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废柴倾城:狂妃训邪王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七月花染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她乃北冥国闻名遐迩的丑女废物,遭未婚夫打死。凤眸再睁,一朝重生,从此翻手云,负手雨。废物?先天晶石前引凤凰出世,一手斗气,一手火术,乃惊世奇才。丑女?眼角伤疤消失,红莲为印,倾城容貌,魅惑众生。身负凰命,阴阳命格,易成死相。自重生便落入算计,步步成劫,九死一生。他乃天外天王者,却身中剧毒,遇见她,失了心,成了魔。不顾她容颜丑陋,执意要娶。三年之约,他重聘迎娶,成就她最好的盛世。且看他们如何强强联手,共登龙凤之位!,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她乃北冥国闻名遐迩的丑女废物,遭未婚夫打死。凤眸再睁,一朝重生,从此翻手云,负手雨。废物?先天晶石前引凤凰出世,一手斗气,一手火术,乃惊世奇才。丑女?眼角伤疤消失,红莲为印,倾城容貌,魅惑众生。身负凰命,阴阳命格,易成死相。自重生便落入算计,步步成劫,九死一生。他乃天外天王者,却身中剧毒,遇见她,失了心,成了魔。不顾她容颜丑陋,执意要娶。三年之约,他重聘迎娶,成就她最好的盛世。且看他们如何强强联手,共登龙凤之位!

精彩章节

北冥国,常安东街。

毒辣的日头高高挂起,街道两旁聚集诸多看热闹的人,他们交头接耳,指指点点,言语间尽是嘲讽与恶意。

“这不是卿家那位嫡系四小姐吗?”

“可不就是她,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还想勾引太子。”

“不仅是个废物,丑女,居然还做出这般不知廉耻之事,真真是辱没卿家百年世家的名声。”

……

闻言,看热闹的人止不住发出声声叹息。

卿家乃北冥国四大家族之一,百年基业,底蕴浑厚,当今老族长卿颐的斗气在北冥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北冥皇族也得人敬三分,偏生出了卿云歌这个废物,令卿家一再蒙羞。

嘈杂的声音将卿云歌吵醒,脑袋伴随着嗡鸣一阵刺痛,脑海中钻进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记忆过于深沉负面,如同千万根细针扎进脑袋,导致她苍白的唇瓣溢出一声痛苦的呜咽。

卿云歌蓦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木笼以及身着奇装异服的人群,她眉头不禁蹙起,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眼眸往下,打量自己,她穿着只能用风尘女子四字来形容。

一层薄薄的红纱罩在身上,玲珑白皙身躯若隐若现,雪白与大红搭配的视觉震撼让人双目凸出,喉咙上下滑动。

而可笑的是,使得红纱不透的地方,竟是她被打过后,流出的鲜血结成了暗红色,遮掩住了身躯的白。

卿云歌想要用手遮掩住面前的身躯,岂料手只是挪动一下,五脏六腑一阵剧痛蔓延到四肢百骸,让她脸色一白,气息紊乱,无力的靠在囚车上。

炸裂般的剧痛让卿云歌脑意识越发清晰,眸子警戒的盯着陌生的景象,默然梳理着脑袋里那段属于本尊的记忆。

卿云歌,卿家嫡系,排行第四,百日宴德高望重的尊者测算出她命带凤格,北冥皇当场废其旧名,赐她上古帝王所唱《卿云歌》为名,并在未定太子前,封她为太子妃,卿云歌三字等同太子妃封号。

三岁,试炼石前测出先天灵体,天宗预言,她可达紫尊之境,人人颂她为惊世之才,卿云歌之名远扬八国。

然而,五岁那年,卿家遭人袭击,父母丧命,灵脉被毁,再无法将灵气化为灵能,先天灵体无灵能蕴养形同虚无,一夕间惊世之才沦为废物,左眼角也因大火留下丑陋的疤痕,被人称为丑女,世人皆道她不配卿云歌之名。

而为何会沦落到衣衫不整,重伤丧命的地步,据本尊记忆所知,此事与她那貌若天仙,想攀龙附凤的庶姐脱不了干系。

昨日是卿家现任家主寿辰,太子留宿卿家,卿蓁将她迷晕,打扮风尘送进太子房中,太子一怒之下,将她打成重伤,家主为给太子一个交代,在家主夫人的提议下,决定把她关在囚车里游街示众。

突然,卿云歌脑海中浮现出自己死前的那一幕。

小岛爆炸,她亲眼见到师傅让她们姐妹守护的东西,碎成了渣子,玉色流光如南海之滨尽头的银河星幕,美得晃眼。

之后,身处爆炸范围内的她,也碎成了渣子。

而不知卿云歌本尊受伤到死亡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让她捡了个便宜,不仅没死,还在异世重生了!

囚车从常安东街游到常安西街,难听的谩骂、讥讽不绝于耳,人人称她为荡妇,忿忿不平的人拿起蔬菜、鸡蛋,甚至是石头,不客气的往她身上招呼,黏稠的蛋液从头上流下,滴落到那层红纱上,蛋腥味和凝固的血腥味交织在一起,异常难闻。

囚车在西街停下,领头的是卿家执法堂之人,而此人正是家主夫人一手提携,他将囚车停在西街一条小巷后,立即领着人丢下卿云歌离去。

卿家的人散去,看热闹的百姓堵在巷子口,继续对卿云歌指指点点。

光线被挡住,阴影笼罩而下。

卿云歌眼睑扇动,黑眸沉如古潭,强忍着五脏六腑的剧痛,将囚车上的锁链除掉,打开囚车的门艰难的钻了出去,每一个动作扯动着她的伤口,让已经被凝血结上的伤口再次裂开,鲜血不断往外冒,将红纱染成了朱砂般的红,妖冶如忘川盛开的彼岸花。

“四妹,平日里我还道你矜持端庄,不曾想竟也做的出投怀送抱的丑事来。”一道清脆如铃的声音穿过人群,落入卿云歌耳中。

只见散开的人群里,卿蓁一袭雪白的天蚕衣缓缓走来,步履生花,缥缈出尘,她面容生得极具仙气,一颦一笑似九重天仙女落凡尘,不食烟火,又似雪山之巅一抹雪莲,高不可攀。

卿云歌扶着囚车默不作声,试图引导着自己体内异能将五脏六腑游走一遍,减轻自己的痛苦,却不想前世只差一步到巅峰的火行术,在这具身体里只剩下真火之种,以及一簇堪堪欲灭的小火苗!

卿云歌怒,苦修二十载,一遭归于零!

反观卿蓁,见卿云歌抬不起头来,说得越发起劲,借着教育卿云歌的名义,字字句句不离难听之词,生怕卿云歌无法臭名远扬。

“你看你这身衣服与赤身裸体有何区别,尽学些风尘女子的招数,这般不得体的衣着竟还没羞没躁的站在此处任人观赏,你就那么想当个万夫所指的风尘女?”说着卿蓁的手不老实的用力戳在卿云歌身上。

卿蓁的手,故意绕到着卿云歌后背,抓住红纱轻轻一扯,轻薄的纱衣被拉烂,卿云歌光洁的后背暴露在空气红,身前的红纱亦是往下滑,露出圆润的肩头,与漂亮锁骨。

“呀!”卿蓁惊恐的声音响起,手忙脚乱的将扯掉的红纱覆在卿云歌背上,装模作样的关切,而关心中又夹杂着侮辱,“四妹,你就算是想要太子方便脱掉你的衣衫,也不该用这种低劣料子的纱衣啊,穿在身上多不舒服。”

看热闹的人群中响起层层唏嘘,辱骂声翻江倒海的朝卿云歌扑来。

“下作女,不要脸的臭婊、子。”

“我看她就适合去青楼里卖。”

“不过那副模样白送到床上都没人要吧。”

话音落,众人大笑起来。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