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狼神爱作死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后浔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不正经简介:想她凤霜汐穿越三千年,为了狼族的未来呕心沥血,那些杀千刀竟暗戳戳搞事情!辱骂她的,设计她的,诬陷她的,非礼她的,她就算作死也不放过!蓝眸亮出,谁还造次!他笑看着她,眼中闪着星星:“要是喜欢你的呢?”————————————正经简介:她一朝穿越,只为斩断狼族的“祸根”,却在重重困难和迷雾中,发现了两个时空交错的秘密,以及狼族通史中未记载的黑暗与阴谋。,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不正经简介:想她凤霜汐穿越三千年,为了狼族的未来呕心沥血,那些杀千刀竟暗戳戳搞事情!辱骂她的,设计她的,诬陷她的,非礼她的,她就算作死也不放过!蓝眸亮出,谁还造次!他笑看着她,眼中闪着星星:“要是喜欢你的呢?”————————————正经简介:她一朝穿越,只为斩断狼族的“祸根”,却在重重困难和迷雾中,发现了两个时空交错的秘密,以及狼族通史中未记载的黑暗与阴谋。

精彩章节

楔子

天色暗沉得可怕,风雨交加,电闪雷鸣,雨水混合着鲜血顺着土地流下。

别墅外伏尸满地,还有断了的狼尾巴,以及身子。

沉重的喘气声在别墅内响起,披头散发的男人一步步走上楼梯,獠牙在闪电之下尤其耀眼,瞳眸如血一般鲜红,他手中拿着弯月一样的长刀,鲜血顺着刀刃流下……

衣柜内,中年女子紧紧搂着刚成年的女儿,光亮透过缝隙显出她脸上骇人的鲜血,她声音低沉,有些颤抖:“听着,霜汐,妈妈只说一遍。外面那个男人,叫凤翎,三千年前因人类女子背叛狼族,联合人族谋害狼族,好在狼王将他封印。如今他破开封印,为的就是报复狼族、毁灭狼族。妈妈现在要开启禁术,送你去三千年前。”

凤霜汐抓紧中年女子的手,静静听着,黑暗中一双大眼睛明亮有神。

“一定要在凤翎爱上人类之前阻止他,若不能,就在他被封印之前杀了他!狼族只有你了,只剩你了!你定得担此重任!”

脚步声越来越明显,中年女子的狼耳微微晃动,气有些提不上来,“凤家凤七珑为人险恶切要小心,凤千华为人正直,若有困难可以信任他……霜汐,狼族不能灭亡!你是狼王后裔,得记得自己所要做的……”

“妈妈……”

中年女子眼睛睁得老大,望着着柜门缝隙外的黑暗,满是血的手心摊开,银链挂着的碧玉月牙坠发出刺眼的光,凤霜汐伸手挡在眼前。

“唰!”柜门倏地被拉开,凤霜汐从指缝尖依稀看到那双泛着寒光的红眸,凌乱的头发遮挡住他大半的脸。

下一瞬,她感觉锁骨一凉,身子一轻,消失在柜子里,“妈妈!”

随即意识一沉,昏睡过去。

----------------

第1章 穿越三千年

森林之外,刀光剑影。

纠缠不止的黑白两班人马足有上百,皆嘶声呐喊,下手狠决。

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抬起头,露出帽子里满是褶皱的脸,她抬手捏诀,眼中带着痛恨。白衣中年男子飞身而去,斗篷婆婆敏捷退到两丈之外,不得不收了手势。

不远处树上年轻男子懒懒坐着,靠着树干,晃荡着腿,双眸灿如星,薄唇轻轻勾起,“人类灵族的灵婆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活了百年依旧如此敏捷。”

忽然头顶坠下一个身影,白之御下意识闪躲,腿被树枝勾到,“咔擦!”树枝断裂,一颗头颅好巧不巧砸到他裤裆处,他瞳孔放大……

“啊——”痛喊声惊起飞鸟,冲破云霄,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穿着黑色蓬蓬裙的少女迷茫地抬起头,摸上胸前多出来的月牙吊坠。面前一只手扣住她肩膀,两道身影迅速消失在树下。

二里之外,白之御靠树而坐,双手捂住下处,额头冒汗,慢慢调息。凤霜汐摸了摸额头,感受到对面男人泛冷光的目光,眨眨眼,她扫了眼他捂住的地方,略有些尴尬,“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帮你?”

她尝试着伸手,就在快接触到他裤裆的时候,他猛然伸手捉住她手腕,忍着痛问:“你从哪儿来的?”他抬起腿盘膝坐,紊乱的呼吸已经慢慢平稳,但身下痛感并未减少多少。

面前的少女穿着奇怪的衣服,竟然光着腿脚!

“我从天上来。”她说完,反手扣住他手臂,欺身而上,禁锢住他的上身,伸手覆在他捂住的地方,他浑身一震,下一瞬感觉有灵气自她身上传来,痛感在减弱。“我倒想问你,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她打量他身上的衣服,甜甜一笑,“古装?”

“这里是狼族的鬼影森林。”

狼族?鬼影森林?凤霜汐脑子里回想起一幕幕血腥的场景,还有失去意识前母亲说的话。难道这里就是三千年前?

白之御看了眼放在自己不可描述之处的手,细细打量这个毫不避讳的姑娘,她此时浑身散发着灵气,认真地治愈他的疼痛之处。他突然有了羞耻之感。

远处有杀气靠近,几个男人追上来,“何人窥战潜逃?”白之御眯起眼睛,一眼看出他们是人类,且是灵族的人,他刚要起身应战,身前的姑娘先他一步瞬移到灵族人面前,单手抬起,突然顿了一下。

她转过头看了眼白之御,想着要不要先把他劈晕,毕竟自己初来乍到就向陌生人暴露能力不太好。

灵族男人们见到装束奇怪的凤霜汐,微微一愣,待看到她的长相,脸色微变,几人低语后迅速远去。

“你是修仙者?”白之御扶着树干起身,似笑非笑看着她。

凤霜汐回过身,食指在头上轻轻一敲,一对粉色的耳朵跳出,她甜甜一笑,“不,我是狼族后人。”

不远处又出现响动,一群人赶过来。白之御脱掉外袍,丢到她头上,“穿上。”她眨眨眼,穿上外袍。那群人越来越近,凤霜汐这才看清,带头的是个和她父亲有着同样蓝眸的男人。

“狼王?”只有历代狼王才会是蓝眸。如果她没猜错,根据狼族通史来看,这个时代的狼王,是白家家主。

白家家主沉着脸看了眼白之御,“白之御,穿成这样成何体统?还不给我滚回去!”随即,目光落在凤霜汐脸上,眼中的惊异显而易见,“凤云儿?”

凤霜汐眨眨眼,风云儿她知道,是她爹地的祖父的姥姥。

白家主细细看了几眼,脸色微沉,“你是何人?”

“小女子……凤霜汐。”

然后……她就被捉住,带进狼城,丢到了凤府。她死死抱住白之御的腰不肯松手,瞪着白炽等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绑架良家少女!”白之御笑眯眯地看着她。

凤家家主听到白家主带来的消息,急急忙忙过去,看到凤霜汐的样子,神色激动,“是云儿的女儿吗?”凤霜汐突然想起,自己的目的是凤翎,她如今身在凤家,似乎还有一张和凤云儿相似的脸,不正是入凤家的好机会吗?

她松开白之御,怔怔地看着凤家主,立马泪眼朦胧,“我的娘叫云儿吗?我也有娘吗?”她抹了把眼泪,“我不是孤儿吗?”

她胸前的月牙坠随着她的动作晃动,凤家主神色一凝,“这坠子是你的?”

“我从小就戴着它,难道是娘送给我的吗?”凤霜汐捧着胸前的月牙坠,哭得梨花带雨。白之御看得眼角直抽。

“霜汐!我是你大舅舅舅啊!”

凤霜汐心中有了计较,当场一边抽泣一边编造身世,说自己记事起就和不认识的大叔在一起生活,大叔把她养大后就去世了,她独自流浪结果来了这儿。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知道自己叫凤霜汐,有一个月牙坠。

这番哭诉感人泪下,凤家主当即宣布她的身份:凤家表小姐。并让她入住凤云儿以前住的院子——听云轩。

她在丫鬟的帮助下换上衣服,凳子还没坐热,院门就“轰”的一声被人一脚踹飞了。地上灰尘被疾风带起,待平息之时,方才看清来人模样。

是个年少的姑娘,比凤霜汐小不了多少,浓眉凤眼,鼻挺脸瘦,怒气冲冲的样子,好似跟她有深仇大恨,“你就是凤霜汐?我爹说的云姑姑的女儿?”

凤霜汐颔首,心想她应当是自己的某个“表姐妹”了。

“狼族修行千年方可变幻容貌,不过一张相似的皮囊,就想冒充我的表姐?”

面对凤萋萋的质问,凤霜汐缄默不语。

“既然你不愿说实话,那我就不客气了!”凤萋萋拍了拍手,从暗处走出几个家丁,皆凶神恶煞地站到她面前。“十招之内,必让你露出真面目。”她大放厥词。自信满满。风霜兮不慌不忙,坦然直视,问:“大舅舅都已经认定我的身份,表妹为什么要质疑呢?”

“话不多说,若你真是小姑的女儿,必定继承了她的天赋,不过面对几个家丁而已,不会打不过吧?”凤萋萋眼中闪过一丝狡猾。

不等凤霜汐作出“打”还是“不打”的选择,家丁额头青筋暴起,獠牙显现,指甲生长,指尖泛寒光,看来铁了心要使全力。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