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血的舞曲之千年誓约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暮雨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夏尔维里斯特,这是我的名字。从救下一个米修哥哥开始,我的故事也随之展开,就算失掉千年记忆,那个米修——那个亲手杀过我的人!我选择沉默的爱。当重要的两个生命让我抉择不定,那个凶手说:“需要我的话,我会为你做任何事,包括生命!”你坚持我们的诺言,你记下我忘记的忠告,你除掉要伤害我的家伙…可是,一切结束时,你又去了哪儿?我的修在哪儿?,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夏尔维里斯特,这是我的名字。从救下一个米修哥哥开始,我的故事也随之展开,就算失掉千年记忆,那个米修——那个亲手杀过我的人!我选择沉默的爱。当重要的两个生命让我抉择不定,那个凶手说:“需要我的话,我会为你做任何事,包括生命!”你坚持我们的诺言,你记下我忘记的忠告,你除掉要伤害我的家伙…可是,一切结束时,你又去了哪儿?我的修在哪儿?

精彩章节

。故事开始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

森源高学院食堂

一颗炮弹从教室射出直击食堂,“啊啊啊啊啊——冲啊——”,小巧的饭卡一贴,只听“滴-”一声,炮弹的燃料也燃烧殆尽,气喘吁吁:“给,给我来一份…呼哈呼哈……”

“同学想吃什么呢?”一阵无比悦耳如手机彩铃的声音从头顶玻璃窗的另一面传来。

“诶?”喘气的女生一愣,学校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又温柔又好态度的打菜大叔了?直起弯曲的腰,抬头……

束起的米色长发,美少男专用的斜刘海,长至发鬓的细黑眉,独特的银眸尤柔水波,外覆金色细框眼睛,薄唇迷人的微笑荡至眼角,又显温文尔雅的气质,即使此时正穿着围裙,拿着长勺也无法阻挡高贵气势的袭出!让人无法不折服!

这……这是!!

“啊——”世上最尖锐的叫声瞬间爆发,这不是第一次了,那个学校神一般存在的人居然在亲自为学生们打饭,是千年修来的福吗?一定是的!

“啊,校长——天呐!”

“帅爆了——”

“拍照拍照!”

一时间,现场失控,无数学生挤到窗口前,为争先打得头破血流,天昏地暗。

咳咳,我只是来打饭的,可谁又能告诉我,现在这是什么情况?饭菜乱撒,尖叫不断不说,更可恶的是——前面那个祸害居然是老爸!看他春风满面的样子,我立刻没了吃饭的想法,果断,转身出门。

“诶,白夏,你不打饭了?”身旁的薇薇一把拉住我。

“算了吧。”我有气无力的离开,身后传来擦肩而过的窃窃声

“是白夏!真帅啊!”

“那是他女朋友薇薇吧,果然般配!”

“你说,他和校长哪个帅啊”

“……”

哎,人类啊,真是一群自由自在天真无比的群居动物,来学校这么久自己都快被感染了。

如果有一天你在森源高中看到一个穿着宽松T-SHIRT,总是无精打采佝偻着腰颓废的走在校园里的男生,他有一头奇怪又臃肿的长发,几乎盖住了大半张脸蛋,看不出原来漂亮的五官,那一定是我,如果你是人类,请叫我一声白夏。

我是白夏,今年15的花季美男,就读于我爸的森源高中高一,他们口中的小女朋友是我的同桌薇薇,一个空有好看外貌却神经的花痴人类,我们一直一起上学放学,除了去厕所我们几乎都在一起,别误会,是这个小丫头进水楼台先得月,自从被她缠上就没能脱身,我也渐渐把她当成了朋友。

我是有故事的人,而事实呢,也就像故事一样了。

如果你非人类,那你一定知道我,夏尔维里斯特,高贵稀有的纯种血族,年龄早已过千,继承父亲纯正的血统,与父亲的米发银眸不同,我就像个普通人类一样的黑发黑瞳,我是血族,也是血族唯一的预言师。

最重要的一点————虽然这个时代不在流行男扮女装,但我确实是一个特例!所以请不要再误会了。

“白夏,你怎么了,今天老是阴着脸,不舒服么?”薇薇追上来,伸手要摸我额头。

我摇摇头:“不,没事.”

当晚,我家的小洋房中

“爸!”

“不行”

“爹爹!”

“不,行!”

“为什么!”我怒了“这可是我第四十三次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你了,你就是不答应也不告诉我原因!”“碰!”手掌吻上偌大的实木办公桌,“咔”的一声,一变成了二。

“嗷————!!”爸爸应声跳起“我的宝贝桌子!小兔崽子,反了反了!!”

“谁叫你不答应,最后一次,不答应的话我就武力解决了!”踩上办公桌的碎片,碎片化成灰。我龇牙,两颗尖牙露出,眼中是危险的血色。

“你!”爸爸气急,一屁股坐下,安静了好一会,“真的,那么想去夜间部吗?”

“是!”我斩钉截铁

“为什么?”

“你知道的,我需要那个叫米修的千年血族的心,他可以恢复我预言师的能力…妈妈…也可以复活了!那个米修不就在夜间部吗?你不会为了一个学生放弃你的妻子和女儿吧!”

“你不明白的…”此时的爸爸和在学生面前的爸爸完全不同,不是嘻嘻哈哈,表情透露着他阴郁的心情。

“开始还明白的,现在却真的不懂了。”我生气的打断他犹犹豫豫的话,分贝提高不少“你不是最爱妈妈吗,为她出生入死,上刀山,下火海,连命都可以给她,你不是一直想让她醒过来吗?可现在为什么?”

“你还不够强,救不了你妈妈,无论爸爸怎样都是为你好的,你不知道未来,爸爸现在只有你了,夏儿。”爸爸低下头喃喃自语般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语,米色刘海遮住了他的表情,就像覆在脸上的一片阴霾。

我皱起眉头:“我够强了,强得超过你了你又不是预言师,你怎么知道未来?而且就算有什么不幸,为了妈妈,我,不,在,乎!”一字一顿挤出的话带着几分恼火和隐隐的威胁。

又是一阵安静

“你确定?”爸爸有了动摇。

“嗯!”我坚定不移。

“…好吧。”那颗头缓缓点下,左手熟练的拉开抽屉,扯出一张单子,“刷刷”写上些东西,递给了我。最后还不忘嘱咐:“别暴露身份,米修是个警惕的人,他…”爸爸似乎欲言又止。我激动的一把抓过单子,又疑惑的问:“他怎么?”

“没什么,晚安。”他摇摇头,身子延着椅背滑下好大一截,竟有不属于他的颓废和悲伤,心能感到,口却说不出。

“晚…安…?我不解的看着他,慢慢的退出房间拉上了门。转身,去到另一间房间。

打开这扇整栋楼中最厚重的金属门,寒冷的空气争先恐后的涌出,即使在夏日的闷热下,门口也结起了薄薄的冰。

走进去

屋中央一口特大的六角黑水晶棺,轻而易举的推开棺盖,一个和我一样墨发绵延的女人安详的躺在中间,永不凋谢的如血的玫瑰簇着她,她美得像个堕天的天使,美得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比她更夺目。

“妈妈”我轻轻在她额头一吻,“妈妈,夏儿想你。妈妈…”想说的话一下子全忘了,只知道泪就这么夺眶而出结成冰珠,耀眼如钻石,只有在妈妈面前,平时任性,嚣张或颓废的我才会变成一个真真正正的乖乖女,那才是妈妈的夏儿。

我仍忘不了千年前妈妈从睡梦中惊醒,毫不犹豫的翻身跃下为我挡下那穿心一剑时的场景,那时我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很多人想将他们的利剑刺向年幼的我,之后,我再一次意外中失去记忆,当十几年前的某天我再次睁开双眼,就只记得自己,爸爸和那一幕了,我也就此改名换姓,连性别都隐藏了,夏尔维里斯特这个名字也在时光的冲荡下消失在了很多血族的记忆中,这样做是爸爸命令的,我知道,他想让我远离危险,平平凡凡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可是,我生来就注定了与其逆行,一切都不如他愿呢。

离开,入睡,起床,上学

“什么————!!”一大清早耳朵就受了惊吓,薇薇的表情都扭曲了“白,白夏,你要去夜,夜,夜间部!!”

“是啊。”我晃晃手中的通告单,万分淡定。

可另一个就不同了:“你怎么能这样,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你不能离开我!”

“我没离开你啊。”虽然没有身高优势,我还是很男生气概地摸了摸她的头“以后傍晚和清晨我们也能在一起吃饭呐。还有周末,假期….”

“哼!”她什么也没说,扭头生气的跑了。

薇薇啊薇薇,要是你知道你的挂名“男朋友”是个女生,我会不会被你打死呢?呵呵。

当日晚

夜间部是日间部学生明令禁止入内的地方,一道高大而华丽的铁门阻挡了无数女生希望踏入一窥的脚步,传说中的米修。菲尼亚是落败家族尼菲亚家的纯种王子,千年圣战毁了他家族的一切,留下这么个王子过着跟我相似的生活,我是隐姓埋名,他是足不出户,也许他曾轰动一时,不过也都已过去。

爸爸说米修一直在等一个人,为了一个千年的誓言。哼,千年吗?怎么觉着可笑?

“砰砰砰”我敲门,宫殿大门般的家伙纹满了花纹,敲着硌手。

“谁呀?”懒懒的声音从门那边传来,门开了,是一个金发红瞳的血族,因该是个先天半血族。他穿着可爱的斑点狗睡衣,戴个配套的睡帽,睡眼惺忪,咂着嘴,一脸不耐,告示着对于打扰他睡眠的来者的不满。

“我是新来的白夏,请多关照!”我依然保持着那幅颓废的特二青年的形象,象征性的鞠上一躬,挤开他,大摇大摆的走进这栋宿舍楼的一楼大厅。

“喂,你谁啊!什么新来的,知道这儿是哪儿吗?”我的无视让杵在门口的那位黑了脸,可爱的斑点狗睡衣袖中一片利刃滑出,持刃冲上,直指我的脖子。

“住手!坏蛋堂可!”一道影子挡在我和那个叫堂可的半血族中间“怎么可以欺负新人!”

“诶,尤拉你个笨女人,坏什么事,我还指望今天早餐换换新鲜口味呢。”堂可气得说出了真实目的。

“咳”循着声音向上看,二楼走廊的栏杆边已经站了很多人,不,是血族。

女生和男生们都很热情的向我打招呼,我也就敷衍了事的笑笑点头

“白夏多大了?”有人问。

“十五…”我低声回答。

“诶——十五岁的纯种小婴儿诶!”尤拉转身过来,伸手就要拉我的脸。我慌忙躲开。

“好可爱!”丝米安说“长得好像女生,是个弱气小正太吗?”

“哈哈哈哈…”大家都笑了。

好不容易插上话,我问:“这里不是因该有个纯种前辈…米修。尼菲亚吗?”

“米修大人在男生寝室的窗边看月亮呢,他可不爱凑热闹。”

“哦?是吗,那我能去拜访他一下吗?”

众血族安静了几秒,为我让出一条道,我按捺这想马上完成任务的激动走进了宿舍房间。

月光透过房间的落地窗撒了一地,黯淡且柔和。窗前站着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紫色碎发男子别对我。以他的能力早就能知道我的到来,当我看到他背影时,我几乎是本能的犹豫了,这个身姿…我认得吗?可为什么记不起好久没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了,又似乎,他的名字马上就能说出口却怎么也喊不出。

他…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