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无名者电视剧全集剧情介绍 无名者1-38集至大结局剧情介绍

由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北京摩天轮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圆梦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大威、吴晓枫执导,朱金晨编剧,丁志城担纲总制片人、监制和主演,原雨、吴刚、尤勇智、岳秀清、冯远征、姜武、杨雪、高曙光、王挺、杨立新、高冬平、王刚、尹国华、石雯仲、刘金山、刘小宁、米铁增、刘辉等一众实力戏骨出演的谍战剧《无名者》正在天津卫视热播中,并于11月22日起每晚19:30两集连播。《无名者》主要讲述了抗战初期革命青年钱之风(丁志城饰)凭借坚定信仰和无私的爱赢得了军统特工韩彩衣(原雨饰)的理解和支持,并最终成为搭档和伴侣,携手共同对抗日伪的故事。下面我们一起看下《无名者》的全集剧情介绍吧。

剧情简介

抗战初期,共产党安排外科医生钱之风通过“假叛变”潜入汪伪情报机关。成功打入后,钱之风一面与敌人周旋获取情报;一面与同样潜伏于汪伪中的神秘女子韩彩衣斗智斗勇。阴差阳错之下,两人不得不在敌人眼皮底下假扮夫妻,钱之风也同时发现了韩彩衣的真面目――为重庆工作,却身不由己。既然各为其主,勾心斗角在所难免;然而同为中国人,面对日伪又必须携手并进。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任务,一段刻骨难忘的旅程,一个个动情动心的瞬间,钱之风终于以自己的坚定信仰和无私之爱赢得了韩彩衣的理解和支持。韩彩衣追随钱之风加入了共产党,在此过程中,两人也成为了真正心灵相通的搭档与伴侣。

基本信息

中文名:无名者

出品时间:2015年

出品公司:中国广播影视音像出版中心

制片地区:中国大陆

拍摄地点:上海发行公司圆梦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首播时间:2016年10月15日

导 演:大威

编 剧:朱金晨

主 演:丁志诚,原雨,吴刚,尤勇,冯远征,王挺,岳秀清,姜武

集 数:48集

每集长度:45分钟

类 型:抗战、爱情、谍战

制片人:丁志诚

第1集 - 无奈身陷囹圄

在上海被捕叛变的赵元初突然来到苏州,我地下党情报工作负责人谭从武组织力量准备实施密捕,却在行动中意外发现党组织的外围成员、苏州广济医院的外科医生钱之风。原来钱之风与赵元初是多年故友,他不知赵元初叛变,自作主张试图营救,但行动失败,自己也身陷囹圄,令钱之风惊讶的是,审讯自己的竟是赵元初。

在我党同志常光春的帮助下,钱之风终于与谭从武取得联系,告诉他组织正在设法营救。钱之风回到了医院,这天,苏州站站长郑伯鸿的小姨子韩彩衣来医院闹着要住院,钱之风隐隐觉得她的动机可疑,很快怀疑就得到了证实,韩彩衣要住院的真正目的是接近一个苏州站行动队队长杨人杰安排住院的孕妇。

经了解,这名张姓孕妇是忠义救国军淞沪区总指挥的姨太太,因为不堪凌辱偷偷逃走,走时偷了一份重要的作战计划。韩彩衣趁乱将孕妇带离医院,钱之风无意中发现韩彩衣也怀孕了,他逼韩彩衣来到小旅馆,张姨太被军统分子小童看管,却因想逃跑而被打造成大出血,临终前,她拜托钱之风将一个手镯交给自己的戏班好友,钱之风依允而行,却意外拿到了真正的作战计划。

一个日本天皇的特使路过苏州,苏州站急需懂日语的人与日本宪兵司令部方面商谈接待及安保事宜,韩彩衣邀请钱之风加入苏州站。钱之风决定抓住这个机会获得更多对组织有用的情报。 作为苏州站与宪兵司令部的联系人,钱之风见到了日方负责人岛田中佐,一番攀谈,发现两个人竟是当年日本某医学院的校友,他乡遇故知,岛田中佐对钱之风十分热情。

第2集 - 将计就计 意外毒发送医

谭从武命令钱之风即刻联络常光春,设法离开苏州,负责苏州站看守所的常光春利用死去犯人的证件伪造了一份新的身份证件,交给钱之风。然而就在钱之风眼看要离开苏州的时候,常光春被不明身份的人袭击,并落入日本宪兵队的手中。钱之风借口与岛田中佐商谈特使接待事宜,见到了常光春,在随后赶来的郑伯鸿和许清林面前,常光春以自己的牺牲掩护了钱之风。

郑伯鸿命令杨人杰尽快安排韩彩衣和钱之风低调结婚,眼见结婚的日子将近,钱之风如坐针毡。日本天皇特使亲临,苏州城内戒备森严,婚礼当天,钱之风一大早便前往酒店后厨查看喜宴的准备情况,他计划将提炼的尼古丁毒液注入专供日本特使的酒中,没想到临时出了差错,特使安然无恙,钱之风却毒发送医。

郑伯鸿前来探视,询问钱之风是否有怀疑对象,钱之风写了一个“许”字,顺利将此事栽赃给了许清林。郑伯鸿决定逮捕许清林,交给日本人审讯,不料许清林意外逃脱。

为了翻案,许清林突袭了韩彩衣,将她放进慢慢注水的浴缸里,随即到医院找钱之风摊牌,逼迫钱之风承认自己才是下毒的真凶,并搜出了常光春给他制作的伪造通行证。钱之风寻机摆脱了许清林,赶到酒店救下险些溺死的韩彩衣。郑伯鸿安排钱之风接替许清林,担任情报科副科长,科长是刚刚提拔的赵元初,两个人的任务就是抓捕共产党。

第3集 - 略施计策 取得重要线索

真正的共产党谭从武和齐峰刚刚返回苏州,从报上看到钱之风和韩彩衣结婚的消息,出于对钱之风的信任,谭从武决定冒险与他接头。然而就在接头前夕,赵元初突然破坏了一个共产党的联络点,钱之风隐隐感到哪里不对。钱之风与韩彩衣的新家中高朋满座,郑伯鸿与前来做客的警察局冯局长窃窃私语,谈论一个叫约瑟夫的犹太人,传闻此人极为重要,日本人在上海犹太难民区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后来又有线索显示此人到了苏州。

上海,钱之风和韩彩衣来到犹太人难民区,犹太难民不但拒绝说出约瑟夫的下落,更拒绝任何陌生人进入难民区,原来此地爆发了疟疾疫情,钱之风和韩彩衣略施计策,拿到了青帮手中一批刚刚从印度运来的特效药金鸡纳霜,之后在上海中共地下党的配合下送到了犹太难民区。就在钱之风告别犹太区的时候,玛提娜拜托他将一枚国际象棋棋子交给苏州的好朋友小毛,而国际象棋正是一个叫约瑟夫的叔叔教给小毛的。

回到苏州,还未来得及寻找小毛,杨人杰突然上门,拐弯抹角打探赵元初的底细。钱之风背着韩彩衣找到了小毛,并进一步联系上了约瑟夫,不料小毛被警察抓走,约瑟夫成了惊弓之鸟,钱之风急忙联络谭从武,从约定的地方取到联络纸条,上面要求他将约瑟夫转移到某个安全地点。

钱之风立刻将约瑟夫送到一处空仓库,没想到约瑟夫却被连人带车劫走了。气急败坏的钱之风回到家中发现韩彩衣暗藏冷笑,再看那纸条,才明白是她伪造的。钱之风告诉韩彩衣,约瑟夫连人带车被警察发现就全完了,想到小童向来鲁莽,韩彩衣也担心起来,两个人立刻出门查找,果然小童和约瑟夫因为语言不通造成误会打了起来。

钱之风和韩彩衣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把二人带回家中,之后为到底将他送往重庆还是延安争执不下,约瑟夫表示自己哪儿也不去,除非他们把小毛救出来。

第4集 - 情急之下 暴露身份诱敌

钱之风设法利用陈妈骗过了门口的特务,想将约瑟夫和小毛送出城,可日本宪兵队却突然封锁了城门,情急之下,小童故意让小毛暴露,吸引注意力,混乱之际将藏在棺材中的约瑟夫送出了城。小童带着约瑟夫赶往接应点,军统的人却没有出现,日本宪兵队紧追而来,眼看在劫难逃,齐峰带着共产党游击队及时赶到,将追赶的岛田吸引到自己的方向,以自己的牺牲换得约瑟夫逃生的机会。

南京伪政要求查禁鸦片,苏州城的鸦片生意由侯铭德控制,情报科受命抓了他的一个把兄弟乔三。赵元初拉拢钱之风抄了乔三的老巢,搜刮出不少钱财,钱之风偶然发现一把银行保险柜的钥匙,他骗过赵元初偷偷打开,竟是许多金条。

钱之风立刻想起新四军正面临缺医少药的困境,于是设法通过谭从武将金条送往根据地,解决了新四军的大问题。然而乔三发现多年的老底血本无归,对钱之风的恨意更深一层,他秘密联络杨人杰,说自己要揭发共产党。前来探望的总务科同事无意中说起杨人杰要许清林的签字单据,引起了韩彩衣的警觉,她让小童盯紧乔三,毕竟许清林如果翻案了,自己和钱之风都有危险。

钱之风思索对付乔三的对策,觉得已查封的账本肯定大有文章,于是与乔三谈妥了以账本换许清林笔记本的交易。乔三暗中联络了杨人杰,只等交易时人赃俱获。

钱之风和乔三在咖啡馆交易,乔三变卦夺了账本便逃,最后躲进了苏州站,被杨人杰手下行动队的人保护了起来。钱之风对特务们使用激将法,他们竟将乔三活活打死,钱之风假装验尸,从乔三身上取回了许清林的笔记本。

第5集 - 钱之风加入特务 彩衣身份被怀疑

韩彩衣身份被怀疑,所以她希望钱之风以加入特务之名为自己打掩护,钱之风深谙其理,他知道韩彩衣是不信任自己,想把自己放在眼皮底下,而且这个方法可以近距离接近许清林。只是钱之风担心谭从武等人不同意。

郑伯鸿让总务科也就是韩彩衣负责的部门接待日本的安保,韩彩衣以语言不通,人手紧缺为由,提出让到日本留过学的钱之风加入总务科。郑伯鸿试探韩彩衣的动机,而韩彩衣说话滴水不漏,举止自然,郑伯鸿便答应让钱之风下午过来一趟。

钱之风已经从医院辞了职。他立誓为胡美玉报仇,从医生成为特务。他并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是什么,但是他现在别无选择。

郑伯鸿和钱之风正在屋内谈话,经过郑伯鸿的测试,同意了钱之风的加入。钱之风来到总务科,田姐十分热情的和他讲解事物。得知钱之风加入特务的消息,赵元初前来拜访,赵元初知道他来的目的是为了给胡美玉报仇,刺杀许清林。钱之风现在对赵元初耿耿于怀,所以语气不太友好,赵元初提醒钱之风,这是苏州站,这里的人个个杀人不眨眼,如果郑伯鸿知道了韩彩衣和钱之风的关系,那么后果就不言而喻了。

这个时候韩美珍找到了钱之风,韩美珍将他带入房内,韩美珍误以为钱之风轻薄了韩彩衣,气愤的指责他对韩彩衣不负责任,钱之风心生无奈,却也不能反驳。

韩彩衣从电话里得知上次拿到的作战计划是旧的。她离开电话亭的时候被人盯上,幸好汉城发现的早,抓住了那个探子,韩彩衣认出对方是情报科的。原来这个探子是许清林派来的,因为许清林怀疑韩彩衣私通共党,理由是韩彩衣和钱之风关系不一般,审问的汉城不顾韩彩衣的阻止,汉城和韩彩衣关系不一般,所以听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其他人走后,汉城没忍住问了钱之风的事,韩彩衣笑了。

汉城问韩彩衣,如果自己要杀掉钱之风,她会不会心疼,韩彩衣说钱之风是好人,汉城握住彩衣的手,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韩彩衣突然问,我们可以要个孩子吗?汉城说不是时候,拒绝了。

钱之风见到了日本的岛田中佐,两人详谈甚欢。原来两人都是佐久间教授的学生。

郑伯鸿打电话给韩彩衣,告诉她美珍心情不好,彩衣说自己也不清楚。这个时候,许清林带枪请罪,说自己以下犯上派人跟踪韩彩衣,郑伯鸿没有怪罪,让他不要声张,有情况就上报。

第6集 - 接应人意外被抓 钱之风险些丧命

郑伯鸿回到家,美珍向他打听钱之风人品怎么样,郑伯鸿此时才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了韩彩衣与钱之风的关系,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顿时生气甩手上楼。

赵元初在门口拦住了钱之风,告诉他现在郑伯鸿已经知道了他和韩彩衣的事情,钱之风照着赵元初的安排开着车离开了那里。钱之风几番周转与谭从武见面,告诉对方,下个星期有个日本特使去南京和汪精卫谈论成立汪伪政府之事。

钱之风表明自己已经加入了苏州站,为了杀许清林。谭从武告诉他,现在我们争取的不是个人利益,而是中华民族的命运,他抛出橄榄枝,希望钱之风加入共产党。谭从武因为要去上海,为了方便联系,谭从武细心的为对方安排了代号和方法。

钱之风打电话约见了韩彩衣,韩彩衣来的时候看见钱之风拿着胡美玉的照片。钱之风摊牌,他已经猜出了韩彩衣背着郑伯鸿为重庆工作,而且韩彩衣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作为医生的钱之风很容易就可以知道。钱之风可以帮韩彩衣离开苏州,而韩彩衣出于顾虑,没有拒绝。韩彩衣以取点东西为由,和汉城接头,汉城告诉她,这个时候如果钱之风死了或是跑了,那么许清林就会大张旗鼓的调查韩彩衣,于是按照汉城的安排,韩彩衣临时变卦不走了。

钱之风自己开着车离开,在路边的时候与一名老者碰头,岂料一直在跟踪钱之风的探子发现了那名老者,立马掏枪射伤了老者的腿。听见枪声,钱之风立马回头,怎想,枪声同样引来了宪兵。老者和对方拼杀,想自杀却意外的没有了子弹,钱之风不宜暴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宪兵带走老者。

晚间在饭桌上,郑伯鸿和韩美珍再一次谈论起钱之风与韩彩衣的事情,突然接到来电,郑伯鸿面色阴郁的离开了家。

原来今天街上的那名老者是苏州站看守所的常春光,而且经过岛田中佐审问之下对方承认自己是共党,这让岛田中佐非常生气,于是喊来郑伯鸿嘲讽了一番。

郑伯鸿约见了韩彩衣,他出言试探,韩彩衣和他打起了太极,不仅为钱之风摆脱了嫌疑,还把祸水东引到了许清林身上,并且表明了自己正在和钱之风谈恋爱。两个人坐在一起,却各怀心思。

韩彩衣出来的时候,发现了站在门口的许清林。许清林依旧怀疑这一切的发生都有钱之风的 手笔,郑伯鸿没有反驳,这个时候杨人杰发现了常光春的同伙——郭永寿。

钱之风正在和岛田中佐谈论关于特使的行程安排,对方却把他带到了地下室见常光春,常光春趁着众人不注意,用锁链缠住了钱之风,想要杀死对方,被赶来的许清林还有郑伯鸿射杀。此时钱之风已经陷入了昏迷。

许清林上次跟踪韩彩衣和钱之风的时候,发现小旅馆里面还有第三个人,所以他怀疑,钱之风与韩彩衣的感情只是一个幌子。于是许清林索性请求站长让钱之风和韩彩衣结婚。

第7集 - 钱之风心软帮彩衣 韩钱两人被迫结婚

郑伯鸿来到总务科,让韩彩衣带上钱之风到家里吃一顿便饭。路上,钱之风开始有所顾虑,因为他已经猜到了郑伯鸿的想法。韩彩衣却说自己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钱之风知道转身离开,他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只有出了城门向西就是新四路军的营地,他就可以再当他的医生,可是……钱之风依旧没有忍心,还是转车回到了原地。

饭后余谈的时候,韩美珍说漏了嘴,听见彩衣怀孕的消息,郑伯鸿气急,甩手离开。钱之风无奈,他这个喜当爹就这么落实了。郑伯鸿和钱之风在书房密谈,外面是彩衣弹奏的琴声。在郑伯鸿眼里,彩衣是他的家人,所以事到如今,他让钱之风立马和韩彩衣结婚。一切都低调进行。

钱之风知道韩彩衣在利用自己保护她和肚子里孩子的亲身父亲,离别的时候,彩衣提醒他,小心许清林的人在跟踪他。钱之风心生警惕,他意识到韩彩衣的提醒不仅仅是出于好意,刘二奎,情报科的人,他与许清林必有伤亡。

刘二奎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见到了等候已久的赵元初,赵元初以权压人,把记录着许清林大小事的本子带走了,并且让对方不准和许清林报告。

星期六上午高月特使就要到来,杨人杰把所有的方面的工作都安排好了,却被岛田中佐驳回。岛田中佐提出让特使参加韩钱婚礼,郑伯鸿面露难色,许清林却笑着迎合。韩彩衣面上不露声色,笑着答应了。

彩衣告诉汉城,自己不愿意,哪怕这场婚礼是假的,她也不愿意。汉城却让她忍耐,转身离开。彩衣开始迷茫,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啊。

钱之风刚到总务科,就收到了同事们的礼包。为了感谢同事们的祝福,韩彩衣和钱之风宴请这些朋友,桌上的钱之风心中五味杂成,多喝了几杯。等下桌的时候,钱之风已经摇摇欲坠,被韩彩衣搀扶回了家。

韩彩衣和钱之风是有过约定的两人互惠互利,就在刚刚钱之风把自己真正的计划差点说漏了嘴。

另一边,郑伯鸿已经开始怀疑许清林,叮嘱杨人杰注意许清林。汉城安排小童进行刺杀,他们已经掌握了高月特使的动向。

钱之风和韩彩衣已经开始着手婚礼,赵元初单独和钱之风见面吃饭,赵元初话里有话暗示钱之风,钱之风明白,也不和他兜圈子。

第8集 - 钱之风在酒中下毒 汉城刺杀未遂被追

钱之风进苏州站是为了杀许清林,而赵元初是为了寻找自己失踪的女儿,两人把酒,各怀心事。

钱之风和韩彩衣正在试新服,他突然发现站在门外的许清林,许清林此行不是跟踪,而是奉了郑伯鸿之命前来保护两位。钱之风接过了许清林的烟,心生一计。

高月特使的安全成了当务之急,杨人杰再三确认安全措施。而另一边,汉城正在练习枪击,准备刺杀。

手下的人已经按照吩咐,把村外的那两坛埋了二十年的女儿红带了回来,钱之风开了一坛给杨人杰尝尝鲜,另一坛留给日本特使。看着吞云吐雾的许清林,钱之风目含深意。钱之风暗地里将许清林吸的烟的牌子买了回来,放在水里煮沸。取了两支针管的液体。

韩彩衣把姐姐送走以后,站在窗口思念汉城的时候,接到了汉城的来电。汉城告诉她,只要明天一过,美好的未来就是我们的了。可是彩衣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她就希望汉城在自己身边,明天她就要结婚了,可她始终没有等到汉城的一句心疼。彩衣哭着听着对方把电话挂了。

钱之风进入放着酒坛子的房间,拿出两支针管向酒里面注入之前准备好的液体,拔出针管时却震碎了酒坛子上的泥块,正当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杨人杰带人前来巡查,事态紧急,钱之风向开了的坛子里也放入了液体。杨人杰破门而入的时候,钱之风顺势说自己来的时候,酒坛子就是这样了。这关乎到日本特使的安全,杨人杰显然很慎重,钱之风为了避免嫌疑,亲自尝了一口带料的酒。

看见钱之风没有大碍,杨人杰才稍稍放松了点。避开众人之后,钱之风躲在厕所里将喝下去的液体全部呕吐了出来。

高月特使安全抵达了和平饭店,汉城持枪在对面准备射击,却因为一瞬间的迟疑,错失了最好的刺杀机会。高月特使为两人证婚的时候,钱之风因为之前喝了加料的酒,毒素未清,浑身发抖,韩彩衣误以为对方是紧张,没有多加在意。到了敬酒环节,钱之风想让特使先喝,结果特使让他们先喝交杯酒。钱之风提醒韩彩衣不要咽下,自己喝了一口,韩彩衣发现台下的美珍即将喝酒,情急之下把酒吐了,这个时候钱之风因为毒素入身,昏倒在地。汉城趁着混乱进行枪杀,却没有击伤高月特使。

赵元初和韩彩衣带着昏迷的钱之风赶往医院,汉城因为行迹暴露被岛田中佐带人追杀,汉城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他被逼至河边。汉城不想被抓,自行跳入湖中,岛田中佐开了一枪,湖面染起一片红色。

韩彩衣坐在前往医院的车上,却无比担心被追杀的汉城。

第9集 - 许清林待罪出逃 钱之风吐露真相

韩彩衣呆坐在病房门口,所有人都以为她在担心钱之风,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担心生死不明的汉城。

郑伯鸿和杨人杰来到医院,他们想查清这次下毒的真相,钱之风在韩彩衣的掌心里写下一个许字,郑伯鸿站在原地,表情高深莫测。

郑伯鸿带着许清林前往了宪兵事务所,杨人杰趁机带人搜查许清林的住处,发现了蛛丝马迹。因为许清林一直怀疑钱之风是共产党,所以这件事只有许清林有动机。

汉城遗留下来的枪是德国的,经过一系列事件的分析,岛田中佐把目标锁定在了重庆方面。这个时候,郑伯鸿接到了一个电话,脸色不虞的离开了。回来的路上,郑伯鸿一句话都没有说,这让许清林有了不好的预感。杨人杰在搜查的时候,发现了许清林经常吸的烟——千秋牌香烟。

许清林被带进了审问室,杨人杰开门见山,问许清林下毒的事情,因为经过检测,他们在酒里面发现了尼古丁,而其中的成分就是千秋牌香烟,恰巧这个牌子整个苏州城用的人不多。许清林瞬间明白了,这一切是有人在栽赃嫁祸,而他认定就是钱之风在搞鬼。

韩彩衣知道这一切都是钱之风的手笔,她生气,不仅仅是因为钱之风没有和自己商量,而是对方为了杀一个许清林,差点就害死了在场的所有人。韩彩衣不知道的是,其实他的目标也是日本特务。

杨人杰派人将许清林帮到了宪兵工作所,岂料许清林在半路逃跑,并且鸣枪示警,击杀了几名警察。赵元初得知消息以后,立马赶到了医院,留了一把枪给钱之风防身。

韩彩衣正在窗前沉思,许清林突然出现,害得韩彩衣吓了一跳。许清林看见韩彩衣都喝了那杯酒却吐了出来,所以他特地赶来问个明白,这个下毒的不是韩彩衣就是钱之风。许清林依旧一口咬定钱之风是共产党,所以哪怕酒里有毒,他也会喝。许清林的思路清晰,一路推测,甚至已经联想到韩彩衣与汉城有着某种关联。许清林从来不是一个心软的人,他把韩彩衣按在浴池里,企图问出她和钱之风真正的关系。

许清林离开以后,直接跑到了医院,准备枪杀钱之风。却不料钱之风早有准备,在背后偷袭了许清林,他不是用枪高手,被许清林夺了枪。许清林以韩彩衣的性命相要挟,让钱之风说出下毒的真相,钱之风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将所有的真相托盘而出。

许清林在赵元初送来的公文包里找到了常光春给他制作的伪造通行证。趁着护士查房,钱之风摆脱了许清林,跑回了和平饭店,将生死边缘的韩彩衣救了回来,许清林因为错失时机,只能暂时撤退。

第34集 - 韩彩衣逃出苏州站 完成钱之风的使命

郑伯宏邀请杨人杰到自己家吃饭,彩衣满心的不高兴,饭桌上美珍提出来给思成改个名或者换个姓,彩衣讽刺着说好啊,省得等孩子长大以后问起自己的爸爸是怎么死的。郑伯宏被刺激的拍桌子,但是忍着没有发作,韩彩衣的咄咄逼人,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最多还有三天,一切就该见分晓了,江汉城的使命已经要完成了,一个残疾人已经做了他所要做的一切。钱之风说起彩衣心里还有他,但是江汉城说已经晚了,有些事是注定的。江汉城笃定新四军会被消灭,但是钱之风并不死心。

彩衣回到了家,发现家里被翻得一团糟,韩彩衣知道三民主义不能再放在自己这里了,越久越危险。她将书放在思成的襁褓里,韩彩衣将包里的钱丢向路边,趁乱跑出了车子。郑伯宏得到消息以后,下令如果发现韩彩衣与共党有染就格杀勿论。

韩彩衣来到小童的住处,钱之风死了,军统的人误以为是韩彩衣的功劳,于是如她所愿,军统交给了她一份脱离证明。但是彩衣不接受这种方式,于是漠然的离开。

钱之风和江汉城两人闲聊谈起三民主义,钱之风提出民生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一对好兄弟,而所谓的耕者有其田,国民党根本没有在做。钱之风拿出了一张孩子的照片,问他如果这个孩子死了,你会有什么感觉,江汉城说和四万万的同胞比起来,这不算什么。钱之风告诉江汉城这是你的儿子,韩彩衣给他起的名字叫思成。钱之风的话,钱之风的质问,像一个个炸弹砸在了自己的心头,江汉城拿着自己儿子的照片,久久未语。

韩彩衣乔装打扮,躲开了搜查自己的人,正当彩衣走投无路的时候,小常和他接上了头。老谭为钱之风的死自责,但是韩彩衣笑着说钱之风很喜欢这一年过的很幸福,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钱之风一直不肯离开,因为共产党一直没有放弃他。

此时的韩彩衣将那本《三民主义》送到谭从武的手中,谭从武代表共产党向韩彩衣表示感谢,更邀请她带着孩子到根据地看看。钱之风的愿望就是带着彩衣和儿子去根据地健康快乐的长大,过完一生。彩衣听得泪流满面。

1941年1月6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四军军部及直属部队九千余人,在皖南泾县茂林地区遭到国民党军突然袭击,面对十倍之敌,新四军坚持激战七昼夜,终至弹尽粮绝,除两千人突围外,大部被俘获牺牲。消息传出,举国震惊。

钱之风真想看看未来的中国会是什么样的,但是恐怕没有机会了。所有人都在关心新四军的命运的时候,韩彩衣睹物思人。


提示:推荐使用BitComet、Utorrent、QQ旋风、迅雷下载。喜欢在线看的朋友可以把种子上传到百度网盘、115网盘,离线下载完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看。

无名者电视剧全集剧情介绍 无名者1-38集至大结局剧情介绍:等您坐沙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