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笼中新娘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宫七音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我男朋友消失半年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电话一直都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原本我们计划这个月月底结婚,奉子成婚,请帖都发出去了。妈妈说我被骗了,逼我打掉孩子,可我不相信,也不甘心,我要去找他!我坐上了去男朋友家的火车,却从未想过,是走上了一条通往地狱的路。,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我男朋友消失半年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电话一直都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原本我们计划这个月月底结婚,奉子成婚,请帖都发出去了。妈妈说我被骗了,逼我打掉孩子,可我不相信,也不甘心,我要去找他!我坐上了去男朋友家的火车,却从未想过,是走上了一条通往地狱的路。

精彩章节

我男朋友消失半年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电话一直都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原本我们计划这个月月底结婚,奉子成婚,请帖都发出去了。

妈妈说我被骗了,逼我打掉孩子,可我不相信,也不甘心。

我要去找他!

后来,我想起他跟我提过他的家乡,叫子吾村。我坐上了去男朋友家的火车,却从未想过,是走上了一条通往地狱的路。

*

当我风尘仆仆的来到子吾村的时候,我期待的心没来由的落了下来。

因为,眼前的情景让我有些发怵。

村子里空荡荡的,每家每户门前都堆满了杂物,周围黑漆漆的,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股臭味传来。

我压着感官上的不适,踏入了这个村子。

然而,走了很久,家家户户都关着门,我也没见到一个人影。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看到一个壮实的男子面对着土房子,他低着头,仿佛在撕咬着什么。偶尔还会断断续续地唱着歌,听起来非常的诡异——

“南风吹,吹呀吹,媳妇全吹来我家。”

“我们的女人呀,嘿嘿嘿——关在谁家?”

“吃小孩,吃完全埋地下,全埋地下。”

……

走了这么久除了他我没看到人,纵使心里毛毛的,但还是鼓起勇气往前走,“那个……”

许是听到了声响,那人扭过头,于是我们四目相对。

他歪着头盯着我,嘴巴上沾满了鲜血。只见他双手捧着一个鲜活的老鼠,但老鼠的四肢已经被他全部咬断,嘴里发出哀声嘶鸣。

“女人?”他咧开嘴,嘴上的鲜血往下滴落,“关到笼子里去,嘿嘿,嘿嘿嘿——”

说着,这个痴傻的男人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朝着我走来,他边走边啃噬着手里的老鼠,那鲜活的老鼠肉被他残忍的撕裂,它发出“嗷呜”一声便彻底的了无生气。

“嘿嘿嘿,嘿嘿嘿——”对方步步紧逼,随即伸出了他带血的双手朝着我抓来。

“啊——”我尖叫了一声,便挥手去挡。

可是这痴傻的男人一把抓着我的胳膊,将我往屋子里面拖,他的力气很大,大得我根本无法挣脱,情急之下,我只能喊“救命”。

刚喊了一声,我便听到了一道冷硬的声音呵斥道:“二狗子,住手!”

我猛地回头,便看到了书阳的脸,只是他与平日里的气质不同。书阳皮肤白皙看起来温润,而且有书生的气息。但眼前的他,皮肤是小麦色,身材更为健壮,而且周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味道,像是寒潭一样,让人不敢靠近。

“书恒哥。”二狗子这才放开我,随即咧着嘴,像个孩子一样往书阳的方向跑了过去。

之后,书阳跟他说了几句话,期间眼睛一直朝着我这边看。

因为有些距离,而且加上我紧张的缘故,我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不一会儿,二狗子傻笑着离开,走的时候嘴里嚷嚷着“书恒哥,我等你的糖果”。

由于对方看起来痴傻,所以他叫错书阳的名字,也是情理之中,因此我没往别处想。

二狗子走后,我三两步上前,一把拉住了书阳的手,眼泪猝不及防地跌落:“书阳,你说过会娶我,可你为什么不辞而别?你知道这段时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

然而我的话还没说完,书阳便冷漠的拉开我的手,说道:“你认错人了。”

我不顾一切的来找他,可是他却一副冷淡的态度,甚至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

怒极之下,我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脸应声而侧,“你在我们结婚前丢下怀了孕的我就那么不负责任的离开,让我在亲朋好友面前下不了台。我妈说我被骗了,我不相信所以来找你……”

说到这里,千言万语都卡在喉咙里,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眼泪,像断了线的雨,不断的往下落。

心里的凄楚和不满一股脑的涌上了心头。

书阳见我哭泣没有丝毫的动容,反而脸色更加的冷淡,“不想死的话就……”

话犹未了,一道疑惑而惊恐的声音传来:“小婉,你怎么来了?”

我犹疑地扭头看向声源处,只见肤色偏白的书阳满脸紧张地看着我。下意识地,我又扭头看向了另外一个“书阳”,他淡漠地扫视了我们后,声音依旧冷得不能再冷了:“书阳,处理好你的私事,这里不是她能来的地方。”

“我知道了,哥。”

书阳怯怯地应了一声后,一把拉着我的手,没等我说话,便将我往村口的方向拉。期间,他一直紧张的看着四周,生怕有人出现似的。

“书阳,你之前说你无父无母无兄弟,现在怎么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哥哥?你为什么这么紧张?你把我往村口拉,是想赶我走吗?你是不是在村里结婚了有家室,所以不敢带我回家?”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跟我出去,到时候我再慢慢跟你解释,好吗?”书阳边走边环顾周围,眼里和脸色满是惊恐。

瞧他如此慌乱,我更是认定他一定是个已婚男,因为我找上门来,所以怕被拆穿,到时候两边不讨好。于是,我不依不饶,一把抓着他的衣领,大声质问:“书阳,你是不是有老婆和孩子?”

“你小声点。”书阳如临大敌一般,就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巴,“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等离开这里,我会向你解释缘由。”

“解释?我看是掩饰吧!”我猛地甩开他的手,转身就往回走,“我要找村里的人问问,你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许是我的声音太大的缘故,原本静谧的村子出现了响动。

不一会儿,家家户户都打开了门,一个又一个男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他们个个都形容枯槁,一部分看起来像是正常人,但模样看起来非常的渗人。而另一部分人跟二狗子一样不但样貌痴傻,身体上面或多或少有些残缺。

有人只长着一只眼睛,有人长了三条胳膊,有人嘴巴是歪斜的,还有的嘴唇上翻,牙齿白森森的露在外面,看上去像个活体的骷髅!

这——

到底是什么村子?

为什么这里的人看上去都这么奇怪!

我愣了愣,然后僵硬地扭头看向书阳。

此时的书阳仿佛石化了一般,呆呆的站在原地,脸上因为惊悚的缘故已经全然变形,看上去森冷而恐怖。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悬疑灵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