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神医毒妃:妖孽王爷欠调教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姗宝呗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堂堂侯门大小姐被抬进药罐子王爷的府上跟一只公鸡拜堂,名曰:冲喜!——冲你妹啊!还当姐是那个任人欺凌的草包吗?!御灵兽,炼毒丹,绝品灵脉,一根银针敢跟阎王抢人!昔日懦弱的废材今天还有何人敢欺?!不过,这个总在姐跟前晃悠的妖孽是几个意思?不是说快断气了吗?顶着一张天怒人怨的脸天天撩拨姐,真的好吗?“同居”三载,他每天想着爬床,她每天想着爬墙。直到某天她坐在墙头,看他在墙下深情告白,“娘子,为夫已将自己打包好了,你也一并带走吧!咱们彼此相爱,才是为民除害啊!”她眯眼一笑,“王爷,您就是欠调教!”,故事曲折行云流

小说简介

堂堂侯门大小姐被抬进药罐子王爷的府上跟一只公鸡拜堂,名曰:冲喜!——冲你妹啊!还当姐是那个任人欺凌的草包吗?!御灵兽,炼毒丹,绝品灵脉,一根银针敢跟阎王抢人!昔日懦弱的废材今天还有何人敢欺?!不过,这个总在姐跟前晃悠的妖孽是几个意思?不是说快断气了吗?顶着一张天怒人怨的脸天天撩拨姐,真的好吗?“同居”三载,他每天想着爬床,她每天想着爬墙。直到某天她坐在墙头,看他在墙下深情告白,“娘子,为夫已将自己打包好了,你也一并带走吧!咱们彼此相爱,才是为民除害啊!”她眯眼一笑,“王爷,您就是欠调教!”

精彩章节

“不是我!……呜呜!姐姐!你饶了我吧!”

“真的不是我!这件事儿跟我无关!你相信我啊!姐姐!你相信我!”

“都是苏昊!都是苏昊逼我的!是他想要害你!”……

凄厉的哭喊声刺破夜的宁静,在这奢华的大房子里面回荡着,可除了这凄厉的哭声之外,整个房间静得吓人。

房间中央那豪华的美人软榻上慵懒的斜倚着一个女子,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瘫在地上苦苦哀求的女子,那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面划过一抹伤心、痛楚……然而这样的情绪只是一闪即逝,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嘲讽的笑意,眼前这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娇俏妩媚,的确是惹人怜爱,难怪苏昊会对她感兴趣。

“姐姐!……”那女子哭嚎了半天,发现周围一点动静都没有,忍不住抬头悄悄去打量美人榻上的女子——她一头大波浪的卷发铺散开来,精致的脸庞可以让所有见过她的男人永远将她铭刻在心里。她即便是像一只美人鱼样躺着,抬眸随意的一瞥,也带着一种王者之气,居高临下,那犀利的目光仿佛能让人无所遁形。

而她身后那一排站得笔挺的黑衣人更是让人觉得似乎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儿。他们全是国际上最顶尖的杀手,所以自己无论怎么躲藏,这些人还是在一天之内将便她带到了这个女人的面前,像一只狗一般的对她摇尾乞怜。

“叶玲,你是我妹妹。”贵妃榻上的女子喃喃说道,目光有些游历,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平静,让人猜不到她此刻的情绪,“亲妹妹。”

“姐姐!”叶玲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勇气让她朝着贵妃榻上的女子膝行了两步,“姐姐,我不会害你,你是我亲姐姐啊!你相信我,真的是苏昊!真的是苏昊啊!对!是他觊觎咱们叶家的财产才会害你!”

“苏昊么?……呵……是啊,能想到将‘噬魂涎’放进爸妈的祭祀烛里面来算计我的人,也只有他了。”贵妃榻上的女子悠悠的道,愚蠢如叶玲,想不出这样毒辣的法子来。

早逝的父母是她唯一的弱点,在祭祀父母的时候,她一定会心无旁骛的为父母祈祷,所以才没有发现祭祀烛中散发出来噬魂涎毒。

接着她又浅浅的叹了口气,“将苏昊带上来吧。”

叶玲脸色一白,颓然的往后一坐,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叶瑾。怎么可能?!苏昊不是已经死了吗?!她亲眼看着苏昊断的气……

“我不让他死,阎王爷也带不走他!”叶瑾就像是知道叶玲所想一般,轻笑一声,“难道你还不相信姐姐的本事吗?”

“不——”叶玲使劲儿的晃了晃脑袋,叶瑾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将死人复活!叶瑾一定是在诓她!

可当她看到两个黑衣人架着一个气息奄奄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大厅中时,她绝望了。那个人是苏昊没错!她连死人都能救活?!叶玲脑袋嗡的一响,她知道自己死定了!苏昊一定什么都说了!

“你不是人!!”叶玲尖叫了一声,挣扎着站起来就要转身冲出这间屋子,这个女人太可怕了,难怪她会在中了“噬魂涎”之后还能好端端的躺在这儿!

连“噬魂涎”都毒不死的人,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弄死她?!

叶瑾没有再去看那个尖叫着往外冲的身影,没人能从这间屋子逃出去。

“跟她……无关,是我利用她……想要……除掉你!”苏昊缓缓抬起头,俊逸的脸苍白如纸,眼神却像是淬了毒一般阴狠。

“你都死到临头了,还要护着她?!”叶瑾的语气里,总算是多了一丝怒意,她转过头,绝色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烟火气,殷红的唇里泛起一层乌紫。

这个男人是她的未婚夫啊……虽然她对苏昊并没有多少爱恋,但她也没有拒绝这桩从小订下的亲事。父母的安排,她总不忍心忤逆,亦或许她心里对他还是存有一丝希冀的?

苏昊喜欢的人是叶玲吧?他差点死在叶玲的手中,却还在这种时候维护叶玲,难道自己就真的那么不堪,让这个男人厌恶至此?!

叶瑾的身子晃了晃,喉头滚动了一下,将涌上来的那道腥甜和着痛楚咽下,凄然一笑,“苏昊,你就那么盼着我死?”

苏昊看到发怒的叶瑾,竟然笑了起来,“没想到你也有生气的时候……我还以为你的血,天生就是冷的!”

叶瑾的眸子跟着冷了下来,“你既然这样厌恶我,大可以跟你爷爷说,解除叶、苏两家的婚约。你对我下手,你觉得我会放过苏家吗?”

苏昊笑容一滞,“这件事是我一个人做的!跟苏家无关!我拿回属于苏家的东西,这有什么错?!”

原来是为了《玄皇奇经》。

“我的命也是苏家的?!”叶瑾抬头看着苏昊,嘴唇瞬间由紫色变成了夺目的红色,让她那张原本绝色的脸更添了一种噬人的诱惑,四目相对,苏昊呆了呆,这样美艳的叶瑾,亦是他从未见过的。

“《玄皇奇经》是你们苏家的没错,你想拿回去,可以。”

苏昊又是一愣,眼前这个女人向来心狠手辣睚眦必报,自己给她下毒,可她却救了自己,还愿意将《玄皇奇经》还给苏家,她这是什么意思?

“可你欠我一条命,也得还给我。”果然,叶瑾后面的一句话,浇灭了苏昊所有的幻想,这个恶毒的女人从未打算放过他!

“既然你要杀我,何必救我?!”苏昊那张没有血色的脸上出现了惊恐和愤怒,死过一次的人,更明白死亡的滋味,要说不害怕,那纯属瞎话。

“因为我的仇,我得自己报,你的命,只有我可以收。”叶瑾恢复慵懒的神色,眼神黯淡,心中的痛却像潮涌一般,一阵一阵袭来。她只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被悲凉与绝望掩埋,这个世界给她的,除了背叛还有什么?

一个是她的亲妹妹,一个是她的未婚夫。她走过多少枪林弹雨,却要死在最亲近的两个人手中。

“不会像上一次那么痛苦的,你放心。”叶瑾抬手,一道细微的银光在她皓腕边一晃,苏昊顿时瞪大了眼睛,身体缓缓的软了下去,最后扑到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只需一针,便封闭了他所有的生机,从下颌进去,没入脑干,银针上淬的毒,不会让他感到丝毫的痛苦。

她向来是说话算数的。

一旁的叶玲已经吓傻了,张大嘴巴,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声音,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身体下面已经出现了一滩湿痕。

“带下去吧。”叶瑾闭上眼睛,重新躺回美人榻上,“让二小姐安静的走。”一个叶家养出来的废物,也配与自己为敌么?那群老不死的真是异想天开!也对,叶玲的确比较合适当傀儡。

“你们都出去。”叶瑾无力的挥挥手,那排黑衣人便悄无声息的从这间屋子里消失了。下一刻,她突然猛的一翻身,伏在美人榻上,“哇!”的一口血,从嘴里喷出来,乌黑的鲜血落到猩红的地毯上,开出了狰狞的花。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穿越架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