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我的夫君是和尚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晕兮

时间:2019-06-26

特殊说明

郑舒云从未设想过他未来的人生是如此充满刺激!早上醒来,却不知自己几时做了变性手术!直接从大叔下调到美少女!嫩!实在是太嫩了!水冰月的功力都远不如他!不仅如此,还有个逃婚逃到出家当了和尚的未婚夫!上帝对他的人生到底有多眷顾?,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郑舒云从未设想过他未来的人生是如此充满刺激!早上醒来,却不知自己几时做了变性手术!直接从大叔下调到美少女!嫩!实在是太嫩了!水冰月的功力都远不如他!不仅如此,还有个逃婚逃到出家当了和尚的未婚夫!上帝对他的人生到底有多眷顾?

精彩章节

  十三州今夜看似平静得无波澜之湖,月又子时正空转红而诡异,大地被笼罩上一层幽红之光……

  一抹幽魂飘向一座高塔之上,随即穿墙入内。

  幽魂所在之处乃高塔顶层,此时它正寻找着何……良久,它从一道墙内拿出一个神秘精致的小木箱。

  将它打开后,它扬嘴角嘀咕:“呵,终于找到你了——稀世佛舍利!”

  它透过自身强大的念力,将周边空气来回摩擦……

  片刻,佛舍利中心星光一闪,旋即绽放出强烈的光芒,塔顶顿时黄光迸射照亮黑夜!

  空气越来越急促旋转形成气流旋涡,塔顶蓦然出现一条黑线,逐渐扩大,形成一道巨大裂口!

  幽魂进入裂缝不久,塔顶的光芒便逐渐微弱淡却,然而塔下已是一遍骚乱!

  高塔之下,僧人们纷纷围到此,震惊仰望着高处所发生的一切。

  众人身后匆忙走来一位年约八旬的老僧人,此刻神色铁青,手中不停的拨动着珠链,语气凝重自言自语。

  “……祸事将至……阿弥陀佛,善哉——愿佛祖保佑……”

  二十一世纪的人间——

  那幽魂悬空惊出,它手撑控着北斗罗盘,盘中指针正无影旋转,约片刻,指针逐渐慢下,停在酉时方向。

  它惊喜而诡异的笑道:“呵呵,找到了……”

  旋即便眨眼消失……

  一个光线微弱的房间里,一男子正坐电脑前忙碌着敲着键盘,突然惊觉身后一阵寒气袭来,忍不禁的打了个哆嗦!

  “……呵呵,终于找到你了,”

  一个冰冷飘渺之声若有似无的在男子耳际响起,旋即惊觉寒气笼罩而来!

  一缕青丝从男子肩膀滑下,两只透明苍白而又修长的手摸上他的脖颈!

  男子大惊失色,身体僵化,牙齿吓得打起架来!

  他没做伤天害理之事,亦未曾有女人为他自杀过,为何就惹来讨债之主?

  呜……即便他是男人,也会怕鬼的!随即又听到幽魂暧昧的言道:“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让你感觉到痛苦的,”

  吓得他惊恐的尖叫出声:“啊——有鬼啊!救、救命啊——”

  鬼对男子的叫喊充耳不闻,语气冰冷言道:“你便是喊破喉咙,我也要把属于我的魂魄拿回!”

  说着将手没入男子心脏内,眨眼将他的元神狠狠拖离肉身!

  令他似五脏六腑似被撕裂后硬生生从身体里扯一般痛苦,呼吸道似有异物堵塞,令大脑顿时缺痒,晕厥了过去……

  十三州——

  一点不易察觉的星光,堕落某户人家灵堂之棺材里!

  此时一对夫妇正趴在棺材上哭得肝肠寸断!

  美妇人伤心欲绝看着沉睡其中的少女哭叫着:“妙儿啊,你死得好冤啊!摔个跟头竟丢了小命啊!呜啊……娘也不想做人了……妙儿啊……”

  “……真是吵死了……还给不给人睡觉啊……谁死了就死够去吧……一大早的哭得这么起劲做什么!”

  原本“熟睡”中的郑舒云睁开眼,火大的坐起身。

  灵堂上顿时异口同声哗然后安静下来……

  待郑舒云视线清晰后,映入眼帘的是陌生且诡异的景象——古典木屋,挂满白色装饰物,极像在办丧事!

  感觉背后似有火光在闪跳,令他心里产生不安。“床边”的一对中年头扎白带,身着白袍,满目憔悴的中年夫妇……

  这是给他哭丧?

  心头大惊,顿时爆跳如雷从“床上”站起,惊恐大声问:“啊——你们是鬼是人啊?”

  “我才要问你是人还是鬼呢!”‘床边’的中年男子似乎被吓傻愣了过去,颤抖着手,指着郑舒云的鼻子问道。

  在在他一边的美妇人,此时早已惊愕的身体僵化在原地。

  “老子当然是人了!”郑舒云激动的回道,可结果令他震惊:欸?这声音是谁的?怎么没听到自己的声音?

  美妇人闻声蓦然回神,激动抱紧郑舒云破啼而笑道:“妙儿啊!你总算醒了!娘好开心啊!老天有眼啊,终于把妙儿还给我了!”

  中年男子脸色铁青,声音颤抖问道:“刚才她说自己是老子……我没听错吧?”

  身边随即传来众人迟疑回答:“……大概……没、没有……”看来他女儿把头壳摔坏了!

  “喂,大婶你别激动,!”郑舒云未料这漂亮大婶突然投怀送抱,虽说很福利,不过感觉好像怪怪的……

  有种身体缩水的感觉,脑袋感觉有些痛,莫非他睡觉时,天花板脱胶掉落砸中脑袋,令他神智不清产生幻视幻听?

  美妇人将郑舒云推开一段距离,抽泣问道:“什么大婶!我可是你亲娘!……难道说……妙儿你不记得娘了?头疼吗?啊——来人啊,快传郎中来,快!”

  “你是我娘?呵呵……还有郞中……呵呵……我一定在幻觉里……要嘛现在一定是做梦……”

  郑舒云简直难以置信眼前的情况,随即又躺回“床上”闭上眼继续睡觉。心中感叹:啊,这梦太诡异了,等醒了就正常了。

  灵堂上众亲友为此惊得瞠目结舌——哪有人摔个跟头就死的事?

  这白家的女儿一定是被鱼肉郎中误诊!

  刚才那白妙不是还生龙活虎吗?

  更惊人的是白妙竟然又躺回棺材里去了……

  不知谁知提议:“搞什么……骗人眼泪……”

  随即亲友们犹豫了下,逐个离开……

  中年男子错愕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直至听闻亲友的话,才惊得回过神来。

  神色难堪的对众亲友抱尴尬的语无伦次歉道:“啊哈哈哈哈哈——真是不好意思,搞错了,搞错了!下次再来玩啊,真是万分抱歉——”

  其实他心里也没谱,原本自己亦亲手试女儿当时无鼻息,心脉无跳动迹象……眼前竟惊天复活!

  一时间使人理不清状况,此时,他也不确定女儿是否真的死亡过……

  然而这一切米已成炊,白家夫妇的女儿的灵魂此时早已被调包成了郑舒云,他的命运将会如何?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推荐