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断莲书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云姣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楚璎身为长明神女,曾经所求所念,不过只是一寸安宁。然而一夕之间,风云骤变。六千年前,她与一同长大的攸宁双双捏碎姻缘玉,毁去婚约。六千年后,她悄然归来,面对的,却是帝妃的步步算计。后来,于蓬莱仙岛之上,寒凉瀛水之中,她化身一条小灰蛇,前尘尽忘。而他一身白衣如雪,踏月而来,眼角一滴泪痣,殷红灼眼。他口口声声说恨了她三万年,却又数次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神神鬼鬼,真人假面,这浮华三千,谁又曾真的超脱于尘世之外?烟云拨散,沧海桑田,她欠了他的旧债,终究需还。,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楚璎身为长明神女,曾经所求所念,不过只是一寸安宁。然而一夕之间,风云骤变。六千年前,她与一同长大的攸宁双双捏碎姻缘玉,毁去婚约。六千年后,她悄然归来,面对的,却是帝妃的步步算计。后来,于蓬莱仙岛之上,寒凉瀛水之中,她化身一条小灰蛇,前尘尽忘。而他一身白衣如雪,踏月而来,眼角一滴泪痣,殷红灼眼。他口口声声说恨了她三万年,却又数次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神神鬼鬼,真人假面,这浮华三千,谁又曾真的超脱于尘世之外?烟云拨散,沧海桑田,她欠了他的旧债,终究需还。

精彩章节

书案边的紫金香炉中燃烧着味道浅淡的香,丝丝缕缕的白烟自镂空的缝隙中飘散出来。

当那雕花窗外有清风拂来,书案上的那卷诗书已在轻微的响动中,翻了页。

彼时,盘腿坐于床榻上的我睁开了双眼,正好望见了书页上那一片不知何时飘来的白色花朵。

我眼中神色平静,只抬手拾起那一朵秀气娇小的梨花,指腹在花瓣上来回摩挲,口中却道:“贼心不死,当真难缠。”

轻笑一声,我揉了揉眉心,扔下手中的花朵,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衫,便往殿外走去。

当殿门在一阵格外沉重的“吱呀”声中打开时,阳光自殿外照射进来,金辉耀目。

我本以为殿外又已黑压压的聚着一帮厚脸皮的神仙,却不曾想,于那长阶之下负手而立着的青衣身影,竟是我多年想见,却始终不曾得见的人。

那人听见殿门打开之声,只抬首一望,隔着长长的阶梯,有些模糊不清。

于云雾缭绕间,那人足间轻点,广袖一挥,飞身来到了我身前。

“楚璎,六千年不见,你可还好?”

他说这话时,清俊的面容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嗓音也一如当初那般温和。

可是只有我清楚,这个看似温柔清雅的男子,却有着一副我曾无论怎么样打磨,都无法使之软化的心肠。

想至此处,我发现自己时隔六千年竟还是有些伤情,可是看看面前的这人,他又哪有半分当年的不自在?

于是我双手抱臂,靠着殿门,漫不经心地道:“我一直过得很是快活,多谢攸宁仙君挂怀了。”

见我如此,攸宁双唇微抿,那双眼里光影闪动,却只道:“楚璎,当年悔婚之事,确是我亏欠了你……”

他动动唇,却不肯再往下说。

我见其眉头微蹙,欲言又止的模样,便挠了挠耳朵,撇了撇嘴,摆摆手道:“攸宁仙君不必如此,说起来当初也是我年纪小,硬求着父君与你定亲的……既然你无心于我,那此事就揭过去吧,放心,你与舒窈帝姬成亲时,我是不会去砸场子的。”

“你……是如何得知此事的?”他不再笑了,眼中有一丝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

“攸宁仙君可不要以为我在沉神洞替父君守灵的这六千年中,一点儿外界之事都不曾听闻。”

“毕竟你与景玉帝君唯一的帝姬舒窈订下婚约,可是六界瞩目的大事。”

我笑了笑,带着些调侃的语气。

面上看着是不露情绪,实则我却又想起了当初听闻此事时,化出蛇身,躲在黑黑的地洞里掉金豆子的自己。

怎么说呢,那时的我,当真是有那么一点点怂。

“楚璎,我不值得你记挂……真的。”攸宁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时,嗓音竟有些沙哑。

他就那么看着我,那双眼里波光涌动,黑沉沉的,压得人喘不过气。

“仙君说的是啊,当初都是我年纪轻,做了些糊涂事,但至少这六千年的日子没白过,我终于还是长了些记性嘛。”我点点头,似不甚在意。

“楚璎,你值得更好的人,你明白我在说什么。”纵是我这样一番插科打诨,攸宁也还是面色沉重的盯着我,忽而长叹。

我带笑的嘴角微僵,他口中的这句话,我六千年前就听过了。

忽然之间,我便再没有了与他虚与委蛇的兴致,便索性单刀直入道:“仙君还是说说今日来我长明山,到底是有何贵干吧?”

闻我此言,攸宁低眸,微不可见的轻叹一声,道:“我受兰枝帝妃所托,前来请你去救景玉帝君。”

我听罢,面色一沉,心道果然如此。

我声音忽的冷了来:“果然……你是来替那帮人来当说客!”

话至此处,一切旧人重逢的寒暄已不需要,我与他面对着面,似针锋相对。

“兰枝帝妃想请你救回景玉帝君,毕竟仙界不可一日无主。”攸宁缓缓道来,语气十分平静。

“哈……为了一个景玉帝君便要我女娲神脉至我这里断绝干净么?”我听着便觉得颇为好笑。

自我一年前守灵结束,从沉神洞回到长明山,便每日都有人来此游说,想让我动用女娲秘术,复活景玉帝君。

可我女娲一脉自上古承袭至今,虽神脉凋零,如今只剩下我一人,但我怎么说也比那景玉帝君高了不少辈分,可那群人竟敢为着那平生只做糊涂事的景玉帝君,来威胁我?

我冷笑一声,道:“我女娲一脉,天生拥有捏造骨肉,锻造魂灵之术是不错,可是攸宁,你应当知道那所谓的强大秘术,一人一生只能催动两次,第一次便罢,所受损伤,还可依靠天材地宝渐渐恢复,若是第二次,便只能以燃烧自身的元神为代价……攸宁,那是以命换命。”

“六千年前神魔大战,景玉帝君一意孤行,非要孤军闯入魔界去取那炽羽魔尊的性命。”

“可结果呢?景玉帝君被炽羽重伤,奄奄一息,是我父君费尽心思才将他救回神界,因为正值两军交战之期,若神界失了帝君,便必会军心大乱,于是我父君催动秘术,终用他的命……换了景玉帝君的命。”

我说得风淡云轻,可眼里终究还是藏不住那几分突来的酸涩。

我看着沉默的攸宁,又道:“你应该清楚,景玉帝君身为神界之主,却一直做的都是糊涂事,他六千年前为了逞能,赔上了我父君的命,怎么?如今因着他欠下的那些风月纠葛将自己的命玩儿丢了,便又要我赔上我的命?”

“在你之前,来劝我救景玉的不在少数,说得多了,见我仍是不肯,便个个气我铁石心肠,不配为长明神女。”

“可是攸宁,我不愿意,你们谁也逼迫不了我……自父君离世后,我的命,就不再只是我自己的了,我要好好活着,守着长明山,绝不会让女娲一脉就此陨灭。”

我说了许多,或许是六千年都不曾开口与谁说过话的缘故,我说得零散,断断续续。

“楚璎,我来时,便没打算要劝你救景玉帝君。”攸宁终于开口,他面上又带着清浅的笑,一双墨瞳在阳光下时而闪动着些许光辉。

他说:“我欠你良多,本就没有立场要你做什么,楚璎,我今日前来,只是看看你罢了。”

我闻言,忽的抬首,将眼前这人的模样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些许的悲戚忽然而至,我忽然想起万年前的他与自己。

那时,我的父君还未曾离世,长明山也还不似如今这般冷清。

那时的攸宁与我之间,也未曾到这般疏离的境地。

可是我很清楚,如今真真切切的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没有心的。

他不肯娶我,是因为从来不曾爱过我。

即便是我长达上万年的死缠烂打,也不曾让他真正动心过。

他对我笑,待我温柔,清楚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他会给我所有我想要的东西,只要他有。

可是那其中,从来不包括他的心。

他待我好,却终归是因为我父君曾经收留了他罢了。

我也明白,这样的攸宁,会与舒窈帝姬定亲,也只不过是为了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罢了。

他不曾把心给我,也没有交给舒窈帝姬。

当我再抬眼时,却见攸宁已立在长阶之下,身处浮云乱烟中他的那身青衫已看不太真切。

唯见他那双藏着柔波似的的双眼隔着烟云望着我。

我忽然听见他的声音穿过云雾而来:“楚璎,我不值得你记挂……忘了吧。”

话语轻轻浅浅,传到我耳边时却已似尖刀刺入胸口。

我想起六千年前我拖着父君的棺椁去沉神洞之时,他与我双双捏碎手中的姻缘玉佩,悔去婚约。

我是因为上万年的追逐,却仍不得他一回顾。

我累了。

他则是因为,即便是相处了上万年,他也从来都不曾对我动过情。

他既能如此干脆,我又何必再执着?

所以,他说忘,我便忘。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