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萌宝当道:总裁爹地套路深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兜兜里有糖块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爬上了我的床,就别想换别人做金主。”苏鸢谄媚的笑对压在自己身上的金主,“人往高处走,帝都哪个有您有权有势?”最重要还有颜有身材,天天被睡也不亏。作为帝都豪门千金,父亲猝死,继妹爬未婚夫的床,继母迫害,剖腹取子。苏鸢能做的,装死三年,爬上了帝都活阎王的床。一朝反击,手撕继母,棒打继妹。可可可……什么?活阎王的养子是她的孩子?当初借精生子的未婚夫却不是孩子的父亲?“妈咪,不管亲生爹地是谁,我都只有一个爹地!”可爱包一本正经。“媳妇,不管你哪偷来的孩子,你都是我媳妇!”宠妻任重道远,跺跺脚都能震三震的男人表示

小说简介

“爬上了我的床,就别想换别人做金主。”苏鸢谄媚的笑对压在自己身上的金主,“人往高处走,帝都哪个有您有权有势?”最重要还有颜有身材,天天被睡也不亏。作为帝都豪门千金,父亲猝死,继妹爬未婚夫的床,继母迫害,剖腹取子。苏鸢能做的,装死三年,爬上了帝都活阎王的床。一朝反击,手撕继母,棒打继妹。可可可……什么?活阎王的养子是她的孩子?当初借精生子的未婚夫却不是孩子的父亲?“妈咪,不管亲生爹地是谁,我都只有一个爹地!”可爱包一本正经。“媳妇,不管你哪偷来的孩子,你都是我媳妇!”宠妻任重道远,跺跺脚都能震三震的男人表示

精彩章节

  “你会遭报应的!”

  苏鸢声音压在喉咙里,忽然睁开了眼睛,涣散的目光在看到窗外月色之后逐渐清明过来。

  她又做梦了!

  手下意识的摸向小腹,却摸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低头去看,大掌盖在小腹上曼珠沙华的纹身上面,她猛然清醒过来。

  “做什么梦了?”

  背后的男人低声,气息打在耳边,激的她一阵紧张。

  苏鸢身子紧绷了一下,强迫自己神经慢慢放松下来,转过身,轻抬手臂,讨好的环抱住男人。

  “一个噩梦。”

  她声音好听的魅惑,只要是男人就抵挡不了。

  下巴倏然被挑起,看到司璟容慵懒的挑眉,沉不见底的眸子举重若轻的落在她脸上,似是打量,也更像是审视。

  昏黄台灯将男人坚毅的轮廓勾勒的稍显柔和,俊朗到无可挑剔的五官,不见了平日的凌厉,却依旧居高临下,让人心弦绷紧。

  苏鸢眼神闪躲了下,忽然被男人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

  贴在耳边的声音磁性而薄凉,“希望你说的会遭报应的人不是我。”

  她心颤了下,唇畔半是讨好的娇笑,“怎么会呢,您可是我的金主呢。”

  司璟容眸子骤然紧缩,苏鸢有些退缩,今夜,他真的很反常。

  “这么心不在焉,怎么,才爬了帝都太子爷的床,你就打算换他做金主了?”

  司璟容声音冰冷,让她就要被淹没的理智抽回了一丝。

  “那……都是……误会,我并不认识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苏鸢以为自己会再次晕过去之前,终于结束了。

  男人离开去了浴室。

  过了一会,浴室的水声停了,苏鸢已经套上了白衬衫,纤细白皙的腿迈下床,看着男人走出来。

  司璟容身形修长,袒露的胸膛上水珠顺着完美线条流淌,勾勒出八块健硕腹肌,精壮腰际围了一条浴巾,完全是行走的雄性荷尔蒙。

  “我去洗澡。”

  苏鸢说了一句,与他擦身而过,走进了浴室关上门。

  等她再出来,司璟容已经穿好了衣服。

  他从不在这里过夜,即便今夜是个意外,已经天色将亮,他也不会多留一会儿。

  床上和床下,这个男人从冷睿到更冷睿,从矜贵到更矜贵。

  “和天宇集团的合作……”

  眼看着男人马上就要走到玄关,苏鸢咬了下唇,开口问道。

  司璟容步子顿住,一贯清冷的脸上露出不明意味的笑意,“你用一晚上换的东西,我怎么会忘了呢。”

  他说着,目光瞥向客厅的茶几上。

  苏鸢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茶几上放着一个牛皮纸文件。

  她的瞳孔缩了下,转头,还没开口,就听到司璟容声音沉冷,“记住,和别的男人保持距离,我不喜欢自己的东西变脏。”

  她的胸口被刺了一下,自嘲的勾起唇角,看着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东西?是啊,这两年她只不过是一个男人泄欲的工具而已。

  不过这一次之后,他们之间怕是就再没有以后了……

  苏鸢关上门,转身又进了浴室,用力的搓着自己,直到浑身都泛红,自嘲的笑了下。

  她都嫌弃自己脏!

  每次司璟容走后,她都会重新将自己再洗一遍,可无论她怎么用力,有些东西永远都去除不掉。

  “叮咚!”

  门铃声响起,苏鸢穿上浴袍,从猫眼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女人。

  身姿优雅,面容精致,下巴微微翘着,高贵的像是公主一样,目光清冷的看着前方。

  苏鸢打开门,紧接着,“啪”一声,她的脸被一巴掌重重的扇的偏了过去。

  脸颊燥热的疼,她保持着一个姿势,头许久没有转回来。

  高跟鞋踩在地上响声清脆,女人从她身边绕过,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目光扫过一圈,最后落在那张凌乱的大床上。

  苏鸢转身,平静的看着站在自己房间里,依旧盛气凌人的女人。

  “顾小姐这样似乎有失礼教吧。”

  苏鸢认识眼前的女人,这个整日在荧幕中的美丽女人,此刻在她面前,也依旧端静貌美,却又盛气凌人。

  顾舒曼的目光从凌乱的大床上收回,唇畔一抹冷笑。

  “和我谈礼教?既然你知道我是谁,想必也知道我以什么身份而来,这一巴掌难道你不该受着吗?”

  苏鸢咬唇,一丝血腥气让她心神定下许多。

  面容不卑不亢,勾起唇角,“顾小姐若是想说以未婚妻的身份,怕是为时过早吧,四爷可还没对外宣布你的身份。”

  她的话刚落,随之而来的是高高扬起的巴掌,凌厉的掌风擦着就要落向自己的脸颊。

  这一次,她一把握住对方的手腕,目光不闪不避,直直看着面色铁寒的女人。

  “顾小姐以为我会乖乖挨你两巴掌?你若是来教训我的,下次可要先问过四爷同不同意。”

  她最知道女人痛处在哪里,吃亏的事情,她以前受过太多,现在,她可不是任人拿捏的。

  顾舒曼脸上的端庄已经瓦解,被气的有些发抖,“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也敢这么和我说话?”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总裁豪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