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金棺冥嫁:鬼夫莫回头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陌若兮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相恋三年的男朋友带我回家,竟然留下一个玩具娃娃晚上陪我睡觉。当天晚上,我便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个男人强行和我做了羞羞的事。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我以为那是男友,可是他看到床上的那抹红,发疯似地要赶我走。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相恋三年的男朋友带我回家,竟然留下一个玩具娃娃晚上陪我睡觉。当天晚上,我便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个男人强行和我做了羞羞的事。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我以为那是男友,可是他看到床上的那抹红,发疯似地要赶我走。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精彩章节

嘴唇笨拙地在我的耳朵上试探地亲了一下,冰冷的呼吸让我禁不住轻轻抽了一下肩膀,从鼻孔里轻声哼道:“李正,别闹。”

对方似乎愣了一下,凉凉的牙齿咬着我的耳垂没有动,尖尖的牙齿似乎点在某个穴位上,我只觉得一股又酥又麻,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忍不住又哼了一声。

“让你留下来陪我,你还怕你妈不同意,怎么现在又偷跑来了?”我用梦呓一般的声音对身后的那人道。

“我只有晚上才能出现呀。”耳畔传来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有些生硬,和李正平时说话的声音也有些不同,也许是因为他也和我一样紧张的缘故。

说话的时候,吐出来的气息直向我的耳朵里钻,男人特有气味充斥在我的鼻间,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软了,伸手从手面捉住他的手,轻轻拉到自己身前,环在我的腰上。

恋爱三年,我们两个不止一次在外面开房过夜,可是他都只敢对我亲亲摸摸,每一次快要到实质性的内容时,他就会停下来,自己跑到厕所里捣弄半天,留下我一个人在床上对着墙发呆。

好姐妹一个个都和自己的男朋友尝了**,知道我和李正还停留在“在门口蹭蹭”的阶段,她们都关心地问我李正是不是有问题,怎么到了那种地步还能忍得住。

如果不是从厕所的门缝里看到李正的手要套弄很长时间才发出舒畅的低吼声,我也会认为他不正常,可是每次我们抱在一起,他那里顶在我的肚子上,就好像麦克风一样又粗又硬,我知道他不但没有问题,而且比一般男人似乎还要厉害一些。

听到我这么说,好姐妹都说李正一定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这是想要把我们的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呢,这样的男人一定会对自己的女人负责的,都劝我尽早把他拿下,免得夜长梦多。

我也想呀,我是正常的女孩子,每次被他给撩得全身火热然后又被扔到一边,等待自己身体慢慢凉下来的过程别提多难受了,又不想有手解决,怕把那层膜弄破,只好等待机会了。

寒假李正说他父母他带我回家,我觉得见了父母,他一定会放下包袱,对我发动进攻了吧,想不到他们竟然要我去他们家老宅子里住。

按他们家的说法,在他们这里,没过门的媳妇不能在婆家过夜,免得被别人说闲话。

老宅子是那种旧时代的深宅大院,不但到处都长满了茂密的草丛和高大的树木,甚至连电都没有通,他们只留给我一盏老式的油灯。

我告诉李正晚上我一个人呆在这里会害怕的,暗示他留下来陪我,可是他妈只看了他一眼,李正便低下头走了。

过了一会,就在我一个人对着油灯发呆的时候,李正又回来了,拿着一个布娃娃,说让它陪着我,我就不会害怕了。

布娃娃有三十公分左右高,做得十分逼真,看起来像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它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就好像人的眼球一样黑白分明,在油灯下闪着光,我有一种被人盯着看得感觉。

我伸手摸了一下,娃娃的头发凉凉滑滑的,和我的头发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要细一些,黄一些,就像三四岁小孩子的发质。

不只是头发,就连皮肤也很有弹性,娃娃身上的衣服,也很像童装店里卖的那种,只是款式有些老。

这是我见过最逼真的娃娃,逼真的让人心里害怕。

李正似乎知道我心里的感觉,告诉我这个娃娃是他从小到大带在身边的,因为是高人做的,所以看起来几乎和真的一样。

想到娃娃上面还有李正的体温,我倒是没有那么害怕了,对他笑道:“既然它是你从小到大的小伙伴,那就让它陪我睡吧,你不要吃醋哦。”

听到我的话,李正的脸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把布娃娃丢下就要离开。我幽怨地拉着他想留下他,想不到门外传来一声咳嗽,他便逃也似的开门走了。

那咳嗽声是李正他妈的,我真不明白了,难道她怕我吃了她儿子?还在外面偷听我们说话。

我心里有些忐忑起来,以后如果要和这样一个婆婆住在一起,那日子怎么过?

谁能想到我第一次在男朋友家过夜,竟然是一个布娃娃陪着我。

不过说来奇怪,在床上抱着布娃娃以后便感到很踏实,很快就睡着了,连平时上床以后必定要玩的手机都没玩,而且一觉醒来便天亮了。

睡梦里,似乎有一个男人拥着我一般,他的怀抱宽厚温暖,让我感觉到说不出的舒服。

早晨起来看着布娃娃,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布娃娃陪了我三夜,今天晚上李正终于忍不住跑来了,我得意地在心底一笑,看来今天晚上他是不准备放过我了。

双臂抱着我,身体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一根东西紧紧顶着。

李正那里似乎比平常还大了一些,而且不像以前那么火热,像他的手一样凉凉的,不知道这家伙偷跑来的时候,身上有没有穿衣服。

动作十分生疏,也许是因为紧张的缘故,不像以前那样轻车熟路,他的嘴巴在我耳朵周围轻轻吸啜着,十分小心,就好像怕弄疼了我一样。

手却是静静地放在那里,不像以前在我身上游弋。

我被他亲得身体微微有些发热,很想他抚摸自己的身体,可是他傻傻的不知道快点行动,只好再次抓住他的手,引领着他顺着自己的肚子向上滑去。

终于,他的手按在了我胸前的那一对浑圆上,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呼吸瞬间加重了许多,头也埋在了我的脖子里,湿湿的唇在我的颏下啜了一口,我侧过头去,张嘴咬住了他的唇。

李正的动作变得有力了许多,张嘴把我的嘴巴含住了,舌头撬开我的双唇伸了进来,直接游进了我的嘴巴里,贪婪地吮吸着。

我从喉里嗯了一声,身体缓缓转了过来,让我们两个的身体贴合得更紧密一些,手也伸到他的背后,轻轻抚摸着他坚实的身体。

李正一开始还不敢用力捏我的胸,现在似乎受到我的鼓励,手指用力了一些,酥麻感就好像潮水一样开始在我身体里涌动。

我早就准备好把自己交给他了,而且以前虽然没有进入到最后一步,前面的工作可是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也没有那么害羞,便伸腿搭在了他的腰上。

我的腿一张开,本来顶在肚子上的某个东西便滑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冷冷硬硬,划过了那里,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爽电得我全身一阵颤抖,手和腿同时用力,紧紧抱住了他。

他也是无法遏制自己了,低吼一声,腰部向前一挺,我只觉得下面一疼,我们两个的身体便没有一点缝隙地结合在了一起。

没有她们说的那么痛,因为随之而来的快感很快就把那点不适淹没了。

李正就好像战场上勇往直前的将军,一次次向我的身体发起冲锋,而我却是一次次接纳着他,迎合着他。

良久以后,在我不知道多少次从高峰来到谷底,又从谷底奔上高峰以后,他终于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虚脱了,第一次,我就体会到了好姐妹说的做女人的幸福。

满足地抱着李正,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前,沉沉地睡了过去。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悬疑灵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