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草头郎中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青衫司马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一个千古相传的职业,亦医亦道。所经历的事物,匪夷所思,神秘诡异。天煞孤星,六亲死绝,生路走尽,行死门。他们肩负着阴阳大任,遵循着阴阳准则。他们被世人称作“草头郎中”。,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一个千古相传的职业,亦医亦道。所经历的事物,匪夷所思,神秘诡异。天煞孤星,六亲死绝,生路走尽,行死门。他们肩负着阴阳大任,遵循着阴阳准则。他们被世人称作“草头郎中”。

精彩章节

引子

吾村位于富春江畔,从古代到民国,村中一直有一种世代相传的职业——“草头郎中”。历代草头郎中皆住在村尾坟山下的义庄里。他们既精通中医,又涉猎玄学,亦医亦道。他们的经济来源除了衙门里支的管义庄的钱,还有替他人看病﹑相宅﹑点穴﹑作法事所得的酬金。做此行业的人都是六亲死绝,走投无路的。也惟有这般命硬者,接触那些邪祟之事才不致沾染晦气。草头郎中拜铁拐李为祖师。皆因铁拐李又是上洞八仙,精通玄学,又为游方郎中,济世救人。历来对于“草头郎中”的传说不胜枚举,且多是神秘莫测。其中最为详尽的一段出在民国初年。欲知其中始末,且听说书人慢慢述来。

义庄

民国年间,军阀混战,社会动荡。村里有一男孩,长到十五岁时,父母双亡。正当他欲寻死路时,村里有老人指引他去拜“草头郎中”为师,也好谋一条生路。于是,他就寻到义庄前去拜师。当时的草头郎中是一位五十余岁的老汉,人呼之“老李头”。其实,他本不姓李,皆因入了此行,都要另取一姓名,故改了本名。

义庄是几朝前修的,已有些破败,村里又穷,期间也没有很好地修葺过。大堂里,搁着几口棺材,都是一些客死异乡的人,停在这里等着家人来领,或由家人托人来运柩还乡。据说,人若客死异乡,会在“头七”托梦给家人。而“长明灯”是为死者引路之用。若灯不灭,灵魂来去有引,则会使尸不腐;灯若灭,灵魂不识路,难以回来,那么就成了孤魂游鬼,尸体也会在“头七”后溃烂。所以,长明灯对守义庄的人来说是最小心的物件。

义庄里的每口棺材都架在两把条凳上,下面都点着一盏长明灯。豆大的灯火随风摇曳,似乎要熄灭,但终未灭,透着一股诡异,正中间的墙壁上挂着一幅“铁拐李”的神像。正下方有一张条案,案上供着诸多灵位。前前还有一炉香和一对白烛。再便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了。

男孩刚跨进义庄,便感到一股寒意从脊梁柱一直凉到了脚后跟。他战战兢兢地喊了一声:“有……有,有人吗?”

“谁呀?”从后堂走出一位老汉。老汉个子不高,身形枯瘦,尖尖的下巴下飘着长须。身上一件灰旧的长衫,脚下白袜﹑黑布鞋,那布鞋显得有些脏。他脸上阴阴的,几乎没有多余的表情,望了一眼门边的男孩问:“找谁?”

“我找李伯”男孩的声音有些轻。

“找我?有什么事?”老汉的声音很阴沉。

当男孩知道面前这位老者便是“草头郎中”时,上前说:“我是来拜师的。”说完就要冲老汉下跪。老汉一把扶住,男孩感到他手上冰凉的,几乎没有一点温度,长长的指尖有些发黑。他不由心一惊,老汉是活人吗?

“你先拜过祖师爷,再来给我行拜师礼。”老汉从条案上抽出三支香点燃,递给男孩。他接过去,在“铁拐李”的神像下磕了三个响头。又按照老汉的指示把香插在香炉里。老汉扶着条案,在一旁木交椅上坐下,受了男孩的大礼。

男孩跪在老汉面前,老汉将手搭在他的头上,念叨了几句似诗似词的话:“命犯孤煞,多凄凉。克死六亲,实惨伤。生路走尽,行死门,拜在铁拐道门下。富不富,水中月,贵不贵,镜中花。名利不过过眼烟,悬壶济世游天涯。抛却过去是否事,还尔一个无牵挂。”老汉说完示意男孩起来,又道:“入了我门中,好似重生一般。过去一切烟消云散,从今以后,你便随祖师爷,姓李。至于名嘛,我本姓卢,便赐给了你,唤作‘李卢’吧。”男孩欣然受命。

老李头取了些饭菜让李卢在后堂吃。吃完后,又让他跟着自己到前堂来。老李头从条案上取了几支香点燃,依次拜过各口棺材,并将香插在棺材盖缝上。接着,他又往各盏长明灯中加了一些灯油和黑色粉末。老李头一边加一边说:“这叫‘燧心末’,加了它,灯就不易灭。这样就不必时时看着灯火了。”李卢点点头,这是他学到的第一样东西。

老李头又抓了一把案上的黄符,拿烛火化在案前,对着几口棺材说:“阴归阴,阳归阳。日归阳,夜借阴。阳路借借阴人行,借到天明鸡啼还。敕令!”老李头一指义庄的木门,李卢感到一股阴风应声而出。老李头又叫了一声:“早点回来,万事小心!”

李卢知道这是在同阴魂说话,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无意间,李卢看到墙角有一口漆黑的棺材搁在地上便问:“师父,那口棺材为什么不上香?”老李头阴沉沉地说:“那是我的……”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悬疑灵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