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师生恋无罪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燕凌空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前有古人,后有来者的师生恋本无可厚非,却把男主人公杨凡推到了风口浪尖;为了一个刺痛的“爱”字,女主人公宋丝柔毅然辍学离家出走。,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前有古人,后有来者的师生恋本无可厚非,却把男主人公杨凡推到了风口浪尖;为了一个刺痛的“爱”字,女主人公宋丝柔毅然辍学离家出走。

精彩章节

一个天高云淡的秋日,宋丝柔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在去学校报到的路上。她终于随了父母的心愿考上了高中。说心里话,对于读不读这个高中,她是无所谓的。只是父母不想让她过早踏入社会,想让她多学点东西,考不考得上大学是其次。对于未来,她有自己的打算;为了不让父母失望,她才勉为其难的初中复读了一年,勉强考上了高中的普通班。即使这样,父母也高兴的不得了,还专门为她做了好吃的庆祝了一下。

她是父母老来得女的掌上明珠。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再有孩子的父母,没想到快四十岁的时候,妈妈突然怀上了她。保了几个月的胎,好不容易挨到了生她的时候,妈妈又大出血,差点连命都丢了。把她养这么大,说有多不容易就有多不容易。

初二的时候,她无缘无故低烧不退;该查的都查了,该做的都做了,就是查不出哪儿的毛病;可是,一上课她就头疼不舒服,三天两头请假看病;后来实在没办法,父母就给她办了一年休学,领她去省城找了一个有名的老中医看病。老中医讲了一通什么阴、阳、实、虚的专业话,她一句也没听懂;她估计父母也听不懂;又先后开了几十副的中药,她断断续续喝了三、四个月才喝好。在父母的眼里,她不只是千金小姐,而是万金之躯。从小到大,光说看病花在她身上的钱,都不知道有几个万了。有点头疼脑热、肚子疼,父母都吓得赶紧带她看医生;他们总怕不够小心,会失去这个上天赐给的宝贝女儿。每天只要看到她微笑,看到她开心,父母的一切烦恼都会烟消云散。她是父母的精神支柱和动力,也是他们的骄傲和希望。

想到父母养自己的不易,又想到父母对自己的疼爱,丝柔暗下决心:不管我能不能考上大学,也要尽我所能把能学会的学会,实在学不会的,就交给老天爷吧!反正我有自己的目标和理想。

穿过几条街道,宋丝柔就到了她熟悉的校园。来到教务处的招生榜前一看,她被分在了高一、三班。高一共有八个班,一、二班是重点班,其他几个都是普通班。

最让丝柔高兴的是,她的初中好朋友田馨也和她分在了一个班。她和田馨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田馨的爸爸是后勤部主任,她家就住在校园里;田馨的小道消息可多了,外号“百事通”。

丝柔迫不及待的来到高一、三班教室。她刚一出现在门口,田馨就一阵风似的跑了出来,紧紧把丝柔抱住说:“哎呦喂,丝柔,快想死我了!你怎么才出现呀?我都盼你好半天了。”

丝柔也激动地说:“我一看和你分在了一个班,就马上跑来教室找你;我也可想你了,你一个暑假都干什么啦,也不去找我玩儿?”

“我和爸爸、妈妈回老家了。在老家呆了一个暑假,前几天才刚回来。”

“怪不得。哎,知不知道谁是咱们班主任?是不是咱们认识的老师?”丝柔两只手握着田馨的两只胖乎乎的大手好奇地问。

田馨把丝柔拉进教室,找了一个靠窗的课桌坐下来,小声对丝柔说:“是一个叫杨凡的历史老师。刚从上面调来的,当我们的班主任。”

“男的女的?年青的、老的?”

“是个男的,年青的。”

“从上往下调到咱们学校来的,肯定出息不到哪儿去。”丝柔不屑一顾地说。

“哎,不能这么说。咱们这个学校,可是有着悠久历史的老学校;听说解放前咱们学校就是一个老私塾。就说校园中间的文昌阁吧,别看不太起眼,那都是有几百年历史的文物了!听说杨凡是我们学校毕业的高材生,自愿从省城的某所中学调到我们学校来的。学校领导知道后高兴坏了,如果不是重点班的班主任选定了,就让他担任重点班的班主任了。你可别小瞧他,听说上学的时候,领导、老师都可器重他了;咱们学校现任校长秦晓天秦校长,就是他当年的班主任。”

“噢?还挺有来头的。你也可以,什么都知道;跟你一比,我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我知道什么就等于你知道什么,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

俩人说着、玩着,不时发出点不大的笑声。

这时,进教室的新同学陆陆续续多了起来;时间不长,走进来一个比他们大的男人,田馨小声告诉丝柔:“快看,这个人就是杨凡。”

丝柔抬头一看:杨凡,高高的个子,留着分头;脸不算白,但也不黑;眼睛不是很大,却是双眼皮儿;睫毛长而浓密,听说这种人容易瞧不起人。一件灰白的长袖T恤,白休闲西裤;穿在他身上让人感觉那么合适、得体。

杨凡在门口里站了足足有一分钟,他扫视了一下到来的新生,然后大步走上讲台,从口袋里掏出一份名单,仔细看了一遍,才开口讲话:“欢迎各位新来的同学!下面我点一下名,点到名字的同学请回答,我认识一下就可以了。”

杨凡开始点名了:“褚国强、赵小锐、李海燕......”当点到丝柔名字的时候,丝柔因走神居然没听到;旁边的田馨悄悄碰了她一下,小声说:“点到你名字了。”她才站起来,轻轻答了一声:“到”。这时,杨凡已点到了下一个同学的名字。

杨凡站在讲台上,眼睛不眨的看着丝柔,足足看了有十几秒钟。丝柔静静的站在课桌后看着杨凡,她没敢自动坐下;杨凡面无表情地说:“坐下吧。”丝柔才慢慢坐下。直到杨凡点完名离开教室,丝柔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田馨问她:“刚才你在想什么呀?那么入神,连点你名字都没听到。”

“我在想:如果杨凡老师穿一件红色的T恤,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

“你不会是对杨凡一见钟情吧?怎么想那么多?连穿什么样的衣服好看,你都替人家操心。”田馨开玩笑说。

“切,我看上他?一张不会笑的‘死人脸’,从进门到出去就没见他笑过;我见到他有点发怵倒是真的。”丝柔说出了心里话。

“我也有同感。”田馨附和着说。

“他最后还说了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进去。”丝柔问田馨。

“说走读生可以回家了,下午一点半到校;住宿生选个代表,把名字登记一下,名单交给他安排食宿。下午排座位,发新书,然后就没了。”

“那我们就回家呗,在这里坐着也没什么事。”丝柔对田馨说。

二人手拉手走出教室,走向甬路。到了岔路口,丝柔冲田馨摆摆手向大门走去;田馨则拐了个小弯朝家的方向走去。出了学校的大门,丝柔哼着小调就回家了。

下午,丝柔早早来到了教室。教室里还没几个人,好处是田馨也在,只要有身材像“熊猫”一样的田馨,她是不会寂寞的。俩人刚说了没几句话,杨凡进来了,他一见人不多,就随便指了几个人说:“你们跟我去把新书搬来。”这中间也包括丝柔和田馨。

不知什么时候,杨凡把书全搬到他宿舍里来了。大家七手八脚的搬着一捆捆新书。从杨凡宿舍到三班教室有好长一段距离;田馨和丝柔每人手里提着两大捆书,累得半路停下来休息。不知何时,捆书的一根劈开的细线,竟把丝柔小拇指的关节处勒出了一条缝,像刀割过似的,还在向外渗血呢!其他手指都勒得红红的。丝柔疼得用力甩着手,田馨托着丝柔的手心疼地说:“丝柔,血都出来了,一定很疼吧?”丝柔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时,杨凡从后边走过来问:“怎么了?”

“丝柔的手勒出血来了。”田馨托着丝柔的手给杨凡看。

杨凡看了看丝柔,又仔细看了看她的手,对田馨说:“你们俩都别搬啦,你带她去医务室处理一下吧。”

“不用了,没事的。还是先把书搬回去吧。”丝柔有点难为情地说。她怕杨凡认为她娇气,没干过活。

“还是去包扎吧,感染了会发炎的。”杨凡冷冷地说,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

田馨拉着丝柔去医务室了。

看着俩人的背影,杨凡想:一看那双手,就知道没干过活;再看那张白得如粉团一样的小嫩脸儿,整个一娇生惯养的小姐。自此,杨凡对丝柔没什么好印象,觉得她像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开学的第三天,全班五十六名同学全部到齐。

下午第一节课,杨凡向全体同学做了自我介绍,并进行了一段不太长的讲话。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凡。杨树的杨,平凡的凡。”并在黑板上写下了“杨凡”二字。

刚写完,就听底下啧啧称赞:“好隽秀的粉笔字。”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练到这样?”......

杨凡回转身,看到五十六双不同的眼睛有神的看着他和黑板;杨凡接着说:“你们是刚入学的新生,我也是这个学期才从外地调来的,任咱们高一、三班的班主任。希望我们以后能像一家人一样相处。你们可以不把我看成是老师,看成是你们的兄长、朋友;如果以后学习上、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来找我,我能解决的解决,解决不了的找更有能力的人解决。现在,同学们可以畅所欲言,有什么问题、疑问、好奇、意见、建议都可以说出来,咱们一起来讨论、解决。有问题的请举手示意。”

杨凡的话刚落地,有一男同学举手站起来问:“杨老师,听说你是教历史的,如果其他学科有问题,可不可以问你?”

“可以。”杨凡简短而干脆地回答。

又有一位女同学举手提问:“杨老师,看上去你也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你有多大了?”

杨凡没有正面回答,他若有所思地说:“我大学读了四年,教了六年书,到现在为止,高中毕业整十年了。”

短暂的沉默。

“你结婚了没有?”

不知谁在下面小声问了一句,全班鸦雀无声。

杨凡郑重地回答:“没有。”

丝柔坐不住了,她举手站起来,说:“杨老师,你现在可不可以给大家一个开心的微笑,只要一个小小的微笑就够了。”丝柔还用手比划着一点点、小小的。

全班都愣住了!她怎么敢向老师提这样的要求?不过也不奇怪,谁也没见杨凡笑过,只是大家看着他冷酷的脸,没人敢说实话罢了。

杨凡看着丝柔平静地说:“这位同学,我没什么开心的事,所以笑不出来;你若肯教我,我很愿意跟你学。”

丝柔一听,面向大家说:“各位新同学好!今天是我生日,我希望大家送我一句话作为生日礼物,谢谢大家!”

“生日快乐!”

全班齐齐的喊了出来。

丝柔开心的笑着谢了大家。她偷眼看了一下杨凡,不知什么时候,一丝笑容竟挂在了杨凡的脸上。丝柔正眼看着杨凡,带头鼓起了掌。全班掌声响起,杨凡的脸上真的出现了开心的微笑。

他也正眼看着丝柔,眼神好像在对她说:这一刻,你是我的老师。然后,他示意大家停下来,看着丝柔认真地说:“宋丝柔同学,生日快乐!谢谢你教给了我微笑。”好多同学的眼睛都看着丝柔,丝柔不好意思的低下来头;她没有想到杨凡会如此认真。

下课铃响了,杨凡刚走出教室,好多同学就围着丝柔的课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田馨、丝柔忙着应付新同学,随便就把刚才的事抛之脑后了。

一个星期后,开学的忙乱过去了;同学们的心也从暑假的野外收回到教室里;新同学相见的新鲜感也逐渐褪去了;一切都恢复到了正常上课的状态:早饭前一节自习,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晚饭后二节晚自习,一天大小共十节课。

除了有老师上的课或自习之外,没其他老师上的自习课,杨凡都自己盯着。杨凡拿本书往讲台上一坐只管看自己的书;底下的同学学什么,做什么,他从来不闻不问。看书看累了,他就走下讲台溜达溜达,顺便观察一下每个学生。

杨凡看书的守候,有的学生在底下窃窃私语,他也装作没听见;有的做小动作,也没见他管;还有的在看小说,他就更不用管了,又没影响其他学生?

有好多学生对他有意见,觉得他无能,不负责任,像个摆设一样坐在那里,对班级纪律置之不理,不配当班主任;如果长此下去,高一、三班非让他带垮掉不可。对学生的不满情绪,杨凡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这样的过了一个月,一个晚自习的第二节课,杨凡让学生把所有的学习都停下来,他要开班会。

杨凡一改往日的赖散,他用锐利的目光扫了一遍班上的每位学生,然后开口说话:“这一个多月来,我直接、间接观察了班上的每一位同学,对你们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下面我举几个例子,让同学们评判一下,看我说的对不对。赵小锐:你聪明但不好学,喜欢做小动作,有点坐不住;李海燕:勤奋好学,不喜欢提问题;刘立东:喜欢看小说,如果我没说错的话,看的是金庸的《天龙八部》,都看了好几本了;田馨爱和前后桌的同学说话;宋丝柔手里爱玩小东西,好走神;张振宇热心助人,学习上不够努力......我重点说一下褚国强。你非常的聪明,学习上也很认真,有主见,有头脑,但不善与人沟通;你在同学们中有一定的威信,我想让你当咱们高一、三班的班长,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褚国强听后愣住了,他没想到杨凡会让他当班长。因为从他来到这个班,也没和杨老师说过几句话,他认为杨老师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没想到杨老师这么看重他,他有点受宠若惊了。学生中不知谁喊了一句:“褚国强,我看好你!”接着,大家都鼓掌表示同意。

褚国强激动的声音颤抖着说:“杨老师,我愿意!就凭你对我的信任,我也要把这个班长干好。”

掌声更加激烈......

杨凡接着说:“同学们,我说了某些同学的缺点,并不是批评那些同学,是让大家引以为戒,别再犯同样的毛病。就拿看小说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适当的放松一下神经,看看小说也可以,但不能天天自习课抱着小说看,那就本末倒置了。好说话也挺好的,说明善于与人沟通,但不能上课说,下了课随便说。我说这些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同学们,我们无论做任何事情,都要把它做好,做到最好;学习要学好,玩也要玩好;课上、课下分清楚。我也教一班的《历史》,在我看来,一班的学生既不比你们聪明,也不比你们本事大,关键是勤奋;他们有压力,压力可以变动力,是好事也是坏事;而你们没有压力,可以轻装前进。咱们班后两排全部是男生,男生比女生多十几人,咱班在一群男子汉的带领下总不能输给一班吧?考学可不管什么重点班、普通班,谁的成绩优秀录取谁。”

“在家里,你们都是父母的好儿子、好女儿;我希望在高一、三班,你们是最优秀的好学生。我喜欢的一句话是:‘不用扬鞭自奋蹄’。今天,我把这句话送给你们,咱们共勉。”

杨凡说到这里,褚国强带头鼓掌。

掌声过后,杨凡又说:“一个多月来,我天天自习课坐在这里,不知是你们没有问题,还是有什么顾虑?竟没有一位同学向我提过问题,也可能是怕难倒我,怕我没面子;没关系的。‘三人行必有我师’,我被难住也可以向别人请教。记住:学习上一定要‘不耻下问’,谁都一样;不要不好意思。不会装会,不懂装懂,才是真正的没面子。我有决心和信心把高一、三班带成全校最好的班,带成三年后升学率最高的班。这段时间,我故意不闻不问,放纵你们,是在读你们的性格特点、脾气、爱好,优点、短处;只有了解了你们,读懂了你们,才能有的放矢的引导你们。现在,你们每个人的样子,都是我脑子里的一个记忆,随时可以打开它。希望我们班的五十六名同学,帮我守护好这些记忆,三年后开启它,让它生出翅膀,各自飞到想去的地方。在这里,我先谢谢同学们!”

讲完这段话,杨凡庄重的给同学们鞠了个躬。好多同学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他们没想到,前段时间竟误会了杨老师。他对他们是如此的用心!赵小锐闪着泪光激动地说:“杨老师,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是不是?同学们?”

“是——”

大家齐声高喊。

杨凡的脸上,又出现了开心的微笑。

走在回家的路上,丝柔的心情还没平静下来。让她不曾想到的是,平时看似不屑一顾的杨老师,心思竟这样的缜密。他把每个人的优缺点都说得那么到位,特别是她自己;手里爱玩小东西,爱走神。他一直坐着看书,什么时候发现的呢?使她不由得对杨凡生出了几分敬意。虽然他还是老板这一张“死人脸”,但总算偶尔有点笑容了。

激动归激动,她担心自己早晚有一天会令这张“死人脸”失望的。因为她的“数、理、化、英”实在太差了;她不是不用功,只是怎么学也学不进去,怎么学也不会;她很着急,也很无奈。好在父母从不要求她学习要多好,只要不生病,无灾无难、健康开心,长大成人就行。只是今晚杨凡的一番话,让她有些不安,就她目前“数、理、化、英”的水平,就算把杨凡累死了,她的成绩也提高不到哪里去。为了不让杨凡太看不起她,她硬着头皮去啃那些天书一样的“数、理、化、英”。“英”好像还好点,其它三科都快把她愁苦死了。

回到家,父母在等她。一见她回来,妈妈赶紧打好了洗脸水,让她洗脸、洗脚,抓紧时间睡觉;明早还要早起上早读呢。

躺在妈妈准备的柔软的被窝里,丝柔很快甜甜的睡着了。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浪漫青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