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九世情缠:缠上腹黑郎君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巧克力南瓜心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她是天上的仙子,而他是魔君,一场意外让两个人相见由此展开了一段传奇之恋。“大哥哥,你不说话就是答应喽!”朝霞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魔君瞳蔱。瞳蔱黑着一张脸道:“回来,不准去钓鱼。”,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她是天上的仙子,而他是魔君,一场意外让两个人相见由此展开了一段传奇之恋。“大哥哥,你不说话就是答应喽!”朝霞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魔君瞳蔱。瞳蔱黑着一张脸道:“回来,不准去钓鱼。”

精彩章节

半生是傲,半生是痴,身世有若浮沉萍,泪千回,苦谁思?——题记

自盘古开天地后便形成三界,三界之中天界在最上层,然后便是人界,最后才是冥界,三界形成之后自然都需要一个足矣带领群雄之人,三界顺应天时推选出领群雄之人,天界带领群雄之人自称天帝,人界自称皇帝,冥界自称冥帝,起初三界独立存在,他们并不知晓还有其余两界存在,直至一日,天界文曲星开创了通往两界的路径,三界的联系才慢慢多了起来,后来冥帝因嫉妒天界发展迅速,就向天界开战,天帝骁勇善战在南天门战役之中打败冥帝,冥帝仓皇逃窜之后不知所踪,次年一月冥界正式分裂成三界即妖界,魔界和冥界。天界自天帝之后又出了许多明君,但到了玄文帝时期天界就开始走向衰败,到了蒲昌帝时期腐败为严重,他当政期间不以治国为己任,反以吃喝嫖赌,用刀剥壮丁皮为乐,最后被他的第六子孟王逼宫,惨死凌霄殿。孟王登基之后大赦天下,将所有兄弟封王逐出皇宫,并创立了一个区别于仙界的神界。

魔窟洞外

四周都是被毁坏的东西,以及曾经巍峨过的残垣断壁,只有几株野草不曾弯下腰来,故有诗曰:漠风沙砾卷血腥,月草空燃绝遂蓝,此蓝应名夺心蓝,幻前乃是百魔灵。

众多穿着白衣的男子拿着剑指着躺在地上穿着玄色衣袍男子,那名男子虽已七窍流血但银色的眼瞳中桀骜不逊未曾减少半分。

:“瞳蔱,你今日最好将我长白的镇派宝物交出来,否则我这刀轻轻一割,你就见不到明日的晨阳。”一个穿着绿袍领头模样的青年男子拿着用刀鞘抵着瞳蔱地脖子恶狠狠地威胁道。

:“你们的长白镇派之宝就在我肚子里,有本事就来拿啊!”瞳蔱捂着胸口朝着刚刚那个绿袍男子怒吼道。

穿着绿袍的青年男子也怒了将剑拔了出来:“瞳蔱,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言罢他冲上去想将瞳蔱一剑毙命,忽然有一道白色光束打在了他的剑上,剑哐嘡一声掉落在地上。

紧接着从众位长白弟子对面走来一个穿着深蓝色衣袍温润如玉的男子:“辞善师弟,不可对瞳蔱无理,瞳蔱毕竟我派灵兽,现在只是借了我派的镇派之宝另作他用。”

瞳蔱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笑看着他一板一眼唱着‘独角戏’,人类果然是贪婪地动物,明明当初说好了借他内丹用一阵子,平复长白魔鼠劫难,借?呵这才过了几个月就反客为主了。

他拿过身旁战死的小魔的弯刀,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着刀慢慢站起来,眸间泛着骇人的红光,黑色的魔气紧紧围着他,随意散落长发无风自动,为他添了份潇洒不羁,紧皱眉心中的隐忍诉说着主人无声的疼。

:“本座拿着东西就是本座的,尔等鼠辈也配据为己有?”此话一落属于他已被缠绕他的黑气托举在半空之中,一双眼睛完全被深红色占据,分不清哪里是眼白哪里是眼瞳。

:“辞念师兄,你看他怎么了?”长白众人中不知是谁喊一声,大家齐齐往瞳蔱地方向看去。

还是蓝衣男子见识多些,见此情形他倒抽一口气,这是这是皇化魔君发怒的前奏,‘魔皇之怒’是一种很强大地诅咒,关于‘魔皇之怒’蓝袍男子只知道有个十八字法则——虽远必除,不死不休,天憾地动。所到血雨腥风。

让蓝袍男子更为震惊的不是魔君晋升成魔皇级别,他如果记得没有错,那魔君是中了长白山的秘法,居然毫发无损,这……这……实在不和常理啊!

一种不知名的寒气忽然朝他的面门袭来,蓝袍男子快速躲开:“大家快隐蔽,千万不能被他手中那颗蓝色的球打到,否则就没救了。”

他正说着长白弟子已经倒了一半暗骂一声,又继续喊道:“快趴下,他刚晋升成魔皇蓝色的球他扔的不准。”

瞳蔱察觉到他们的意图,他将手中地两团蓝光合并了,身后的黑气忽的一下散开,朝着长白众弟子身边快速移动,聚拢,收紧,一众吊在半空中长白弟子哀嚎不已纷纷朝蓝袍男子求救:“辞念师兄(师伯)(师叔),救命……救……”

:“噗——”尚在半空中的瞳蔱忽然吐了一大口血,缠绕着长白众弟子的黑气慢慢的散去,没了黑气的束缚长白众弟子纷纷从空中掉了下来,与此同时落到地上的曈蔱又吐了一口血,眼眸中的红光迅速消退,露出他眼中的无望,仅是一瞬他又恢复了小人得志地笑容。

落地的辞善捡起地上的剑,怒气冲冲地朝着曈蔱冲过来:“曈蔱,你竟如此戏弄我,今日大爷我不将你开膛破肚,我辞善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辞善没跑几步就被辞念拉住了手腕,冲辞善摇了摇头:“慈善师弟,不可莽撞,说不定他还有还手之力。”

听着辞念师兄的话,辞善有一瞬间犹豫再看向曈蔱的表情,他赶忙将跨出一大步的左脚收了回来。

曈蔱嘴角的笑容更深:“啧啧啧,没想到伫立将近百年的江湖第一大教——长白道教,养出的怎么都是缩头乌龟,居然怕一个将死之魔,唉,可惜了长白道教祖师爷百年来积攒的下来的脸面就这么被丢尽了。”

辞善听到这番言论,一时血气冲脑一下甩开辞念的手,几步一跨就来到曈蔱的面前拿剑朝曈蔱的面门劈了下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曈蔱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将辞善困住,曈蔱这一举动让刚刚魔界的颓势一下扭转过来。

辞念见辞善被抓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急忙使了个眼神让长白弟子让出了一条路,曈蔱带着辞善和一些受伤较轻的小魔离开这里,刚出魔界曈蔱一个使力就将辞善推了好远,不等辞善反应过来,曈蔱立马将出口设了个阵,将魔界封印,然后嘱咐小魔如何再建一个魔界,看到他们四下散开,自己则朝天界跑去。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