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撒旦囚情:迷糊天使擒君心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飞翔的小鸟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千年孤独谁能懂?我懂,因为我亦苦;千年寂寞谁能填?我能填,因为我亦爱;他与她的缘分,起源于一场意外的赌约,他与她的缘分,开始了就无法结束。“你若不离,我必生死相依。”“不信,因为你不配!”“没有试过,怎知不配?”高傲的他想爱不敢爱,一再拒爱,错过数次机缘。当彼此的路途分岔,当心爱的她转身投入他人怀抱,高傲天神的泪又该坠入何方?那个牵绊了千年的夙缘,又该何去何从?若爱只是分别,情愿不曾相识。心痛决绝,到最后剩下的只是无比惆怅。午夜梦回,她的心里,终究只有他。天界风光无限好,奈何一心恋红尘。为了她,高傲天神不

小说简介

千年孤独谁能懂?我懂,因为我亦苦;千年寂寞谁能填?我能填,因为我亦爱;他与她的缘分,起源于一场意外的赌约,他与她的缘分,开始了就无法结束。“你若不离,我必生死相依。”“不信,因为你不配!”“没有试过,怎知不配?”高傲的他想爱不敢爱,一再拒爱,错过数次机缘。当彼此的路途分岔,当心爱的她转身投入他人怀抱,高傲天神的泪又该坠入何方?那个牵绊了千年的夙缘,又该何去何从?若爱只是分别,情愿不曾相识。心痛决绝,到最后剩下的只是无比惆怅。午夜梦回,她的心里,终究只有他。天界风光无限好,奈何一心恋红尘。为了她,高傲天神不

精彩章节

“啪啪啪!”别墅的门口爆竹声此起彼伏,热闹的气氛渲染了整个围观的迎亲家属。站在最前面的是新娘子的父亲,也就是唐氏现在的当家人唐正凯。

正了正领带后,唐正凯慢慢的走到了拥挤的人群面前,绅士的弯腰鞠躬:“感谢各位来参加小女的婚礼,敝人在这里不胜欢喜。为了表示我的一点心意,凡是来参加的人都可以有三百元的酬谢金!”

虽然钱数不多,但是对于那些基层人员而言,这些钱足够自己买很多东西了。所有的人情绪一下子变得更加高昂起来,纷纷鼓掌致意。

唐正凯望着底下尖叫声和欢呼声源源不断,心底一下子涌起了满足的感觉:哥哥,你看到了没有?我比你更懂得做人的道理,你就在天上好好的看着吧,看我怎么把唐氏给带领向更高的阶梯!

“怎么,不想过去看看?”幽暗的角落里,一个相貌俊朗的男子身体悬浮在墙壁上,脸颊距离女孩只有一寸,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啪!”慵懒的把手放在男子的脸上,唐紫菱的眼眸里冷冰冰的,一点感情也没有:“这些东西不是我想要知道的,阿修罗,你该知道我的目的!”

瞧着唐紫菱认真的样子,阿修罗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悬躺在她的面前:“我说,和你认识那么久了,都没看到你笑过,这也太过没趣儿了吧。”

唐紫菱轻轻的拉开了左眼的眼罩,赫然睁开了那只从未有人看过的眼睛。男子看到里面黑色的契约印记时,脸色一下子变得认真多了,身体慢慢的正了过来,他缓缓的降落到了地上,对着她弯腰鞠躬:“主人,你吩咐吧,我随时行动!”

唐紫菱的脸上露出了嗜血的笑容,慢慢的凑到了阿修罗的身边,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听完了唐紫菱的话,阿修罗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大手轻轻的揉了揉唐紫菱的脑袋:“你果然很合我的胃口。说真的,人类之中,你的心的确冷到极点了,不过,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轻哼着把手搭在了阿修罗的肩膀上,唐紫菱有些肆意的笑了笑:“拜托,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如果继续当老好人,那么一辈子也无法替父母报仇雪恨!也许我从来就不适合当个好人吧!”

阿修罗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为唐紫菱的变化感到有些心疼:这样的情况真的好吗?把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究竟错了没?

虽然心底有不舍,但是阿修罗也知道改变唐紫菱的是这个不公平的人生,在这个路上,她吃的苦实在太多了。如果自己没有出手,也许今天这个女孩就不会活着站在这里!

慢慢的松开了双手,唐紫菱轻轻的呼了口气,缓缓的张开了自己身后的翅膀,身体悬浮在了空中:“快点去帮我实现这个计划吧,我已经等不及想看那个男人的表情了!”

一想到马上就可以看到曾经的男友脸上那惊惧的样子,唐紫菱浑身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烈起来。

阿修罗很不喜欢现在的紫菱,因为她的心灵已经慢慢的扭曲了,仇恨把她整个人都吞没了,这和原先自己看到的纯洁善良的她截然不同。

换做以前,自己大可把失去价值的人丢在一边置之不理,但不知道为什么,就算紫菱身上已经没有自己想要夺走的美好了,他还是想守在她的身边呵护她。

阿修罗淡淡的看了一眼紫菱,提醒她藏匿好自己的身形,然后飞快的消失在了紫菱的视线里。

轻轻的把手放在自己订下契约的眼眸上,紫菱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苦涩的笑意:你对我永远只有主仆之情吗?阿修罗,你可知道,我对你已经……

借着隐形之力悬浮在空中的阿修罗望着别墅里热闹非凡的场景,眼眸里闪过了一丝轻蔑的光彩:你们这些人到了地狱里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让你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太浪费了!若不是答应紫菱除了她想对付的人之外谁也不准伤害,我一定亲手宰了你们这群势利鬼!

不再去管客厅里有着贪婪嘴脸的人群,阿修罗飞快的上了二楼的卧室,在听到新房里的嬉笑之后,他的火气骤然涌上心头:“咯咯,谁喜欢过唐紫菱那个笨女人啊?你知道吗?我想跟她在一起,可都是为了帮你和你爸爸夺取公司啊!”

女子羞涩的笑了笑,粉拳捶了男人一下:“你可真坏啊!要是紫菱姐姐知道你早就跟我暗渡陈仓的话,不知道她该有多伤心呢!”

男人的脸上露出了相当不屑的笑意,拿起了一根烟舒服的抽了一口,朝着一边长长的吐了一口烟雾:“伤心又怎样?那种女人呢,根本就不是我的菜嘛!”

阿修罗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卑鄙恶劣的人,但是没想到人世间竟然有这种顽劣成性的男人,这真的让他很窝火!

浑身散发起了阴寒之气,阿修罗慢慢的降落到了地上,身体慢慢的贴近了唐紫菱的表妹唐秀秀。

手指缓缓的点了点唐秀秀的后脑勺,阿修罗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红色的光芒,开始对她施行了咒语。

唐秀秀浑身一颤,双目一下子变得空洞起来,整个人仿佛变得痴痴傻傻起来。坐在一边抽烟的白轩宇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新婚妻子,发现她似乎有些不舒服的样子。

扔掉了手里的烟头,白轩宇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啪!”唐秀秀狠狠的甩了白轩宇一巴掌,眼睛死死的瞪着他的脸:“你这个混蛋!对我表姐竟然做出始乱终弃的行为,我要你死!”

白轩宇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唐秀秀,好笑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喂,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好吗?别忘了,当初是你跟我一起对付唐紫菱的好吗?”

“啪!”又是一巴掌打在了白轩宇的脸上,秀秀一下子冲着白轩宇龇牙咧嘴起来,顺手抓起了水果刀对准了他的心脏:“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白轩宇看到唐秀秀竟然来真的,一时间有些惊愕了,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了指她的脸:“别,别乱来啊,我可是你的丈夫!”

穿透过墙壁进来的唐紫菱好笑的看了一眼吓得半死的白轩宇,有些轻蔑的摇头:真是个没胆的家伙,真是瞎了眼了,我怎么会喜欢过这样的人!

慢慢的移动到阿修罗的身边,唐紫菱表示现在也该上演一出好戏了,让唐正凯好好的享受一下自己给他的特殊礼物!

阿修罗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有些心疼的开口:“你没事吧?这混蛋说的话你别往心底去!”“哼!”唐紫菱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不屑的撇嘴:“放心吧,为了这种人伤心,那简直侮辱了我的身份。我呢,只是想要好好的祭奠一下我死去的爱情!”

虽然唐紫菱只是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一个,但阿修罗却很欣赏她这种看得开的风度。也正是因为她对自己的人生没有放弃,所以他才会从地狱出来,再次出手帮助人类。

阿修罗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有目的的选择帮助的对象了,可是他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对唐紫菱并不是以前那种交易的状态,而是发自内心的想要保护她。现在,他唯一的心愿就是帮助紫菱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其实,以地狱之神阿修罗的能力,他完全可以一下子把唐紫菱扶持到总裁的位置,也可以立刻把这些人面兽心的家伙给解决掉。

之所以这样麻烦的一步一步行动,只是想要给紫菱出一口气。对于发生在紫菱身上的事情,阿修罗是看得一清二楚,也深深的为她感到痛心,发誓一定要让伤害紫菱的人付出相对的代价!

轻轻的打了个响指,唐秀秀一下子恢复了神智。望着白轩宇远远的躲着自己,她感到很奇怪:“轩宇,你在干什么呀?”

白轩宇准备说话的时候,赫然看到了漂浮在空中的阿修罗和唐紫菱。惊恐万分的瞪大了眼,白轩宇浑身都在发抖,颤巍巍的伸出手指了指头顶的唐紫菱:“你,你是人是鬼?”

唐秀秀不满的撅嘴,想要靠近白轩宇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触碰自己的脸颊。身体微微一抖,唐秀秀慢慢的转过身,看到悬浮在空中的唐紫菱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时,她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嘴角不断的颤抖着,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唐紫菱笑嘻嘻的翻了过来,倒垂着脑袋看着唐秀秀:“怎么?刚才不还是说的很开心吗?现在看到我为什么反而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呢?”

唐秀秀活像看到了鬼一样,使劲的摆手:“不,不关我的事,这都是白轩宇干的,是他欺骗了你的感情!”

一边的白轩宇没想到自己的新婚妻子竟然这么容易就背叛了自己,一时间羞恼万分,上前给了她一巴掌:“你胡说八道什么东西?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对不起紫菱?”

望着眼前这对男女不顾形象的狗咬狗,唐紫菱的心底暗暗好笑:不管是你们谁的主意,我都不在乎,反正只要能把你们的生活搅得翻天覆地,那就足够了。

轻哼了一声后,唐紫菱沉下了脸,慢慢的降到了地上,并且收起了自己黑色的羽翼。看到唐紫菱恢复成正常人的样子,唐秀秀才算是有一点安全感了。

但是,当她看到一边还有一个跟唐紫菱同样可以悬浮在空中的男人时,她浑身又颤抖了起来。

白轩宇望着唐秀秀这样胆小的模样,嗤笑着摇了摇头:“蠢女人,真不知道我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

听到白轩宇这样说自己,唐秀秀羞恼的抓了他的脸,表示当初要不是他用卑鄙的手段把自己给灌醉了,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说来说去错的人都是他,现在就算后悔也不准离开了!

白轩宇本来就不是一个特别容易安分的男人,现在被唐秀秀这样压在头上,心底的火气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对着她的脸又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别给脸不要脸啊,你要是再闹,我马上和你离婚!”

虽然唐秀秀觉得很委屈,但是白轩宇的话确实让她很忌讳:我不能跟他离婚。这才结婚头一天,要是被他给休了,那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啊?何况,爹地都给了他公司总经理的位置,要是我走了,他不是更会胡作非为了?

一想到这里,唐秀秀又直起了腰,告诉他不管他怎样的刺激自己,她都不会离婚的。白轩宇还真没想到唐秀秀竟然会如此的固执,有些不满的撅起嘴,想要骂人的时候,却被唐紫菱敲了敲肩膀。

白轩宇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哀求唐紫菱看在以前的情分上饶了自己。唐紫菱慵懒的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朝着悬浮在空中的阿修罗招了招手:“罗,你下来嘛,老是站着一定很累吧,好好的休息休息。”

阿修罗的眼底涌起了一丝笑意,知道唐紫菱又要开始搞怪了。慢慢的移动到紫菱的身边,阿修罗温柔的抚摸了下她的脸蛋,轻轻的俯身吻了她一下:“亲爱的,你说,该拿这两个欺负你的人怎么办呢?”

唐紫菱看着白轩宇和唐秀秀紧张的样子,心底愈发的兴奋起来:既然他们觉得我一定会伤害他们,那不妨就玩个更刺激的,索性把事情闹得更大一点,看看唐正凯如何收场!

轻哼了一声,唐紫菱有些为难的捏了捏下巴,微微撅了撅嘴巴,双手搂住了阿修罗的脖子:“怎么教训他们啊?我还真的想不出来呢。你说该拿他们怎么办呢?”

阿修罗笑眯眯的转过身看了一眼白轩宇和唐秀秀,很平静的开了口:“最解气的办法就是把他们大卸八块,然后煮了吃,这样你心底的恨应该能消了吧。”

大,大卸八块?纵然白轩宇是个男人,可是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他还是感到异常恐惧,尖叫着想要冲出屋子,却被一股力量给强行往后拉。

“啧啧啧!很不乖哦,你这样的行为我可以理解为是在反抗吗?”虽然唐紫菱在笑,但是白轩宇很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正在蔓延着一股暴戾的气息,指尖慢慢的浮现了一股红色的光芒。

“噗通!”白轩宇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表示她想要什么自己都可以给,只求她给自己和唐秀秀一条生路。

“是啊,是啊,伤害你的人是我爸爸妈妈,和我跟轩宇没什么关系,你要找就找他们,放了我们吧!”

唐紫菱没想到表妹为了活命竟然连自己的父母都可以出卖,一时间对她的厌恶更加的深了起来。

慢慢的弯下腰,唐紫菱挑了挑眉,表示自己虽然痛恨叔父叔母,但是她同时最讨厌不孝顺的人,尤其是在关键时刻把家人弃之如敝履的人!

迅速的站了起来,唐紫菱一把掀开了自己的眼罩,赫然的睁开了那印着契约记号的眼睛。

“啊!”看到眼前已经异变的紫菱,白轩宇和唐秀秀的心底愈发的恐惧,使劲地朝着他们磕头求饶。

轻哼了一声,唐紫菱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只要你们现在出去在大厅里使劲的打自己的耳光并且把做过的错事给说出来,我可以饶了你们的命。如果不肯的话,那今天你们只能死在这里了!”

说完,唐紫菱用自己得到的异能操控住了一台电视机,移动到了白轩宇和唐秀秀的头顶,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瑟瑟发抖的两个人。

虽然知道如果当众说那样的话会很丢人,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下似乎不是迟疑的好时机,还是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比较好。

咽了咽口水,白轩宇慢慢的开了口:“我,我答应!”“不行!”唐秀秀拉住了白轩宇的胳膊,表示就算她逼着也不能认输,否则,一辈子都会受到钳制。

“啪啪啪!”唐紫菱笑着拍了拍手,为唐秀秀的勇敢而鼓掌。无奈的耸肩,唐紫菱又开了口:“既然你们自己找死,那么我也没办法,我如果不送你们一程的话,那就太对不起你们了!”

说着唐紫菱就用意念把电视机飞快的往下砸。“等等!”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白轩宇一下子叫嚷了起来:“她不答应我答应!我会去这么做,求你饶了我吧。”

唐紫菱收起了玩味的笑容,慢慢的弯下腰凑到了白轩宇的面前,轻哼着勾起了他的下颚:“如果是秀秀求饶的话,我倒是还会给你们一次机会。毕竟她是我的妹妹嘛,我没必要赶尽杀绝。可惜啊,她似乎没有想要求饶的意思呢。”

白轩宇一把拉住了紫菱的衣服,哀求她看在彼此多年的情分上饶了自己一命,千万不要那么冲动的下手。

唐紫菱哈哈一笑,一把甩开了白轩宇的大手,不屑的转过了身:“我跟你很熟吗?充其量只是认识而已!还是那句话,没有唐秀秀的道歉,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听到唐紫菱都这么说了,白轩宇知道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便用力的拽住了唐秀秀的胳膊,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道歉呐,快点道歉!”

唐秀秀没想到为了活命白轩宇竟然会这样对自己,有些哀伤的摇了摇头,用力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我不!”

望着唐秀秀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白轩宇一脚将她踹开,表示自己要是能活下去,绝对不会跟她在一起,一定会恨她一辈子!

说完,白轩宇又跪了下来,使劲的朝着唐紫菱磕头,希望她可以给自己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游戏玩到这里,唐紫菱觉得没什么新奇的地方了,手指轻轻的往下一点,电视机重重的砸到了白轩宇的身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白轩宇倒在了血泊之中,昏迷之前他怨恨的看了一眼唐秀秀,然后就完全的失去了知觉。

唐紫菱算算时间,知道事情也做的差不多了,便迅速的和阿修罗隐身躲藏在了屋子里,但是他们偏偏就是让唐秀秀可以看到他们的存在,用这样的方式不断的折磨唐秀秀的内心世界。

一打开门,唐正凯就看到原本潇洒俊逸的白轩宇就这样倒在血泊里,而女儿呢,则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正凯浑身一颤,险些晕过去了。颤抖的抬起胳膊,唐正凯嘶吼了起来:“这是谁干的?”

唐紫菱哈哈笑了笑,身体慢慢的飘到了唐秀秀身边,弯下腰凑到她耳边:“怎么不说呀,告诉你爸爸是我害了你丈夫啊。机会就在你手里,不要的话可别怪我哦!”

鬼魅般的声音几乎要把唐秀秀给逼疯了。她一把扶住了父亲的肩膀,照实告诉了唐正凯。

“胡说八道!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能飞起来?你是不是喝酒喝糊涂了?错把影子当成人?”

瞧着父亲如此不信自己,唐秀秀无奈的指了指唐紫菱所在的位置,大声的叫嚷了起来:“你怎么不好好的看一看你身边,那么大的一个人在那里,你都看不到吗?”

唐正凯环顾四周,还是什么都没看到。疑惑的走到女儿面前,唐正凯觉得秀秀的疑心病实在太大了,便让自己的妻子送着白轩宇和她一起去医院治疗。

可是,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赫然看到窗户上写得几个大字:一切现在才刚刚开始,你准备接招吧!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但是却看得唐正凯心惊肉跳的:这,这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飞快的拉开窗户,他赫然看到了两个身影在浮现在半空中。

用力的跺脚,唐正凯的眼泪不断的落了下来:“作孽啊,真是作孽啊!”轻哼着转身,唐紫菱觉得现在他才落泪已经太迟了,自己需要的并不是他虚伪的眼泪,而是用血付出的代价!

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唐紫菱和阿修罗离开了唐氏别墅。回地狱的路上,阿修罗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担忧:紫菱再这样下去的话会变成什么样?我真的应该继续帮着她胡来?虽然说那些人有错的地方,可是紫菱现在未免太过偏激了。

轻轻的拉住了唐紫菱的手臂,阿修罗嗫嚅的开了口:“紫菱,我,我想和你解除契约!”那一瞬间,唐紫菱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眼底噙满了泪水:“你说什么?”

有些难堪的转过身,阿修罗狠狠心,表示自己已经玩够了这场游戏,现在不想继续下去了。

唐紫菱痛苦的摇了摇头,使劲的捶打起他的胸口:“为什么连你也要背叛我?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所有人怎么都不要我?”

阿修罗的心揪了起来,伸手把紫菱揽入了怀里:“对不起,我不该说这样的话,我收回,你别生气好吗?”

唐紫菱什么都没说,可是她的心却已经回到了彼此刚刚相识的那一刻:那个时候的自己,被唐秀秀一家逼的走投无路差点要跳海自杀的时候,是阿修罗出手护了她。当时自己的仇恨引起了他的兴趣,阿修罗做了一个荒唐的实验,和自己签约。

左眼的记号还在,如今他却说要离开自己,这怎么可以呢?双手紧紧的抱住了阿修罗,唐紫菱轻轻的往上浮动,吻了他的唇:“修罗,我爱你!所以,你别离开我好吗?”

阿修罗何尝不想留在她的身边,只是,自己是地狱里的管辖者,怎么可能和如此可爱的女孩儿生生世世在一起呢?要把她留在那样的世界里,实在是太过残忍了。

如果,如果一切可以重来,自己一定不会违背神的旨意救了她,把她改造成现在这样。如果一切的错误都是因为自己的多事才开始的话,那么自己愿意承受一切的惩罚,但是只有一点,那就是紫菱以后能幸福的生活下去。

仔细想想,阿修罗会出手完全是因为对自己的生父上帝的憎恨和对唐紫菱的遭遇有同病相怜之感,感觉她和自己一样都是不被家人关注的。

不可否认,自己的确是好玩才会关注这个人类世界的女孩儿,甚至利用她作为筹码来和自己父亲手底下的天使对着干,想要借此打击父亲的地位。

可是,渐渐的他不再觉得这是一个游戏了,因为在观察唐紫菱的过程中,阿修罗渐渐的感觉到自己开始对她动情了。她的善良和微笑牵动着他的心,让出生后就没有得到过关爱的自己头一回感到了温暖的感觉。

因为爱她,所以阿修罗不愿意年轻的她跟着自己守着冰冷的地狱:笨蛋紫菱,我的心,你怎么就不懂呢?冰冷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掉在了地面,高傲的男人终于被撕碎了面具,露出了最真实的样子……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