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阴阳摸骨师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砖家老李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有个女明星白天光鲜亮丽,夜晚却必须与尸体同眠才能睡着。有个二百多斤的胖子,夜深时学狗叫,像狗一样灵活跳动,攀爬。有个衣冠楚楚的慈善家,背地里却以婴儿肉为主食。有个雌雄同体的男子,白天是男的西装革履,晚上变成女人在夜店妖娆。这些人都是我的客户,我是他们的医生。他们在医院治不好病,才来找我。医院说,他们患有一种叫做‘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病,简单说,是人格分裂。其实,这里面很多人,是被……鬼上身了。这种事情一般会被封锁得十分严密,泄露出来的极少,比较出名的,是95年哈尔滨猫脸老太太事件。这件事网上流传的版本很

小说简介

有个女明星白天光鲜亮丽,夜晚却必须与尸体同眠才能睡着。有个二百多斤的胖子,夜深时学狗叫,像狗一样灵活跳动,攀爬。有个衣冠楚楚的慈善家,背地里却以婴儿肉为主食。有个雌雄同体的男子,白天是男的西装革履,晚上变成女人在夜店妖娆。这些人都是我的客户,我是他们的医生。他们在医院治不好病,才来找我。医院说,他们患有一种叫做‘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病,简单说,是人格分裂。其实,这里面很多人,是被……鬼上身了。这种事情一般会被封锁得十分严密,泄露出来的极少,比较出名的,是95年哈尔滨猫脸老太太事件。这件事网上流传的版本很

精彩章节

  有个女明星白天光鲜亮丽,夜晚却必须与尸体同眠才能睡着。

  有个二百多斤的胖子,夜深时学狗叫,像狗一样灵活跳动,攀爬。

  有个衣冠楚楚的慈善家,背地里却以婴儿肉为主食。

  有个雌雄同体的男子,白天是男的西装革履,晚上变成女人在夜店妖娆。

  这些人都是我的客户,我是他们的医生。

  他们在医院治不好病,才来找我。

  医院说,他们患有一种叫做‘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病,简单说,是人格分裂。

  其实,这里面很多人,是被……

  鬼上身了。

  这种事情一般会被封锁得十分严密,泄露出来的极少,比较出名的,是95年哈尔滨猫脸老太太事件。

  这件事网上流传的版本很多,也比较敏感,这里就不赘述了。

  我是关生,对外的称号是心理医生。

  我的客户对我都很尊重,因为只有我能救他们。

  我是孤儿,这条命是李老瞎子捡回来的,这身本事也是李老瞎子教的。

  李老瞎子是个奇人,住在北方的一座小城里,开了一个算命的铺子。

  说是算命的铺子,其实就是在自己家平房里,那些善男信女登门算卦,一次10块钱。

  算卦的时候,李老瞎子从不用真本事,用的是江湖套路,转捡人家爱听的说。

  每天胡吹一气,还被人称作活神仙,说他算的准。

  小时候,我一直以为李老瞎子是个骗子,可十三岁那年发生了一件事,彻底颠覆了我的观感。

  那年夏天,天气特别热,家里来了个陌生人,抬了一尊半人高的纯金观音像过来,说要送给李老瞎子。

  只求李老瞎子帮他一个忙。

  那人五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身西装,是坐着一辆奥迪车来的,车牌号后四位是四个8。

  李老瞎子挥挥手,说这个忙他帮不了,让我给那人送回去。

  半人高,实心的观音像,我背在背上,盖了块黑布,大热天的,硬生生的从城南背到了城北,还给了那个大人物。

  回来时,我全身衣服都湿透了。

  几个邻居劝李老瞎子,说送观音像的那个人是个大人物,黑白两道通吃,拒绝他的话,当心被他算计。

  李老瞎子说没事儿,他不敢。

  没几天,我家的后院莫名其妙的着了火,好在火势不大,被扑灭了。

  邻居又劝李老瞎子,说你看,报复来了吧。

  李老瞎子说没事儿,他过两天得过来跪着求我。

  邻居说你又吹牛,就指着嘴活着呢。

  可当天晚上,那送观音的人就来了,跪在我家院门口,求李老瞎子原谅。

  他来的时候,脸是肿着的,像个猪头一样,应该是被人硬生生打肿的。

  李老瞎子没搭理他,他就硬生生跪了一天一夜,最后昏倒在地,李老瞎子才让他回去,说原谅他了。

  自此之后,我和邻居都对李老瞎子刮目相看。

  后来我才知道,那送观音之人,是来求李老瞎子‘摸骨’的。

  摸骨并不是摸骨头,而是一种结合相学,风水学,中医学在一起的杂科。

  李老瞎子真正的本事不是算命,而是摸骨。

  他本领精湛,只要接触到一个人,方寸之地便可知其为人过往,精准无比。

  不过他已经发誓不再给外人摸骨了,所以才拒绝了送观音的人。

  这件事之后,我求着李老瞎子教我摸骨,他死活不肯。后来我偷看他压箱底的书籍,自己学会了一些。

  有一次,我在帮邻居家小女孩摸骨时,被李老瞎子当场撞见。

  他搞明白一切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唉……都是命啊,都是命啊!”

  自此,李老瞎子将会的东西对我倾囊相授,没有任何保留。

  等我十八岁的时候,已经掌握了三成摸骨的水准,李老瞎子说我天赋不错,将来没准能超过他的造诣。

  我有点自命不凡,总惦记着想出去试试,一展才华。

  十八岁那年冬天,天还没冷透的时候,一个十八九岁的漂亮女孩出现在我家门口。

  那时已是中午两点了,李老瞎子的规定是过午不算,12点以后不会再给人算命。

  我打开门,客客气气的说:“对不起啊,我师父过午不算,你明早再来吧。”

  在外人面前,李老瞎子让我叫他师父,说这样显得牛逼。

  女孩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小师父,我不是求李老先生算命的,是来求他摸骨的。”

  “哦,我师父不会摸骨,请回吧。”

  我说着,就要关门,她伸手挡住门,递给我一只手掌大小,乌黑色的木牌,木牌上镌刻着一个我不认识的,繁琐的字。

  “把这个木牌交给你师父,说是刘喜凤让我来的,他肯定会同意的。”

  刘喜凤这个名字让我感到十分熟悉,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了。

  不过看样子,她和李老瞎子有渊源,我便没让她在门外等候,而是将她请进了西厢房。

  “他睡了,你在西屋等会儿吧。”

  就在我想离开时,她突然拽住我的袖子。

  “小师父,你也会摸骨吧?”

  说话的时候,她靠得我很近,身上很香,长得很耐看。

  “小师父,如果一个人睡着后,会变成另外一个人,言谈举止都不一样,这是什么现象?”

  “梦游吧。”

  靠近后,我才注意观察这个女孩,她口角发青,太阳穴位置被黑气笼罩,竟然是濒死之相!

  摸骨本身就是相学的一种,所以我也懂相面。

  “不!”

  她拼命摇头:“绝不是梦游!我偷偷录了像,一到晚上,我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她有点癫狂,慌乱的掏出手机,让我看了一段视频。

  这是偷拍的,摄像的位置应该是天花板,时间应该是晚上。

  这是个女孩子的卧室,墙上贴着粉红色壁纸和女孩的写真照,地毯是淡蓝色,毛茸茸的,很漂亮。

  房间的角落堆满了各色的娃娃,娃娃旁边的床上,铺着美国队长的床单。

  床上躺着一个女孩,穿着天蓝色睡衣,盖着薄薄的被子,睡熟了。

  我一眼便认出来,床上的女孩,正是面前的虎牙女孩。

  “认真看……开始了!”

  虎牙女孩一脸严肃。

  这时,视频上的女孩,突然间,坐了起来。

  房间里似乎很温暖,她穿的是夏天的吊带睡衣,尺度很大那种,猛然坐起来时,胸口的波涛若隐若现。

  我尴尬的吞了一口口水,撇了一眼虎牙女孩,她似乎并不在意。

  突然间,视频里的女孩,猛的睁开了眼睛!

  摄像头像素很好,能清晰的看到她的眼神。

  充满了邪恶!

  她的嘴角还是上扬的,似笑非笑,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随后,她一翻身,便站在了床上,做了一个异常诡异的动作。

  她的脑袋扭转了180度,面部面相了正后方!

  接下来,她迈开腿,向‘前’走了一步。

  步子很大,大约是没掌握好平衡,一下子便摔在了床上。

  那种笨拙的劲儿,仿佛婴儿一般。

  她索性不再站立,而是用爬的,双手双脚并用,麻溜的爬下了床。

  只是这时,她的面部,是面相天花板的。

  爬下床时,她下半身有些走光,露出洁白无暇的大腿,和完美的臀部,我甚至能看到若隐若现的小内内。

  嗯……粉红色的。

  可是这场面太过诡异,我实在产生不了什么邪念。

  就这样,她宛若一只畸形的爬行动物一般,快速的爬到了墙角的梳妆台前。

  梳妆台前放着一只高脚凳,她尝试着整个人蹲在凳子上,似乎觉得不对劲,又爬了下来。

  折腾了好半天,她才学会了坐在凳子上的方法。

  只是腰部一直是弓着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人类。

  此时,她的脑袋依然面向身后,她很快便意识到了这一点,用手轻轻一拨,脑袋才回到原位。

  这之后的六个小时里,她一直在照镜子,手伸出兰花指,身躯还不停的,微微的扭动着。

  似乎十分欣赏镜子里,美貌的自己。

  虎牙女孩将视频快进,一直到天色快亮时,她才上床睡觉。

  就在我以为视频要结束时,她猛地抬起头。

  看向了摄像头的方向!

  视频上,那双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悬疑灵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