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辣妻别惹火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香雪海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胆小的女子,无意中穿越了。附身在鼎鼎大名的女天师身上。一睁眼就面临着要让人先奸再奸再杀的下场。盛名所累,叫她画符,她不懂,叫她念咒,她不懂,叫她捉妖,她跑得比谁都快。叫她看相,左右不分。碍于这是生活所有的来源,又不得不做样子。肖猪的嫁肖狗的:不好,这不是猪狗不如吗? 什么,属鸡啊,不能成亲,会闹个鸡犬不宁。和狗也不能,鸡飞狗跳啊。 经常失效的什么法术,让她疲于奔命四处逃窜,让色妖追着跑。 明明就是死对头,妖怪反过来帮她抓妖,她叹,妖也有好妖。就是太好色了点,帮帮忙都要付点代价。 可怜的她,惨得天无人道,身

小说简介

胆小的女子,无意中穿越了。附身在鼎鼎大名的女天师身上。一睁眼就面临着要让人先奸再奸再杀的下场。盛名所累,叫她画符,她不懂,叫她念咒,她不懂,叫她捉妖,她跑得比谁都快。叫她看相,左右不分。碍于这是生活所有的来源,又不得不做样子。肖猪的嫁肖狗的:不好,这不是猪狗不如吗? 什么,属鸡啊,不能成亲,会闹个鸡犬不宁。和狗也不能,鸡飞狗跳啊。 经常失效的什么法术,让她疲于奔命四处逃窜,让色妖追着跑。 明明就是死对头,妖怪反过来帮她抓妖,她叹,妖也有好妖。就是太好色了点,帮帮忙都要付点代价。 可怜的她,惨得天无人道,身

精彩章节

头好痛啊,摔在那个角落了吗?

她参加那个什么自助野外旅游,很好,她自驾着小型的跳伞,在天空中荡啊,荡啊。

好舒服啊,要是有人看到,必会抬朝会心一笑。

她却想哭,呜,没有路啊,茫茫林海中,

这到处是森林,路在何方啊,不得不承认一个错误,她是路痴。

她想信,她发神经,她来参加这个什么活动,那个死木子存心是想霸占她的电脑,纵勇她去。

想想,她二十四岁了,二个本命年了,还是单身一个人。

好吧,她是宅女,她承认。

她嫁不出去了,于是,三个臭皮匠就合在一起出计。

月亮:“你去吧,要出去走走,亚马逊啊,非州啊,黄土高坡啊,越远越好。”

黑线浮上她的脸:“你巴不得我回不来了吗?”

某人窃笑中:“我可没有说,你要承认就承认。”其实不要回来了更好。

“真的要去吗?”她不知道。

木子翻翻白眼:“你要再在家里呆着,你一辈子就不用嫁人了,而且,你一天就写写言情小说,你也不累吗?你要多出去走走,多出去看看,才能写出让人喜欢的小说。正好了,有一个热带雨林的自助旅行,你去参加。”

“热带雨林在那里?”她迷糊地问。

“看看,你一个生活白痴了,还问我热带雨林在那里,不是说热带雨林吗?就是在热带啊。你也不用怕迷糊,山上只有山路。”她很热心地说着,猫眼还不舍地看着她被迫关机的电脑。肖想很久了。

月亮吐口气:“受不了你们,山上不是山路还是大理石路吗?”二个一样笨。

依依还是想不通啊:“为什么要到森林里去?你们觉得我一个女的,去,合适吗?”

“笨蛋。”月亮吼起来:“因为这些旅游女的不会去,所以,全是男的啊,让你挑个够还不行吗?难道你真不想嫁了。”

她掏掏耳朵:“你凶什么凶,我搞流行不成吗?不嫁了不成吗?我包养一个不行吗?”

木子大笑色色地建议:“为什么要一个,要包就包二个,一个自已玩,一个大家轮着玩。”

无语、、、、、色女当道。

“你别忘了,过了本命年就难再嫁出去了。”月亮凉凉地提醒。

“谁说的?”她怎么没听过。

月亮优雅地弹弹指甲:“古人说的,不然我怎么说得出来。你不信吗?”

依依点头:“我信啊,你会算命啊,我这个月是不是桃花很旺啊。”可爱的脸上,桃花朵朵开。

她是参加了,可是,没有兴致,每个男人都想和她一组。

她很婉转地拒绝,不是她害羞,欲哭无泪,为什么大多都是除了牙齿白外,都黑黑的。

宁愿飘一飘就回去,然后,迷路了。吊死在降落伞上,任它爱去那就去那,它是主人。

唉吊着好累,她也不会降,没办法,四处找找,可怜的只找到一把指甲刀,慢慢地剪,回去要哭泣一下,她何等的惨啊。

不仅没有什么‘外遇’还吓到了,那些黑男展示着他们的裸胸,是在勾引她吧,呜,她实在受不了,好可怕啊。

然后,她掉了下来,好痛,痛得没有知觉。

现在是醒过来了吗?怎么变得黑黑的,听说天黑之后有鬼的,她虽然是二十一世纪的人,知道什么叫做科学,但是,不要怪她啊,一到晚上,她就迷信,总得平衡着点,她晚上怕鬼。

好痛,她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已的手脚被绑住了。

天啊,连衣服也不同,为什么会是这长长的,她记得她穿的是短短的牛仔裤,就是想展示她的长脚啊,竟然是长长的,好你还蛮多的。

“抓到了,抓到了。”有人呼呼地大叫着,然后,好多人,不,确切来说,不知是什么东西,头上好像长角一样,身上还披着长衣。手里拿着火把:“抓到了,抓到了这个天女。”

说的是她吗?他们的眼睛都看着她。让她觉得怪怪的:“你们是不是在拍戏。”不知有没有她喜欢的明星。

呼叫停了下来,有人不解地抓着脸看她。

她甜甜一笑:“你好,我叫依依,欢笑的笑,爱笑的笑,二个字合在一起。就是我的名字。”

有‘人’的眉头一皱:“她又在搞什么鬼,是不是又想算计我们。”

“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什么厉害的道术。”

“不管她,把她的嘴巴封住了,她破坏我们白王的好事太多了,还追杀到这里,白王今天一天要开戒,让这个女天师无法再立足。”有人阴沉地看着她。

活像是什么杀父仇人一样,呵呵,真是的,她这么柔弱,怎么敢破坏他们的什么好事呢?“那个,是不是我掉下来的时候,不小心砸坏了你们的东西,我赔钱。”一定赔,不要绑着她,觉得像是原始人一样。不,他们还不像人,呜,呜。

更让他们听不懂了。

“你这个女天师,我白王三番二次上妓院,每次要成就好事,都让你破坏,只要把你杀了,我们白王就不会禁欲那么辛苦了,不过,我们白王倒是想试试你这女天师的味道。”他奸笑地看着她绑着身子,由于什么和什么,所以,胸前显得很伟大,她第一次觉得,做女人‘挺’不好。这绳子一绑,呜,她都不知道,她这般的丰满。

这些‘人’,衣服,相貌,还有说的话,说什么青楼的,她很怀疑啊,她是不是穿越了。

虽然她是写小说的,看过不少,也能接受这些事,不会可怜得左问右问。

但是,为什么笔下的穿越,都是会到宫里的,她也想啊,宫斗,好想啊。

她是谁,别人叫她女天师,她很有礼貌地问:“你们是妖怪吗?”所以,是对立的,对她又怕又恨。那个真正的女天师不会跑了吧,天啊,这烂瘫子怎么就留给了她。

不说还好,一问,那些人都瞪起了脸看她:“把她献给大王,让大王先奸后杀。”

“你们不要吓我啊,我胆子不大的。啊、、、”她尖叫着。

她的身子已经让人抬起往一个洞穴而去,绝对不是唬她的,她手脚不能动,只能尖叫:“我不是女天师啊,你们放了我啊。我只想找一个男朋友而已。”

“能不能一步一步来,先了解,然后再上床啊。不然,我会接受不了的,我思想很传统的。”她大声地叫着。“砰”的一声就让人丢在地上。

“白王,女天师带到,请白王享用。”那些人都笑了起来。

不敢说妖,因为,长得人模人样。

享用?可怕的名词,她觉得自已像五花肉,别看她肉多,那是虚胖,脂肪,不好吃的。

在电视中电影中看过的妖怪大王,都是让人害怕,面容丑陋,她最胆心了,她闭着眼,看也不敢看啊。

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发,让她抬脸看着他,她不看,不看,打死也不看。

白王笑了,冷邪的笑在胸腔中透出:“你这个女天师,三番二次坏我大事,你可知道,我一天不可以没有女人,不把你先杀了,我如何能安享女色。”

呜,好怕啊,不关她事的,这个妖王肯定很恐怖,所以女天师的灵魂跑了。

“那个,最好不要去妓院,会染上花柳病的。”她郁闷,到口的A字头病,怕这妖听不懂,改成了花柳病,她职业病,她写古文写多了。

他哈哈大笑:“原来,你这女天师也有趣,身段儿倒是不错,我忍了三天了,才抓到你,三天啊,三天啊,我三天没碰女人了。”他吼着。

“不是我的错。”她是无辜的。三天很久吗?呜,她不懂男人。

不过,写小说那里没有看过,三天算什么啊,他是什么妖啊,色妖不成,只要母的就会上。

“那我今天就拿你来开戒。”他摸着她的脸:“好滑,倒是比妓女好多了。”

“我不是女天师,你搞错了。”依依好怕啊。

他的手滑下她的胸:“看你以后还敢坏我的好事不。不,你不能了,我要把你先奸后杀。”他狂笑。

依依一咬牙:“我们没有感情,不可以上床的,而且我也没有带钱,一夜情不给你一点什么我心里内疚。”

胸前的手变得僵硬,这个女人,是耍花样吗?绑住了她的手,收了她的桃木剑,符什么的。为抓她,他牺牲了几个手下,把她引到这深山里,使计抓到她。这可费了他不少脑子啊。

“你要上床也可以,能不能变成俊美的少年,这样我也不会受到什么精神刺激,大家留个美好的记忆。”日后不必再相见。她脑子是成团的,她以为,自个还是在写着小说一样。

“刺激,我就让你刺激个够。”他猛地撕着她的衣服:“上床,你说得太好听,我玩完后,就赏给我的手下玩,玩到你死为止,我是什么妖,我就好女色。”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