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狐夫难缠夜夜欢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任语丁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十年前,我爸进山打死了一只带崽的母狐狸,十年后,公狐狸缠上我,强迫我嫁给他,让我给他生孩子,还要杀了我。狐夫来了,我躲在被窝里发抖,求助,我该怎么办?,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十年前,我爸进山打死了一只带崽的母狐狸,十年后,公狐狸缠上我,强迫我嫁给他,让我给他生孩子,还要杀了我。狐夫来了,我躲在被窝里发抖,求助,我该怎么办?

精彩章节

一只冰冷的手落在我的小腹上,穿在身上的睡衣被慢慢掀起,冰冷的感觉顺着手指慢慢向上。

我猛地惊醒,但身子却不受控制。

眼睛睁不开,嘴里喊不出来,我拼了命的挣扎却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一下。

这是怎么了?

突然我感觉到有一股气息落在我的脸颊,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我耳边慢慢响起:“宝贝儿,今晚,我们一起生好多孩子……”

谁!是谁在我耳边说话!

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强烈的恐惧袭来,我的身体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而那只冰冷的手掌已经覆上我的胸部。

不.......

我拼命挣扎,那只手落在上面的一瞬间,身体似乎有了一丝气力,舌头从嘴里慢慢伸出,我用力在上面咬了一下。

痛,痛楚从舌尖快速蔓延,我睁开了眼。

昏暗的光亮下,一张模糊的男人脸,贴着我的眼。

怎么会有男人,我的嘴巴张大,喉咙里还是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不要怕,你是我的,我来找你来了!”男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那张脸在慢慢靠近。

“啊......”

我终于喊了出来,刺耳的尖叫声响起,一下子从床上坐起,冷汗不断从脸上滑落。

又是这个噩梦……

我不停大口喘气,已经不记得多少次在梦里出现这样可怕的一幕,只是这一次更加真实,肚皮上那种凉凉的感觉还在。

这真的是梦?

我死死抓住头发,脑袋埋在双腿之间,脑海里突然闪了两下,就像是黑暗中出现两道光亮。

眼睛!

那两道光亮是眼睛,周围跟着慢慢亮起,那根本不是人,尖尖的鼻子和下巴,眉间带着一堆白色的毛。

狐狸!

我知道是那只狐狸回来报仇了!

我叫苏琳,出生在大兴安岭边上的一个村子,那里山多林密野兽也多,几乎家家都打猎,十年前,我八岁生日那天,爹进山带回来两只狐狸。

一只已经死了,爹说要给我做一件皮毛大衣,那样冬天就不会再冷,扒了狐狸皮划开肚子的时候,从里面掉出三只未成形的狐狸崽,爹顿时傻了眼。

老山人有规矩,进山有三大打,小的不打,带崽的不打,最后一种是带白毛的不打,如果碰了就是犯了忌讳,前两种我懂,如果连小的和母的一起打,过不了几年,山里的野兽也就打光了,至于最后一种是为什么,几乎没有人提起过。

爹和娘说了几句话,很快拿着猎枪带着死的母狐狸和崽子进了山,那天晚上村子里的狗足足叫了一个晚上,听着特别瘆人。

因为狗一直叫,我睡的不好,半夜肚子疼起来上茅房,突然看到黑暗中亮了两下,当时吓了一跳,靠近一看,这才看清楚,是那只被捕兽夹伤了前腿的狐狸,坐在那看着我,我永远记得那天晚上那只狐狸看我时候的眼神,当时觉得它可怜就把它给放了。

我爸第二天下午才回来,进了屋喝了一大碗自家酿的玉米酒,把他当成命根子一样的猎枪给摔了,从此再也没进过山。

那天晚上进山之后发生了什么,爹也从来没和人提起过。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根本不是,从那一晚之后,我就开始做噩梦。

梦到那只被我放走的狐狸,幽蓝的眼睛盯着我,而且还会说话,狐狸说父亲害死了他的女人和孩子,所以……他要我的身体给它生孩子……

这太荒谬了!我只当成是噩梦,却没想到随着时间推移,梦中的感觉越来越真实……

不会是真的吧?!可是……怎么可能呢?

小腹下面有些痒痒的,我忍不住伸手去摸,感觉摸到了什么东西,手指抬起,我张大嘴巴,捏在我手里的是几根白色的毛!

这肯定不是我的,手指一抖,白色的毛掉在床上。

那只狐狸、他真的找来了!

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今天就是我十八岁生日,他说过等我十八岁的时候就会回来找我给他生孩子!

我该怎么办?!

我紧紧缩在被子里,一直瞪着眼、乱七八糟地熬到天亮。

“小琳,生日快乐!”

叮咚,一条讯息进来,发信人是刘宇。

他是我男朋友,我们感情很好,彼此相爱,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只是因为我的保守,一直没有发生那种事。

我咬了咬牙,也许……那东西怕人也说不准,特别是刘宇这种身强力壮的男人。

我很快回了讯息,“今晚能不能陪我?只有我们两个人。”

讯息发了出去,刘宇很快回信,“好!”

看起来他很高兴,我也松了口气,掀开身上的睡衣,那股冰冷的感觉还在,似乎只是摸了摸,并没有把我怎么样。

不如今晚就把身子给了刘宇,至少他是我喜欢的人,这样,那只狐狸也不会再缠着我。

下午,刘宇给我发来旅店信息,离我们学校不远。想到今晚就要和他那啥那啥,我的脸有些烧红。

晚上,我精心打扮了一下才出门。

他会在房间里等我吗?会不会很痛?难道今晚就这样把第一次交出去了吗?如果那只是一个噩梦,会不会太草率了。

我心里胡思乱想着,想到那个可怕的噩梦,身上发现的几根白色的毛,我咬了咬牙走进了旅店的大门。

柜台前面没人,我是第一次来,特别尴尬,心里想着没人正好,刘宇已经定好了房间,索性直接上去。

我放轻脚步往里走,就在我准备上楼的时候,突然有人喊住了我。

“站住。”

“定好房间了,303。”

我不想被人看到,随便回了一句,快步跑上楼梯,幸运的是,那个人并没有追上来。

上了三层,站在楼梯口,我忍不住向下看,旅馆一层的空间很开阔,我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有人,也没听到脚步声,刚才的人是从哪出来的!

从楼梯的缝隙向下看,隐约的感觉到下面好像有影子晃了一下,一双眼睛从下面露出来,就站在楼梯的最下面抬头看着我。

我扭过头朝着里面跑去,走廊里传出我的杂乱的脚步声,上面的灯不停闪动,显得异常的诡异。

我本来心里就害怕,尤其是来这种陌生的地方,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挂在房门上的牌子。

303!

303房间的门紧闭着,里面没有开灯,我似乎来的早了一点,主要是想快一点见到刘宇,我真的怕了,害怕那只狐狸会来找我。

“阿宇,你在吗?”

我站在门外小声问了一句,走廊里闪动的灯让我一阵发慌,手忍不住放在303房间门上,嘎吱,303房间的门自己开了。

里面有人?

就在我迟疑的一瞬间,突然一只手从里面伸出来,一把将我拽了进去,几乎同时身后的门用力关上。

“阿宇,是你吗?”

房间里是黑的,我有些慌乱,抓住我的是一双男人的手,应该是刘宇,但和往常不同,今天的他就像是疯了一样,用力将我往前一推。

我一下子跌倒在床上,我想扭过头,脑袋却被他用力按住。

这不是阿宇!他对我很好,很温柔,不会这样粗鲁的对我。

那这个人是谁?是疯子、变态?还是专门做那种事的?

我怕了,死命挣扎。

根本没用,脑袋和后背被用力按住,裙子掀起,几乎同时贴身的小裤被用力拉下,梦想中的浪漫这一刻彻底化为泡影,这不是我想要的第一次。

最夸张的是,那个人根本不是刘宇。

我想大声呼叫,脑袋被那只手死死按在松软的床上,只能发出的只是呜呜呜的声音。

一股冰冷的凉意从后面袭来,我感觉得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抵在上面。

痛!

撕裂的剧痛袭来,我差点昏过去,那种感觉就像是皮肉被硬生生的撕开。

我的脑袋被硬生生拎了起来,下身的痛楚慢慢麻木。

“呜……你是谁?唔……救命!”我终于可以发出声音,那一刻,我的声音明显在颤抖,我真的怕了,完全不清楚背后压在上面的男人到底是谁!

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应该约刘宇一起过来,他非要给我一个惊喜,让我提前在房间等他。

这难道就是他给我的惊喜?

“呵呵,别怕……宝贝儿……这只是开始。”

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的一瞬间,我的身体完全僵住。

这个声音很熟悉,我可以肯定那不是刘宇的声音!

下一刻,房间突兀闪烁昏暗的光,男人的胳膊出现在我面前,上面带着一块半圆形的巨大伤疤,中间的位置有一处凹陷,只剩下一层皮包着骨头。

“宝贝儿,还记得吗?”

手臂上骇人的伤疤!

我彻底懵了,一时间忘记了挣扎,耳边传出男人沉重的喘息声。

我就这样被压在旅馆的大床上,身体随着他前后晃动,下面的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回去和我拜堂成亲,否则,那个老东西会死的很惨。”

压在身上的感觉消失了。

我快速从床上爬起来,旅馆里的灯亮了,床上的一滩血红异常刺眼,剧烈的痛楚还在,我快速穿上衣服,疯子一样冲了出去。

“小琳!你怎么来这么早?”

旅店门口,刘宇手里捧着花,另外一只手拎着蛋糕,他笑着看我,眼神里透出一丝期许的目光。

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就在刚才,我却被另一个家伙给破了身!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