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夜半阴缘,鬼夫你轻点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桃之夭夭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我从生下来就命格诡异,浑身冰凉,村里人都说,我的命不好,活不过20岁。在六岁的的时候,我无意间闯入了一片墓地,不知怎么的就与一只厉鬼中的大BOSS结下了阴缘。21岁的时候,有只男鬼找上我,要与我配阴魂,因为早有婚约,所以那只男鬼没有得逞。而原配大BOSS也感受到了继续放任我在人间生活的危险,决定与我早日完婚。令人没想到的是结过阴婚的我,并没有死,我如往常一样回到学校继续上学,但却因为浑身的阴气吸引来了各式各样的男鬼,他们总是不停地将我纠缠……,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我从生下来就命格诡异,浑身冰凉,村里人都说,我的命不好,活不过20岁。在六岁的的时候,我无意间闯入了一片墓地,不知怎么的就与一只厉鬼中的大BOSS结下了阴缘。21岁的时候,有只男鬼找上我,要与我配阴魂,因为早有婚约,所以那只男鬼没有得逞。而原配大BOSS也感受到了继续放任我在人间生活的危险,决定与我早日完婚。令人没想到的是结过阴婚的我,并没有死,我如往常一样回到学校继续上学,但却因为浑身的阴气吸引来了各式各样的男鬼,他们总是不停地将我纠缠……

精彩章节

“新嫁娘画峨眉,一颦一笑入郎眼。”

“新嫁娘红腮妆,你叫郎君怎能忘?”犹如戏子唱戏般透着无限悲凉的怪异声调突然响起,木门吱呀吱呀的打开了。

我攥紧了被角,身体好像被什么缚住了一般。

然后我半睁着眼睛,感觉到浓浓的倦意。我想要开口说话,并试图用力的嘶喊,可是无论我怎么喊叫,喉咙里都发不出一点声音。

忽然,一双有力的手从背后把我托了起来。

朦胧中,我好像看到了一个身材欣长,长相俊美的男子,他身上穿红色的衣服,上面绣着大大的喜字。

他眼神温润,唇角含笑。

我有些别扭的低头,却不曾想到,我的身上竟也穿着和那人极其相似的一件,鲜红如同滴着血的喜服,它上面绣着非常精致繁琐的花纹,像极了传说中,盛开在忘川河畔,能唤起死人生前记忆的彼岸花。

我想要开口说话,却被冰凉的柔软猛地封住了唇。

我一愣,突觉下唇被轻轻地噬咬,不由自主地张开嘴,一条柔软却没有一点温度的舌头就滑进了我的嘴里。

这一吻,简直要断了气。

一吻结束,眼神还有些迷离地喘了几口气,发现我的双手正搭在他的肩上,他的手也揽在我的腰上。布料很薄,薄得我甚至能感受到那双手上冰凉的温度。不由自主地脸上一热,猛然低下头,但是还是忍不住如同一个初嫁的新娘一般,悄悄抬眼偷看这男子。

视线中的男子依旧是俊美无双,但是刹那之间,眼前的男子眼睛突然变得猩红,面色苍白如纸,身上释放出比原来冰冷万倍的寒气,双手上的指甲开始狂长,我惊慌失措,一把推开男子,自己也跌坐在地,手脚并用地往后退着,嘴里还大喊着救命。

猛地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一头冷汗简直要把枕头都打湿。

确认刚才只是个梦,我才放下心来,想起梦中的男人,我不惊骇然,跟一个陌生男人亲吻不说,居然还做出一副初嫁的女儿家模样,我真为自己感到羞耻。

一开始被那男子的外表蛊惑就算了,没想到最后那男人竟变成那副样子,我既愧疚又害怕,一方面,愧疚是因为一心一意对我好的男朋友——云一匪,我俩在一起的时候也只不过牵牵手而已,从没有过像梦中那般亲近的行为。

而另一方面,害怕是因为,我隐隐的感觉,这个梦非比寻常,梦里我所见到的男子,好像不是人,至于到底是什么,我现在还不能肯定。

不过,肯定不是什么神仙就是了。

擦擦头上的冷汗,透过窗帘已经能看到淡淡的阳光。平静了一下,伸手把床头手机上充电用的数据线拽下来,犹豫了一下,随后拨通了爸妈的电话。

我叫叶初然,现在是一名大三的医科大学生,依据专业知识来说,我应该相信科学,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都是无稽之谈才对,可是出生在一个古怪村庄的我,对鬼神之说,从来都是敬而远之。

我出生在陕北川县的一个小山村里,这个村子只有二十户人家,吃的都是阴间饭。像是给死人做棺材的,做寿衣的、元宝的、花圈的,还有专门给死者收敛仪容,送其上路的……,我们家是唯一的一个例外,爷爷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靠种地为生,遇到村里有白事的时候,会去搭把手,但是,从来没要过任何报酬。

村里人都吃阴间饭,所以我们那个村被叫做白事村,周边的村子,无论大小,都不喜欢跟我们村的人打交道,平时在路上遇见了,也是绕道走,除非别的村子有白事,否则我们这个村,就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与世隔绝。

因为从小受村里人的熏陶,我对鬼神之说多少还是知道一些,就像我那个的梦境一样,我猜想,那个男子必然跟阴间有关。而至于他为什么找上我,我也不明白。可能是生前有什么心愿未了?但是为什么一定会找上我呢?而且看他的装束应该是古代,这么多年不找别人专门找我一个?这未免太不科学。

不,这件事本来就不是科学能解释得了的。

电话响了没几声就通了,我忽略掉梦里的亲密部分,一五一十的将整个梦境的过程一字不落的讲了下来。

爸妈听完以后,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我妈说了没几句就抹起了眼泪,一边哭一边埋怨我爸“都怪你,都怪你,要是我们小然出什么事,我就跟你离婚。”我听着我妈的哭声一头雾水,隐隐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而比起我妈,我爸还算淡定,一直到最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哀叹道“小然,你别怕。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们出来这么多年,也是时候了。明天我开车去接你,你收拾收拾,咱们回村”

我想要追问我爸到底怎么回事,可是还没等我开口,听筒里已经传来了忙音。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一时之间无所适从,满脑子的疑问得不到解答,我感觉自己都要疯了。

再给我爸拨电话,系统显示,对方已关机。我突然想起前几天跟微微逛街的时候,一个路过的道士说的一句话:

生亦忧,死何患?吉凶难料桃花犯,血光之灾!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悬疑灵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