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女鬼情人狐仙妻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森林小哥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小狐狸偷鸡、迷人,一针毙命。老狐狸屡次报仇,惨遭雷击。救狐仙,得回报,家有仙妻。富贵思新欢,路遇女鬼情人。妻离子散,贫困潦倒,惨死山野。十多年后,儿子在磨难中长大成人。长枪打天下,宝剑震鬼魂。行正道,累积功德,剑劈功德山,母子得团圆。,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小狐狸偷鸡、迷人,一针毙命。老狐狸屡次报仇,惨遭雷击。救狐仙,得回报,家有仙妻。富贵思新欢,路遇女鬼情人。妻离子散,贫困潦倒,惨死山野。十多年后,儿子在磨难中长大成人。长枪打天下,宝剑震鬼魂。行正道,累积功德,剑劈功德山,母子得团圆。

精彩章节

东厢山的山脚下,有一个小小的村落,叫杨家屯。全屯只有一百多户人家,前街最东头住着一户人家。

家中,共有三口人。主人姓凃,家族中排行老三,屯里人都叫他老凃三。另外还有一个瘫巴媳妇,和一个十岁大的儿子。

一个残秋的晚上,老凃山家突然闯进来一个狗一样的怪物,搅得他家一夜没得安宁。这怪物究竟是什么呢?本故事就从这天夜里开始讲起。

北方冬早,残秋未了,这里便下起了小雪。这天儿嘎冷嘎冷的,尤其是早晚,那小北风一溜,嗖嗖的,像剃刀似的,刮哪哪痛!

老凃三坐在热乎乎的炕头上,两脚塞到被子里,趴着窗户向外看了看,见外面风雪交加,嘴里不住地唠叨着:“这是什么天气呀?还没立冬,就飘雪花,这可咋整!”

老伴放下手中的针线活,看了看孩子,催促道:

“赶紧下炕啊,孩子都困了。到外面把鸡堂子门挡上,再看看猪窝里有没有草。没有草就扔一点,别把猪嘎子冻出病来。完事了也就静心了,冷飕飕的早点睡觉,往那一坐,光念诵就是懒的动窝儿!”

老凃三一边向炕沿前挪动着身子,一边唠叨着:“这就去,这就去。这个穷家什么事都得指着我。唉,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老伴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有能耐你就离开这个家,什么也不指着你了!”

老涂三坐在炕沿上,一边穿着鞋子,一边说道:“走,这就走,走了就总也不回来了。”

老伴拍了拍手道:“我的妈呀!你吓唬谁呢?你要是走了,我给你烧一马车高香!”

老凃三哼了一声,撇嘴说道:“还烧高香呢,我要是走了,你们娘俩儿就得喝西北风去。”

老伴刚想回敬他几句,话未出口,忽听鸡窝里的鸡“嘎嘎”地叫了起来,老伴惊叫道:“不好,可能是老黄偷小鸡儿来了!”

凃瘫巴趴在窗台上,又拍窗又吆喝。

老涂三这回可急了,一只鞋子还没穿上,拖拉着鞋子往外就跑。跑到灶坑前,拿起了一根烧火棍子,一边跑,一边“咳咳”的吆喝着。

老涂三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叫凃大利,一听说黄鼠狼偷鸡,他“噌”的一下跳到地上,拾起一个大棍子,光着脚丫子也跟着往外面跑。

天气阴沉,刚一出屋,看哪都是一团黑。但毕竟是在自家的院子里,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到鸡窝。

爷俩来到鸡窝鸡窝前,对着鸡窝里喊了几嗓子,那小鸡子仍是“嘎嘎”的叫个不停。

老涂三用烧火棍子朝里面捅了几下,可那小鸡子仍然惊叫不止,他趴在鸡架门口探头向里看了看,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他心里纳闷:“这黄鼠狼怎么不怕人呢?”

这时,凃大力突然叫道:“爸!爸!鸡窝下面有个东西!”

原来这鸡窝共分两层,上面是鸡窝,中间隔着一排木棒子,距离一寸多宽,用来向下掉鸡粪。

老凃三蹲下身子,探头向里面看去,只见一只狗一样的东西,正在叼着一只鸡大腿,拼命的往下拽,眼睛幽光闪闪,看上去就有点邪魔的味道。

情急之下,老涂三哪管这些,抡起烧火棍子照着那物就打了两棍子。

那动物把身子一扭,蓦地转过身子,“嗷”的叫了一声,箭一般的窜了出来,老凃三举起烧火棍子刚要打,那东西极为灵敏,“刺溜”的一下,从他裆下逃跑了。

后面还站着他的儿子凃大利,见那动物跑到自己脚下,抡起棍子就打,嘴里骂着:“你这个畜生,削你娘的!削你娘的!”

“砰砰”两声,两棍子都打在那动物的腰上,只见那动物一塌腰,尾巴向上一翘,放了一个臭屁,又喷射出一注尿液。

登时四周尽是骚臭的气味。一入鼻孔,令人作呕,就在凃大利呆愣之时,那动物拖着一条长尾巴飞快地向大门口跑去。

凃大利手舞着大棍子,兴奋地叫道:“爸,爸,我两棍子都打上了,把那大狗打的直穿尿儿!”

老凃三望着消失的背影,直愣愣地站在那里,心里暗道:“这哪是狗啊,分明就是一只野狐狸。”

老伴是个下肢瘫痪的人,人们都叫她“涂瘫巴”。

身体多病,平时总爱遭点邪魔,可今天偏偏打的正是一只狐狸,因而有些后悔,心里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可儿子却不知道这件事,仍在挥舞大棍子不住地呼喊,老凃三怒叱道:“别在这儿咋咋呼呼的,光着个大脚丫子,冻不冻脚?赶紧回屋去!”

凃大利回到屋子里,老凃三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本想看看这狐狸跑了没有,可心里咋想咋怕,刚到大门口就跑了回来。

着急忙慌的关上了鸡舍的门,惶恐地的跑进了屋子里。

凃大利正在母亲的面前炫耀自己的能耐,比比划划,讲得绘声绘色。

凃瘫巴听得正起劲,突然感到腰像针扎似的疼了一下,她“哎呦“的叫了一声,道:“我也没动窝儿,怎么腰还扭了一下,这疼!”

老凃三也没多想,逗道:“你看看,挺大一个人,放个屁,把腰还掰了。”

“不行,不行,我的腰越来越疼。”说完凃瘫巴竟然咿咿地哭了起来。

老凃三道:“挺大个人哭啥呀?来,我给你揉揉。”说话间把手伸到老伴的身前。

凃瘫巴把小嘴儿一撇,喝道:“拿机巴一边子去!”

蓦地把手探出,“啪”的一下,正好打在老涂三的手背上,如同电击一般,火辣辣的疼痛。

老涂三急忙缩回手来,抖手叫痛,骂道:“你这老该死的!你用什么玩艺打的?怎么这么疼啊?”

凃大利在一旁嘿嘿笑道:“我妈今儿个怎么了?还敢打我爸,可真厉害!”

凃瘫巴盘着腿,把屁股一颠,颠起一尺多高,指着涂大利骂道:“你这个小王八羔子也不是什么好玩艺,你打我打的最狠!”说完腾的一下,居然站了起来。

老凃三知道老伴这是让狐狸给迷上了,赶忙上前安慰:

“我不知到您是哪路的大仙,请坐下来说话,我家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请多多原谅,我先给你赔罪,再慢慢地补偿给你!”

凃瘫巴怒道:“拿个屁补偿?看看你这个穷家,一进屋四个旮旯,穷的是屁股挂铃铛,叮当响,还补偿呢?我一脚踢死你得了!”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