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农家小皇妃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木木帅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前世被掉包的千金小姐云清,本该拥有的一切被另一个女子取代,谨小慎微活了半辈子,还是难逃被渣男贱女害死。死后重生,回到乡下,恶霸奶奶,白莲花妹妹。还有个莫名其妙捡到个身份神秘的俏公子?从乡下到深宅,步步为营,云清伪装成白莲花,含笑逼死前世所有对不起她的人。这里复仇正爽呢,突然一道圣旨让她入宫为妃是怎么回事啊喂?!,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前世被掉包的千金小姐云清,本该拥有的一切被另一个女子取代,谨小慎微活了半辈子,还是难逃被渣男贱女害死。死后重生,回到乡下,恶霸奶奶,白莲花妹妹。还有个莫名其妙捡到个身份神秘的俏公子?从乡下到深宅,步步为营,云清伪装成白莲花,含笑逼死前世所有对不起她的人。这里复仇正爽呢,突然一道圣旨让她入宫为妃是怎么回事啊喂?!

精彩章节

  宫中派来的太医说,她最多活不过半个月了。

  她卧床至今,大半年有余,期间,她的夫君和儿子从未来看过她一眼。身为将军府的正房夫人,身旁只有一个丫鬟伺候着她。

  这几日天气转凉,下过初雪后,丫鬟阿碧告诉她,梅园的红梅开了,好看的很。

  云清闻言,从床上起身,对阿碧笑道:“陪我去梅园转转吧。”

  “欸?”小丫鬟闻言,面色有些为难道:“夫人身子不好,外面冷得很,还是别出去了吧。”

  “左右就半个月活头,早死一日晚死一日有什么区别,总比在屋子里活活闷死好。”

  阿碧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云清蹙眉道:“阿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夫人,将军和二夫人在梅园呢。”

  云清愣了下,随后扯出一抹苦笑,她得知自己快死后,隔三差五派人去请他,他总推脱说朝政忙没时间,吝啬到来看她一眼都抽不开身,倒是有时间陪云姝赏梅了。

  “在又如何,我还要避着他们不成?去,将我那件软毛织锦披风拿来。”

  阿碧本想说,她去了也是给人家找晦气,可是话到了嘴边,见她这病恹恹的样子,到底是没忍心说出口。只道:“夫人要不要多涂两层脂粉?”

  云清因为常年病着,原本就不算白的肤色越发暗沉,相对比之下,二夫人长的白白净净的,看着就很讨喜。

  知道阿碧在想什么,云清笑道:“我就是去转转,又不是去见什么人的,这么麻烦做什么?”

  云清带着阿碧到梅园的时候,恰巧撞见独孤翊和云姝在赏梅,云姝如今有了九个多月的身孕,大着肚子,绝美的面上带着幸福的笑。

  独孤翊解下身上的狐裘,动作轻柔的披在了云姝身上:“天儿这么冷,出来也不多穿件衣裳,冻坏了我儿子怎么办?”

  云姝红着脸推他:“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呢。”

  “我这还不是怕冻坏了你么!”

  不远处的云清看见这一幕,不禁愣住了,她嫁给独孤翊至今十年了,还从不知道,她那冷漠孤傲的夫君,有这样温柔体贴的一面。

  这时,云姝看见了她,笑道:“姐姐也来赏梅啊?”

  “嗯。”

  “那正好,姐姐和我们一起吧……”云姝说着,来到云清身前,拉过云清的手抚上她的孕肚。“姐姐一来,我这腹中孩儿也欢喜的很,刚刚又踢了我一下呢。”

  云清强扯出一抹笑,收回了手,刚想说不必了。谁知她刚一松手,云姝便惊叫出声,重重的像后倒了去。

  独孤翊大惊,:“姝儿,姝儿你怎么样了?”

  “夫君,我肚子好痛,怕是要生了。”

  云清也没想到如此,她都没动云姝,她怎么会倒了呢?

  云清后知后觉的准备上前看看,却被独孤翊一脚踹倒在地。独孤翊恶狠狠地看着她道:“你这心思狠毒的贱人!要是姝儿出了什么事,我杀了你!”说罢,抱着云姝快速离开了。

  临走前,脸色惨白的云姝还不忘侧过头来,对着云清极其挑衅的微微一笑。

  ……

  晚间,大半年未曾来过她这儿的独孤翊突然来了,还命人准备了一壶美酒,一桌子美味佳肴。

  对于他的到来,云清还是有些吃惊的,立刻从床上起身道:“云姝如何了?”

  “生了个儿子,母子平安。”

  “那你怎么不陪着她?”

  “姝儿要我来陪陪你。”

  云清闻言冷笑:“夫君还是请回吧。”

  “阿清!!”

  独孤翊好看的双眉微微蹙起,云清知道,他这是不耐烦的前兆,既然这么勉强,何必来陪她?

  云清到底还是道:“夫君请便吧。”她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和他争执了。

  独孤翊让阿碧出去,房内只剩下云清和独孤翊二人。夫妻十年,到头来一起吃顿饭,却连句话都没有。

  期间,云清一杯接着一杯的灌着酒。独孤翊也没拦着她,待云清喝到半醉,独孤翊才说出自己此来的目的:“阿清,有件事我本想瞒着你,可是姝儿不忍心,所以才让我来告诉你。”

  “你说。”事到如今,云清觉得没什么是自己接受不了的。

  “你死后,我不想让你入我们家祖坟。”

  云清闻言,瞪大了眼看他,独孤翊躲闪开她的目光,继续道:“我此生只认姝儿一人为妻。”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娶我?!”云清终究忍无可忍,借着酒劲儿怒拍桌道:“独孤翊,你简直是丧良心!当年你还是个小小的御前侍卫,是谁辅佐着你一步一步坐到今天这个地位的,这些年来,我替你试过毒,替你挡过剑杀过人,你最难捱的日子,都是我陪你熬过来的!若非如此,我怎么可能落下这一身的毛病?!可是到头来,你是怎么待我的?我病了没多久便娶了云姝,还将我辛苦生下的孩子交给云姝抚养!如今……”

  “我知道!”独孤翊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所以我才一直留着你将军夫人的身份,让姝儿委曲求全的给我做妾,这些年我也未曾亏待了你去,事到如今你翻旧账有意思么?”

  云清怒极反笑:“呵呵,可我嫁给你何曾是为了这些,当初你无权无势,是你答应我,一辈子待我好,许我一生一世一双人,我才嫁给你的。若是早知如此,我……”

  “你又要如何?你可别不知足!!!这些年我锦衣玉食的待你还不好么?你一身毛病,注定活不长久,我娶旁人怎么了?更何况那人还是你亲妹妹!这你也要斤斤计较!”

  说罢,独孤翊嫌恶的看了云清一眼:“瞧瞧你这样子,和妒妇有什么区别?!”

  “独孤翊!!”他这番无赖的说词令云清忍不住红了眼眶:“我自知活不长久,所以你娶云姝,将我儿送给她养着,这些年我可曾说过什么?只是我是你的正房,还替你生了儿子,你不许我入祖坟,难不成你要我死后去做个孤魂野鬼么?!”云清气急,还想说什么,喉间突然一阵腥甜,污血顺着唇角缓缓流出。

  云清愣了下,继而震惊的看着独孤翊,又看了看了桌上那壶酒,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你给我下毒?!”

  独孤翊有些惭愧道:“对不起阿清,姝儿马上就临盆了,我想在她生产那日封她为夫人。你放心,你去后,我定会将你风光厚葬,今后,我定会好好待姝儿和咱们的儿子的。”

  云清腿脚一软,瘫软在地。

  云清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半夜迷迷糊糊醒来过一次,就见到自己的儿子元熙来了,正跪在床前垂着头。

  云清淡淡一笑,沙哑着嗓子开口道:“什么时辰了?”

  “回娘亲的话,子时了。”

  “你父亲让你来的?”

  “是姝姨娘说娘亲快不行了,让儿子前来尽尽最后的孝道。”

  “她若不告诉你,你便想不起来看看我这个亲娘了是么?”

  因为她体弱多病,元熙是在云姝身边长大的,与她并不亲近,这孩子待她有几分真心,云清心中有数,却还是忍不住心寒。

  元熙垂着头不说话,云清道:“罢了罢了,既然你来了,娘便嘱咐你几句,如今你姝姨娘怀了孩子,不知道是男是女,若是个男孩,日后你记得凡事莫要与他争,千万别抢了他的风头去。咳咳,若是个女孩儿,你便好好待她,有什么本事也不用遮遮掩掩的。”

  “娘是怕姝姨娘有了自己的儿子,便待我不好了?”

  云清不语,元熙是个聪明孩子,凡事不必说的太清楚。可是元熙还是忍不住替云姝说话道:“娘莫要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姝姨娘待儿子好的很,她可没有娘这许多心思。”

  云清苦笑:“亏得你还叫我一声娘,那你便听我的!!”

  元熙不情不愿的答应后,云清让他退下了。

  她知道自己撑不住了,侧过头盯着不远处左右晃动的油灯出了神。

  临死前,她谁也不想见。她与相处了十年的夫君,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之间的情分,皆如同眼前晃动的烛火,脆弱到风一吹就熄了。

  恍惚间,房间内仿佛进来了一个人,云清眼前模糊一片,看不真切了,只有那熟悉又讨厌的声音在耳边。

  “姐姐,这就不行了?”

  “你说你,明明是云家真正的千金,是将军的发妻,熙儿的生母,可是结果呢,云家只认我一个女儿,你的夫君儿子都是我的,真是可怜啊!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过一阵子我就想办法让你的宝贝儿子下去和你见面。”

  云清闻言死死的瞪着云姝,语气急促了几分:“你要做什么?!咳咳,熙儿可拿你当亲生母亲啊!”

  “那又怎样?他身上流的可不是我的血,凡是跟你云清沾上边的,我都要毁了他。对了姐姐,你知道云家那两个老不死的,还有你当年在乡下那个二妹,是怎么没的么?……唉,你也别怪我,怪只怪他们最后都真心待你了!”

  “我杀了你!!”

  云清用尽最后的力气对着云姝扑了过去,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云姝冷嗤了声,抬脚重重的踩在了她的脸上,重重的碾着。

  听老一辈儿的人说过,人死前会出现幻觉。而云清眼前浮现的,却是她这可怜又可笑的一生。

  幼年,因为和云姝抱错了,在贫困的乡下受尽欺辱。后来被接回云府,小心翼翼的讨好每一个人,却又是被各种算计,丑态尽出。好不容易代替云姝嫁给了指腹为婚的小侍卫独孤翊,不计代价辅佐独孤翊这一路,替他生下了儿子,落下了一身毛病。

  最终他成了将军,娶了云姝,儿子也给了云姝,而她,却落得这么个下场。

  她这一生谨小慎微,处处讨好,而云姝,什么都不用做,就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她不甘心啊!!

  “云姝,独孤翊,你们等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云清撕心裂肺的吼出最后一声,咽了气。晚风透过窗子吹进屋里,灯熄了……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穿越架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