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一念为妖:倾绝天下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溯风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他,入世锤炼的战神,甘为她入万世难复之劫。他,佛前修行的红鲤,为了她陷入喧嚣红尘。天上地下,人间妖界,家国大义,天道伦常……自古人妖殊途,无论怎样挣扎,那道无法突破的桎梏似乎总是注定这悲剧的结局。梦里飞入一只红色的鸟,她的名字叫方休,方休说,我不信..,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他,入世锤炼的战神,甘为她入万世难复之劫。他,佛前修行的红鲤,为了她陷入喧嚣红尘。天上地下,人间妖界,家国大义,天道伦常……自古人妖殊途,无论怎样挣扎,那道无法突破的桎梏似乎总是注定这悲剧的结局。梦里飞入一只红色的鸟,她的名字叫方休,方休说,我不信..

精彩章节

朝菌朝菌,朝生暮死。朝菌的轮回时间少的可怜。

但我不能死。

冥冥中有种牵挂。如果进入下一轮回,我将忘记我的将军。

为了再看一眼我的将军,我必须要在朝菌的轮回前进入更高级别的轮回。但这需要获得足够的灵力。

我感受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处在一颗红色的“露珠”里,露珠在沙砾之间。沙砾周围是堆叠着死去的士兵。现在我的生命刚刚形成,还很脆弱,太阳一旦升起我将瞬间干涸而死。

所以我在焦灼地等待。

等待一只路过的蚂蚁或是一只甲壳虫将我带到一个可以获得灵力的地方。

一阵沙沙的声音让我感动不已。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等到了!

然而,是一条响尾蛇!

那是一条白底黄花的响尾蛇,有拇指粗。蛇是自私而又冷漠的动物,它是不会将自己的灵力分给别人一点点的。但所幸蛇的爬行速度极快,那时我已垂垂将死,幸好它将我带进一条小溪里。我顺水流之势从它身上滑落,不然我的灵力就要被它反吸了。

会发光的东西都是有灵力的,但如果那种灵力超过了你的承受能力,你也会被这种灵力反噬。

太阳光固然好,只是不好消化。

现在我需要一个固定的灵力源。

终于,我发现了一条红色小鱼,它有一双蓝色的水晶般明亮的眼睛,我就巴在它的眼眶上,安心地进行调养生息,暗想鱼这种动物就是好,永远不会闭眼睛。

黄昏时,我感受到有马匹在溪边饮水。我想,一定是将军班师回朝了。

朝思暮想(现在还没有能力日思夜想)的将军近在咫尺,我却无法看他一眼!

当时,我的细胞质是崩溃的。

因为运气足够好或是某种崩溃的力量,我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变成了一条变形虫。从此,我拥有了细胞核。

不过,我是透明的。

这对我是非常有利的,我可以凭此躲过种种危险,寄生在某个地方而不被发现。

但这也是很痛苦的,因为太没有存在感了。

我时常会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哪怕将军与我擦身,也不可能发现我。

现在我的轮回时间变为了一昼夜,我必须用一昼夜的时间获得足够的灵力,进入更高层次的轮回。

对于未来,我是迷茫的,我不知道自己将会变成什么,也不知道将会遇到多少危险。

不过,我的目标很明确——活下去!

可能有人要问,进化有那么容易吗?当然,在地球形成早期,环境相当恶劣的情况下,进化是举步维艰的。不过,即使是在现在,一个没有志向的变形虫经过千年万年仍然是变形虫。

可我不一样,我有我的将军。

我是一个从鲜血里爬出来的见过大世面的炮灰。鲜血是有灵性的,所以现在我是一条有灵性的变形虫。

在我成为变形虫的第一个夜晚(也是最后一个),我顺溪流而下,因为我知道我的将军也将沿溪而下班师回朝。(凭借我现在的力量,也很难留下来)

平行空间里的他身披铠甲,骑着高头骏马,腰杆笔直,仿佛生来就是强者。

平行空间里的我卑微透明,借着飞流急湍,随波逐流,毋庸置疑就是弱者。

但我不甘。

事实上,卑微到谷底就会反弹。

身体轻的好处是可以浮在水面上,这样我就可以一路吸收月光和两岸的灵气。然而,在天色将亮之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我感受到分裂的力量。当真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我的细胞核在分裂!

这简直太恐怖了,一旦我的身体随着细胞核分裂,我将变成无数个新的变形虫,我将会消失,关于将军的记忆也会随之消失。

可怕的轮回。(说好的一昼夜呢?)

如果是其它的变形虫可能会选择顺其自然,因为即使分裂,自己的生命毕竟以另一种方式延续。

就在我的内心无比挣扎的时候,我听见了骏马的嘶鸣声。

将军,是你吗?

死都不分裂!

我想起了将军围攻敌人时的场景。现在,就让卑微的我暂时扮演他的角色。我率领我的细胞膜大军将这群造反的细胞核牢牢困住,任它们如困兽般乱撞。但与将军不同的是,将军可以攻打他的敌人,我却无法也不能攻打我的细胞核——除非我想自杀。

战斗是胶着的也是痛苦的。多少次,我听见我的细胞核们向我苦苦哀求:放了我们吧,自己何苦为难自己。每当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总想起将军的意志。一个打不败的将军总要有打不败的意志。

成功或失败,黄昏时即可见分晓。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要进入下一轮回。或者死去(我估计是爆裂而死)或者继续做一只变形虫(没有将军的记忆),或者变成别的什么。

我太累了,开始期盼一个结果,好与坏我都认了。

要死了吗?随着天色渐暗,我感觉身体越来越轻。

恍惚中我听见大地之母女娲的声音:你想变成动物还是植物?

关于这个问题,我后来一直为我的选择而后悔。

虽然以上所述与妖精无关,但却是为我成为妖精打基础的。想要成为动物还是植物对我而言关系重大。

众所周知,植物幻化的妖精多是清丽脱俗的,比如桃花妖、梅花精、荷花精,动物幻化的妖精多是妖媚蛊惑的,比如蜘蛛精、狐狸精、蛇精。万一当初我一念之差,千辛万苦却修炼成了将军讨厌的样子,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但那时的我实在别无选择,我不可能做一株不会移动的植物等着哪一天将军一时兴起来到这里恰好让我看见。即便是有一天我可以修炼成会移动的妖精,可等待太煎熬了!

所以,我义无反顾地做了动物。

待我从虚浮的状态中缓和出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多细胞的小鱼,一条红色的带有黄色花纹的鱼,只有蝌蚪大小。每一个果都有因,我长成这个样子要归功于我搭载过的白底黄花响尾蛇和红色小鱼。

现在我的轮回时间变为了一个月。其实我的内心是恐慌的,因为害怕自己真的是蝌蚪,长大之后变成一只丑陋的蛤蟆。唔——不敢想。多少次,我都为此从噩梦中惊醒。

作为蝌蚪,哦,不,是小鱼!作为一条小鱼,我当然是要快快长大。

我一路顺流而下,一边寻找食物。

从前我是变形虫的时候,可以不必寻找食物,但现在我需要吃东西。水草是我的主食。作为一条小鱼,水草是足够的,但关键是我还要担心觅食的时候被其它比我大一些的鱼吃掉。太大的我倒不怕,我足以凭借自己灵活的身体从它的牙缝溜掉,就怕比我大一点的。

为此,我经常躲在蚌壳里,伺机出来吃上一口,没想到,这为我带来了好运。

在我钻进第一百六十八个个蚌壳后,我被一种温润的光芒震撼到了,是一颗珍珠!

我承认我的好运,但我的好运确实是靠我自己赚来的。

在珍珠的灵气哺育下,我逐渐变得很强壮。有一天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能够吞下一只虾米。

月底将至的时候,我来到了一片湖泊。周围不断有大鱼被捕获,我不禁暗自庆幸,幸好我个头比较小,得以屡次成为漏网之鱼。

轮回之日的最后一天,我开始构思我的未来——要如何才能见到将军。首先,我要摆脱自己水生动物的身份,和将军一样成为陆地上的生物。其次,我要足够小,对人没有危害。万一我化作了老鼠,一过街便人人喊打可怎么得了。经过一番缜密的思考,我对自己的设定很满意——变成一只会飞的鸟。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这太美好,也太遥不可及。

黄昏,正在我做着这个美梦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渔网的力量。我并没有着急,正打算向往常一样从容地从渔网缝隙逃脱,却发现——脑袋卡住了。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已经长成了一条大鱼。

还来不及感受成长的神奇,我就被拖出了水面。

我慌了,真的慌了,无助地乱撞,像当初被自己困住的细胞核一样。但鱼网太坚固了,无论我从哪个方向突破都无济于事。

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没有。

或许是我的颜值起了作用。

我的“表演”引起了船上一个小男孩的注意,他突然惊声叫起来:“爷爷,快看!好漂亮的一条鲤鱼!我要把她送给隔壁的二丫做生日礼物!”

他兴奋地把我捧起来。好机会!我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落水,身后伴随着他遗憾的尖叫。

好险好险。就在我准备逃之夭夭的时候,忽然发现了船上的一种动物,从而改变了我的“鱼”生轨迹——鸬鹚。我想起了曾搭载过的白底黄花响尾蛇和红色小鱼,它们无一不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而这次,我想赌一回。这样想着,我狠命潜了一回水,“砰”的一声跃出水面。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