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余生爱你尽悲欢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二爷媳妇儿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林婉白的整个青春年华,都在暗恋江辰希中度过。她带着对他炙热的爱恋,步入了江辰希编制的网。整整七年低如尘埃卑微,换不来转瞬即逝的柔情。江辰希娶她不过是权谋,为了让她心碎让她疯魔。,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林婉白的整个青春年华,都在暗恋江辰希中度过。她带着对他炙热的爱恋,步入了江辰希编制的网。整整七年低如尘埃卑微,换不来转瞬即逝的柔情。江辰希娶她不过是权谋,为了让她心碎让她疯魔。

精彩章节

  林婉白苍白的唇颤抖着道:“我最痛恨的,就是这颗不属于自己的心脏。”

  江辰希冷笑着说:“没有这颗心脏,你以为我会娶你?”

  是啊,这颗在林婉白心房肆意跳动的心脏,是她谋得婚姻,得以与他相处一处的唯一凭仗……

  可是她累了,罢了……罢了,他不就是喜欢这颗不属于自己的心吗,左右一条命,还给他就是了。

  江辰希……她真的爱不起他了……

  ……

  窗外车水马龙,霓虹灯闪烁。

  林婉白的手不停的颤抖着,手中的物体掉到地上,发出细微的声响,她却有些颓然的滑落在地。

  鲜艳刺红的两条杠,灼痛了林婉白水润的眸子。

  整整七年的婚姻,她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这段岁月太长,长到她以为这辈子,自己都不会有成为一个母亲的机会。

  所以她像个贼一样,在所有的避|孕|套上小心翼翼的扎上针孔,终于在六个月后的现在。

  被她得逞了……

  林婉白张大嘴,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努力抑制住自己眼眶中的泪水。

  求仁得仁,她本该高兴的不是吗?只是欣喜只持续了那么短短几秒,一股洪大的绝望席卷上了她的整个心房。

  林婉白清楚的知道,江辰希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生下这个孩子的,因为他恨她,恨她把他最爱人的心脏拿走了,恨到想将她生吞活剥。

  时钟一点点的滑过午夜,在十二点响起清脆的布谷鸟声。

  窗口处传来了熟悉的汽车引擎声,让她原先有些僵直的身子略微动了动。

  林婉白将验孕棒扔进抽水马桶里冲掉,克制住自己的晕眩,扶着墙让自己一点点的站起身子。

  说,还是不说?

  滴答,滴答,在秒针响了七十二下的时候,玄关处响起了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这一刻宛若有一只手,狠狠的揪紧了她的心脏。

  她爱他至深,却也被伤的鲜血淋漓。

  “你回来啦……我……我去给你拿杯牛奶醒酒?”

  林婉白的双手拧巴成十个白玉小结,说话磕磕绊绊的,可一双眼还是抑制不住的往江辰希身上瞟过去。

  “过来!”江辰希答非所问,有些荫翳的看着她。

  她站在原地有些踯躅,江辰希每每来找她,都带着弥散不去的酒意。

  林宛白料想到接下来的事情,而不敢有所动作。

  迟迟不愿上前的林婉白,惹怒了江辰希,他一把拽过林婉白,手在她的心脏处轻放了片刻。便扯开了她单薄的衣襟,脆弱的纽扣掉在地上,发出轻微的脆响。

  这样的江辰希最为恐怖,他不由分说的扯掉了她的裙子,在这样寒凉的夜里,林婉白瞬间光裸。

  江辰希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不顾林婉白的挣扎,后入了林婉白的身体。

  肢体交缠,发出水渍的响声,江辰希嘲笑的声音在林婉白耳边响起:“拿牛奶给我醒酒?!装什么贤惠,我哪敢劳林大小姐大架,免得累坏了您,也挖走了我的心脏。”

  林婉白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的干干净净,死死的咬着唇,不敢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手术前,她不知道赵玟蔓是江辰希爱若至宝的那个她,也从不曾想过赵玟蔓会死于车祸,所有的一切如同讽刺般巧合。

  赵玟蔓的车祸死亡,而她,需要一颗心脏来救命……

  不过如是。

  林婉白的双手死死的握紧,指尖掐入掌心带出殷红的血迹。

  胃里的恶心感越来越浓,林婉白忍的呼吸都加深了几分,额头竟隐隐冒出了细汗。

  肚子里的小家伙,真是让人无法忽视呢。

  这是他们两个的骨血,也是她绝望中的救赎。

  有没有一星半点的可能……江辰希,会让她生下这个孩子?

  林婉白咬住有些干涩的唇,将胃里的不适又压了回去,江辰希抽离以后,她也不捡起地上的衣服,只是转身看着江辰希。

  “装什么可怜,当初费尽心机的嫁给我,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江辰希冷笑。

  林宛白看着他对自己露出嫌恶的表情,看着他居高临下的神情,看着他转身走入了浴室……

  他那双令自己迷恋不已的眸子里,对她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温情。

  林婉白的心里一片荒芜。

  江辰希冲了个澡,粗粗的围上浴巾,占据了大半个床,就如同这七年间他所做过的那样,无视着身侧的女人。

  林婉白将身子蜷缩起来,缩成小小的一团,小心翼翼的躲在墙角。

  江辰希体热,向来喜欢盖薄被,向来体寒的她,冷的瑟瑟发抖,却不敢向那暖源探去。

  胃里的恶心感强烈到无法忽视,她咽了咽唾沫强逼自己压下去,眨了眨干涩的眼睛,默默地看着江辰希。

  “江辰希……”她的声音卑微到令人心悸:“要是没有赵玟蔓的这颗心脏,你……你会不会对我好点?”

  她想问他有没有喜欢过自己,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林婉白不敢问,怕得到的答案是她所承受不起。

  她知道,江辰希有多恨她。

  所以她不敢奢求爱情。

  这么多年来,她只需要他回答一个“会”字。

  她就能继续欺骗自己,江辰希是爱着她的。

  他看向林婉白的神情,冰冷的如同千古不化的寒冰:“于我而言,你不过是个装着玟蔓心脏的容器罢了。”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总裁豪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