,可伸手去抓时,却怎么也抓不住。好不容易抓到一条,他便开心地对妻子大叫:“我抓到啦!”正当他得意时,滑溜溜的鱼却一下子从手中滑脱,掉进水里,反正也没人听见他疯叫

  深夜,能看见点点的繁星,比在城市里看到的更多。抬起头就能看到银河,如白丝带一般,把天际一分为二。夫妇俩看星星,看月亮,看天上的云彩,和经过的风说话。

  有一天晚上,王青松夫妇居然不可思议地看了一整夜的流星雨。那像是天上在放礼花,从中间喷涌而出,然后飘忽而逝,旧的尚有一点余光,新的就接续而至了。整整一个晚上,大概这方圆几公里,只有他们俩慢慢地享受这难得的自然盛宴。

  传说中的丽江又如何?太过喧嚣,在这里可以找到一种久违的清静。

  离人群越近,这种虚浮之气就越盛

  芒果画报:王老师是怎么想到要隐居的?

  王青松:二十年前,我在北京教气功有一二百万的学生,在所有的高校,我都讲过课,大概在90年以后我们就考虑开始隐居了,当初我和我妻子在北大的未名湖边,就能感受到很多浊气,让人很不舒服,想着找一个宁静的地儿过一种简单的生活。

  芒果画报:那在时间上都是怎么样的过程?

  王青松:九五年、九六年开始在这个附近建房。其实这里面有一个渐进的过程,我们先把房子搬到香山附近,九六年才开始到这边,先在山下的村子住,慢慢地往深山里走,现在过年放炮,我们在里面连声音都听不到了。

  芒果画报:初来时,会有怎样的感受?

  王青松:像我们这样在城市污染中待久了,全身不但积满毒素,而且总是被压抑着,突然来到通畅自然的龙潭沟,开始会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很容易因虚浮之气的排解而出汗。可是一旦开始适应山里的生活,想要出汗就很不容易,除非自己舍得出力气,像挤牙膏一样将汗挤出来。因为,那沉淀于深层的毒素,犹如落入地上的灰尘,笤帚不到,他们绝对不会自动跑掉。

提示:推荐使用BitComet、Utorrent、QQ旋风、迅雷下载。喜欢在线看的朋友可以把种子上传到百度网盘、115网盘,离线下载完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看。

北大学霸王青松现状 王青松为什么隐居深山27年:等您坐沙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