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冒牌弃妃会推理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筱安宁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窦蔻是替大姐嫁进肃亲王府的,为了至亲安危她忍了。新婚之夜被某渣差点掐死,她也咬牙咽下;再遇渣王心头好,她果断作个透明人……。但是被人当作破案工具她不能忍,她会推理有错吗?果断逃跑不犹豫!奈何渣王太强她太弱,逃跑未遂被狠虐,真真是陪了身子又折兵!某渣王吃干抹净,一甩公文,再给本王破个案!如此对待让她怎么忍?趁其不备,逃跑是上策!窦蔻撂下狠话:你给我等着,人生路漫漫,一次不成我逃两次,总有一天会升天!,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窦蔻是替大姐嫁进肃亲王府的,为了至亲安危她忍了。新婚之夜被某渣差点掐死,她也咬牙咽下;再遇渣王心头好,她果断作个透明人……。但是被人当作破案工具她不能忍,她会推理有错吗?果断逃跑不犹豫!奈何渣王太强她太弱,逃跑未遂被狠虐,真真是陪了身子又折兵!某渣王吃干抹净,一甩公文,再给本王破个案!如此对待让她怎么忍?趁其不备,逃跑是上策!窦蔻撂下狠话:你给我等着,人生路漫漫,一次不成我逃两次,总有一天会升天!

精彩章节

阳春三月,正值草长莺飞之时。

今日大吉,宜婚嫁。

宣威将军府于今日吉时嫁女,府内上上下下妆点得喜气洋洋。只因将军府大小姐要嫁给肃亲王作正妃了。

在大夏朝谁不知道肃亲王,那是上马能杀敌,下马可安邦的亲王,还是当今圣上的亲兄弟。在大夏朝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第一人。

但是,凡事也有例外……。

往来之人看到宣威将军府的大门前的大红灯笼,都摇头叹息:“唉,又一个美人儿要陨落了。”

将军府内的下人们也在这一片红中心惊胆颤着,谁不知道大小姐是将军府和二夫人的心头肉?谁不知道肃亲王已经死了三个老婆了?还都是进门不到半年就死的。

今天他们这些下人们走路都得多带几只眼睛,生怕弄出点噪音来惹主子们心烦。

窦蔻穿着并不合身的大红嫁衣跪在毓秀院的正屋内。主座上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本是美丽容颜,此时却寒霜一片。

“窦蔻,我们将军府养你这么大,是时候回报将军府了。”卢氏扶了扶头上了金步摇,冷声道。

“是,二夫人!”窦蔻低着头,小声回道,声音柔美。

一声二夫人让卢氏脸上的寒意更重了。

站在卢氏身后的少女冷哼:“真是便宜你了,那可是亲王,你这一进府就是正儿八经的王妃。要不是看在我们是同一个父亲的份上,你怎有这等好机缘。要记得母亲和我这大姐的好!”

“是,大姐!”窦蔻依然低着头,袖中的手握成拳。

卢氏不想看到窦蔻这副柔媚的样子,不耐烦地挥手道:“行了,别让肃亲王府的人等久了。去前院拜别你父亲吧!”

窦蔻往前院走去时已经蒙上了红盖头,宣威大将军窦怀谆坐在前院正堂,一本正经地教训道:“出嫁后要相夫教子,恪守妇道!”

“是,父亲!”窦蔻柔声道。

窦怀谆眉头一皱,声音不对,这不是她的大女儿的声音。锐利的眼神似乎要把窦蔻看穿。

就在这时,肃亲王府的大管家老木说道:“将军,吉时已到。”

“嗯,去吧。”窦怀谆没有揭穿,挥挥手让窦蔻上了花轿,等于默认了卢氏的作法。

鼓乐齐鸣,花轿启程。

窦蔻下轿后头晕晕的看不清前路,只牵着一根绸缎往府内走。也不知道绸缎的另一头是不是肃亲王。

喜婆说了些什么她一句也记不清,整个人被摆弄得晕乎乎地,这才进了新房。

她等了很久,紧张了很久,依然等不到人。她饿极了,一天没吃没喝,头都是疼的。

便鼓起勇气自己揭下了盖头,呼唤自己的丫头:“蝉衣,蝉衣!”

可是没人应,窦蔻起身,眼前一黑又倒在了床上,她今天太虚弱了。

“啊!”就在这时,听到了蝉衣的尖叫。

“蝉衣!”窦蔻再起身,眼前一花看到了一个身穿红衣的男人,背着灯光朝她走来。

窦蔻使劲晃了晃头,想要将他看清,“你,你是谁?”

这男人一言不发,上来就掐住窦蔻的脖子不放。

“你,你……!”窦蔻窒息了,瞪大眼睛看着那男人,尖尖的指甲狠狠地刺入他的手臂上,就这么陷入了黑暗中。

“娘亲,小弟……。”

肃亲王府内,灯红酒绿,除却往来上菜的小丫鬟,下人们都在胡吃海喝。

大管家老木站在书房内,恭敬地说:“王爷,时辰不早了,要不要移步王妃处?”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总裁豪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