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念梦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为了省钱和安静,我答应帮朋友看房子,没想到从此恶梦连连,夜夜被鬼侵袭……什么是鬼王,那也是人鬼殊途,我是人,你是鬼,请自觉远一点。,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为了省钱和安静,我答应帮朋友看房子,没想到从此恶梦连连,夜夜被鬼侵袭……什么是鬼王,那也是人鬼殊途,我是人,你是鬼,请自觉远一点。

精彩章节

“余鱼,这房子也太大了吧?”我看着眼前的三层欧式别墅,皱了皱眉对余鱼问道。

“怎么了,觉的太大一个人住着太寂寞,要不给你介绍个伴来?”余鱼见我这么问,竟然开始取笑我起来。

“你放心吧,我会四年不会回家,找个男人过来陪你,养出一个小孩来都够时间了。”余鱼见我没立马回答她,又接着笑话道。

“别损我了,你知道我没有异性缘。”我没好气的白了余鱼一眼,抬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房子。

这是余鱼的房子,听她说,是她爸妈给她买的,但如今她要出国留学,她爸妈又都不在这里,她比较迷信,认为房子空着不吉利,便找到了我,想让我搬过来住,一来我可以省了房租,二来可以给她房子添些人气,也算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听说不用房租,我便满心欢喜的答应了,完全没想到房子这么大,而且这里看着也太偏僻了些,不知是不是树林罩着的原因,虽然是大白天,依然让人有一种阴冷的感觉,不过现在是大夏天,这样倒也凉快,而且我是写作的,这样的地方应该挺安静,不会被打扰,所以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呢?”我边检查着房子的门窗有没有什么损伤,边对静静站在那里,看着我忙碌的余鱼问道。

“今天下午四点的飞机,一会儿就走。”余鱼回了一句,然后将钥匙扔给了我。

“不是吧,这么急?过两天就有同学聚会,你难道不想和同学们聚一聚再走吗?”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余鱼。

“哦,来不及了,我机票已经定好,现在退太晚了。”

余鱼低着头,少沉默了一下,才微笑着对我回道。

而就在她低头沉默的瞬间,我从她脸上看到了一抹说不上来的情绪,好像是悲伤,但不敢确定,按说可以出国留学是好事,没理由会悲伤吧。

“这里交给你了,拜拜。”余鱼还没等我从她的异样情绪里反应过来,就立马将一串钥匙塞到了我手里,一挥手,拉着行李箱便急匆匆离开了。

余鱼是个很外向的女孩儿,而同学关系都不错的,我和她,还有薛燕大学一年级就是室友了,感情一直很好,后来毕业后,她一直读研,我们就少来往了,只是偶尔通个电话。

但每年的同学聚会,余鱼也从没落下过,反倒是我很少去,但这次怎么会突然不愿意参加呢?

虽然很疑惑余鱼的行为,不过倒也没有多想,因为人家定了机票,时间赶,也没什么错。

因为是第一天住进这里,加上整理房间有些累了,我睡的很早,差不多八点多点,我就睡了,习惯的初入陌生的地方,我没有关灯。

“老婆,你终于回来了。”睡的迷迷糊糊,耳旁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说话声,磁性十足的声音,语气很温和,似乎还带着几分激动。

谁呢,谁会在这里说话,难道是余鱼还真叫了别人,或是余鱼交了男朋友,自己要出国,甩了别人,没和人家说,这会儿来找她,错将我认成她了。

我心里正思索着,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在我脸上游走着,像是人的手,不过又太冰了,这大热天的,难道这人是冰库里来的。

我隐约记得自己是开着灯睡的,没道理余鱼的男朋友会跑到我的房间,认不出哟吧,一想到这里,立马觉的不对劲,赶紧睁开了眼睛。

果然房间灯是亮着的,吊灯散发着幽的,或是说还有点带绿色的灯光,看着怪慎人的,这余鱼也真是的,怎么把房间灯弄成这样呢。

心里还在抱怨余鱼房间的设施,却有更惊人的事,吓得我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一个人,我床上有一个人,而且是一个男人,此刻他就躺在我旁边,俊美的脸庞,无可挑剔的五官,绝对的完美男神,只是,这人是谁呢,又怎么会跑到我的房间,而且还躺到我的床上。

难道真是余鱼的男朋友?难道真是将我错认成了她?是因为灯光不明亮,还是他眼神不太好,所以弄错了吗?

“你是谁,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有些惊慌,也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是穿着睡衣,可是和一个男人这么近距离一起躺着,我真没有过,更何况,他还有可能是我好朋友的男友。

我本来打算提醒他,余鱼不在的,可是他却只是笑,看着我,似乎怎么也看不够的样子,害的我更加慌了,手忙脚乱的拉着被子往里面躲着。

“布谷,布谷……”

突然一阵布谷鸟的叫声传来,我吓了一身冷汗,醒了过来,房间白色日光灯照的通明,宽大的床上只有我一人,床头柜上的闹钟正‘布谷,布谷’叫过不停,时间正指到两点整。

闹钟应该是余鱼的吧,这人真是怪的,竟然把闹钟跳的半夜叫,也不嫌吵。

我抬手按下了闹钟开关,看来刚才是做梦了,真是,竟然做出这种花痴梦来,要是给人知道,肯定被笑死。

我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笑,拉起被子,再次躺了下去,后半夜一切平常,没有再出现什么奇怪的梦。

而这事也没引起我注意,指到第二晚,同样的梦再次出现,依然是闹钟的吵闹,将我从那梦中叫醒,依然是两点。

这次让我觉得有些蹊跷了,因为连续两晚都出现同样的症状,我无法相信它单纯只是一个梦。

我给余鱼播了一个国际长途,其实没什么,也就是想问问,她在这房间有没有同样经历,可是电话打过去是关机。

我想到可能是因为地域的关系,她可能在休息,又等到了晚上再给她试着打了一次,但结果一样,电话里还是服务台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算了,肯定是最近压力太大了。”

连续拨打了几次电话都关机,我放弃了,我用力吐了一口气,心想不过是一个梦,大致是换了一个新地方,加上这里太偏僻,所以可能多想了。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悬疑灵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