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阴风阵阵:冥婚夫君求放过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戏言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我躺在床上,眼前一片黑,全身无法动弹,而一个男人…嗯…男鬼,正压在我的身上,他冰凉无温的手从我的脖颈一路往下,牙齿啃咬着我的肩头。耳边,是他低沉,魅惑的嗓音:“你是我的…你逃不掉的。”我因害怕而全身颤抖,清晰感觉到双腿那有一股刺痛,他没有丝毫温柔的就挺了进来,我眼泪四溅,呜呜的哭着,但没能换来他对我的怜惜,他折磨我更甚…这一个春梦,我已经做了整整两年了。,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我躺在床上,眼前一片黑,全身无法动弹,而一个男人…嗯…男鬼,正压在我的身上,他冰凉无温的手从我的脖颈一路往下,牙齿啃咬着我的肩头。耳边,是他低沉,魅惑的嗓音:“你是我的…你逃不掉的。”我因害怕而全身颤抖,清晰感觉到双腿那有一股刺痛,他没有丝毫温柔的就挺了进来,我眼泪四溅,呜呜的哭着,但没能换来他对我的怜惜,他折磨我更甚…这一个春梦,我已经做了整整两年了。

精彩章节

我躺在床上,眼前一片黑,全身无法动弹,而一个男人…嗯…男鬼,正压在我的身上,他冰凉无温的手从我的脖颈一路往下,牙齿啃咬着我的肩头。

耳边,是他低沉,魅惑的嗓音:“你是我的…你逃不掉的。”

我因害怕而全身颤抖,清晰感觉到双腿那有一股刺痛,他没有丝毫温柔的就挺了进来,我眼泪四溅,呜呜的哭着,但没能换来他对我的怜惜,他折磨我更甚…

一整晚,他带着我游荡在迷乱的海洋中,我浮浮沉沉不知如何是好,到最后一刻,我只能紧紧的攀住他的肩膀,以此来自我救赎。

——

这一个春梦,我已经做了整整两年了。

我不知道我亲生爸妈是谁,自我懂事开始,我就一直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而收养我的人是小山村里普渡寺的一位主持,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位师兄。

但我师父把我和师兄养大,不是靠的香火钱。

师父有一身的本事,因我是女孩,他不愿意教我,只让师兄得了他的真传,不过我跟师兄自小亲,我学了一点皮毛。

师父因病去世后,养家糊口的重担就压在了师兄的肩上,而我学习成绩好,考上了重点大学,师兄为了能供我上学,他带着我下了山,用他学的本事赚钱。

那天,有个漂亮女人找上门,女人的老公是搞开山工程的,碰到了一座古墓,事情有点邪乎,就想找个风水大师看看,这墓能不能挖。

开价两万,是急事。

但恰巧那天师兄外出不在家,我不想让这两万溜了,就装模作样的跟着漂亮女人去了。

我是修化学的,我相信科学,所谓风水、阴阳八卦之类的,在我看来不过是我师兄为了挣钱糊弄人家的玩意,我才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为了那两万,我拿着罗盘随便比划,又念念咒语什么的,就完事了。

女人特别相信我,指挥着工程队的挖掘机,一铲子下去。

砰砰砰——

顿时,地动山摇,狂风呼啸,灰尘漫天,我根本无法睁开眼。

但这种情况不过十秒,一切归于平静。

刚才铲子下去的地方凹陷了一大块,露出了一座盘桓着九条飞龙的水晶透明棺材,透过棺材,我看见一个长得俊美的男人躺在里面。

隐约间,好像有那么一点熟悉…

突然,男人睁开了眼,他勾着一抹微笑直直的与我对视,掀动唇角,对我说:“你逃不掉!”

我的脊背猛的一寒,拔腿就往山下跑。

自此,那一个春梦,就一直缠绕着我整整两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而且梦中的一切那么真实,但每当我醒来的时候,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下午时分,师兄做完一单活回来,许是他看我魂不守舍的,他担忧的看着我,问我:“师妹,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我最受不了师兄温柔的安慰,一下子没忍住,趴在他的肩膀上哭了好一阵。

等我哭过了,我看着师兄,说:“师兄,我好像…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在师兄疑惑的目光中,我把两年前偷偷跟那女人做生意、遇到男鬼,而且他时常入我梦的事,全部如实交待了,但那春梦部分,我藏着没说。

师兄听完后,他面色铁青,急急问我:“你有没有收他东西?!”

我解开手腕上的手表,把隐藏在里面的一条小红绳露出来,“师兄,这算吗?”

这小红绳是有一次在梦中跟他那啥过后,他戴在我手上的,我醒来之后真的存在,而且无论我怎么解始终没办法拿下来,不想让师兄看见,就买了一个手表戴着掩藏好。

师兄拿了他的各种工具来帮我,却始终没办法摘下。

到最后,他自己都放弃了,叹息着说:“默默,你跟他…结了冥婚了。”

“啊?我怎么就跟他冥婚了,我什么也没做,我就是…”我害怕不已,又拼了命的去想把小红绳给拿下来:“不,师兄,我不要结冥婚,我怎么能嫁给一只鬼呢,而且他还…”

还那么禽兽!

我抓着师兄的手臂,慌乱不已:“师兄,你救救我,我不要跟鬼结婚。”

“默默,你不用担心,既然你收了他的东西,他肯定会来找你的,他敢来,我打得他魂飞魄散,婚约会自动解除。”

师兄说着的时候,我在他的眼底里看到了深深的仇恨,吓得我面色苍白,我是讨厌男鬼缠着我,但魂飞魄散的下场,是不是残忍了点?

我和师兄商定好了对策,晚上才过十点左右,我就准备洗澡睡觉了。

我刚穿好睡衣,连扣子都没来得及扣上,一阵冷冷的风拂过我的脖子,冷得我颤抖了一下,我转身去检查是不是我忘了把窗户关上。

可窗户严严实实,冷风还是不断的灌入。

忽而,一双手穿过我的腋下,正在我女性标志上不停的作弄。

“娘子。”

我一个激灵,立即弹跳开去,看见了他。

他好像不太高兴,皱着眉头看我:“娘子,你生气了吗?为夫刚才有点事耽搁了,忙完就过来看你了。”

看着他朝着我越走越近,我惊恐的睁大了双眼,连连后退着步子“你……你……你不要过来。”

直到我的后背靠上了坚硬的墙壁,我再没有了退路。

他一步靠上前,凉凉的手指放在我的脸颊上,不顾我的颤抖,轻轻的抚摸着我,“默默,为夫好好补偿你。”

我看见他的手一挥,我原本还没扣扣子的睡衣就这么碎成了屑,我的双手急忙挡在胸前,颤颤的说:“你能不能放过我,我不认识,更不是你的娘子,还有,你能不能把小红绳解下来,我是人,你是鬼,我们…不合适的。”

突的,他就不高兴了,沉着一张脸,“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戴上我的红绳吗?”

我直直的摇头:“我不知道,但我不想,你看谁喜欢,你就送给她吧,人鬼有别,你不要再缠着我了,免得你犯了戒律,魂飞魄散!”

鬼怪之类的,最怕的就是魂飞魄散不能轮回,我拿这个吓唬他,应该能起一点作用的。

可他,却不在意的笑了笑,看着我:“默默,你不是从来不怕魂飞魄散的,你忘了?”

什么?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悬疑灵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