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极品狂妃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吃土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拓跋凰为完成任务,穿越不同位面,一身兽皮,一根白骨棒,逍遥走异世。比她恶的凶兽,都被她吃了;想打劫她的人,全被她掳光;等等……她那么凶残还有人喜欢?还是暗恋?!不是吧……“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某人宠溺的看着她问。拓跋凰翻了个白眼;“因为你瞎!”,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拓跋凰为完成任务,穿越不同位面,一身兽皮,一根白骨棒,逍遥走异世。比她恶的凶兽,都被她吃了;想打劫她的人,全被她掳光;等等……她那么凶残还有人喜欢?还是暗恋?!不是吧……“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某人宠溺的看着她问。拓跋凰翻了个白眼;“因为你瞎!”

精彩章节

皓月当空,树影婆娑,曼陀山腰有一处温泉名为——上清池,水汽弥漫,美轮美奂,任谁看了都知道这处景色是人间仙境!

这上清池还是落拓大陆修士们的朝圣之地,因为五千年前曼陀天仙女就是在此处飞升仙界,成为骆驼大陆最后的飞升传奇!

每年的八月十五,曼陀山人满为患,武修、道修、魔修、妖修成千上百万的来曼陀山上清池朝圣,可是也只会逗留不足三天的时间就会离开!

落拓历113678年9月15日,距离这一年曼陀朝圣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这天夜里,那沉黑的天际,忽现一道闪电,瞬间到了上清池的上方五米处,紫金色的电龙张牙舞爪,腾空盘旋,霸气威武!

紫色电龙盘扎在上清池的上方五米处,收敛了雷电的能量,要是离此地一里以外是绝对无法发现这里诡异的景象的!而雷电的威能绝对不能小视,否则就是找死!

电龙怒吼连连,腹腔鼓动如球,更是出现诡异的金红色,形成一个诡异的红色怪圆,上面一股一股的,那是一个个的拳印,势要冲破怪圆而出!

诡异的让人惊恐!

紫金色的电龙是天劫的异象,骆驼大陆已有五千年不曾出现了,要是有人看到一定会瞪大了双目,这是有人飞升了?

“轰隆”一声,一道强光不过方圆五米的范围,可是这极亮的光线足以闪瞎钛合金狗眼了,这极亮之后必是极暗,而那红色的怪圆却炸裂开来,变成一个黑洞,并从中跌落下一个人来!

狼狈不堪的身形,像是被什么力量给挤压,弹了出来一般,一头银红的发丝凌乱,血污把发丝凝结成块,狼狈的几乎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容!

她身形消瘦,长及脚踝的银红发丝将她如玉般的肌肤包裹,朦胧绰约的,可以窥见那青丝遮挡下的倾城之姿。

眼看她要狼狈的栽落,却双手如电伸进黑洞抓出来两样东西随手扔进了上清池中!

“草,终于活下来了!牛鼻子老道的阵法还真不靠谱!这是什么地方?”少女青嫩的嗓音里带了几分黯哑,听起来像是渴了太久,她抬起头,犀利的目光打量这处风光!

黑洞消失,红色怪圆消失,紫色电龙消失!

上清池中,一道清丽消瘦的少女身姿,穿戴着野性味道十足的兽皮,带着疲倦,“噗通”一声坐在了上清池中,满身的污渍浑浊了上清池的温泉水!

“真舒坦啊!这洗澡水不错,赶上我山洞的那口热汤子了!管他什么地方,先洗澡再说!”她没有发觉危险,大刺刺的评价上清池,一头扎进了水池中,势必要洗个舒坦才会出来!

少女没有看到的是上清池边的“天仙石蒲团”后,一双探究的双目,同样的犀利,只是此人的目光犀利如剑,而她的目光是犀利中带着狂野,大刀阔斧,野性十足!

“哈哈哈,真舒坦,这池水还有缓解疲劳的作用,好东西,好东西啊!”少女洗干净了自己光溜溜的出来了,纤细的蛮腰,玉白的肌肤吹弹可破,月光下一头银红色的长发滴着水珠,更是撩人心魂!

美,落拓大陆第一美人都比不上此女!

抬头仰望着天上的月亮,她顿时紧皱眉头,伸手打捞起来池底的两样东西,随后又扔进池水中一样,在一手探进另一样兽皮袋子里抓出来两件兽皮,一件裹住了胸前的小馒头,一件裹住了自己是下身,只不过那纤细的小蛮腰和两条笔直修长的玉腿仍旧曝露在空中。

顿时一种清丽中透着几许狂野的妖娆显现出来,石蒲团后的那人呼吸都乱了!

“什么人?”少女爆喝一声,看向石蒲团的方向,那里一道魔影高大挺拔,就那般随意的站着,不看到根本无法注意到这里还有这般的人物!

高手!能一开始就避开她拓拔凰的感知,此人一定是个修炼高手,要不是刚才此人乱了呼吸,她或许就要栽在此人的手中了!

敌不动,我先动!

这一向是拓跋凰的宗旨,她冷喝一声过后,身影一闪,快如鬼魅,她已然行到那魔影的身后,一拳就砸向那人的脑袋。

一道劲风自脑后袭来,那魔影勾唇一笑,眼底浮现一抹兴致来,好敏捷的身手,好有趣的女子!

他侧身一闪,速度更快得犹如鬼魅,瞬间便消失在原地,拓跋凰一拳扑了空,并不诧异,身后,一道陌生的气息袭来——

拓跋凰挑眉,一腔热血被这男子挑了起来,她脚下生风,倏地转了个方向,再出现时已经绕到了那魔影的身后,纤细的手臂如灵蛇般缠上那人的手臂,脚下一勾,便将那男人往后甩去。

魔影眼底闪过一丝赞赏,他方才淬不及防,便被这女子甩到了半空,他反应过来,在半空中一转,稳稳落地。

拓跋凰红唇一挑,露出一抹极美的笑容来,嗜血的笑意在她眼角蔓延开来,这男人很好,引起她的兴趣了,她许久没有这般过瘾的感觉了……

魔影定定的站在拓跋凰面前,鹰眸里带着审视,眼前女子野性十足,清丽妖娆,身手卓绝,实在让人……欣赏。

“专心一点!”拓跋凰冷叱一声,对那男人审视的眼神十分不爽,话音一落,便又攻上。

魔影低低一笑,站在原地不动,在她袭上前时,长臂一伸,猛然揽住了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大掌很是暧昧的,覆在了她的翘臀上。

“手感不错。”魔影邪魅一笑,语带轻挑。

“你的身材,却不如何。”拓跋凰没有扭捏,反而是一拳狠狠砸在了他的胸膛之上,脚下狠狠一踩,腰身一矮,便轻松躲过了他的钳制。

两人退开几步,两两对视着。

“你是什么人?”拓拔凰冷冷的质问,眼角打量身处之地!

美轮美奂充满灵气,安宁的不可思议,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般的安宁了?可是这安宁却危险无比,就像对面看不清容颜的魔影一般!

魔影玩味儿的勾起了嘴角,从闪电出现到紫金色电龙盘扎,再到这个少女掉下来,洗干净,换上新的兽皮,魔影都看的一清二楚!

上清池是无数修士的向往,无人敢占有,更合论有人敢在这里面洗澡?这个女人有意思,一抹戏瑜的光亮在凤目中一闪而逝!

“枭!”简单的一个字,魔影也诧异自己居然轻易的告知一个陌生女人自己的真名!嘴角抽动了一下,冷冷的看着对面狂野妖娆的女人!

“你叫什么?”低沉性感的声音,这个声音和名字一般的魔性!

挑眉,随意的捡起来池水中的白骨棒,把兽皮包甩上肩头,一步跳出上清池,落在上清池的另一边和枭两相对望!

“拓拔凰,这里是什么地方?距离天妖山脉有多远?”随意的回答,目的明确的询问,拓拔凰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塞外有个拓跋王族,你是拓跋王族的人?能用拓跋二字作为姓氏,你是拓跋王族的皇室成员?怎么,你家大人都没告诉你这里是曼陀山上清池?你刚才洗澡的温泉池可是每年所有修士握手言和一起来朝圣的圣池?天妖山脉是什么地方?”枭清冷的音色,淡然的话语让拓拔凰眼前有些黑!

她和劳什子的塞外拓跋王族有个毛的关系,她是紫薇大陆最天才的驭兽师,一身灵力已然登峰造极,年仅十七岁就登临宗师级别,哪里是什么皇族?

她就是蛮荒大山脉里,被野兽养大的孤儿——拓拔凰!

“紫薇大陆你听说过吗?”拓拔凰再次不死心的问道!宇宙中有很多的位面,或许那牛鼻子老道的阵法让她穿越了位面也不一定,毕竟那老道士都快要死了,临死前灵力混乱,出现什么纰漏也情有可原!

“什么紫薇大陆?这里是落拓大陆!”枭预感到,眼前的女人或许让他看到不为人知的东西!

“草,原来是个土著大陆?连位面都不知道吗?”拓拔凰心底腹议,可是也确定自己真的穿越位面了!

穿越了,用三秒钟回忆紫薇大陆的一切,拓拔凰决定既来之则安之。

在哪里还不是一个“活”?她孤身一人在哪里都是修炼,目的也都是飞升而已!

拓拔凰不屑的看了眼地面的土著,转身就走!

枭被激怒了,这辈子女人看到他哪个不是一心想要成为他的女人?虽然他不屑不喜,可是却也没有被女人如此的不屑过!

拓拔凰刚才的眼神特么的看不起他!

危险的眯起双眼,瞬移到了拓拔凰的面前,拦住了拓拔凰的去路!

“有事?”拓拔凰面无表情,只是诧异男人那精美的容貌,见惯了五大三粗的蛮族的汉子,面前的男人在蛮族可是比女人还美丽的存在,却强大危险,很有威慑力!

而枭在看清出了拓拔凰的脸之后,倒吸一口凉气!

一张精致的娃娃脸,甜美的一塌糊涂,那青嫩的声音中中透着轻狂和野性的黯哑,光是听了,就让人心酥了一半。

“女人,你玷污了落拓大陆的圣池难道就想这样走了?”枭第一次发觉,调戏一个女人还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必须是眼前的女人,他才有这心思!

拓拔凰微眯双眼,危险的目光一闪而逝!

“你这个连位面都不知道的土著还敢拦着本宗的道路?圣池?也就和我的洗澡池一样的东西,也配称之为圣池?”拓拔凰嘲讽道!

枭的脸色发黑,眉头轻挑,双手的手心中凝聚起来两个黑色的气团,魔气翻滚不断,危险无比!

“魔修?你倒是修炼了很纯净的魔力!”拓拔凰鉴定完毕,手中的白骨棒横在胸前,闪着幽光,一看就是不好惹的!

枭黑线,这会儿才看清这女人手里的武器,这白骨棒有成年男子的小腿长,顶端巨大无比,上面有红色的血迹,看着像是新鲜的血液在流动,而尾段却接近透明了,比上好的羊脂玉还要完美!

紫薇大陆,兽皮装束,白骨棒,还背着兽皮包,怎么看都是一副土著的样子,居然还敢看不起他?

胭脂马要想驯服也是需要武力的,看来他枭也要效仿古人一把,用武力震慑拓拔凰这匹胭脂马才是!

可惜,拓拔凰不是马,是凶残的野兽!

“还想跟我动手?”拓拔凰感受到枭那无穷的魔力在翻滚,压的心口闷疼,刚从乱战中逃出来,从各个大佬手中夺回了自己的小命,一身的内伤,却又遇上对面的男人这般的强势,拓拔凰觉得自己今年是流年不利,做什么都不顺!

可是,想要她拓拔凰的命?那也要问问她手中蛮族圣器白骨棒答不答应!

冷笑一声,拓拔凰轻启朱唇,只有唇动却没有声响,而枭的脑海中却是响起一阵远古的吟唱,庄严肃穆,威武霸气,像是凶兽要替主出战的战鼓声一般让他心惊胆寒,浑身的魔气都懈怠起来!

骤然间,拓拔凰手中的白骨棒红光大做,血雾沸腾!

“吼……”

“那是什么?”枭诧异出口!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